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一十八章 英雄所见略同

    磋商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开始了。

    王时诚先向李惠东介绍了自己的来意,然后解释了国家经委在这个问题上的困难。在过去一年中,经委收到了不少于30个地区关于新建电视机厂的申请,每个地区都有自己充足的理由。与电视机类似的,还有申请建设洗衣机、冰箱、空调、摩托车等项目的申请,也都是数以十计的。

    改革以来,国家改变了以往过度偏向重工业的发展思路,鼓励轻工业的发展,用以改善人民生活以及积累建设资金。从大的政策方向来说,各地争办电视机厂、洗衣机厂、冰箱厂等等,无疑是正确的。但国家同样也需要考虑综合平衡的问题,一窝蜂地同时上马数十个同类项目,难免会带来生产能力上的过剩,导致宏观比例关系遭到破坏。

    “王司长,我不同意您的观点。”

    听完王时诚的介绍,坐在李惠东身边的一名女性官员首先提出了质疑。刚才李惠东已经向工作组的众人介绍过这位女性官员,她叫郭思洁,是明州省商业厅的一名处长,恰好是分管耐用消费品经销的,对于电视机市场的情况颇有一些了解。

    “您刚才说电视机会出现生产能力上的过剩,而现在的实际情况却是市场上电视机严重脱销。即便是在我们明州省会金钦市,各大百货商店里的电视机也都根本摆不住,除了橱窗里的样品不能销售之外,其他的电视机只要一上架就会被抢购一空。依我看来,国家大力发展电视机生产,每个省建三五家厂子才够用呢。”郭思洁说道。

    “郭处长,你的这个疑问,可能是看问题角度上的差异。”冯啸辰平静地接过了话头,说道:“你刚才是从市场销售的角度来看的,而我们经委不但要看销售,还要看零配件的供给。要生产电视机,最大的瓶颈是在显像管玻壳的供应上。前年,我们从美国引进了一条彩电玻壳生产线,年产量是300万只,这就决定了我们的彩电产能只能按照这个限度去确定。否则,你们能够把生产线建起来,没有玻壳,又有什么用呢?”

    “除了玻壳之外,元器件的供应也存在着瓶颈。”黄明在旁边补充道,“这两年国内的电视机、录音机、收音机的生产增长过快,已经超出了国内半导体元器件的供应能力,有许多厂子已经在停工待料了。乐城如果新建一家电视机厂,恐怕同样会面临着元器件供应上的障碍,届时你们引进的生产线就会停在那里,无法发挥效益。”

    “这……”郭思洁一下子就被噎住了,她原先是在百货商店站柜台出身的,对于宏观经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认识。她只知道电视机供不应求,觉得建个电视机厂是稳赚不赔的,却从来没有想过电视机还需要上游产业提供的玻壳、元器件等作为支撑。

    “我们如果自己建一个玻壳厂呢……”郭思洁讷讷地问道。

    “这个难度还是稍微大一点。”李惠东接过了郭思洁的话头,他是技术干部出身,不像郭思洁那样无知。电视机组装说到底也就是一个插插元件、焊焊烙铁的简单工作,生产线没有什么复杂的。显像管玻壳可就是另一码事了,需要的设备投资比一条组装生产线要高出数倍。此外,就算是你能够引进一套玻壳生产线,专用的玻璃、荧光粉之类又会成为新的瓶颈,这绝对不是明州省愿意花精力和本钱去解决的问题。

    “王司长,小冯处长,国家经委领导高瞻远瞩,做出来的决策肯定是符合国家长远发展目标的,我们明州经委作为地方经委,对于上级领导的指示精神肯定要坚决遵照执行,这是毋庸置疑的。乐城乙烯项目的意义,我们都清楚,早在你们到明州之前,我们明州省经委就已经再三向乐城市经委提出了要求,不准他们以任何理由阻挠或者影响乙烯项目的建设,这一点你们尽管放心。

    具体到乐城提出的电视机项目,我们经委总的指导思想是支持的。我们明州作为一个五千多万人口的大省,连一家电视机厂都没有,这与我们省在国内的经济地位是完全不相吻合的。刚才郭处长提出连我们省城金钦市的市面上都买不到彩电,我们作为负责经济工作的干部,难免会觉得对不起明州人民。

