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二百九十四章 指点迷津

    “阮厂长,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孙国华被阮福根的这个动作惊住了,他连忙从写字台后面站起身来,绕到前面,伸手去搀阮福根。他本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对农村人也颇为感情,所以才会对阮福根和颜悦色,跟他解释了半天原因。

    阮福根听孙国华提到贿赂二字,以为孙国华是在向他暗示,于是拿出钱来,这让孙国华很是愤怒,觉得阮福根这个人完全不堪造就,浪费了自己那么多的表情。可待到阮福根跪地央求,孙国华就无法淡定了。面前这位乡镇企业的厂长,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跪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情何以堪呢?

    阮福根这一跪,可不是存心要秀悲情,而是因为高度紧绷的神经已经无法承受更大的压力,在这一瞬间崩溃了。他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想放弃一切,包括自己那个经营了多年的厂子,此生再也不碰工业二字了。他也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道理,但在这一刻,他怎么也收不住自己的眼泪,只觉得半个脸都湿透了,泪水嘀嘀哒哒地滑落到地面上。

    “孙厂长,你就可怜可怜我们的农民吧!”

    阮福根痛哭流涕地说道:

    “我们那个地方,人多地少。我小时候,几乎没吃过一顿饱饭,每年有大半年时间都要吃地瓜,锅里难得有几粒米饭,那是要挑出来孝敬我奶奶的。活不下去了,只能是搞工业。可我们天生是农民,搞工业一没有技术,二没有原材料,三没有市场,出去跑业务,看人家的白眼不说,还经常被警察抓起来,不容分说就关上几天。

    再后来,国家政策好了,我们那个小企业也慢慢做起来了,我也赚了点钱,再也不用吃地瓜了。可是,我们照样没有地位,人家说到我们,都要说一句‘暴户’,说我们就是靠偷工减料、假冒伪劣家的。”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孙国华蹲在阮福根身边,感慨地拍着阮福根的手臂,安慰着他。

    阮福根一旦说开了头,也就不再隐瞒什么了,他继续述说道:“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我天生就是农民,别人天生就是工人。我过去是农民不假,可我现在有厂子,有工人,我怎么就不能算是工人了?我想证明给他们看,证明他们那些国营大厂子能够做到的事情,我这个农民办的小厂子也能做到。

    结果呢?我从人家厂里聘一个技术员,人家厂长就敢让警察把这个技术员抓去坐牢,原因就是他帮了我这个农民。这一次,我请的焊工摔伤了,我想再去请一个,结果这么多厂子,没一个答应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是农民,我的那个厂子不是国营企业。”

    孙国华面有惭色,说道:“阮厂长,你也别介意,其实吧,我们国企也有国企的难处,实在是上面管得太严了,我们不能像你那样随心所欲。”

    “我明白,孙厂长,你是一个好人,我刚才拿小人之心,度你的君子之腹,是我老阮错了。我想通了,命里无时终归无,我天生就是一个泥腿子,就不该做这样的梦。我先前害了我的亲戚,让他好端端的处长都没当成。后来又害了我请的电焊工老毕,让他摔断了手。我不能再祸害人了。我这就去京城,向重装办的冯处长承认我老阮没这个本事,任赔任罚,我这个厂子不做了……”

    “阮厂长,你可别这样说,我们这上百号工人还都指着厂子活呢!”梁辰这会也已经蹲到阮福根身边来了,正想扶他站起来。听到阮福根说要关掉厂子,梁辰吓出了一身汗,连忙喊道:“阮厂长,都怪我,我不该叫苦叫累的……”

    “不怪你,只怪我太贪心了,没有这个金刚钻啊……”阮福根脸上泪水纵横,多年的委屈都在这一刻释放出来了。

    “阮厂长,你别急,别说这种气话,让我帮你想想办法……”孙国华说道。

    阮福根抬起头看着孙国华,道:“孙厂长,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也知道,从你们厂里请个人到我那里去帮忙,过得了你这关,也过不了你的上级领导。你是一个好人,我不能害你。”

    孙国华郁闷地拍了拍脑袋,突然眼睛一亮,说道:“阮厂长,你别说,好像还真有一个办法!”

