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八十九章 依靠资本的力量

    “那是,那是。”王建峰尴尬地点着头,脸上却带着一些不情不愿的表情。

    “咦,今天不是说给冯处长接风的吗?怎么又谈到工作上去了?来来来,大家喝一个,工作的事情不急,过几天我们再向冯处长请示也来得及嘛。”

    张福林端起酒杯,岔开了话题。众人也都心领神会,纷纷说起了一些闲话,酒桌的气氛又再次活跃了起来。

    酒足菜饱,姚伟强提议大家转移战场,到舞厅去哈屁一下,张福林、王建峰均以明天还有工作为由,予以了婉拒。冯啸辰也自称今天坐长途汽车比较辛苦,跳舞这种高强度的运动,还是等休息好了再说。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一些没营养的祝福话,离开了餐厅。

    送走张福林等一干石阳县的官员,姚伟强领着冯啸辰以及在行署机关工作的远房亲戚包成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亲自给大家沏上茶,然后坐下来,苦笑着对冯啸辰说道:“冯处长,今天的场面,你都看到了吧。张书记和王县长他们,其实根本就不想管这件事情。下面那些小厂子,都是各个乡的财源。如果把他们给打击了,乡里就没钱了,肯定要找县里去帮忙。张书记他们可不想当这个恶人。”

    冯啸辰道:“我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位父母官的确是不想得罪人。不过,如果任凭骗子横行,最终咱们石阳的轴承产业就会彻底烂掉,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现在已经有这个迹象了。”姚伟强道,“如果不是有一些老关系还比较信任我,我这个金南菲洛公司也得受影响。这条街上有些仿冒的欧洲轴承,比我销售的轴承看起来还像进口货,可质量根本就不行。这些商家还模仿我们的公司名称,我刚才说的菲络公司,就是其中一个。有些外地慕名而来的采购员分不清菲络和菲洛,买了他们的产品,回头却说我们造假。为这事,我差点和那个菲络公司的老板打一架。”

    包成明道:“这种情况不单是石阳有,其他县也同样有。像平济县的齿轮、象河县的螺栓,都有造假的。这里的情况非常复杂,有些厂家的产品质量不行,走的是低端的路子,这也无可厚非。但有些厂家则是故意以次充好,仿冒别人的商标,为这事,行署已经收到很多地方的抗议了。有些国内鼎鼎有名的企业,产品被我们仿冒了,人家能不找我们的麻烦吗?”

    “那么,行署是什么意见呢?”冯啸辰问道。

    包成明道:“地区的柴书记和行署的董专员都有过专门的批示,要求各县严查造假现象。不过,情况和今天晚上冯处长看到的一样,县里对于打击假冒产品的积极性不足,雷声大,雨点小,没什么效果。”

    “柴书记和董专员的批示,是真心的,还是随便说说?”冯啸辰追问道。

    包成明道:“依我看,应当是真心的。柴书记是一个干实事的人,他不止一次在地委的会议上说过,假冒伪劣产品会毁掉金南的前途,我觉得他的态度是真实的。”

    “我看不见得。”姚伟强没好气地说道,他和冯啸辰不见外,和包成明更是熟悉,所以说话也不需要遮掩,他说道:“柴书记是一把手,他如果真的想管,怎么会管不了呢?”

    冯啸辰道:“老姚,你倒也不必这样说。一把手也有一把手的难处,有些事情总还是需要下面的人去办的。不过,如果柴书记真心支持这件事,那就好办了。咱们不用管张书记和王县长怎么想,先干起来就是了。”

    姚伟强道:“怎么,冯处长,你真的觉得我们可以搞一个轴承联盟?”

    “没错,完全可以。”冯啸辰道,“有些事情,政府不好出面做,我们可以自己做。政府管不了的事情,我们可以让资本来说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偷鸡摸狗的行为都无法藏身。”

    “冯处长,你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做。”姚伟强问道。

    “我粗略地想了一下,我们可以这样做……”冯啸辰开始给姚伟强说述起来。

    按冯啸辰的设想,姚伟强将以自己的金南菲洛公司作为核心,联络一些信得过的商户和本地轴承生产企业组成一个“石阳轴承产业诚信联盟”,打出诚信经营的旗号。

    冯啸辰说的这个“诚信经营”,其实是有所保留的。比如说,仿造国外的进口轴承,从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来说,是不应当做的,但冯啸辰没有这么书生气,他觉得在目前的情况下,山寨一些进口产品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美国、德国、日本这些国家都干过侵犯知识产权的事情,大家没必要这么装圣母心。

