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二十章 小人得志便猖狂

    花花轿子众人抬,这是官场上最起码的规则了。虽然知道国家经委派人下来肯定是要与地方上做点斗争的,但像冯啸辰这样一言不合就砸锅的,尚仁业和贾毅飞还真是没有见过。刚才这会,大家喝酒行令,不是挺和谐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被冯啸辰呛了一句,贾毅飞有种想暴走的欲望。可眼前的人是从京城下来的,虽然级别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处,那也是国家机关里的副处,不是你随便可以小觑的。他的脸色由白变红,又由红变青,最终还是变回了正常的颜色,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冯处长,这个办法是我们能够想出的最好的办法了,如果国家不能批准我们建设电视机厂的请求,那么我们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服徐家湾的这好几百人。”

    冯啸辰用手指了一下坐在边上的黄廷宝,说道:“我到乐城来之前,曾经和省经委的李主任谈过。他向我郑重表示过,说徐家湾搬迁的事情和电视机厂的事情不会挂钩。你们如果不相信,可以问问黄处长。”

    看到众人的目光向自己扫过来,黄廷宝坐在那心里直叫苦。

    咱们不带这样装傻的好不好!黄廷宝心道,李惠东的确说过二者不挂钩的话,但这只是一句漂亮话而已,你好歹也是个国家机关里的副处长,这种场面话你也会当真?可是,场面话就是场面话,一旦人家要较起真来,黄廷宝还真不能说这不是李惠东的心里话,而只是一句托辞。

    无奈之下,黄廷宝只是傻笑着说道:“这个嘛,李主任倒是说过这句话。不过,李主任的意思,也只是从省经委的角度来说的,具体到咱们乐城这边有什么困难,就不好说了。冯处长,李主任好像也是建议你和乐城的同志们谈一谈再做判断的吧?”

    冯啸辰认真地点点头,道:“李主任的确这样说过,我这不就正在和乐城的领导交流吗?现在的情况是,电视机厂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批准的,我想问问尚市长和贾主任,你们是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这当然不是。”尚仁业再不情愿,也得表示一个态度了。如果他敢说绝对没有其他办法,眼前这个二愣子的副处长没准就真会把这事闹到省里去了。省里支持乐城市不假,但省里绝对不敢说出没有其他办法这句话。一级地方政府,要搬迁一个村庄有无数种办法,谁敢说除了建电视机厂之外就绝对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就是了嘛。”冯啸辰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尚市长,贾主任,我这次从京城过来,就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看看除了建电视机厂这种方法之外,我们还能够用其他什么方法来完成搬迁任务,这其中又有什么困难。如果是需要我们帮助解决的,我们责无旁贷。”

    “谢谢冯处长,谢谢国家经委的领导。”贾毅飞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其实嘛,我们从来也没有说过除了建电视机厂之外,我们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只是难度稍微大一些而已。我刚才已经向冯处长汇报过了,我们目前已经从全市的企业中挤出了300多个岗位,用于安置徐家湾的村民。下一步,我们还会再寻找更多的岗位。

    不过,要说服村民接受这种安排,还有一些难度。冯处长可能没有做过基层工作,不太了解基层的情况,有些群众的觉悟是很低的,我们不能给他们提供满意的岗位,他们就坚决不肯搬迁,为了这事,尚市长也是操了很多心的。”

    这就是以退为进的办法了。你不是不让我提电视机的事情吗?那好,我就跟你说难度很大。我们从来也没说不干活,甚至也没说过干不成,只是需要时间。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的底牌,我们乐城市能够拖得起,而你们的乙烯工程却拖不起。你想跟我装傻玩心计,那咱们就对着玩一玩,谁怕谁呀!

    贾毅飞在心里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情又舒缓开了。把难题交给对方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他都等不及要看冯啸辰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了。

    “贾主任刚才说有些群众的觉悟比较低,具体占多大比例呢?”冯啸辰却像是根本听不懂贾毅飞的意思一般,神情认真地向贾毅飞求证道。

    贾毅飞一愣,舌头在嘴里转了好几圈,才讷讷地说道:“比例……最起码,呃,也得有30%以上吧。”

    “有名单吗?”冯啸辰追问道。

    “名单?”贾毅飞傻眼了,“什么名单?”

