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三十一章 基金招标开始

    京城,经委小会议室里,张主任与罗翔飞二人正在谈着乐城的事情:

    “小罗,你们这位冯啸辰,可真是一员猛将啊,这么错综复杂的事情,他居然能够快刀斩乱麻,一下子就给解决了,有点你当年的丰采啊。”

    “是啊,这个小冯,最大的特点就是敢想敢干,看起来鲁莽,但又都能把握住分寸。这次他申请让安全部门介入,我还真替他捏了一把汗,怕他搞得太过头了,闹起**来不好收场。最起码,让乐城市方面栽了面子,也影响了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啊。”

    “他最后能够主动提出帮乐城解决电视机厂的批文问题,实在是出人意料。这样一来,乐城方面的气就消了,而且还欠下了他一个人情。”

    “欠下人情的前提是咱们经委能够批复这个电视机厂,如果批不下来,他就成了说瞎话骗人,只怕结的怨就更深了。”

    “哈哈,小罗,你是来帮冯啸辰说情的吧?他不经请示就敢大包大揽,给人家放出有七成把握的豪言壮语,我真不知道他的底气是从哪来的。”

    “张主任,我倒是觉得小冯的话有点道理。其实,地方上的投资我们已经管不住了。等到中央的政策放开,咱们批与不批还有什么区别?还不如趁现在有点约束力的时候,拿出来给地方上当个甜头呢……”

    “这个小冯,对政策这么敏感,真是难得啊……”

    冯啸辰从乐城回到京城之后,便向罗翔飞报告了自己与尚仁业达成的协议,请罗翔飞向经委领导请示,批复乐城建设电视机厂的报告。冯啸辰的理由很简单,两年之内,国家肯定会放开地方的投资决策权,现在卡着乐城的脖子已经毫无意义,还不如提前拿出来做个人情。

    冯啸辰说两年之内,其实已经是留出了余地。事实上,在第二年,国家就将出台“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从而全面地启动城市经济体制改革。新一轮改革的重点就是放权,地方政府获得了投资、外贸、劳动用工等方面的权力,企业方面则开始了全面的责任制改革,这是后世政企职责分开的萌芽。

    地方政府获得经济自主权之后,投资积极性空前高涨。在冯啸辰的记忆中,仅1985年一年,全国开工新建的电视机厂就不下50家,此前国家的各种限令全都变成了废纸。地方政府只要有钱、有外汇,就可以自主决定引进技术,建设工厂,不再需要看国家的脸色。这一轮的投资**带来了严重的经济过热,国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学费,后世的经济学家对此都是扼腕不已的。

    以冯啸辰的穿越视角,知道国家经委此时卡着乐城电视机厂的建设已经是毫无必要的事情,不出一年时间,人家就根本用不着再管你批不批了。与其现在做这个恶人,还不如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给他们批下来,这样无论是乐城乙烯项目指挥部,还是冯啸辰自己,都能在乐城市政府那里落下一个天大的人情,这对于乙烯项目的建设和后续的经营是有极大好处的。

    换句话说,就是你明明知道明天就要取消肉票,猪肉可以敞开供应,却在今天拿着一把肉票去做人情,换得人家千恩万谢,难怪尚仁业打心底里认为冯啸辰就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了。

    冯啸辰把这套道理讲给罗翔飞听的时候,罗翔飞还有些半信半疑。这些年国家一直都在提倡扩大地方自主权,这一点罗翔飞是知道的。但要说最多两年之内地方的投资权就会全面放开,罗翔飞就有些不敢相信了。

    他把这个意见带到经委来向张主任请示的时候,意外地从张主任那里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复。张主任表示,国家高层的确正在酝酿一个改革的大动作,而这个大动作中间就包含着放开地方投资自主权的内容。如果不出意外,相关文件将会在明年的会议上通过,并成为指导未来若干年经济体制改革的方针。也就是说,冯啸辰的预言是完全靠谱的。

    对于冯啸辰的这种预见,两位领导都没有从穿越者这个假设上去猜测,毕竟他们并不是读穿越长大的,脑子里没有这样一根弦。他们只是认为冯啸辰视野开阔,能够把握国家的政策精神,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能力,在体制内,拥有这种洞察力的人也是不少的。