    我们的意思是:首先,乐城电视机厂项目与乙烯项目绝对不能挂钩,不能因为电视机厂项目没有得到审批,就阻碍乙烯项目的建设,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其次,我们也希望国家经委能够从我们地方的实际困难出发,在全国一盘棋的基础上,考虑我们明州的具体情况,同意乐城电视机项目的建设。”

    听完李惠东的长篇大论,王时诚与冯啸辰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冯啸辰笑着问道:“李主任,我能不能这样理解,乐城市徐家湾村的搬迁问题,是一个偶然的问题,与电视机厂建设与否是毫无关系的。”

    李惠东微微一笑,说道:“小冯处长的理解没什么问题。”

    “那也就是说,徐家湾的搬迁工作可以即刻启动。至于乐城的电视机项目,我们可以把明州和乐城方面的意见带回去,请领导重新斟酌。也许这个决策过程需要耽误几个月时间,而在此过程中,徐家湾的搬迁应当已经完成了。”冯啸辰继续说道。

    李惠东依然是笑眯眯的,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有些僵了。他说道:“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徐家湾的搬迁动员工作,早就已经启动了,只是还有一些群众的思想不通,当地政府正在开展深入细致的工作。至于说实际的搬迁什么时候可以启动,我就不敢打包票了,这个恐怕还需要请乐城市的同志来回答才行。”

    “我明白了。”冯啸辰点了点头,没有再为难李惠东了。李惠东把话说到这个程度,态度其实已经非常明显,那就是支持乐城目前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直到国家经委不得不点头屈服为止。他原本也没指望通过一次会谈就能够解决掉这个问题,所以要见李惠东,只是一个程序问题,他总得弄清楚明州省里的意见吧。

    磋商会结束之后,照例是丰盛的接风酒宴。明州省分管经济工作的副省长也出来冒了一下头,给王时诚、冯啸辰等人敬了一杯酒,然后便以还有其他工作为由,离开了酒席。副省长走后,李惠东接过了主持人的角色,众人觥筹交错地喝了几圈酒,这才逐渐消停下来,开始聊起了一些不宜在正式场合里说的话题。

    “老李,你跟我透个底,乐城的电视机项目,到底是谁的主意,是省里,还是乐城市自己。”王时诚拉着李惠东,压低地声音问道。

    李惠东笑笑,说道:“老王,这个我可不能随便乱说。不过,你想想看,如果只是乐城那边的想法,我至于连你的面子都不卖吗?”

    “原来是这样。”王时诚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其实李惠东这话也算是此地无银了。他接着问道:“这么说,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

    李惠东叹道:“可不就是无法改变吗?你也知道的,现在讲究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考核地方领导成绩的最主要指标就是经济增长。省里的领导提出要搞电视机,你说我这个经委主任能阻挠得了吗?”

    王时诚道:“可是,你们就不能给领导提个方案,选择一些其他的产业。我们现在鼓励发展的是基础原材料产业,比如钢材、化工原料等等,如果你们省里想上这样的项目,我们是肯定不会反对的。”

    李惠东道:“这些项目的周期太长了,领导等不起。电视机项目的好处就在于短平快,投资一两年就能够见效。你今天在会上说全国有不少于30个地市在申请电视机项目,说明大家是英雄所见略同。”

    他们虽然是压着声音在交谈,却并没有回避坐在旁边的冯啸辰。听到李惠东说起英雄所见,冯啸辰呵呵冷笑道:“李主任,恕我直言,这还真算不上是什么英雄所见,充其量就是井底之蛙的见识罢了。”

    “此话乍讲?”李惠东转头问道。

    冯啸辰却不肯挑破,只是笑道:“这是我的一家之言,就不向李主任汇报了。听李主任刚才的意思,希望从明州省经委这里着手来解决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可能了,那我们是不是该直接下到乐城去了?”

    李惠东道:“从我个人来说,非常欢迎王司长、冯处长在金钦多住一些日子,哪怕把家搬过来住到这里都行。不过,如果你们急着要解决徐家湾的问题,恐怕只能到乐城去和乐城的领导们谈一谈。对了,小冯处长,你不是最擅长于搞阴谋诡计的吗,说不定你巧施妙计,就能够把乐城的领导们都给骗倒了呢。”

    “李主任,您也是一位厅局级领导了,就不能不要这么记仇吗?”冯啸辰假意地苦着脸说道。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