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九十一章 信息也能卖钱

    “做目录卖钱,你怎么能想到这样一个好办法?”

    乍听到包成明做的生意时,冯啸辰有些惊讶的感觉,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惊艳的感觉。一份目录卖不出多少钱,但这种观念实在是太超前了,超前到冯啸辰都疑心对方也是一位穿越者了,而且姓马……

    包成明却没有这样的觉悟。编目录赚钱这件事,纯粹是出于他那与生俱来的商业本能。看到石阳的轴承业做得这么好,他也有想分一杯羹的念头,无奈自己不懂轴承,也没有时间去经营轴承店,某一天脑子里灵光一闪,就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

    搜集目录这种事情,费时不多,各家店铺也都乐于支持,所以做起来很容易。包成明在机关工作,有自己的便利。他给行署打字室的小姑娘送了一包吃食,就成功地让小姑娘加了个班,把那些目录打成蜡纸。随后,他把目录油印了一千多份,雇了个乡下的亲戚到汽车站、招待所之类的地方兜售,一份收费5毛钱。扣掉成本以及付给亲戚的劳务费,他足足赚了400块钱,也算是淘了一小桶金子。

    关于这件事,包成明自己还是挺得意的,不过也仅限于在老婆面前吹嘘一下,在姚伟强面前就不太好意思说了。姚伟强知道这件事之后,虽然也夸了他几句生财有道,但包成明能够感觉得到姚伟强言不由衷,想必是觉得这种左道旁门的买卖太上不了台面了。这一回,姚伟强把此事当成一个笑话讲给冯啸辰听,却不料引来了冯啸辰的由衷赞叹,弄得包成明都有些分辨不清,到底冯啸辰的夸奖是真心还是嘲讽。

    “呃呃,其实我也是闲着没事,随便搞搞,谁知道还能赚到钱呢……”包成明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冯啸辰问道:“老包,你现在还在做吗?”

    “倒是还在做,因为有人需要这样的目录。有些采购员一买就是十几份,他们说是带回去给其他厂子的同行看的。现在石阳的那些轴承商户也知道我在搞这个东西,都抢着给我送目录呢。”包成明道。

    冯啸辰饶有兴趣地问道:“他们抢着给你送目录,你就没想着找他们收钱?”

    “找他们收钱,什么意思?”包成明有些懵。那些商家主动把目录整理好送给他,省了他到店里抄目录的工夫,这是帮他的忙,他怎么还会找人家收钱呢?

    冯啸辰笑了,包成明这一刹那间的错愕,显示出他并不是一个穿越者,还缺乏后世的商业经验。

    包成明搞的这种目录,在后世叫作“商情”,上面登记着各家经销商所经销的产品,顾客只要拿到一本商情,就可以通过电话向经销商询价,也可以按图索骥,到中意的经销商那里去看实物,省去了满市场搜索的成本。当顾客习惯于靠商情来找货的时候,没有在商情上出现的商家就会失去许多销售机会,而能够在商情上处于醒目位置的商家,则可以吸引到更多的眼球。

    这样一来,原本是靠商家提供信息才支撑起来的商情,就变成了套在商家脖子上的绳索。商家们必须向商情的编纂者付费,以保证对方能够把自己的名字和商品信息写上去。而一些财大气粗的商家则会额外付费,在商情中买一个好的版面,甚至是夹带自己的广告。在90年代末,全国各地的计算机市场上都有专门的商情,有些商情每周出版,厚达数百页,而编辑商情的公司仅凭这一项业务,就能年收入上千万之多。

    再至于有人把商情做成电子版,上传到网络中,再基于网络促成交易,就更是传奇了。冯啸辰记得的某位马姓大亨,就是靠一个叫“芝麻开门”的网站起家的,这个网站不就是靠卖信息赚钱的吗?

    “冯处长,你这可是在教老包学坏呢!”

