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二十二章 那是一个建功立业的好地方

    “我们当然是朋友。”

    冯啸辰看着韩江月,笑吟吟地说道。

    韩江月却是避开了他的眼神,看着其他地方,说道:“我突然觉得现在的工作特别没意思,你见识多,能给我提点建议吗?”

    “怎么会没意思呢?”冯啸辰道,“21岁的副科长,多少人羡慕呢。”

    “可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韩江月说道。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韩江月低着头说道,眼睛里笼上了一层轻雾。

    从新民厂出来,韩江月就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离了水的鱼一样,每天只是苟延残喘。在这一次见到冯啸辰之前,她多少还存着一点点的念头,觉得当一个机关干部无论如何都比当一个工人更好,至少身份提高了。可在听说冯啸辰找了一个电焊工做女朋友之后,韩江月突然就感到自己现在做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两个人终究是有缘无份,这并不取决于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既然一个机关干部的身份并不能给自己带来幸福,自己又何必每天去做这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呢?

    她想起了在新民厂当工人的那段时间,尤其是与冯啸辰一起搞全面质量管理体系的那一段。那时候天总是很蓝,生活里总是充满了笑声。她身边的师傅们都是那样可亲可敬,那样风趣淳朴。在新民厂,她想笑就笑,想说啥就可以说啥,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那是一种何其自由和充实的生活。

    可到了这个乐城经委之后呢?的确,她的地位提高了,别人看向她的目光里也带上了羡慕和崇拜,偶尔还有几分嫉妒。但机关里的生活是沉闷的,领导只是因为知道她是省经委主任李惠东的女儿,才时时对她露出慈祥的笑脸。换成其他那些没有什么背景的干部,在领导面前只能是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她每天干的事情,就是从下属企业那里接收各种报表、汇报材料,再分门别类地整理好,写一些言不由衷的报告。她也曾到下属企业去调研,发现了下属企业里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这些问题都不是她能够去解决的,因为每个问题的背后都有方方面面的利益纠葛,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些时候,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油瓶倒在地上却不能上前去扶起来,因为身边的老同志们会告诉她,这个油瓶或许是有人故意放倒的,如果她去扶起来,那就要得罪人了。

    就说这一次乐城市与乐城乙烯项目的纷争,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乐城市的做法是不对的。徐家湾村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搬迁上的障碍,所有的障碍都是乐城经委故意制造的,目的就是为了迫使国家经委向乐城低头,同意他们新建一家电视机厂。可是,她不能对这个问题发表任何意见,甚至在她回家去向父亲谈起此事时,父亲也是警告她这件事的水太深,不要轻易地踩进去。

    冯啸辰代表国家经委到乐城来处理这件事,韩江月能够做的就是把事情的原委向冯啸辰进行密报,除此之外做不了其他的事情。看着贾毅飞调动了整个乐城市的力量来与冯啸辰作对,韩江月为冯啸辰觉得心疼,为自己觉得脸红,为贾毅飞觉得恶心,然而,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作为一个曾经只懂得凭良心干活的装配钳工,处在这样一个行政体系里,那份郁闷是无法言状的。为了所谓的身份和地位,为了将来能够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对象,她忍受下来了。可现如今,她突然发现所有这些忍耐都是毫无意义的,于是,她的脑子完全陷入了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韩江月轻声地念起了归去来辞。这是在她小时候,父亲被下放到企业里去的时候,经常在嘴里念起的一段文章。她很小就已经会背这篇辞了,但不得不说,她是直到这时候,才理解了这篇文章的意义。也许,真的到了离开乐城经委的时候了,她思念自己的锉刀和套筒扳手,思念那些透着工业之美的液压阀。

    “不至于这么悲观吧?”冯啸辰微微地笑了,“江月,你现在还年轻,想做什么都来得及。如果你觉得自己不适应机关里的工作,可以跟你父亲说说,让他再把你安排回哪个企业里去。我记得何桂华师傅对你的评价是非常高,说你很有悟性。以你的能力和敬业精神,到企业里去,未来肯定能够成为一名工人技师的。”

