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是农民我怕谁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按照事先的约定,冯啸辰带着手下来到了乐城经委,见到了眼睛里布满血丝的贾毅飞。

    “这是我们这两天让工作组的同志们突击整理好的资料,请冯处长过目。”

    贾毅飞指着摆在一张课桌上的一大堆资料,没好气地向冯啸辰说道。一天两晚的时间,贾毅飞自己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的样子,这倒不是说他有身先士卒的精神,而是他对手下实在不敢完全放心,生怕中间出一点纰漏,让冯啸辰找出破绽,再整点什么幺蛾子出来。现在东西已经整理好了,贾毅飞自信没有什么毛病,因此对冯啸辰说话的底气也就足了几分。

    “真不容易。”冯啸辰一脸笑意,像是不知道贾毅飞对他的意见一般。他走到桌前,随后拿过一本资料,翻了翻,然后点头说道:“不错不错,咱们乐城的同志工作的确是够认真的,你看,在现场做的记录,愣是一个错别字都没有,小周,老黄,这种精神值得咱们学习啊。”

    “是啊是啊,冯处长,我也发现了,乐城的同志们做工作记录太认真了,连标点符号都没一点错,实在太神奇了。”周梦诗凑趣地说道。在此之前,他们在招待所已经讨论过这件事情了,都知道乐城经委正在组织人集体造假。冯啸辰的话,与其说是夸奖,不如说是挖苦,周梦诗作为冯啸辰的下属兼铁杆粉丝,岂不有帮腔的道理。

    “冯处长,周科长,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贾毅飞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对方话里的机锋,他哪里听不出来。他心里隐隐有些后悔,智者千虑,终究还是漏算了一点,这种现场做的记录,不可能字迹这么清晰,而且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错,分明就是在办公室里写出来的东西。

    不过,他也做好了准备,如果冯啸辰敢以这个为由来质疑这些记录的真实性,他就要豁出去和冯啸辰辩一辩:我们的工作人员就这么认真,难道认真也是一种错吗?

    冯啸辰却根本就没打算用这样的理由去指责贾毅飞,他甚至想教贾毅飞几招,比如去潘家园请几个专家来帮忙做做旧啥的。不得不说,80年代初期全国人民的造假技术都很原始,哪比得上后世那种专业化造假一条龙的水平。

    “贾主任,我们是赞美咱们乐城的同志工作认真啊,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冯啸辰眨着天真的大眼睛,向贾毅飞说道,“对了,贾主任,这些原始记录,我们就不看了。你们整理出来的名册,能不能给我们复印一套。我们想带着名册到村子里去和那些思想上有顾忌的农民聊一聊,看看能不能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

    贾毅飞递过一本册子,说道:“我们整个乐城市也只有一台复印机,是在市政府的打字室。复印成本太贵了,我们已经安排人把名册抄录了一份,冯处长需要的话,可以拿去用。”

    “那就多谢贾主任了。”

    拿到名册,冯啸辰也没在经委多耽搁,他请贾毅飞帮他安排了一辆车,又派了一个向导,便带着周梦诗、黄明一行前往徐家湾去了。来到村口,正遇上了来永嘉给他们派来的帮手,足足有十几个人,由来永嘉的秘书李涛带着,正在等候他们的到来。

    “李秘书,人都到齐了吧?”

    “都到齐了,冯处长,要怎么做,你就吩咐吧。”

    “吩咐可不敢当,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吧。我是这样考虑的……”

    冯啸辰拿出从贾毅飞那里得到的名册,撬开订书针,把名册拆成了散页,然后分到了各人的手上,说道:“大家的任务,就是挨家挨户地宣传有关徐家湾搬迁的政策。你们不需要做说服工作,只要保证把政策传达到每一个村民耳朵里就行,我们的宣传口径是这样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冯啸辰并没有回避乐城经委派来的那名向导,甚至还时不时向向导询问一下口径是否合适。那向导可没有贾毅飞一般的底气,知道冯啸辰是中央来的干部,哪怕质疑他的决定,只能是唯唯诺诺,同时把冯啸辰的每一句话都牢牢地记在心上,准备回去向领导汇报。

    “老乡们,我们是乐城乙烯项目指挥部的,有关徐家湾村搬迁的事情,我们来向大家做一个解释。乐城乙烯项目是党和国家高度重视的特大型项目,项目的投资总计达到65亿元,这个数字怎么理解呢?那就是如果存在银行里,每天光利息就要100万。

