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三十章 有七成把握

    “这次徐家湾的事情,是因为我们乙烯项目而起,给乐城市政府方面添了不少麻烦,我们深感歉意。听说乐城市一直希望新建一家电视机厂,但因为国家政策方面的限制,至今没有得到批复。这次我和冯处长过来,就是想听听尚市长对这件事情的想法能不能帮上一点小忙。”

    来永嘉笑呵呵地说道,那表情就如与老朋友聊天一般,脸上的每一道皱纹中都深深地刻着“真诚”二字。

    冯啸辰也点头附和道:“是啊,项目部的聂总,还有来总,反复跟我们工作组说了很多次,说乐城市为乙烯项目做了很多工作,要地给地,要物资给物资,他们很是过意不去,希望我们回去之后能够帮乐城市政府做些工作,重新考虑一下乐城电视机厂的立项审批问题。”

    不对啊,这算不算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对方在徐家湾的事情上已经占了上风,为什么会突然又来向乐城市示好了呢?如果他们此前就答应帮乐城市促成此事,又何苦兴师动众掀起了一场风波,让自己灰头土脸呢?

    尚仁业心中念头一转,忽然明白了对方的算计。如果此前自己讹诈项目指挥部的时候,对方直接低头认输,帮着去解决了电视机厂的问题,那么难免会给乐城市留下一个软弱可欺的印象,乐城市不会念项目部的好,日后还可能会变本加厉,继续敲诈项目部。而现在,项目部向乐城市表现出了自己的强硬态度和应对能力,让乐城市知难而退,在这个时候再拿出这个香饽饽作为礼物,乐城市也就欠下了项目部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不得不拿出各种好处去偿还,而且也不能再与项目部为难了。

    世间的事情,不外乎实力和人情两项。有实力,别人就不敢欺负你,但别人可以敬而远之,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有了人情,别人就不得不考虑还人情的问题,你有点什么事情,人家就得给你帮忙解决,否则就失了信用,日后就寸步难行了。

    想明白这点,尚仁业心中感慨万千,他看看来永嘉,又看看冯啸辰,分析着这个算计到底是谁想出来的。从此前与来永嘉的接触来看,来永嘉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这就是这个小处长的主意了。年纪轻轻,能够算计得如此之深,实在是太可怕了。

    尚仁业生出了一丝怯意,原来他还琢磨过是不是要找个机会通过什么关系去给冯啸辰上点眼药,收拾一下这个招式阴损的小处长。现在看来,对方的心计深不可测,前途更是无法估量,自己这点小身板,还是别去招惹这个对手为好。

    “如果能够办成这件事,那当然是最好了,来总、冯处长,你们可就成了我们乐城市四百万人民的大救星了。对了,刚才来总说想听听我们的想法,不知道来总是指哪些方面。”尚仁业掩饰着心里翻江倒海的思量,对二人说道。

    来永嘉指指冯啸辰,道:“尚市长,这件事要由冯处长回京城之后向国家经委领导汇报,所以还是让他说说吧。”

    尚仁业便又转向冯啸辰,用恭敬的语气说道:“嗯嗯,冯处长请指示,只要是我们乐城市能够办到的事情,我们绝无二话。”

    冯啸辰摆摆手,笑道:“尚市长言重了,我哪敢有什么指示。关于乐城电视机厂的事情,我在省里的时候和省经委的李主任也探讨过,认为主要的困难还是在于配套的问题。电视机厂的建设涉及到资金、外汇额度、建设物资以及未来建成投产之后的元器件供应等问题,这些问题乐城市是不是能够自己解决呢?”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一个地区要新建一家工厂,是需要由国家批准的。国家批准不仅仅意味着一纸批文,还包括了由国家提供建设所需要的资金,进口设备使用的外汇额度,钢材、水泥等建设物资,以及工厂建成之后的原材料供应,统统都要纳入国家计划予以保证。

    书本上写的计划经济,是一干穿着白衬衫的精英人才坐在计算机中心,拿着投入产出表计算物资调配、资金投放,遍布全国各地的企业照着计划清单开始工作,谈笑间gdp滚滚而出。

    而现实中的计划经济,却是无数抠脚大汉在国家计委的会议室里拍桌子瞪眼睛,比关系、比贡献、比嗓门,以便在整个国家的大盘里争取到更多的资金和物资。一个大项目就意味着海量的投资,意味着可以安置就业,提高百姓生活水平,也可以建高档宾馆,买高级轿车,于民于官都有极大的好处。

