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八十五章 牛烘烘的姚总

    说话间,汽车已经开到了石阳县,在汽车站外面停了下来。冯啸辰告别邻座的汉子,拎着自己的旅行袋下了车。同样在石阳下车的还有汉子此前给冯啸辰指过的那个癞痢头,此人大名叫作茅万全,也是做轴承生意的,听说冯啸辰是姚伟强的朋友,他和先前那汉子的表现颇为一致,也是满脸笑容,热情地邀请冯啸辰与他同车前往轴承一条街。

    “同车”这个词听起来很牛气,其实坐的只是一辆人力三轮平板车而已。早在冯啸辰刚刚下车的时候,就有七八辆这样的三轮车迎上前来,询问冯啸辰是否需要雇车,有多少货等等。冯啸辰只带着一个旅行袋,没什么货物,倒是茅万全从建陆运回来好几箱轴承,死沉死沉的,必须雇个三轮才能回去,冯啸辰便搭上了他的便车。

    一路说着闲话,茅万全让车夫先把三轮车骑到菲洛轴承公司的门前,他与冯啸辰一道下了车,又交代车夫把货送到自己的店里去,然后陪着冯啸辰一起走进了菲洛公司的店门。进门后,没等冯啸辰说啥,茅万全便冲着店里的负责销售的小姑娘用当地方言呱噪了起来。冯啸辰听不懂他的话,似乎是说自己帮姚总接来了一位客人,请姚总赶紧出来迎接,云云。看那样子,茅万全与姚伟强店里的店员很熟悉,说话的语气也是极其随便的。

    趁着小姑娘跑到后面去叫姚伟强的工夫,冯啸辰粗略地打量了一下这家店。这是一个面积颇为可观的门面,有些像后世超市的那种格局,一面是柜台、洽谈区,另外一面就是十几排钢筋焊起来的货架,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型号的轴承,旁边还挂着标签,注明了轴承的型号等信息。

    看冯啸辰在观察店面,茅万全不无嫉妒地说道:“冯师傅,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姚总这家店的规模,在我们整个金南地区都是排得上号的。他这个店面里摆的只是一些常用的轴承,后面还有两个仓库,里面的货更多。我那个小店跟姚总的店比起来,连个脚趾头都不如。菲洛公司还有一个地方是我们拍马都比不上的,那就是他还能弄到进口轴承,正宗德国货,好家伙,这些德国货可不得了,一个轴承的利润,比我们卖一箱轴承都高。”

    “有这么夸张吗?”冯啸辰嘿嘿笑着说道。姚伟强这个菲洛公司是与冯啸辰在德国的那家菲洛公司合资的,冯啸辰占着这里七成的股份,所以姚伟强每个月都会通过杨海帆向冯啸辰提交一次经营报表,有关公司的利润状况,冯啸辰肯定比茅万全更清楚。

    金南菲洛公司能够通过德国菲洛公司进口一些欧洲的轴承产品,用于满足国内一些企业对高端轴承的需求,利润的确是非常可观的。不过,要说一个进口轴承比一箱国产轴承利润还大,就是茅万全的夸大其词了。

    “冯师傅,我跟你说。”茅万全似乎很享受这种向外乡人炫耀见识的过程,他压低声音,对冯啸辰说道:“我们石阳这边,有不少人开了厂子,仿造姚总这里的进口轴承,也能赚大钱呢。”

    “什么,仿造?”冯啸辰这回可真有些惊了,轴承这东西也是有专利保护的,可不是随便谁想仿造就能够仿造的,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山寨”吗?居然这么早就出现了!

    “是啊!”茅万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反而觉得很是自豪的样子,说道:“我们金南工厂很多,你别看这些厂子小,技术可一点也不差。什么东西只要让那些老师傅看一眼,他们就能仿得七八成像。姚总这边能够从欧洲弄到轴承,可是价钱太高,有些厂子用不起。我们自己仿出来的,价钱能够便宜六七成,尤其是不需要用外汇,所以很多采购员都乐意买呢。”

    “质量呢?也能一样吗?”冯啸辰问道。

    茅万全尴尬地笑笑,说道:“这个肯定要差一点嘛。人家德国的轴承,轻轻一推,就能转几十圈都不停下来。我们本地仿的,转三五圈就停了。不过,咱们国家的厂子也没人家欧洲那么讲究,差不多就能用了。”