    “有办法!”阮福根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脸上的泪水还没干,嘴却已经咧开了,让人怀疑他刚才的哭相全是装出来的。

    “孙厂长,你快说,有什么办法?不管要求什么人,花多少钱,我都认!”阮福根急切地说道。

    孙国华道:“这件事,我也没多大的把握。不过,我给你指条路,行与不行,就看你的本事了。在我们厂招待所,住着两个松江省来的电焊工,技术那是绝对没说的。听他们说,他们有几天假期,你如果能够求动他们……”

    “我去!我马上去!”阮福根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倒把两个刚才蹲在旁边安慰他的人都给闪了个跟头。他把孙国华扶起来,道了声歉,然后便飞也似地跑出了办公室,梁辰则是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一溜烟就跑得没影。

    “这家伙,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孙国华无奈地摇着头叹道。

    阮福根跑出了办公楼,才想起自己忘了向孙国华打听那两个松江省的电焊工是叫什么名字,这会再回去问似乎也不太合适了。他有一点担心,那就是这两个电焊工别已经离开了,那他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劳驾,你们厂招待所在哪?”阮福根随手拽住一个路过的职工问道。

    那职工白了阮福根一眼,但还是抬手指了一下,道:“那边那个小楼就是。”

    阮福根带着梁辰一路小跑来到了招待所,进门就向服务员打听松江省来的电焊工住在哪个房间。服务员告诉了他们房间号,阮福根道了声谢,便直奔那个房间去了。

    “笃笃笃,笃笃笃!”

    阮福根敲响了房间的门,他再心急,临到这个时候也得控制住自己了。孙国华说了,松江省来的电焊工技术绝对没法说,估计是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傅吧?他是来求人帮忙的,如果直楞楞地推门进去,让人家觉得自己没礼貌,后面的话就不好说了。

    门开了,出现在阮福根和梁辰面前的,是一张青春俏丽的脸,这是一位看起来也就2o岁上下的小姑娘,眼睛水汪汪的,很是貌美可人。跟在阮福根身后的梁辰眼睛都看直了,好在阮福根上了点年纪,而且心里还惦记着其他的事情,眼前是西施还是无盐,对他是没啥影响的。

    “请问,松江省来的电焊师傅,是住在这里吗?”阮福根向那姑娘问道。

    “我是从松江来的。”姑娘应道。

    “你……”阮福根一愣,狐疑地问道:“你是电焊工?”

    “嗯。”姑娘点点头。

    “那……我们想找你师傅。”阮福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孙国华说的,肯定是这姑娘的师傅了。也怪他刚才向服务员没说明白,人家来了一个师傅、一个徒弟,服务员把徒弟住的房间指给他们看了。

    “找我师傅?”姑娘诧异了,“你们怎么会到浦江来找我师傅?你们该去通原找才是啊。”

    “通原?”阮福根瞪大了眼睛,“你是说,你师傅没在这里?”

    “没在啊。”

    “那你是跟谁一起来的?”

    “我师兄。”

    “你师兄多大岁数?”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们是谁啊?”姑娘有些不高兴了。这都什么人啊,上来就说要找师傅,自己说师傅不在,他们又问师兄的事情,还问多大岁数。饶是姑娘的脾气好,也受不了这种盘问。

    “呃……是这样的,小师傅……”阮福根这才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太过于唐突了。他把自己的情况向姑娘简单做了个介绍,又说是孙国华给他们指点迷津,让他们到招待所来请松江省的电焊师傅去帮忙。他们需要请的,是能够焊二类压力容器的高级焊工,眼前这位小姑娘自然不是他们要找的对象。至于小姑娘的师兄是不是合意,也要看看这位师兄是多大岁数。

    “你是说,你们要焊的设备,是国家重装办交给你们做的?”姑娘眼睛里放出一些异样的光彩,盯着阮福根问道。

    “是啊,这是国家的重要任务。”阮福根答道。

    “国家重装办有一位……呃,姓冯的处长,你们认识吗?”姑娘脸上不知为何出现了一抹红晕,可惜阮福根根本就看不出来。

    “你是说冯啸辰处长吗?怎么,小师傅也认识他?”

    “嗯,我……我认识。”姑娘的声音又低了几分。

    “我们这个项目,就是冯处长交给我们做的,他前些天还专门去视察过我们厂呢,叮嘱我们要抓紧时间完成任务。”阮福根说道,他不知道眼前这位姑娘与冯处长是什么关系,但既然人家问起来,他自然要添油加醋地渲染一下,以证明自己的真实性。

    “是这样啊?”姑娘眼睛瞪得老大,“既然是国家的事情,那你们也不用去找我师兄了,我去帮你们焊吧!”

    “你!”阮福根一下子就傻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