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四十六章 遇到了一些障碍

    高辛未答应先给自己解决2万元的经费,余下的经费等系办公会议讨论之后再决定,这个结果虽然不足以让王宏泰满意,但至于也算是有些进展了。王宏泰向高辛未撂了几句狠话,然后便接着找董红英送单子买材料去了。他不可能等到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才开始工作,这样一来耽误的时间就太多了。

    高辛未给董红英打了个招呼,董红英也就没有再跟王宏泰为难,把他的采购申请单送到了学校里。两星期之后,各种材料陆续采购回来了,王宏泰和几位研究方向比较接近的同事一起,开始了紧张的工作,一时间也就顾不上再去找高辛未理论了。

    高辛未对这件事倒也算是比较重视的,虽然王宏泰没有催促他,他还是找屈寿林、吴荣根等人磋商了一次,讨论是否要给王宏泰增加一些经费额度。屈寿林等人对此颇不以为然,他们认为,重装办在这个问题上肯定是看走眼了,钌触媒这个题目,在国外也就是刚刚开始,人家那么强实力,都没做出什么名堂,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当这个出头鸟?有这么多的经费,应当资助那些更重要的课题才是。正所谓千羊在望,不如一兔在手。

    至于哪些课题是更重要的,答案也是很清楚的,他们几个人做的课题当然就是重要课题,他们都是业内大牛了,选的方向能有错吗?

    高辛未是想替王宏泰再争回一些经费的,毕竟他是个系主任,还是需要考虑一下影响问题的。但屈寿林他们死咬着不松口,高辛未也很难说服他们。一来二去,个把月时间又过去了。无可奈何的高辛未转念一想,既然现在王宏泰已经能够做实验了,还不如等他做出点名堂,再来考虑经费的问题。万一他根本做不出什么名堂,又何必浪费钱呢?

    王宏泰做完第一轮实验之后,果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这并不是他的实验有什么问题,而是按照原来的设计,这个阶段原本就是在补课,还没到能够出成果的阶段。王宏泰根据第一阶段实验中获得的启示,设计了第二轮的实验。这一轮实验中需要用到的实验材料就更多了,还要采购几种学校实验室里没有的实验设备,总共有2万多元的支出。加上前一轮采购的材料,他的支出总额已经超出高辛未此前答应的2万元的额度,董红英自然不能批准,于是官司再次打到了高辛未的面前。

    面对王宏泰的质疑,高辛未说了自己与屈寿林等人协调的结果,也委婉地转述了屈寿林他们对这个课题的悲观评价,建议王宏泰收缩一点思路,不要好高骛远。王宏泰哪里肯干,他再次向高辛未发了飚,但这一回却没能解决问题。他需要的实验设备无法纳入采购计划,所需要的试剂材料也被打了折扣,后续的实验一下子就卡住了,无法进行下去。

    几个月时间就在这样的扯皮中度过。因为实验做不了,王宏泰只能先做一些理论研究,同时分出大量的精力去和高辛未做斗争。再后来,看到高辛未一直在拖延时间,王宏泰又去了学校科技处,找科技处长张怀彬出面给高辛未施加压力。

    张怀彬正是当初带王宏泰一行去京城答辩的领队,对王宏泰颇有一些好感,听说他的遭遇之后,也颇为同情,答应帮着他做些协调工作。不过,当高辛未告诉张怀彬说经费是被屈寿林、吴荣根等顶尖大牛挪用了之后,张怀彬也无语了。屈寿林这些人可是学校里的宝贝,他贵为科技处长,也不敢跟这些人呲牙。

    在这段时间里,王宏泰最怕的就是重装办那边过来询问项目进度,因为他的进度实在是太慢了,根本无法向重装办交代。他也想过是不是可以找重装办反映一下这件事情,让重装办出手来帮忙解决。但每次拿起电话,他又犹豫了。这件事一旦被捅到重装办那里去,化工系乃至浦交大都要受到影响,很难想象重装办那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王宏泰毕竟还要在浦交大呆着的,不敢轻易地和学校撕破脸皮。

    前几天,吴仕灿终于打来了电话,了解前期成果。王宏泰支支吾吾,强调了一些客观困难,算是把吴仕灿给糊弄过去了。其实吴仕灿已经从他的话语中猜到了问题所在,只是因为远隔千里,无法亲自过来了解详细情况,所以才没有深入地追究下去。王宏泰心理压力更甚,愁得好几天晚上都没有睡好。

    “王老师,有人找你。”