    “是啊,聊胜于无吧。”冯啸辰讷讷地说道。

    山寨这种事情,肯定是不对的,涉及到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但冯啸辰没那么圣母心,其实在这个年代里,非但金南的这些小企业在仿造国外产品,就算是罗冶、秦重这些国家一流的大厂子,有不少传统产品也是从国外产品那里仿冒过来的,知识产权这个概念,在国人心目中没有那么严格。

    茅万全说的这些小企业,仿的是姚伟强从欧洲进口过来的产品,直接抢的是姚伟强的市场。不过听茅万全这个口气,姚伟强对此也并不介意,否则茅万全就不可能在冯啸辰面前提起这件事,毕竟冯啸辰自称是姚伟强的朋友。对此,冯啸辰也能想得通,姚伟强没有能力打击这些仿冒产品,同时,购买仿冒产品的那些厂商,也并非姚伟强的目标客户。

    会买山寨货的,肯定就不会去买原装货。原装货的价格过高,会推高这些企业的产品成本,这是一些企业无法承受的。如果他们买不到便宜的山寨货,他们会宁可换一个品种。

    俩人正说着,姚伟强跟着先前那个小姑娘从后院过来了,他一眼就看见了冯啸辰,脸上立马堆上了笑容,他紧跑两步,来到冯啸辰的面前,伸出双手,喊道:“冯处长,你怎么来了,哎呀,怎么不早说啊!”

    “我到建陆办点事,顺便过来看看姚总。”冯啸辰一边与姚伟强握手,一边笑呵呵地说道。

    “什么姚总,叫我小姚就好了!”姚伟强瞪起眼,装出生气的样子,但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没有减少。

    茅万全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姚伟强自从与德国人合资之后,在金南的地位见长,脾气也跟着就长起来了。虽说还达不到欺男霸女的程度,至少是有些颐指气使,连石阳县长来了,也没见他如此热情和低调。眼前这位冯师傅,啊不,应当是冯处长,是何许人也,居然能够姚伟强如此低眉顺眼,明明比人家大十几岁,非要让人家叫他“小姚”,这简直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事情了。

    “姚总,这位冯处长是……”茅万全怯怯地问道。

    “老茅,是你陪冯处长来的?多谢多谢!”姚伟强伸手拍了拍茅万全的肩膀,然后用自矜的语气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你可站稳了,别把你吓着……”

    “老姚,你就别吓茅老板了,我们一道坐车过来的,也是朋友呢。”冯啸辰笑着说道。他此前称姚伟强为姚总,也就是凑个趣,以往在电话里,他称姚伟强也一直是叫老姚的。他转头对茅万全道:“茅老板,你别听老姚瞎吹,我在京城工作,在一个小单位里当个副处长,芝麻大的官,老姚跟我客气呢。”

    “看看,看看,人家京城的干部就是谦虚,哪像咱们县里那几个小领导,成天牛烘烘的,好像是多大的干部一样。”姚伟强啧啧连声地说道,听冯啸辰打岔,他估计冯啸辰是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于是也就不说了,只是招呼道:“冯处长,我一直想请你来视察一下我们公司的工作,又怕耽误你的时间。现在好了,你既然来了,就多呆几天。我们金南别的没什么,海鲜那是足够的。……小芳,你马上去富豪大酒店订个包间,要他们最好的包间。你跟富豪的李老板说,是京城来的大干部,让他给我安排得好一点!”

    最后这话,他是向先前那个小姑娘说的。冯啸辰欲阻拦他的安排,姚伟强满不在乎地摆摆手,然后又继续吩咐道:“还有,你跟县里的张书记、王县长都通知一声,还有……”

    说到此,姚伟强又转向冯啸辰,小声问道:“冯处长,要不要请行署的领导一块过来?从金南到这里,有30多公里,请行署领导专门过来一趟,不太合适……”

    冯啸辰哭笑不得:“老姚,你还真把我当领导了?我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副处长,行署领导是正厅级好不好,那是我的领导,你能让他们专程跑来见我?还有什么张县长、王书记啥的,都别叫了,咱们就是朋友见面,叫这么领导干什么?”

    “是张书记和王县长。”姚伟强纠正道,接着又说道:“行署的领导不叫也就不叫吧,明天我陪你去金南,咱们到金南请他们。张书记和王县长也不算什么领导,平时跟我玩得都蛮好的,他们可专门交代过,你啥时候来石阳,一定要安排一起见个面。至于老茅……”

    听姚伟强说到自己头上,茅万全赶紧点头哈腰地说道:“姚总,不用管我,不用管我,我把冯处长送到就完成任务了,我那边还有刚进的货,要去安排一下。冯处长,我改天过来请你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