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八十七章 骗子一条街

    “国家穷啊,所以大工业只能优先保障布局在大城市,或者三线地区。咱们金南地区地处海防前线,加上交通条件也不是很理想,所以国家在进行重工业布局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到金南了。”

    冯啸辰简单地进行着解释。他知道这个道理张福林、王建峰他们也是懂的,之所以在他面前这个牢骚,不过是习惯性地叫苦,以便未来能够争取一些好处,这也是地方官在上级领导面前的常态了。

    果然,听到冯啸辰的解释,张福林和王建峰都是点头不迭,正待再说点什么,冯啸辰话锋一转,说道:“张书记,王县长,其实我这趟到石阳来,还是挺震惊的。听说咱们石阳县的一些乡镇企业,能够仿造出欧洲市场上的轴承产品,性能也相差无几,这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啊。”

    “这个……”张福林看了看王建峰,有些迟疑,不知道冯啸辰的话到底是夸奖还是讽刺。

    “冯处长,你说的这种情况嘛……的确是有,这个……呃,有时候也是因为应顾客的需要……”王建峰结结巴巴地说道。

    冯啸辰听出对方的话里有话,不禁有些诧异,问道:“怎么,王县长,这事还有什么不妥吗?”

    “冯处长,你真的没听到什么风声?”张福林看出一些端倪,试探着向冯啸辰问道。

    冯啸辰摇头道:“我还真听说过什么。前一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出差,这次还是因为到建6办点业务,顺便到金南来走走。关于金南这些小型企业的事情,我也是刚听姚总介绍的,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情况吗?”

    “唉,这个事情吧……说起来也是一件丢人的事情。”王建峰叹了口气,开始给冯啸辰介绍开了。

    原来,石阳的这个轴承一条街,也是鱼龙混杂,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石阳作为全国轴承集散地的名气大了之后,一些不法商人就动了歪心思,开始用一些假冒伪劣的轴承产品来以次充好,赚取额利润。

    在石阳的各乡镇里,分布着一大批轴承加工企业。有一些的确是讲究诚信经营的,生产的轴承产品质量还过得去,即便是仿造进口轴承,也主要是为了填补国内空白,替国内用户节省外汇。而另外一些企业就不同了,他们在选用材料、选择工艺等方面,都是能省就省,把成本压到极限,生产出来的产品压根就不过关,全靠欺骗采购员的眼睛,或者靠给采购员行贿来进行推销,因此而惹出的质量纠纷越来越多。在国内,甚至已经有些企业把金南地区叫作了骗子地区,像石阳的轴承一条街,有时候也会被人称为骗子一条街。

    张福林、王建峰他们到外地去开会,一开始听到的还都是赞美之词,后来味道就有些变了。有些熟悉的同僚甚至会直言不讳地要求他们好好管管治下那些奸商,别让他们再害人了。

    正因为有这样一些非议,冯啸辰提到仿造欧洲轴承的时候,两个石阳的父母官都有些脸上挂不住了,以为冯啸辰是来兴师问罪的。

    “原来是这样。”冯啸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一些后世的事情,便说道:“张书记、王县长,这个情况我原来还真不太清楚。如果真是这样,我觉得咱们石阳县,或者整个金南地区,都应当注意了,伪劣商品会败坏一个地区的名声,拖累那些诚实经营的企业。树立一个品牌要花很大的工夫,败坏一个品牌只需要一件事就足够了。咱们石阳是靠轴承起家的,石阳这块牌子,绝对不能被那些伪劣产品败坏了。”

    张福林赶紧应道:“冯处长说得对,我们县委和县政府,一直都在打击这些伪劣产品,不容许伪劣产品败坏我们石阳的名声。”

    “是这样吗?”冯啸辰向姚伟强求证道。

    “张书记和王县长他们,的确是很努力的。”姚伟强给出了一个回答,话里透出来的意思却是耐人寻味的。

    王建峰也听出了姚伟强的意思,他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姚总这是在批评我们呢。唉,这事吧,不太容易。你说人家的产品是伪劣产品,有什么证据呢?咱们国家的轴承本来质量也是参差不齐,可能人家顾客就用不着那么好的轴承,你说这些商店是以次充好,人家说自己是以次充次,你怎么办?”