    一位研究生走进实验室来,向王宏泰报告道。这名学生名叫严寒,是浦江本地人,是系里一位副教授名下的研究生,这一次也被吸纳到钌触媒项目课题组中,干活颇为麻利,深受王宏泰的欣赏。

    “是个什么人?”王宏泰随口问道。

    严寒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王老师,他说他是从京城过来的,姓冯。”

    “姓冯!”王宏泰一个激灵,京城里姓冯的人,他只认识一个,那就是重装办的综合处副处长冯啸辰。项目申请答辩那天,冯啸辰就坐在评委席上,也正是他最早说出了50万元的经费额度。从吴仕灿当时的表现来看,对这位年轻的冯处长极为欣赏,甚至有几分尊重,似乎冯处长在这件事情里所处的地位颇为重要。

    “快请他进来!”王宏泰急忙站起身,向严寒吩咐道。借着严寒出门去请冯啸辰的机会,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伸手在脸上使劲地揉了几把,让自己那因为郁闷而显得有些僵硬的脸变得舒展了一下,这才挤出一个笑容,向门外迎去。

    “王老师,冒昧打搅了!”

    跟着严寒走进实验室里来的,正是冯啸辰。见到王宏泰,他呵呵笑着伸出手来,同时热情地打着招呼。

    “冯处长,稀客,稀客啊。”王宏泰与冯啸辰握了一下手,躬身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把冯啸辰让进了实验室,在实验室的办公区坐了下来。严寒颇有一些眼色,赶紧找来了两个杯子,清洗之后给二人倒来了两杯茶水。

    寒暄客套自然是不可免的,两个人说了几句之后,冯啸辰把话头引回了正题,对王宏泰说道:“王老师,我这次到浦江来出差,吴处长专门叮嘱我要到浦交大来走一走,看望一下为我们重装办承担课题的各种老师,其中又尤其交代我一定要来看看王老师你。吴处长对你承担的钌触媒课题是寄予了很大希望的,他同时还说,王老师学术功底扎实,眼界开阔,是难得的人才,以后咱们国家的合成氨工业发展,离不开王老师这样的青年才俊支持啊。”

    冯啸辰的话说得非常满,可谓是不吝誉美之辞。可他越是这样说,王宏泰就越是尴尬。如果冯啸辰说重装办根本不在乎这个课题如何,王宏泰还好接受一点。现在人家说了,对这个课题寄予厚望,自己做成这个鸟样子,如何交代呢?

    “吴教授过奖了,其实我才疏学浅,能力有限,承担这么重要的课题,真的有些……呃,力不从心,只怕要让吴教授和冯处长失望了。”王宏泰讷讷地回答道。

    冯啸辰眼睛里闪过一缕异样的光彩,平静地问道:“王老师此话怎讲,难道课题的进展不顺利吗?”

    王宏泰硬着头皮道:“这个嘛……的确有些不太顺利,遇到了一些障碍,我们正在研究如何解决。”

    “具体是哪方面的障碍?”冯啸辰问道。

    王宏泰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们根据国外文献中的方法,用活性炭作为载体,采用浸渍法实现了钌催化剂的制备,并在微型反应器中进行了催化实验,获得了与国外同行相同的结果,证实钌基催化剂确有良好的应用前景。实验表明,钌的母体化合物、制备方法、载体、助催化剂等因素的选择,会对钌催化剂的性能产生重要的影响。下一阶段,我们考虑采用正交实验方法,对这些因素进行比较,筛选出性能和成本最优的组合……”

    “这不是很好吗?”冯啸辰微笑道,“我记得你原来的方案设计就是这样的,现在看来,第一阶段的实验是成功的,完全可以进入第二阶段的研究。从时间上来看,第二阶段的研究也应当已经进行了两个月以上了吧?有什么有意思的结果吗?”

    “这件事稍微有些耽搁。”王宏泰说道。显然,冯啸辰是做了充足功课来的,对于这个项目的情况了如指掌。的确,按照时间表,王宏泰至少在两个月以前就应当启动第二阶段实验了,但因为所需要的材料和设备没有到位,这些实验到目前还没有开始,更谈不上有什么成果了。

    冯啸辰皱起了眉头,问道:“是在哪个环节耽搁了?”

    “设备方面,出了点意外。”王宏泰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我们实验室原来的气相色谱仪,突然损坏了,送回厂家去维修,到目前还没有修好。我们的实验需要用气相色谱仪做反应产物的成分分析,因为缺乏设备,所以实验就只能暂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