    “既然如此,那咱们何妨就直接给乐城一个答复呢?告诉他们说此事已经列入经委的议事日程,拖上半年之后,再给他们批复,让他们承乙烯项目部的人情。”罗翔飞笑呵呵地建议道。

    “恐怕还包括了承你们那位小冯的情吧?”张主任笑着揭露道。

    罗翔飞道:“我的确有这样的想法。小冯这一次把乐城得罪得大厉害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啊。他还年轻,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到地方上工作的机会,在基层结下这样的矛盾,对他的发展很不利。”

    张主任点点头,说道:“我也想到这一点了。这个人情,我们可以给,反正也是空头人情了,不出一年,乐城市就会骂娘的。不过,说起小冯,我倒是觉得,他的性格的确不太适合在机关里工作,锋芒太盛了,容易得罪人啊。现在他有你这位伯乐给他保驾,出了什么事情还能给他兜着,以后他翅膀硬了,能够单飞了,谁来帮他呢?”

    “这也是我担心的事情。”罗翔飞轻轻叹道。他知道张主任的话说得比较隐晦,其实是说以后罗翔飞退休了,就没有人能够再罩着冯啸辰了。他说道:“说实在话,我很欣赏小冯的这种闯劲,很像解放初期的时候我们的那股劲头。搞工业,就得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不能总是苟苟营营,前怕狼,后怕虎。但张主任你说的也是实情,这种工作作风,在今天已经有些不适应了,尤其是在机关里,太容易得罪人了。”

    “实在不行,过几年把他调到企业里去吧,企业里做事的自主权会更大一些,说不定更能够发挥他的长处呢。”张主任说道。

    罗翔飞道:“我也想过这一点。但重装办的确是最适合他的地方。他的知识面很广,懂工业,也懂得经营、投资,还了解国际事务,这样一个人才放到某个企业里去做一些具体的工作,太可惜了。”

    “的确是可惜了。”张主任微微颔首道。

    关于冯啸辰的安置问题,也就只能谈到此了。在两位领导的心里,都存下了一些想法。至于这些想法在未来会如何影响到冯啸辰的仕途发展,就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根据冯啸辰的提议,经委重新讨论了乐城电视机厂的建设问题,随后便通知乐城市报送各种材料,前前后后一耽误,半年时间也就过去了。等到经委最终批复乐城电视机厂建设项目的时候,距离中央做出全面放权的决定也只剩下了半年时间。不过,由于并非所有的人都有历史的预见性,乐城市政府拿到国家经委批文之时,还是喜极而泣,并在心里记下了冯啸辰一个大大的人情。

    冯啸辰从乐城回到京城之后,就没有再去管电视机厂的事,他又有了一件新的事情要去操办。年初晏乐琴他们回来时与经委商定的“中国装备工业科技基金”一事,如今已经有了一些进展。由德国明堡银行承销的中国装备工业科技债券在欧洲市场上销售情况良好,第一笔共计1亿马克的资金已经到账,现在需要开展进行项目招标了。

    按照最初的设想,发行装备工业债券所筹集的资金,将用于中国的装备技术研发。重装办负责提出研发的重点任务,根据任务的重要性和难度将资金分配到各个项目上去。国内的工业企业、科研院所、高校等机构将作为项目的承担者,利用基金的支持,完成研发任务,全面提高中国的装备工业水平。

    在以往,选择哪些单位来承担研发任务,是根据上级领导的好恶以及下属单位的游说能力来决定的,而且为了平衡利益关系,往往要做到人人有份,张三吃肉的同时,李四至少能喝上一口汤。但这一回,经委提出了新的方式,那就是公开招标,由有意向并且有能力的单位来竞标。不想干的,不会强迫你干;没能力的,想干也不会给你。招标的范围也跨出原有的行业界限,不管是哪个行业的机构,都有资格投标。

    “全国所有的工业企业、研究院所、高校乃至个人,只要符合条件,都可以承接研发任务,获得基金支持。”

    这是重装办向全国发出的通告。这个通告除了以文件形式下发到各地区、各行业之外,甚至还在报纸上刊登出来,公之于众。按照冯啸辰的说法,这是要不拘一格动员全国力量,除了体制内的力量之外,体制外也同样可以参与。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