    姚伟强最先反应过来了,他是站在商家立场上的,稍一琢磨就理解了冯啸辰的意思。在包成明编的目录中,菲洛轴承是排在最前面的,这一方面是因为菲洛轴承本身就是石阳县最大的轴承经销商,另一方面也有二人的私人关系在起作用。如果照着冯啸辰的主意,包成明按出钱多少来决定排序,姚伟强可就得有所破费了。

    “哪能啊!”包成明也明白了冯啸辰的意思,他眼睛顿时一亮,看到了无限的钱景。听到姚伟强抗议,他连忙说道:“姚总,你放心,不管我这个目录怎么编,你们菲洛公司肯定是排在最前面的。”

    “不但要排在前面,而且还要用大字号,最好能够夹个彩页。不过嘛,工本费方面,就需要姚总稍微支持一下了。”冯啸辰笑呵呵地戳穿了这层窗户纸。

    “这的确是一个金点子啊!工本费不成问题。”姚伟强并不恼火,区区一点广告费,他还是掏得起的。他看到的,是这个点子带来的机会。如果包成明的轴承目录能够长期地做下去,成为一份轴承采购指南,那么不愁没人看出其中的奥妙,并且主动送钱上门,来争取一个更好的版面位置。再如果包成明做的不仅是一份轴承目录,而是整个金南地区所有标准件的目录,那么将意味着所有商家的喉咙都被这份目录给扼住了,它带来的好处,可不仅仅限于一点广告费和卖目录的收入了。

    “老包做的事情,不就是未来联盟该做的事情吗?”冯啸辰说道,“我一直在想,联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平台,现在看来,老包的这份商情,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啊。”

    “你说什么?商情?”包成明敏锐地问道。

    “对啊,你做的这个东西,不要叫什么轴承目录,应当叫作轴承商情,这个名字听起来才能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冯啸辰大方地把名字也送给了包成明,。

    包成明咂摸了一下这个词,不由喜形于色,大声说道:“轴承商情?太好了,以后就叫这个名字了!石阳轴承商情,的确是那个什么什么高端。”

    姚伟强撇着嘴说道:“什么石阳轴承商情,你应当叫金南标准件商情,石阳的叫作轴承分册,还有齿轮分册、螺栓分册,要出就出一套,找印刷厂铅印出来,别弄得像你原来那份那样,黑乎乎、脏兮兮的,一看就卖不出价钱。”

    “对啊,我可以把所有的标准件都做进来。全国哪家工厂用不上标准件?那么多采购员全国各地到处跑,就是为了找合适的标准件。如果有了这份商情,他们能省下多少路费。买一本放到供销科,想要买什么东西的时候,查一下就都有了。这样一份商情,卖10块钱只怕都有人愿意要呢!”包成明美滋滋地想道。

    姚伟强道:“老包,这样一来,你就不得了了。整个金南卖标准件的,都要看你的脸色,连我都要对你点头哈腰了,要不我的轴承可就卖不出去了。”

    “不会的,姚总,看你说到哪去了,我给谁脸色看,也不敢给你脸色看啊……”包成明谦虚地说道,声音里却带上了几分自矜,显然是对姚伟强的预言颇有信心。

    这回轮到冯啸辰服气了,要不说金南人会做生意呢,自己只是提了一个头,人家立马就把细节都补充进来了。自己原本还打算给对方支支招,让他们借鉴一下后世的一些成功经验,现在看来,这是完全不必要的,人家想得比自己细致得多。

    商情的事情就这样说过去了,而联盟理事长的职务,也由姚伟强、冯啸辰二人私相授受,落到了包成明的身上。从商情这件事情上,冯啸辰看出了包成明的商业头脑以及经商的热情,要想把一个联盟做得有声有色,这样一个理事长是必不可少的。

    当然,最终大家还是走了一个民主程序,让有意加入联盟的那些商户举手表决了一次。商户们都是比猴还精的,知道这个联盟背后有地委柴书记的支持,前台是京城的冯处长和本地的姚总主持,他们推举出来的人选,大家还有什么可唧唧歪歪的,照着要求举手就是了。

    包成明的这个理事长职务,也得到了地委和行署的认可。毕竟包成明是行署机关的干部,由他来主持这个联盟,有助于行署的意图得到更好的贯彻。

    联盟的成立大会完全是由包成明策划和组织的,除了金南地委、行署的领导之外,他还请来金南下属各县的代表,有些是县领导出席,有些则是由县经委、商业局等单位的干部出席。包成明长袖善舞,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还请到了一大帮记者来为联盟造势。

    “各位记者,我这里准备了一个新闻通稿,供大家作为参考。成立轴承诚信联盟的事情,是我们金南地委、行署的重要举措,也说明我们金南地区的企业知耻而后勇,我们的口号是,要把骗子一条街的帽子扔到太平洋去,要让石阳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最著名的轴承之乡。”

    在成立大会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包成明慷慨陈辞,把一个联盟理事长的形象表现得无比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