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个产业带动一方经济

    打发走了茅万全,姚伟强把冯啸辰请到后院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下,又给他沏了一杯茶,据说是什么正宗大红袍,闻起来倒是清香无比,比冯啸辰两辈子喝过的茶都要更好。m.23us.更新最快

    冯啸辰端坐在真皮沙发上,一边吹着茶杯里的水汽,一边笑呵呵地说道:“老姚,你现在派头大了,书记、县长都是你的座上宾,随随便便就能够叫来。还有这个茅老板,在你面前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我看他在长途车上的时候可是挺张扬的。”

    “唉,什么派头!”姚伟强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主要是因为我开的是一家合资公司嘛,所以行署那边也比较重视,三天两头有领导过来视察,县里的人也就不敢太放肆了。我说的那个张书记,还有我们王县长,过去哪看得上我们这些人,自从上次佩曼先生来之后,他们对我的态度就完全变了,客气得很。我也不跟他们计较过去的事情,有时候还会拉着他们一起打打牌,输点钱给他们,大家关系也就好起来了。”

    “你这算是行贿了吧?”冯啸辰半开玩笑地说道。其实他也知道,这种事在地方上是难免的,姚伟强作为一个商人,如果不会搞这一套,倒反而显得另类了。

    “至于老茅他们,我没找他们算账就算不错了,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姚伟强愤愤然地说道。

    “怎么,他们还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冯啸辰问道。

    姚伟强道:“可不是对不起我吗?过去我因为卖轴承被县里公安局抓的时候,他们也没见一个出来帮我说话的。现在看我生意做大了,一个个都来学样,你看这条街上,全是卖轴承的,抢了我多少生意!”

    “也不能这样说吧。卖轴承的多了,买轴承的不也多了吗?光靠你一家店,也做不起名气来。经济学上,这叫产业集群效应,对你这家店也是有好处的。”冯啸辰说道。

    “我当然知道有好处。”姚伟强承认了,他刚才那话也是随口一说,以显出他的重要性,听冯啸辰这样一解释,他赶紧改口,说道:“就像冯处长你说的这样,大家一起做,名气大了,生意才能做得更大。不过,他们仿造我从德国进口的轴承,这事就不地道了吧?”

    冯啸辰点点头道:“我刚才听茅老板说过了,怎么,仿造轴承的厂子很多吗?”

    姚伟强道:“也不算特别多,不过,只要我这里有一个新产品,他们就能够马上仿出来。这些家伙的技术也还真不差,仿出来的轴承虽然精度、寿命什么差一些,外观是**不离十的。有些单位进口设备里原装的轴承坏了,又没外汇去进口配件,就到这里来找,基本上都能够找到。有些轴承我这里也进口,客户拿着拆下来的旧轴承到石阳来找人仿造,也能仿出来的。”

    冯啸辰心念一动,道:“老姚,你能不能回头给我安排一下,我想去这些仿造轴承的企业看看。”

    “怎么,你想找他们的麻烦?”姚伟强有些迟疑地问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找他们的麻烦不是我的工作,我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实力。你也知道,我是国家重大装备办公室的人,我们要搞重大装备,标准件的需求很大。我想看看咱们有没有国产化的能力。”

    “这个简单!我回头打几个电话,让他们准备好,你随时可以去看。”

    姚伟强听说冯啸辰不是去找麻烦,马上就轻松了,满口答应下来。他此前说起这些山寨企业的时候,咬牙切齿的,好像和他们有多大的仇怨,而事实上,他平日里与这些企业的小老板们关系非常融洽。正如他说的,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不认识谁呢?有几个搞山寨加工的老板,本身就是姚伟强的亲戚,否则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能够从姚伟强这里弄到进口的轴承。

    这时候,那位叫小芳的姑娘跑进来了,通报说县里的车子已经到了门口,请冯处长和姚总去赴宴。冯啸辰与姚伟强一道出了门,果然见着门口停了一辆皇冠轿车,一个瘦高个的男子正站在车边,等着他们。姚伟强小声地向冯啸辰介绍道,此人正是石阳县长,名叫王建峰。

    “这位就是冯处长吧,欢迎欢迎!”王建峰颇有眼色地迎上前来招唿道。

    “是王县长吧,叨扰了,还让你亲自上门来接,真不好意思。”冯啸辰也打着哈哈,与王建峰握手寒暄。

    “姚总,听说你安排的是富豪大酒店是不是?张书记直接过去了,咱们也赶紧过去吧。”王建峰对姚伟强说道。

    三个人一道上了车,王建峰死活要让冯啸辰坐在副驾的位置上,在地方上,副驾算是尊贵的位置,是领导的专座。冯啸辰有心推辞,无奈姚伟强也站在王建峰一边说话,两个人一起推着冯啸辰坐进副驾,冯啸辰也只能从命了。