    不过,如果是仿造的产品,就一定要在标牌中声明,让客户自己去选择。诚信联盟要做的,只是打击假冒进口品牌的事情。如果你向客户声明了自己卖的只是山寨货,价格也合理,那么同样可以为诚信联盟所接纳。

    为了取信于客户,诚信联盟将公开承诺“假一罚十”,鼓励客户和同行进行举报,只要发现有造假的行为,必将进行严惩。至于那些不接受处罚,以及屡教不改的商家,诚信联盟将取消其资格认证。

    “可是,人家又凭什么相信我们这个联盟能够说到做到呢?”姚伟强继续问道。其实,这样的问题他也不一定非要指望冯啸辰给他出主意,以他经商多年的经验,自己摸索一下也是能够找出办法的。不过,既然冯啸辰在他面前,而他又一向觉得冯啸辰足智多谋,那么何不借机讨个主意呢?

    冯啸辰对这个问题是有过考虑的,他说道:“办法很多啊。首先,老姚你在行业里就小有名气,而且金南菲洛公司还是合资企业,在很多人心目中都是比较可靠的,你用你自己以及菲洛公司的名义来作为担保,别人就先信了几分了。”

    “嗯,这个我倒是有点把握。”

    “其次,我们要把宣传做起来,可以在长途汽车站发传单,甚至到媒体上去做广告,让大家都能看到。”

    “冯处长,你说到这里,我倒有一个想法。”包成明说道。

    “什么想法?”

    “咱们可以找报纸来发新闻稿,标题就叫什么‘石阳市成立轴承产业诚信联盟,誓与假冒伪劣斗争到底’。如果冯处长你能够亲自参加这个联盟的成立仪式,那么效果就更好了。”包成明说道。他在行署机关工作,对于这些套路是颇为熟悉的,说起来头头是道,连一个磕绊都没有。

    “这倒是一个主意。”冯啸辰也是眼睛一亮,这不就是后世常说的软文公关吗?时下国内还不流行这种软宣传的方法,如果姚伟强能够做起来,不怕国家那些企业不相信。

    姚伟强满怀期待地看着冯啸辰,问道:“冯处长,你能亲自参加我们的成立仪式吗?”

    冯啸辰迟疑了一下,说道:“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时间。”

    “不用‘到时候’啊,你如果能够在石阳多呆几天,我们就能够搞起来。”姚伟强道。

    这回倒是让冯啸辰觉得吃惊了,他问道:“老姚,你有这样的本事?几天时间就能够把这样一个联盟建起来?”

    姚伟强嘿嘿笑道:“冯处长,我老姚在石阳还是有几分小名气的,随随便便招呼一句,拉上十几二十家企业不成问题。不瞒你说,我们一些老兄弟过去在一起打牌的时候,也聊过类似的事情,说想联合起来,反击那些造假的家伙。不过,我们没有你冯处长水平高,想不到叫什么联盟、诚信之类的。听冯处长你这样一说,我现在很清楚了,一会我就去联络人,说不定明天就能够凑出一个班子了。”

    “一会?”冯啸辰无语了,“老姚,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你打算把人家从床上拖起来商量事情?”

    “这算什么,我们平时打牌、喝酒什么的,闹到晚上一两点钟的时候也有。我老姚去找他们,是看得起他们,谁敢说个不字?”姚伟强牛烘烘地说道。

    冯啸辰想了想,说道:“老姚,你的号召力,我不怀疑。不过,我倒在想一件事,你们这个联盟如果要搞起来,你不能当理事长。一来,你过于强势了,平时打打闹闹也就罢了,如果要作为一个长期的组织,你这样做会破坏联盟的民主氛围,最后会导致联盟的瓦解。其次,菲洛公司本身就是卖轴承的,你来当领导,难免有瓜田李下的嫌疑,也不利于开展工作。我觉得,你可以作为联盟的核心,但名义上的领导人,还得另外挑选一个。”

    “那还用挑吗,当然就是你冯处长了!”姚伟强毫不犹豫地说道。

    以姚伟强原来的想法,他挑头搞这个联盟,他自己当然就是理事长,估计那些联盟企业的老板们也不会不服气。但听冯啸辰这样一说,他又觉得有些道理,自己如果出头露面太多,说不定会招人嫉恨。尤其是这件事与县里的利益有所冲突,真惹得张福林、王建峰他们对他有怨言,也不好。

    他还有另外一层心思,就是觉得冯啸辰这样说是想自己来当盟主。既然冯啸辰已经发了话,姚伟强还敢和冯啸辰去争这个位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