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棒和胡萝卜都不能少

    “特喵的,这个徐均和,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接完徐均和的电话,贾毅飞差点把听筒都给摔了。徐均和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冯啸辰那边表现出了强硬的姿态,让徐均和吓破了胆子,再不敢去挑衅,如果尚仁业和贾毅飞不肯救他们,他就得反过来咬贾毅飞他们一口了。原本想让徐均和去给冯啸辰添堵,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人生之郁闷,无过于此了。

    不管对徐均和有多深的怨念,贾毅飞都得赶紧去找尚仁业求计。事情到这一步,他这个经委主任也负不起责任了。徐伯林已经落到了冯啸辰的手里,保不齐会说出什么话来。届时冯啸辰拿着徐伯林的口供去省里甚至回京城去告状,说他贾毅飞唆使群众闹事,贾毅飞有多少个脑袋也不够砍了。

    “什么,他们居然开枪了?”

    听完贾毅飞转述的情况,尚仁业也是惊得木木讷讷的。自己真的没想把事情闹到这么大啊,对方怎么就开枪了呢?群体事件,闹到现场开枪的程度,估计省里也该过问了吧?到时候哪怕是各打五十大板,尚仁业的屁股也受不了,他一个堂堂的副市长,有必要和一个副处长拼个两败俱伤吗?

    “他们怎么会有枪的?”惊愕之后,尚仁业想起了这个问题。

    贾毅飞道:“听徐均和说,现在出现了武警,足足有上百人。另外还有一些便衣,都是武功特别高的,说不定是京城来的高手。”

    这些话,当然是徐均和的夸大之辞了,不过贾毅飞没在现场,也不敢说这不是真事。

    尚仁业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还真是把这件事想简单了。乐城乙烯投资65个亿,别说一两个中队的武警,就是配上一个团的解放军来保卫,也不算过分。咱们乐城过去从来没有这么大的企业,我们还是缺乏经验啊。”

    贾毅飞恨恨道:“就算他们有武警,也不能随便开枪啊,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这个姓冯的,真是年轻鲁莽,不知天高地厚。”

    尚仁业道:“老贾,你反过来想一下,这又何尝不是这个冯处长的高明之处呢?咱们以为给他出了一个难题,谁知道他用上了这样的雷霆手段,反而给咱们出了难题。徐均和虽然没说清楚现场是怎么回事,但我能够想象得出来,冯啸辰肯定是设了一个圈套,让徐家湾的人钻进去了,然后他就合情合理地动用了武警。这件事,说到哪去,他都占着理,倒是咱们得想想怎么给徐均和他们擦屁股了。”

    贾毅飞抽了一口凉气,道:“不会吧,这小子看起来也就是二十郎当岁,能有这么深的心计?”

    尚仁业道:“很明显,冯啸辰只是一个幌子,真正出主意的,肯定是他背后的老家伙。国家经委那边故意派这么一个小年轻来,让咱们丧失警惕,中了他们的计。如果一开始来的就是一个厉害的,咱们恐怕也不会这样草率了。”

    “国家经委这帮人,也太阴了!”贾毅飞骂道,接着又道:“尚市长,你看现在这事该怎么办?”

    尚仁业道:“依我猜想,对方也不会想把事情做绝,只不过是要逼咱们低头而已。咱们下错了棋,满盘被动,现在只能是先控制事态,争取对方的原谅。徐家湾村搬迁的问题,必须马上抓紧去落实,只要我们能够让对方满意,再商量善后的事情,就容易了。”

    “那电视机厂的事情……”贾毅飞不甘心地说道。

    尚仁业道:“现在还顾得上这个。我去向陈书记和刘市长解释吧,这一次先这样了。电视机厂肯定还是要绝对争取的,但想用徐家湾来作为条件,是不可能的了。”

    “唉,大意了,大意了。”贾毅飞懊恼地说道。

    尚仁业脸上露出一抹冷峻之色,道:“他们如果要这样做事,那也就别怪我们以后不给他们面子了。我就不信,乐城乙烯放在咱们乐城市,就没有一点要求到我们头上的事情。”

    贾毅飞发狠道:“对,到时候我们一定要狠狠给他们一点教训!”