    轿车向酒楼的方向开去,姚伟强坐在后面,不断地向冯啸辰介绍着两边的建筑。据姚伟强说,由于到金南来采购标准件的外地客商越来越多,金南市和下属各县的住宿、餐饮业也都得到了充分的发展。石阳原来只有几家招待所,十几处餐馆,这一年时间,就发展出了几十家宾馆、客栈,至于大大小小的餐馆,更是不计其数。

    “一个产业带动了一方经济啊。”王建峰感慨地插话道,“不光是姚总说的宾馆、餐馆这些,运输业、农业、渔业,都被带起来了。那些外地来的采购员,走的时候谁不要带点虾干、紫菜之类的特产回去,光这一块,我们县今年渔民的收入就翻了一番呢。”

    “这都是咱们县里的领导指挥有方,组织得当,否则,光靠农民自发地发展这些产业,肯定做不到这样的规模的。”冯啸辰恭维道。

    “哈哈哈哈,还是京城的领导有水平啊,一下子就把我们的工作高度给提起来了。”王建峰笑着说道。

    轿车开到富豪大酒店的门前停下,冯啸辰拉门下车,抬头一看,也不由得赞叹起来。这个富豪大酒店,还真是颇显富豪之气,四层楼的建筑,装饰得金碧辉煌,极尽暴发户特色。用后世的眼光来看,就一个字:俗。可放在时下,大家就认这样的风格,觉得唯有如此才能显出气派。

    姚伟强在旁边介绍说,这个酒店其实是原来县里糖烟酒公司的办公楼,是石阳少有的几幢四层楼之一。去年,几个搞餐饮的小老板联手租下了这幢楼,进行了内外装修,颇费了一番心思。墙上描金用的金粉都是专门从港岛买来的,国内找不着。目前,这家酒楼是石阳最高档的酒楼,没有“之一”的说法。石阳的企业家们但凡要宴请什么重要的客人,都是在这个地方摆酒席。

    “冯处长,快请吧,我包了这里最好的富贵牡丹厅,上次省里农业厅的副厅长到石阳来考察工作,就是在这个牡丹厅吃的饭。”姚伟强炫耀地说道。

    “太奢侈了,老姚,咱们没必要这么隆重嘛。”冯啸辰说着客气话,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在一个副厅长呆过的包间里吃饭有什么了不起,但姚伟强表现得这样热情,他总得说点好听的话,不能扫了主人的面子。

    一行人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进了富贵牡丹厅,屋子里已经坐了好几位客人。见冯啸辰他们进来,众人都站了起来,笑脸相迎。姚伟强给冯啸辰介绍着,这干人中有县里的书记张福林,有县经委的主任,有公安局长,还有一位是刚刚从金南赶过来的,是行署机关里的一个科长,名叫包成明。姚伟强悄悄告诉冯啸辰,包成明与他有些亲戚关系,当初金南地区抓十大王的时候,就是包成明向姚伟强通风报信,让他躲过了牢狱之灾。

    排座次入席的时候,自然又有一番鸡飞狗跳的谦让。张福林非要让冯啸辰坐上座,冯啸辰以自己年龄轻,级别也比张福林、王建峰二位低为由,坚持不肯。到最后,还是张福林与冯啸辰分坐了上首的两个位置,其余的人倒是好安排,各自按官衔大小坐下。姚伟强被安排坐在张福林的另一侧,冯啸辰的另一侧坐的是县长王建峰。从这个座次安排上也可以看出,姚伟强如今在县里的地位非同一般,一干县里的中层官员在场,他居然也能混到坐在书记身边的待遇。

    祝酒敬酒这些事情自不必细说了。酒过三巡,宾主开始聊起了闲话。说到冯啸辰所供职的国家重装办,张福林便感慨起来,借着酒劲说道:

    “冯处长,不是我说发牢骚,国家对我们金南真是苛刻,整个地区都没几家像样的工业企业,更不用说你们讲的什么重大装备工业了。建国30多年了,我们石阳还是一个农业县,如果不是出了姚总这样的大能人,带起一方产业,我们石阳百姓还不知道要过多少年的穷日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