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用再隐瞒

    第三百五十六章不用再隐瞒

    姚伟强这话,可谓是低调到了极致,杜晓迪在旁边听着,都有些替冯啸辰觉得不好意思了不过,冯啸辰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他心里非常清楚,姚伟强和包成明只是看好自己的地位和眼光,同时也相信自己的人品,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对他们太过苛刻,所以才敢说出这样的话。别看他表态表得如此大方,如果自己开出来的条件不能让他们满意,他们也是会马翻脸不认账的。说到底,大家真没那么熟,维系他们之间关系的,只有实力和利益。

    当然,姚伟强能够把话说到这一步,冯啸辰还是挺满意的。他并不是那种对合伙人吝啬的守财奴,对方愿意低头求包养,这省了双方讨价还价的麻烦。

    “我考虑投入20万,以老包的商情为基础,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商业情报心。这个心交给老包去经营,股份我占七成,老包占三成。你去和老包商量一下,他如果同意,进来大家一块商量事情。如果他不同意,你安排他先回宾馆去。”

    冯啸辰沉吟片刻之后,向姚伟强作出了交代。包成明搞的金南标准件商情,从一开始是冯啸辰帮着策划的,在那时候,冯啸辰已经有过一个更为远大的设想。现在既然商情已经做出了一定的名气,包成明又愿意投奔冯啸辰,冯啸辰索性把自己的考虑和盘托出了。

    他的安排也是极为霸道的:包成明愿意接受,那进来一起开会。包成明如果不愿意接受,那别废话了,直接滚蛋,冯啸辰懒得去和他扯皮。

    姚伟强闻言,面露喜色,显然冯啸辰开出的条件是优于他和包成明事先预计的。他站起身来,说道:“冯处长,我现在去跟老包说。冯处长给了这么好的合作条件,他如果敢不接受,不用你冯处长骂人,我直接把他打吐血。”

    说罢,他出门去了,没过两分钟,便带着包成明笑吟吟地回来了。包成明走到自己座位,二话不说,先给自己倒了一满杯酒,冲着冯啸辰高高举起,说道:“冯处长,你的意思,伟强都跟我说了,我没有二话。以后我是冯处长的手下了,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这杯酒,我干了,冯处长随意。”

    冯啸辰站起身,也端起了酒,笑着说道:“哈哈,岂敢岂敢,来,各位,咱们一块陪老包干了这杯,以后老包是咱们自己人了。”

    包括杜晓迪在内,大家同时起身,一起举杯,正式接纳包成明成为合伙人的一员。喝罢杯酒,冯啸辰让众人坐下,陈抒涵有意起身去给大家倒酒,杜晓迪夺过酒瓶子,担当起了倒酒的差使。冯啸辰向她微微点头笑了笑,然后对众人说道:

    “各位,今天请大家一起过来,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下下一步的事情。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些事我也不瞒大家了。我先介绍一下我和在座各位的合作情况,首先要介绍的是陈姐,陈抒涵,我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一样。目前我和陈姐合作开办了这家春天酒楼,股份是我占六成,陈姐占四成。这几年里,一直都是陈姐在操持酒楼的生意,我什么事也没干,我有意给陈姐多一些股份,陈姐坚决不同意……”

    “啸辰说啥呢。”陈抒涵面有忸怩之色,说道:“其实最初开酒楼的时候,启动资金全部是啸辰出的,我一分钱都没出。酒楼能够办到今天,啸辰出了很多力,我也是帮着管管日常的事情而已,拿这四成股份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陈姐,这是你应得的。”冯啸辰说道。

    “是啊,陈总,你没听冯处长说吗,他是把你当成亲姐姐看待的,这些股份是你应得的。”姚伟强不失时机地附和了一句,心里却是有着另一番想法。

    冯啸辰先把春天酒楼的股份拿出来说事,不是没有考虑的。冯啸辰声称把陈抒涵当成亲姐姐,又说酒楼一直是陈抒涵在操持,最后陈抒涵只占了四成股份,这话未尝没有说给姚伟强、包成明等人听的想法。他们与冯啸辰的关系显然不能与陈抒涵相,陈抒涵只占了四成股份,他们在与冯啸辰合作的项目占三成股份,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至于说金南轴承,或者未来的金南标准件商情,可能是姚伟强和包成明付出的精力更多,冯啸辰只是作为最初的出资者而已,这与春天酒楼的情况也是类似的。人家陈抒涵都没抱怨股份太少,他们能说个啥?