    乙烯项目的所有设备,目前都存放在江边货场。项目开工之后,这些设备要运往建设工地,必须通过咱们徐家湾村。为此,国家需要咱们徐家湾村的群众发扬风格,舍小家为大家,搬迁到其他地方去,以便把村子腾出来,修建运送设备的公路。

    目前,乐城市政府已经为大家建好了安置周转房,大家的工作也会由政府统一安排。在大家找到新的工作之前,政府会按企业里工人的工资标准,给大家发放临时津贴,绝对不会让大家受到任何经济损失……”

    在徐家湾村的各处,都响起了这样的宣讲声。男女老少的村民叼着烟袋、纳着鞋底、抱着娃娃、背着粪筐,或认真、或随意地听着这些讲解。

    关于村子搬迁的事情,大家自然是早就知道的,只是这段时间村干部在或明或暗地告诉大家,搬迁一事要听市里的统一安排,至于这个安排是怎么样的,大多数人就不清楚了。

    昨天,村里的书记、村长、治安主任等人从市里回来,紧急给大家开了会,还分头找了一些人去密谈。说是密谈,其实在同一个村子里,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保密的可能性的。到今天,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村里的安排,那就是当有上级部门的领导来谈话时,大家都要说自己知道搬迁的政策,还要说市里曾经派过干部来做工作。另外,还有一些人被指定为“思想不通”的人员,这些人必须向上级领导表示自己有想法,上级领导如果不能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就绝不搬家。

    现在的老百姓,也已经不像建国之初那样好糊弄了。这么多年来,大家见惯了政府的各种行为,深知“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样的道理。村干部要求一些村民向上级领导提要求,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不就是要争取更好的条件吗?村干部说了,乙烯项目可有钱了,指头缝里随便**出来,整个徐家湾村就能够提前实现四化了。

    对于与乙烯项目为难这件事,村民们的态度也是有所不同的。有些人觉得,做人不能太贪心,政府给建了安置房,还答应给解决工作,还有数目可观的搬迁安置费可领,大家就应当知足了,没必要再折腾。而另外一些人则有别的想法,认为国家的钱不拿白不拿,国家有的是钱,能够多要一点,为什么不去要呢?

    如今,村干部直接给大家下了任务,而且说是市里的要求,让大家当钉子户。那些想讹诈国家的村民就有了主心骨,而那些主张适可而止的村民则没有了市场。一进一退之间,村子里的氛围就全面地转向了抗拒,冯啸辰他们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进村的。

    “领导,我听说市里给我们安排的,都是没人愿意做的临时工,是不是这样?”

    按照村干部事先的安排,在宣讲现场,有人开始发难了。

    冯啸辰站在一个石头碾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周围的村民。听到质疑,他笑呵呵地向那说话者问道:“老乡,你是听谁说的?”

    “呃,大家……都这样说的。”那村民明显有些语塞了。

    “是啊是啊,我也听人说过。”旁边的伙伴赶紧给他打掩护,企图把水搅浑。

    冯啸辰道:“有关征地拆迁安置,国家是有政策的。徐家湾村搬迁之后,国家会给你们调济一部分土地,还会给你们划拨出工业用地,用于恢复你们村子里原有的几家村办企业。此外,乐城市经委已经向我保证过,会拿出不少于300个企业里的岗位用于安置有一定文化水平的青壮年劳动力,这些岗位有些是正式工,有些是临时工,但绝对不会是没人愿意做的岗位。你们想想看,现在社会上还有那么多的待业青年,怎么会有没人愿意干的岗位呢?”

    “可是,市里原来答应的是让我们到电视机厂去工作!其他地方我们都不愿意去!”

    有人大声地喊出来了,这同样是村干部安排好的托儿,目的是直接把搬迁问题与电视机厂挂上钩,逼冯啸辰表态。这种话,尚仁业和贾毅飞他们不便于说,借村民之口说出来就无所谓了。

    冯啸辰冷冷一笑,说道:“这位老乡,麻烦问一句,你说的事情,是哪位市领导答应你的?”

    “这个我可不能说。”那村民把嘴一抿,来了个水火不浸。我是农民我怕谁,你能逼着我说出消息来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