    “我不想在我爸爸的阴影下工作。”韩江月摇摇头道,“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他是我爸爸,我走到哪去都摆脱不了他的影响。我想凭自己的能力去闯出一片天地来,不想借他的虎皮。”

    冯啸辰道:“如果是这样,那也很容易啊,你可以到南方去。据我所知,鹏城特区现在急需各方面的人才,以你的能力,在那里肯定可以干出一番事业的。”

    “鹏城特区?”韩江月觉得有些意外,她迟疑着问道:“我听人说起过鹏城特区,不过一直都没有深入了解过。你真的觉得我到鹏城去能够有机会吗?”

    “我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这一点。”冯啸辰轻松地说道。

    鹏城特区正是老人家在南海边画下的那个圈,在1980年成立特区之后,它的名字这几年在各种媒体上频繁出现,“特区速度”这样的词也已经进入了许多政府工作报告的文本之中。不过,直到目前为止,大多数人对于特区的前景还是持观望的态度,因为这毕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生事物。在1983年的中国,没人能够想象得到20年后特区会变成什么样的一个所在。

    对于去鹏城特区发展的前途,别人不敢打包票,冯啸辰却是敢的。他知道,目前特区几乎还是一张白纸,除了国家安排过去的干部,真正敢于抛下一切去闯特区的人还是很少的。也正因为此,第一批闯特区的人将会收获后来者所无法得到的机会。韩江月是一个能干的人,身上有技术,而且有一股闯劲,像她这样一个人如果到特区去,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最重要的是,特区需要的是不拘一格的创新精神,需要实干家,这恰恰与韩江月的追求是一致的,她在那里一定能够找到她所期望的火热的生活。

    当然,还有一点是冯啸辰不会说出来的,那就是特区的年轻人很多,韩江月在那里应当能够找到自己中意的另一半。冯啸辰能够感受得到韩江月对他的那一丝情愫,但他已经有了杜晓迪,自然无法接受另一份感情。如果韩江月能够有一个满意的归宿,他也就能够少一些负疚感了。

    “去鹏城吗?”

    韩江月用手支着下巴,认真地思考了起来。她虽然喜欢与冯啸辰拌嘴,但对于冯啸辰的话,她还是非常相信的。如今,冯啸辰这么肯定地建议她去特区,由不得她不心动。

    冯啸辰却是笑了笑,说道:“好了,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之内就需要决定下来的事情。我觉得,你可以先和你父母商量一下,听听他们的意见。如果必要的话,你还可以先到鹏城去看看,现场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特区未来的发展机会是不可估量的,那是一个年轻人建功立业的好地方。”

    “我相信你!”韩江月郑重地点了点头,在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夜已经深了,除了依然人头攒动的经委办公楼之外,其他单位和住户的灯都已经熄灭了。两个人站起身,离开了公园。冯啸辰把韩江月一直送到她住的宿舍楼下,冲她挥挥手,说了声“晚安”,便打算返回招待所去了。

    “小冯……”韩江月站住身,喊住了冯啸辰,却又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怎么啦,还有什么问题吗?”冯啸辰诧异地问道。

    韩江月想了想,轻轻咬了一下嘴唇,这才鼓起勇气,轻声地说道:“小冯,你知道吗,……我喜欢过你!”

    “呃……”冯啸辰一下子就窘了,好半天才讷讷地说了一句:“是吗,那……谢谢你。”

    这句莫名其妙的回答,让韩江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突然发现,把压抑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之后,心里就轻快了,不再有那种患得患失的心境。她俏皮地向冯啸辰一笑,说了声“祝你幸福”,然后便转回头,迈着轻盈的碎步,跑进了宿舍楼。

    是的,喜欢过你,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从明天开始,我将会去追求属于我的生活,这生活存在于遥远的南方。鹏城特区,那是一个充满着活力与挑战的地方,我会去的,因为那也是你建议我去的地方。

    明天,对,明天会是多么美好!

    看着韩江月跑开的背影,冯啸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在心里揶揄了一声:

    我有这么帅吗,为什么有那么多姑娘喜欢我呢?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