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八十四章 标准件集散地

    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之后,冯啸辰并没有到过金南,虽然前一世的他知道金南是一个商业气氛极强的地区,但当下的金南是什么样子,他却完全没有感觉。

    从会安出来,冯啸辰坐上了长途汽车,前往金南。其实阮福根还提出了要去找一辆小车直接送冯啸辰去金南,但被冯啸辰婉拒了。他觉得自己还年轻,坐坐长途车也无妨,用不着麻烦阮福根了。

    冯啸辰坐的长途车是从建陆开往金南的。冯啸辰上车的时候,就被吓了一跳,只见车上挤得满满当当的,全是各种各样的麻袋、纸箱等等,乘客倒反而像是附属品,只能在这些货物的夹缝里找一个空隙呆着。冯啸辰在乘务员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个坐的地方,那是在两边座位中间的过道上,屁股底下是三个码在一起的纸箱。因为纸箱本身堆得比较高,冯啸辰坐在上面,必须要弓着一点腰,才能避免脑袋磕到车顶棚上。

    “这不会坐坏吧?”冯啸辰一边小心翼翼地坐下,一边担心地对乘务员问道。

    “坐不坏,这都是铁器。”旁边一个汉子回答道。他倒是坐在座位上的,但屁股下面也垫了箱子,手里还抱着一个硕大的旅行包,把脸都挡上了。冯啸辰刚才差点都没认出这还有一个大活人。

    “这车上怎么这么多东西?”冯啸辰诧异地问道。

    那汉子笑道:“老弟,第一次去金南吧?我们金南的货,都是这样运过去的,等你采购完东西回来的时候,也得这么出来。”

    “什么意思?”冯啸辰更纳闷了,“还有,你怎么就认定我是去金南做采购的?”

    “不做采购,你去金南干什么?”那汉子不解地问道。

    冯啸辰道:“我就不能去探亲访友吗?我有个朋友在金南,我去看看他去。”

    “哦,原来是这样。”汉子这才恍然。

    车开动起来了,歪歪扭扭地出了汽车站,驶向通往金南的公路。因为严重超载,车子的速度提不起来,驾驶员拼命地踩着油门,让引擎发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喘息声。车子里坐着的四五十号乘客绝大多数都是男人,车子一上路,大家便纷纷掏出香烟来抽,同时大声地用海东方言聊着天,冯啸辰只觉得眼前一片烟雾,耳畔则是呕哑嘲哳的乡音,也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

    道路坑坑洼洼,汽车像是一叶在波涛中翻涌的小舟,起伏不定,冯啸辰的脑门不时与车顶来一次热烈的亲密接触,每一次碰撞都让他有一种智商快速流失的担忧。这样撞下去,等他抵达金南的时候,估计该成个傻瓜了吧。

    “老哥,你们干嘛大包小包地往回拉东西啊,这都是些什么货物?”

    反正也是坐着无聊,冯啸辰便与邻座那位汉子搭讪开了。

    “你既然有朋友在金南,不知道金南是怎么回事吗?”那汉子问道,“你朋友是干嘛的?”

    “他是开店的,卖轴承,在你们金南还有点小名气吧。”冯啸辰道。

    “卖轴承的?谁啊?”汉子问道,“说不定我还认识呢。”

    冯啸辰反问道:“金南卖轴承的人很多吗?”

    汉子笑道:“当然多,起码有四五十家店吧。你看坐在前面那个癞痢头没有,他家就是卖轴承的。这不,他这次办的几箱货,都是从建陆的海东轴承厂进的。”

    “那你呢,是卖什么的?”冯啸辰好奇地问道。

    “呶,就是你屁股底下坐的,工厂里用的连接件。”汉子说道,他又指了指周围的人,继续说道,“现在我们金南是全国闻名的标准件集散地,全国各省都有跑到我们金南来采购标准件的。不过,具体卖哪种东西,又有分工。像我卖连接件,我就是在松强县,齿轮是在平济县,螺栓是在象河县,你那个朋友卖轴承,肯定是在石阳县吧?”

    “没错,的确是在石阳县。”冯啸辰笑道,“他做得比较早,当初就是在石阳起家的。为了卖轴承的事情,他去年这个时候还差点被政府给抓了。”

    “你说的不会是姚总吧?”汉子脸有肃穆之色,向冯啸辰问道。

    冯啸辰道:“他叫姚伟强,你说的姚总,是指他吗?”