    的确,在与冯啸辰合作之前,姚伟强已经有一些资本了,但如果没有冯啸辰出手,姚伟强那点资本恐怕早被石阳县政府给没收了,他自己也会有牢狱之灾。冯啸辰救了他的小店,又出钱与他合资,还帮他疏通了从欧洲市场进货的渠道,这才有今天的“1.3德合资菲洛(金南)轴承经销公司”。冯啸辰在公司里占着七成股份,看起来像是姚伟强吃亏了,但姚伟强自己知道,没有冯啸辰的助力,他现在没准已经是一不名了。

    陈抒涵多少也能猜出冯啸辰先提她的原因,因此客气了两句之后,不再吭声了。冯啸辰接着又介绍了自己与姚伟强的合作,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说完菲洛公司占七成股份的事情之后,直截了当地说所谓德国菲洛公司是他个人的企业,并非有什么神秘的德国背景。

    对于这一点,杨海帆是早知道的,陈抒涵没有问过,但也不觉得意外。倒是姚伟强和包成明两个人微微一愕,心里泛起了几分疑虑。

    菲洛公司是冯啸辰个人的产业,姚伟强和包成明都是能够猜得到的。他们惊愕的地方,在于冯啸辰居然敢公开地说出来。在此之前,冯啸辰对这一点一直都是遮遮掩掩的,即便是有点此地无银的嫌疑,他至少还是立着一块牌坊的。现如今,冯啸辰直接点破这一点,这其的意味值得人推敲了。

    冯啸辰看出了二人的心思,他笑了笑,说道:“这件事,过去我一直都向大家隐瞒了,是因为有一些顾虑。现在我把这一点告诉你们,是因为两个,不,是因为三个原因。

    第一,过去我是国家重装办的干部,直接经商办企业,违反政策,所以假托了德国菲洛公司的名义。现在我已经离开了重装办,再以自己的身份办企业,无所谓了。”

    “冯处长离开重装办了?”姚伟强瞪大眼睛看着冯啸辰问道。他与冯啸辰一直只是电话联系,关于这件事,冯啸辰还真没有跟他说起过。

    “是的,我已经办了离职手续。”冯啸辰说道,看到姚伟强眼里有一些狐疑之色,他又笑了笑,说道:“是经委的领导器重我,给我找了一个脱产读研究生的机会。我的研究生导师是社科院的沈荣儒老师,你们恐怕也听说过?”

    “沈荣儒?”姚伟强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太清楚。

    包成明却是差点跳了起来:“冯处长,你竟然要当沈荣儒的学生了!”

    姚伟强看看包成明,问道:“老包,你知道这个人?”

    包成明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姚伟强,说道:“老姚,难怪人家说你是个土包子,你连沈荣儒都不知道。他是咱们国家最有名的经济学家,国家领导人都要经常向他请教的。放到古代,他这样的人叫作国师呢,冯处长给他当学生,这简直……简直……”

    他自己也是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才好了。他原来是坐机关的人,对于国家政策之类的事情当然了解得更多。他说沈荣儒是国家最有名的经济学家,这话略有一些夸张,其当然也有奉承冯啸辰的成分在内。不过,沈荣儒在国内经济学界以及在国家决策层的地位,的确是非常重要的,给这样一位大牛人当学生,未来的发展前途还值得怀疑吗?

    其实,冯啸辰把这一点指出来,也是想给姚伟强他们一点信心。他知道,自己离开重装办这件事,肯定会让姚伟强他们觉得不踏实,会怀疑他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至少肯定是在头失宠了。现在自己告诉他们自己要去跟沈荣儒学习,稍微懂点行的人会知道,自己并未失势,未来的发展只会过去更强。

    姚伟强、包成明这二位,都是因为冯啸辰的实力而投奔过来的,冯啸辰如果不向他们展示自己的实力,难保他们不会有背叛之心。

    “第二个原因……”

    解释完自己离开重装办的原因,冯啸辰继续说道:

    “前几年,国家的政策有些反复,包括金南的十大王事件,是这种反复的表现。出于自保的需要,我也不便透露太多有关股权的事情,只能借一个德国菲洛公司的帽子来保护自己,像拿这个帽子保护老姚一样。

    如今,国家的政策已经明朗,改革开放的方向不会再有变化,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因为私人开公司而受到打击了,所以,我也可以大大方方地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不用再隐瞒下去。”

    本书来自:/38/38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