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大家的热情很高

    “冯处长,我想打听一下,你们重装办搞的那个项目招标,我们公司可以申报一个题目吗?”董岩从遥远的海东省打来了长途电话,向冯啸辰求证道。

    “董总,当然可以,你可是化工行业里的老人了,经验丰富,学识渊博,我们就需要像你这样的专家加盟呢。”冯啸辰笑呵呵地回答道。

    董岩从海东化工设备厂办理了停薪留职之后,便成立了一家技术咨询公司,名叫“山研化工装备技术服务公司”,并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一开始,他还有些觉得不好意思,出去见人的时候遮遮掩掩地,不敢说企业是他自己的,也不愿意提自己下海的经历。

    他的第一个客户,自然就是阮福根的全福机械厂。全福机械厂承接了大化肥设备的分包任务,其中涉及到许多技术难题,都需要董岩这个行家里手帮助解决。仅这一个订单,就已经解决了董岩的生计问题,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随后,他又壮着胆子去联系了自己过去认识的一些同行,怯生生地向别人拉业务。让他觉得意外的是,同行们对于他下海一事都给予了高度的理解,甚至表现出无穷的羡慕。

    “这年头,真是笑贫不笑娼啊!”

    这是董岩私底下对老婆谢莉的感慨。谢莉也从厂里办了停薪留职,目前担任山研公司的副总经理兼行政主管兼财务以及其他若干职位。两口子现在的工作强度比在海化设的时候高了1o倍都不止,几乎是每天早上睁开眼就开始忙各种事情,直到晚上困得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两口子对于目前的生活都非常满意,谢莉经常跟以往的闺蜜说,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自由,不用再看领导的脸色,至于赚钱多少,那是无所谓的。但闺蜜们对此都很是不屑,如果不是看在一年十几万的进项上,谢莉能有这么卖力,能有这么追求生活的意义吗?

    在拿到了省里其他几家企业的订单之后,董岩就开始琢磨着扩大公司规模了。这么多的事情,靠他一个技术人员肯定是干不完的。谢莉毕竟不是搞技术的,在公司里只能做点后勤工作,帮不上董岩的忙。董岩去了省里的几所高校,想找几个毕业生到公司来工作,结果一无所获。想想也是,这个年代的天之娇子怎么可能丢掉编制跑到一家民营机构去工作呢?

    董岩开始有了如阮福根一般的烦恼,钱已经有了,但却没有地位。朋友们羡慕他有钱,但对于他的身份却是不屑一顾。有些人当着他的面一口一个“董老板”叫得挺欢,背地里却说些诸如“有钱的王八大三分”、“兔子尾巴长不了”之类的话。他出去谈业务,人家听他谈技术的时候有几分敬重,但一听说他是民营企业的人,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把他看轻了几分。

    在这个时候,传来了装备科技基金招标的消息,董岩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去投标,一来是因为自己的业务压力已经很大,没有精力搞这种科研活动,二来也有些自惭形秽的意思,觉得这种招标肯定是面向国营单位的,他一个民营企业有什么资格去投标呢?

    在一次与阮福根闲聊的时候,董岩说起了此事。他是当一句闲话来说的,阮福根却极其认真,当即建议他去投标。阮福根用以说服董岩的理由,正是他自己当初去重装办接任务时候的理由:不管你挣了多少钱,做过多少项目,只有拿下国家的大项目,才能证明你的地位。

    阮福根一语点醒梦中人,董岩也反应过来了。由重装办包的装备科研项目,如果他能够承担一项,不就正说明他有足够的实力吗?连国家重装办这样的机构都不嫌弃他的民营身份,其他那些小单位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呢?