    再说冯啸辰那边,在吓退了徐家湾村的村民之后,他便与张和平一道,领着武警战士们押送徐阿宝、阿宝娘、常根叔、徐伯林等人返回了江边货场。货场有足够多的板房,足够当做临时的监室,把这些被抓来的徐家湾村民分别关押起来,挨个进行审讯。

    张和平的手下不乏审讯高手,而这些村民也远没有革命前辈那样的硬骨头。结果,没花多少工夫,张和平就拿到了所有人的口供,明确地显示出这一次的群体事件就是有人策划煽动的,并非村民的自发行动。

    这里还有一点小花絮。那位阿宝娘刚被铐上的时候,又是哭又是闹,吵得不亦乐乎,谁跟她说话也没用。结果张和平直接让人把她关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弄了台录音机在她耳朵边上放音乐。那音乐磁带是张和平特地制作的,上面只有一首ABCD的字母歌,反反复复地播放。阿宝娘的哭闹声有多大,录音机的声音也就放到多大。结果两个小时下来,阿宝娘就彻底崩溃了,问什么答什么,一点也不敢再闹。至于说她从此之后就落下了一个不敢大声说话的病根,由全村闻名的泼妇变成了一个温柔淑女,那就是题外话了。

    正如徐均和预言的那样,徐伯林在第一次审讯中就说了实话,把贾毅飞等人如何教他们造假,又如何指示他们闹事等等一股脑都交代了出来,还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要求政府宽待,千万别判他十年八年的。

    “尚仁业、贾毅飞这帮人,还有点国家干部的样子没有!这样下作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看到冯啸辰递上来的审讯记录,来永嘉也气得嘴唇哆嗦,拍着桌子破口大骂起来。其实,他也早就知道徐家湾的事情背后是尚仁业他们在搞鬼,但猜测是一回事,看到证据又是另一回事。尤其是徐伯林交代说贾毅飞让他们闹出点事情来,更是碰到了来永嘉的底线,让他觉得怒不可遏。

    “来总,对于这件事,您有什么考虑?”冯啸辰问道。

    来永嘉沉默了一会,反问道:“小冯,你是怎么想的?你打算用这些材料来把尚仁业他们弄下去吗?”

    冯啸辰道:“原子弹只有竖在发射架上的时候才是威胁最大的,扔出去了反而没有什么作用。这份材料是尚仁业、贾毅飞他们的把柄,这些把柄握在我们手上,他们就会惶惶不安,我们怎么说,他们就会怎么做。反之,如果我们把这些材料拿出来,让上级把他们给撤了,乐城市其他的领导肯定会为他们报仇,届时我们就得应付各方面的明枪暗箭,反而被动了。”

    “你说得没错。”来永嘉露出一个赞许的笑容,说道:“小冯,难怪经委领导会派你来处理这件事,你年纪虽轻,却能把握好分寸,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冯啸辰笑道:“来总过奖了,其实我这也是照着来总的指示做的,您不是交代过吗,处理这件事,既不能太软,也不能太硬。现在我们已经显示出力量,下一步就该琢磨着如何安抚了。”

    来永嘉轻叹一声:“这一回,你把乐城市的人可欺负得够惨了,估计尚仁业马上就要专程过来低三下四地向我们道歉,然后主动把徐家湾的事情解决掉。不过,双方的矛盾也算是结下了,正如你说的,以后他们还不定会给我们设置多少障碍呢。”

    冯啸辰道:“来总,您觉得如果我现在答应帮他们弄到电视机厂的批件,他们还会恨我吗?”

    “批件?”来永嘉瞪圆了眼睛,“这怎么可能,聂总亲自出马都没有解决的问题,难道经委又改主意了?”

    冯啸辰摇摇头道:“这件事我目前还没有向经委领导汇报,不过,为了乐城乙烯的顺利建设,我觉得有必要给乐城市一些甜头。大棒和胡萝卜都不能少,您说是不是?”

    “如果能够这样,当然是最好的。既帮他们解决了问题,又向他们显示了力量,这样我们未来和乐城市政府方面交涉其他事情就好说话了。”来永嘉说道,“可是,你打算怎么向经委领导汇报呢?”

    冯啸辰笑道:“这个问题,我暂时还不能透露。来总,我想再问另外一个问题,如果经委为了乐城乙烯项目能够顺利开展,向乐城市政府做了很大的让步,乙烯项目指挥部这边,是不是也应当有所表示呢?”

    来永嘉又愣了:“你要什么表示?”

    冯啸辰正色道:“据我了解,化工设计院希望能够全程参与乐城乙烯项目的建设,以便从中学习乙烯装置的设计原理。但项目指挥部方面对此态度很不积极,不愿意提供便利。如果我能够说服经委给乐城市批复电视机厂的建设,项目指挥部能不能在这件事情上做出一些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