    “就是思想觉悟比较低的那些群众的名单呀。”冯啸辰显出一副理所应当的神色,说道:“咱们经委派了工作人员下去做工作,接触了哪些群众,哪些人配合工作,哪些人不配合,不配合的群众有什么诉求,这应当有详细的记录吧?怎么,贾主任,你不会告诉我说你们根本就没有工作日记吧?”

    贾毅飞的脸又白了,结结巴巴地说道:“这……当然,我们当然有记录,记录都是非常完整的……”

    冯啸辰道:“那好,晚上就麻烦贾主任把这些记录拿过来,咱们挑灯夜战,分析一下这些群众的要求,看看有哪些是可以做通工作的,有哪些需要采取一些特别的措施。”

    “这个……今天晚上就要看,恐怕不太容易。”贾毅飞紧急地想着理由,道:“这些材料都分散在各个做工作的同志那里,要搜集起来需要一些时间。对了,我们做工作的同志都是从各个单位抽调过来的,我们也不掌握他们的住址,得等明天上班以后才能够和他们联系上。具体到把材料整理出来嘛,估计怎么也得……”

    说到这,他偷眼去看尚仁业,想让对方给他提示一个合适的时间期限。尚仁业此时脸色也已经是十分难看了,他已经明白过来,眼前这位副处长就是存心来找茬的,连什么叫作找借口都假装不懂。所谓部分群众不理解,不就是乐城市用来要挟乙烯项目指挥部的一个借口吗,你非要我们说出谁不理解,还要看工作日志,这也太不讲规矩了吧!

    可是,冯啸辰就装作不懂了,尚仁业又能如何?他能站起来说冯啸辰装傻吗?他如果敢这样说,冯啸辰就敢让他白纸黑字地写下来,说自己是在找借口,事实上并不存在什么不明真相的群众,而这种事情一旦放到桌面上来说,那么谁也保不住他这个副市长,任何一级领导都会毫不犹豫地把他踢开,以正视听。

    小子,算你狠!

    尚仁业在心里骂了一句,脸上却露着笑容,说道:“老贾,乐城乙烯项目的进度很紧张,咱们也得有点特区速度。我看,给大家一天时间来整理材料吧,后天一早,把冯处长要的材料交给他。”

    贾毅飞咬了咬牙,点点头说道:“好吧,那就后天一早。冯处长,你看怎么样?”

    “那就多谢尚市长和贾主任了。”冯啸辰没心没肺地笑着应道。

    这酒已经没法再喝下去了,尚仁业和贾毅飞已经恨不得在冯啸辰的酒杯里撒点砒霜,让这个装傻充愣的小年轻永远闭上嘴。大家又假惺惺地说了几句闲话,尚仁业便以冯处长一行远来辛苦、需要早点休息为名,提议结束了宴会。

    “特喵的,这姓冯的小子到底想干什么呢!”

    把冯啸辰一行送到招待所安顿下来之后,尚仁业和贾毅飞等人回到了市政府,紧急召集相关人员前来开会讨论对策。在等待各单位负责人的空隙里,贾毅飞嘴里骂骂咧咧,只差把冯啸辰的祖宗八代请出来挨个问候一遍了。

    “唉,少年得志,难免猖狂,可以理解。”尚仁业果然是肚腩更大一些,没有贾毅飞那样激动。

    “什么少年得志,我看就是小人得志!”贾毅飞道,“跟他打个马虎眼他都听不出来,还要什么名单,我上哪给他找名单去!”

    尚仁业摇头叹道:“这小子,倒是摸准了咱们的软肋啊。咱们向乙烯项目部说的,就是已经派人去徐家湾做工作了,给省经委也是这样报的。他如果能够找出我们根本没派人去徐家湾的证据,就能够到省里去告我们一个黑状。到时候,咱们就不得不跟他谈判,答应他的条件,换他不找我们的麻烦。”

    “哼哼,想靠这一手就让我们低头,我看他还嫩了一点。”贾毅飞冷笑道,“如果这点小把戏就能够把我老贾整倒,我也枉在乐城干了这么多年了。”

    尚仁业笑道:“的确,这小子还是嫩啊,估计就是在上头呆久了,根本不懂得咱们基层都是干什么的。他不就是要名单吗,咱们就给他弄个名单出来。我去向乡里打个招呼,让徐家湾村的村干部都给我放机灵点。咱们让他去查,能查出毛病,我不姓尚了,我跟他姓冯!”

    “哈哈,尚市长说得对,咱们还能被他这个小年轻给查出问题来。”贾毅飞得意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