    带着这样的念头,董岩马上开始着手准备。他找到了在海东大学化工系工作的一位老同学,共同商议从重装办接课题的事情。这位老同学在多年前就已经转岗做行政了,时下已经没有能力做前沿的科学研究,但却又急需课题和论文,用以评职称。董岩与他商定,两家共同联手申请课题,申请下来之后,由董岩负责完成,老同学则负责帮他联系化工系的实验条件,并且从化工系给董岩找几名研究生作为助手。事成之后,成果由两个人平分。

    董岩这样做也是没办法,他的公司只是初创,一没有人手,二没有实验条件,唯一值钱的就是他本人的知识和经验。要承接科研项目,上述两个条件都是必须的,他只能从海东大学去寻求支持。

    就这样,董岩拨通了冯啸辰的电话,向他询问自己能否申报课题。在董岩想来,国家或许不会答应把课题交给他这个民营企业,自己少不得还得求冯啸辰给开开后门,打点政策擦边球之类。谁曾想,他这个电话对于冯啸辰来说却是雪中送炭,冯啸辰正需要找一个民营企业的榜样出来,以激励其他民营企业大胆地申报。对于董岩的能力,冯啸辰是毫不怀疑的,海化设也是国家重点装备企业,董岩作为海化设从前的技术处长,技术方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你可以选择一个你擅长的课题,做好研究方案,然后先给我们过来。我们会请业内专家进行评审,如果能够通过初评,那么还得麻烦你到京城来参加一个答辩。”冯啸辰交代道。

    “冯处长,你看我是以我们山研公司的名义申报好,还是以海东大学的名义申报好?”董岩怯怯地问道。

    冯啸辰笑着反问道:“董总自己的打算是什么呢?”

    董岩讪讪地答道:“如果可能,我当然希望用山研公司的名义,这样以后我们也可以跟别人说,我们山研公司是得到国家重装办认可的。当然,如果冯处长觉得……”

    冯啸辰打断了董岩的话,说道:“董总,你不用有什么顾虑,民营企业也是咱们国家的企业,中央已经明确提出,非公有制经济也是社会主义经济的组成部分,是公有制经济的有益补充。我们现在正需要树立一个非公有制经济参与国家重点建设的典型,所以我们非常欢迎你以山研公司的名义来承接我们的课题。”

    “真的!”董岩喜出望外,“如果是这样,那可太好了!”

    冯啸辰笑道:“董总,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不能掉链子。我们的课题经费不是很充足,你做下来可能没多少利润,远不如你帮阮厂长他们做技术服务那样赚钱。我希望董总不要因为钱少就不重视哟。”

    “这是不可能的!”董岩恨不得飞到冯啸辰面前去向他赌咒誓,“冯处长,你放心,我董岩用人格保证,只要接下了课题,我一定会用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去做好。如果出了纰漏,你可以砍了我的脑袋。”

    冯啸辰哈哈笑道:“这就免了吧,对董总的人品和能力,我还是非常信任的。这样吧,你们抓紧时间做好立项申请书,我等你的好消息。”

    看上了重装办课题的,可不仅仅是董岩一个人。通知布出去之后,设在重装办的招标办公室的电话就几乎没有停过,全都是来询问投标细节的。投标工作是由吴仕灿负责的,而他又恰好是从化工设计院出来的人员,在化工设备领域里有无数的老关系,那些昔日的老同学、老同事、老同行等等很多人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他的案头,请他吃顿“便饭”的邀请如果要排队的话,都已经可以排到明年去了。

    “大家的热情很高啊!”

    吴仕灿拿着一本登记册,半是欢喜半是忧郁地向冯啸辰说道。

    冯啸辰在这次招标活动中被指定为吴仕灿的副手,他们俩的分工基本上是吴仕灿负责技术把关,冯啸辰则负责行政方面的事务。所谓行政,不过是一个好听一点的说法,用冯啸辰自己的话说,就是专门负责得罪人的差使。

    “现在企业里情况还好一点,科研机构和高校都穷得叮当响,听说咱们这里有1亿马克的资金,大家还能不红了眼睛?”冯啸辰笑着评论道。

    吴仕灿道:“很多和我多年没有联系的人,都给我打电话了,一张嘴那通热情啊,又是请我吃饭,又是要跟我结儿女亲家的,说到最后,都是想要项目。”

    “这是好事啊,咱们不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参与吗?”

    “是好事,也不是好事。有些人的本事我是知道的,如果认真一点做,完全可以承担下我们的课题。还有一些人就够呛了,像京城工业大学的肖全良,过去倒是搞化工的,但过去十几年一直都在搞行政,现在当着京城工业大学组织部的副部长,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得好科研呢?”

    “找到你头上了?”

    “可不是吗?转了好几道关系找到我头上,让我推都没法推。”

    “为什么要推呢?让他把立项申请书提交过来就是了。”冯啸辰心平气和地说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