    “可是人家冒用我们菲洛公司的牌子,这事总可以管吧?”姚伟强呛了一句,显然这也是他和县里交涉过许多回的事情了,借着冯啸辰在场的机会,又提了出来。他现在地位高了,即便面前坐的是书长、县长,他也敢呛声,看张福林和王建峰的意思,好像还真拿他没办法。

    “你是说上次那个菲络轴承的事情吧?人家是联络的络,不是你那个洛阳的洛,怎么能算是冒用呢?充其量也就算是模仿吧。”王建峰说道。

    “这样也行?”冯啸辰哭笑不得了。刚才还在和姚伟强聊山寨的事情,现在看起来,石阳的山寨产业展得很兴盛啊,后世出现的什么康帅傅、肯麦基之类的伎俩,现在就已经有了。

    “王县长,这是明显侵犯商标权的事情,咱们政府应该管的。”冯啸辰向王建峰说道。

    “我们也知道,可是没有依据啊。”王建峰辩解道。

    “怎么没有依据?”冯啸辰道,“咱们国家的商标法已经布了,明确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商标侵权。菲洛轴承是注册商标,把洛阳的洛改成联络的络,就属于近似商标,怎么就不能取缔了?”

    “商标法?”王建峰用眼睛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商业局长,对方向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说冯啸辰说的事情属实。王建峰把头转回来,对冯啸辰再次吐着苦水,道:“冯处长,这法律规定了是一码事,具体到我们下面做事情,还是有些困难的。这些乡镇企业,都是下面农民集资办起来的,如果照着法律规定,对他们进行罚款、没收设备之类的,这些农民的生活就受影响了。”

    “王县长的意思是说,咱们石阳的农民如果不造假,就活不下去?”冯啸辰这一回可真是放出嘲讽了,一下子就把王建峰给噎得说不出话来。

    张福林见状,出来救场,道:“冯处长,也不能这样说。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教育老百姓,要诚实经营,守法经营。我们觉得,大多数的企业都是好的,存心搞伪劣产品的,只是极少数。像刚才姚总说的那个菲络轴承,我们已经提出过警告了,如果他们再不整改,我们下星期就把他们取缔掉。毛局长,你们公安局配合一下商业局,把这件事情做好。”

    “是!”公安局长毛忠洋响亮地回答道。

    承诺了要打击“菲络轴承”,张福林又向冯啸辰叫苦道:“冯处长,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其实吧,很多企业并不是存心要造假,而是技术水平不过关,想把轴承造得好一点,也造不出来。我亲自下去调研过,有些企业的负责人表示,他们造那些劣质的轴承,卖不出价钱,几乎没有什么利润,也就能赚到一点工人的工资。如果能造出好轴承,他们也愿意的,最起码价钱能够卖高一点吧?”

    “是这样?”冯啸辰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然后抬头对姚伟强问道:“姚总,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姚伟强看看左右,说道:“办法倒也有,可是这事得县里下决心才行,我一个自己做企业的老百姓,说话不算啊。”

    “你是人大代表,又是全区的致富模范,地委柴书记亲自给你过奖状的,你说话不算,谁说话能算?”王建峰恭维了姚伟强一句。

    张福林也接茬道:“姚总,大家都说你是石阳轴承产业的总司令,你说句话,比我们县委说话都管用。你有什么好想法,就当着冯处长的面说出来吧。万一我们县里解决不了的,不还有冯处长能够从中央给你讨个政策来吗?”

    他这话,就是在转移矛盾了。没等姚伟强说出自己的主意,他先把锅甩到了冯啸辰的头上。万一姚伟强的主意有些差强人意,他就可以让冯啸辰去做主,是好是坏,有冯啸辰来负责。

    冯啸辰哪里听不出张福林的意思,不过他也不在乎。罗翔飞甩给他的锅,比这要大得多了,他不也一个一个都背下来了?红河渡的老邹,那可是人挡杀人、神挡诛神的老革命,被自己一句“老不要脸”也骂得没脾气了。区区石阳县的一个书记、一个县长,能奈自己如何?

    “老姚,既然张书记、王县长都鼓励你说出来,那你就说吧,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解决目前的乱象。”冯啸辰向姚伟强说道。

    “办法嘛,也很简单,那就是……挂牌!”姚伟强斩钉截铁地说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