    据知情人称,每年三月份国家计委召开的全国计划会议,在圈内俗称为“骡马大会”,指的就是这种沸沸扬扬的场景。

    1978年以来,国家不断改革经济管理体制,总的变革方向就是扩大地方的自主权。到1983年这个时点上,地方已经拥有了一部分可以自由支配的资金、外汇和物资,这也就是乐城市敢于申请建设电视机厂的底气。以乐城市原来的考虑,只要国家能够批准乐城建设电视机厂,他们可以自己筹集大部分的资金,再想办法从国家以及省里弄一点,就可以把厂子建起来了。至于说所需要的物资以及后续的元器件供应,办法总是比困难多的。

    乐城市觉得委屈的地方,也正在于此。他们觉得自己一不要国家出钱,至少不需要国家完全投资,二不要国家保证物资,三不要国家保证元器件供应,只是需要一个建设许可证而已,国家有必要这样抠抠索索吗?

    国家经委方面也同样觉得委屈,你有钱不假,你有办法弄到物资也不假,可是一旦允许你建电视机厂,未来元器件供应的问题就是一个麻烦。你们考虑不国家全局的角度替你们考虑到了,好心好意拦着你们不要一时冲动,你们怎么就不理解呢?

    冯啸辰是有先知先觉的穿越人士,算是这个迷局中唯一的清醒者,这也正是他敢答应帮乐城去解决批件问题的原因。现在他要做的,只是让乐城市给他签一个生死状,未来电视机厂是死是活,别再找国家经委的麻烦。说句难听的,你敢死,我就敢埋,ho怕ho啊!

    冯啸辰问的问题,是尚仁业反复考虑过许多回的,当下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冯处长,这一点你尽可以请经委领导放心。我们这个电视机厂,是准备自筹资金建设的,所需的外汇额度也会从我们市里的其他地方节省出来,绝对不会向国家开口。至于物资和未来的元器件供应问题,我们都有一套预案,经委如果需要,我们可以随时去京城做汇报。”

    “汇报是肯定需要的。既然尚市长说所有的困难你们都可以自己解决,那么我会把这一点向领导进行汇报,请领导重新考虑你们的申请。”冯啸辰说道。

    “是吗?”尚仁业盯着冯啸辰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一点说谎的痕迹,但看到的却是满满的真诚。他迟疑着问道:“冯处长,据你估计,这事能有多大的把握?”

    “七成以上吧。”冯啸辰轻松地回答道。

    “七成!”尚仁业瞪圆了眼睛,不会吧,这个小年轻敢把话说得这么满?难道在他出来之前,已经得过经委领导密授的机宜?尚仁业很快就把这种可能性排除掉了,国家经委那边的态度,他是了解的,他亲自去跑过,明州省经委也去联系过,国家经委并没有透出任何松动的意思。如果国家经委真的已经打算批准这个项目了,经委领导也不可能只告诉这个小小的副处长,而瞒着明州经委、乐城市政府这样一干级别更高的官员吧?

    冯啸辰道:“我这次到乐城来,看到了乐城的情况,也了解到乐城市为乙烯项目做出的重大牺牲,我会把这些情况汇报给领导,这有可能会改变领导原来的想法。不过,尚市长也应当知道,要改变一个决策并不容易,说不定要拖上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一点尚市长能够理解吧?”

    “完全能够理解!”尚仁业点头道。如果冯啸辰说今天回去,明天就能够把批件寄过来,尚仁业反而要怀疑了。用半年时间让经委领导做出改变,这已经算是非常快的度了。

    接下来,就轮到尚仁业表达善意了,他拍着胸脯向来永嘉表示,乐城市会全力配合乙烯项目的建设。虽然这话在过去他已经说过无数次,但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承诺。他给来永嘉出开了有关征地拆迁方面的时间表,答应满足水电副食等方面的充足供应,还商定了一个联合办公机制,由乐城市派出经委、农业、民政、公安等各部门的干部配合项目指挥部工作,务必保证乙烯项目万无一失。

    会谈的气氛极其友好,达成了许多建设性的共识。尚仁业亲自把来永嘉、冯啸辰二人送出市政府办公楼,看着二人乘坐的吉普车渐渐远去,他心里产生出一个念头:

    或许,和这位冯处长当朋友,远要比和他当敌人更为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