    “哎呀,你竟然是姚总的朋友!”汉子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变得灿烂多彩了,他松开抱着旅行袋的手,在兜里摸索出一包大前门香烟来,不容分说就要给冯啸辰敬烟,嘴里还说着失敬、眼拙之类道歉的话。

    冯啸辰让他给弄糊涂了,好不容易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之后,冯啸辰问道:“怎么,老哥,老姚在你们金南很有名吗?”

    “怎么没有名!”汉子拍着大腿道,“我们金南能有今天,都亏了姚总啊,他现在就是我们金南这些商家的总司令,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他是我们的领头人啊!”

    这汉子本来就是一个健谈的人,听说冯啸辰是姚伟强的朋友,他的谈兴就更高了。冯啸辰对于姚伟强的情况知道得并不多,只是偶尔通个电话,在电话里也没法说太多。借着这个机会,他便开始向汉子打听姚伟强以及金南的情况,而汉子也是知无不言,说的话虽然有那么三五分演绎的色彩,但多少还是能够反映一些情况的。

    原来,去年冯啸辰让佩曼去金南帮姚伟强唱了一出双簧之后,金南地区对于姚伟强以及其他一些“大王”的限制就取消了。在政府的帮助下,姚伟强办起了一家中德合资菲洛(金南)轴承经销公司,从各地的轴承厂采购轴承,放在自己的门店里销售。

    由于他的货品齐全,一些很冷门的轴承品种也能够提供,全国各地的工业企业都喜欢到他这里来配货。在原来,有些企业生产中需要用到几十种不同的轴承,采购员要跑好几个省,找七八家企业才能配齐,现在只要找到姚伟强这家店,就能够实现“一站式配货”,即便不能做到百分之百满足需要,至少也可以配齐七八成,给采购员们省下许多时间和路费。

    看到姚伟强的生意做得好,旁边的一些小老板开始心痒了,于是便模仿姚伟强的样子,也做起了轴承生意。金南人大概天生就有商业基因,每个人都懂得如何经商。这些模仿者会专门去研究姚伟强卖的轴承品种,然后想方设法找到一些姚伟强那里缺少的轴承品种,作为自己的特色,再把其他大路货的轴承搭售出去。

    正如那汉子向冯啸辰描述的,短短几个月时间,石阳县就出现了几十家轴承经销企业,形成了国内闻名的“轴承一条街”。这些经销商各有特色,有些专门做滚动轴承,有些专门做滑动轴承,有些做塑料轴承,有些做微型轴承。在档次上,也同样存在着差异,有些店坚持只卖高档货,讲究质量,有些店则专门卖廉价低质的轴承,满足一些乡镇小企业生产低端工业品的需求。

    这些模仿者的出现,对姚伟强的菲洛轴承公司来说并不完全是竞争,而是形成了一定的互补。姚伟强虽然能干,但也做不到把国内各种轴承全部包揽下来,尤其是从自己的品牌声誉出发,他不能经销那些低端轴承产品,而他的邻居们则可以填补这些方面的空白,从而起到了相得益彰的效果。

    随着石阳县的轴承生意越做越大,周围几个县的商家也动了心思。他们想到,那些跑到石阳去买轴承的采购员们,没准也会有采购连接件、螺栓、齿轮之类其他工业标准件的需求,轴承的生意都已经被石阳人做了,那么他们能不能在其他的工业标准件上做出一些名堂呢?

    在金南,除了姚伟强这个“轴承大王”之外,原本就还有其他九个“大王”,都是分别做某种特定产品的。在这些人的带动下,松强、平济、象河等几个县都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产业,出现了诸如螺栓一条街、齿轮一条街之类的地方。这样一来,整个金南地区就成了全国的工业标准件集散地,也成为工厂采购员们的圣地。

    “整个金南,起码有一万人在外地跑,采购各种标准件,运到金南来。我不是吹的,除了那些特别大的标准件,我们运回来卖不划算,其他的东西,只要是在国内有的,在金南都能找到。我们这里的货,比国家物资部的货都齐全。”汉子眉飞色舞地说道。

    “你刚才说老姚是你们的总司令,又是怎么回事?他卖轴承,你卖连接件,你们有什么瓜葛吗?”冯啸辰问道。

    听到冯啸辰这个问题,汉子压低了声音,装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说道:“这个事,就得从你说的姚总差点被政府抓了这件事说起了。你知道为什么后来政府不但没抓他,还让他把生意做得更大了吗?”

    冯啸辰道:“这个我倒是听老姚说起过,听说是他找到了一家德国企业跟他合资,所以政府就对他网开一面了。”

    “可不是吗!”汉子道,“你可别小看这个背景,乖乖,能够找到德国人当靠山,那还得了?现在姚总是我们金南地区的人大代表,又是什么致富模范,说话管用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