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六十四章 宁默下海

    站在冯啸辰面前的,正是临河省冷水矿的职工子弟宁默和赵阳。三年前,冯啸辰到冷水矿去协调自卸车工业试验的事情,靠着一起打乒乓球等方法结交了宁默等待业青年,并成功地利用待业青年给矿长潘才山施加压力,使其接受了工业试验的安排。在后来,因为去冷水矿帮助解决供电指标问题,冯啸辰与宁默又见过一次,还一道去了电厂镇,也算是有过战斗友谊了。

    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冯啸辰再没有听到过宁默的消息。其实两个人可能都起过要写封信问候一下对方的念头,但不知怎的就拖过去了。这一次突然在鹏城街头遇到宁默,冯啸辰觉得好生惊奇,不知道宁默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男人之间的友谊,一向是不太注重形式的。朋友分开之后,有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互相联系,但一旦见面,却又能够亲近如故。冯啸辰与宁默正是如此,乍一相见,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双方都想起了过去的那些趣事,于是一下子又熟络了起来。

    “哥们,你还在那个什么冶金局吗?是不是已经升主任了?”

    宁默用肥厚的熊掌拍着冯啸辰的肩膀,笑嘻嘻地问道,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表现出自己的高兴之情。

    冯啸辰摇头笑道:“你想啥呢,我怎么可能当主任?冶金局已经撤销了,我去了新成立的重装办,在那里当副处长。不过上个月我已经离职了,单位上安排我到社科院去读研究生,估计要读三年呢。”

    “看看,咱哥们就是有能耐。研究生,啧啧啧,我们冷水矿全矿都没几个研究生,老潘把他们当宝贝一样。以后咱哥们也是研究生了,我就是研究生的同学,看老潘还敢在老子面前得瑟吗!”宁默得意地说道,好像是他自己上了研究生一般。

    冯啸辰懒得去和宁默计较这种逻辑问题,和胖子讲道理一向都是徒劳的事。他拉过杨海帆,给他和宁默二人互相做了介绍。宁默和赵阳听说杨海帆是个什么中德合资企业的总经理,都不由肃然起敬,一口一个杨总,让杨海帆都有些尴尬了。

    “对了,胖子,你们还没说你们是怎么到鹏城来的呢,你们不会是从石材厂辞职下海了吧?”互相寒暄过后,冯啸辰问起了宁默他们的现状。

    赵阳抢着回答道:“没有没有,胖子和我也就是两个待业青年,怎么可能辞职呢?不过,小冯说我们下海,我们也算是下海了吧,现在不就时兴下海扑腾吗?”

    “没有辞职,又下海了,这话怎讲?”冯啸辰奇怪地问道。

    宁默道:“是这么回事,小赵最近谈了个对象,马上要办事了。现在结个婚,没个万儿八千的,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姑娘亲热是不是?石材厂的那点工资,小赵那个对象看不上,所以呢,我就和小赵商量,一起下海做点买卖。人挪死,树挪活,当年你是不是跟我们说过这话?”

    “呃,……不记得了。”冯啸辰哪记得自己当年跟这些待业青年说过什么,那会为了忽悠这些年轻人给自己当炮灰,他的确给他们灌过不少心灵鸡汤,没想到宁默居然还能记得。不过,他还是没弄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继续问道:“你说你们下海了,可赵阳又说你们没有辞职,是什么意思?”

    赵阳有些羞怯地说道:“其实就是我们俩和石材厂签了个协议,负责帮厂子推销一些边角料,按销售收入提成。这是胖子出的主意,他还说,鹏城这边建筑项目多,所以我们俩就跑到鹏城来了。”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冷水矿的石材厂一直都在做出口石材的业务,虽然近几年国内的其他地方也盯上了这块业务,出现了不少竞争对手。但因为冷水矿的石材品质更好,又有先发优势,所以业务一直都很不错,生产规模也较三年前扩大了两倍多,已经成为当地的一个支柱产业。

    出口石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石材加工中出现的残次品自然是无法出口的,只能当成废料被抛弃了。再加上加工过程中的边角料,日积月累,在原来的废石堆旁边,又出现了一座新的石头山。

    也许是和冯啸辰在一起厮混过的原因,宁默多少沾上了一点商业意识,他想到,国外对石料的要求高,国内的建筑企业或许没有这样高的要求。这些相对于出口而言并不合格的残次石料,如果卖给国内的企业,是否也能变成钱呢?

    产生了这个念头之后,宁默就有些坐不住了。他找到分管石材厂的领导,提出建立一个内销部门,并且由他承包,专门负责把残次石料卖给国内建筑部门,赚到的钱由石材厂和他按八二比例分成。这些残次石料原本就是废品,一分钱都不值,只要能够卖出去,就是凭空得来的利润,领导对于这个方案自然是不会反对的。于是,宁默就摇身一变,成了石材厂的国内销售科科长,开始从事半公半私的经营活动。

    赵阳一向是宁默的死党,此时又因为要结婚面临着沉重的经济压力,在宁默的忽悠下,便毅然放弃了打磨石料这份毫无前途的工作,成了宁默的助手。

    按照宁默和石材厂签的承包合同,宁默和赵阳二人依然保留在石材厂的身份,但却不能领石材厂的工资。他们的收入全来自于石料销售的分成,卖得多就赚得多,上不封顶。但如果石材卖不出去,他们俩就只能饿肚子了。赵阳说他们俩没有辞职,但却下海了,就是这个意思。

    “不错不错,有胆略,像我的朋友。”冯啸辰拍了拍宁默的肩膀,给了一个表扬和自我表扬。

    宁默并不觉得冯啸辰的话有什么不妥,相反,他觉得自己的行为能够得到冯啸辰的承认是一件挺光彩的事情。冯啸辰先是在冷水矿智斗矿长潘才山,后来又在平河电厂力挫日本九林公司的工程师,这些事迹都是宁默看在眼里的。在他心目中,冯啸辰是个需要他仰视的牛人,能够被牛人夸奖一句,也是颇有面子的。

    “你们的生意做得怎么样?不会是一块石头都没卖掉吧?”冯啸辰问道,他原本想问问对方是不是发了大财,但看二人的打扮,不太像是赚了大钱的样子,于是便换了一个问法。

    “哪能啊,也不看看我胖子是谁!”宁默吹嘘道,“我和小赵光跑了一趟依川,就卖出了300多平米,足足赚了6000多块钱呢,厂子里拿了八成,我和小赵各拿一成,每人就是600多,抵得上我们在石材厂磨石头磨半年的工资了。我跟小赵说了,依川算什么,咱们到鹏城去,卖个十万八万的,每人分上一两万,那才过瘾呢。这不,我们就来了。”

    赵阳在旁边笑而不语。冯啸辰不知道,赵阳却是知道的,依川市那300多平米的石材,其实是靠宁默的父亲在市里找了关系才卖出去的,严格上说并不是宁默的能耐。不过,也就因为首战告捷,而且手里拿到了第一笔分红款,他们俩才头脑发热,背着一堆石材样品跑到鹏城来了。

    鹏城的建筑工地的确很多,对装饰石材的需求量也不小,但关键在于,人家也不是没有供货商的,他们两个小年轻,一无人脉,二无商场经验,想把石材卖出去谈何容易。两个人在鹏城已经住了十几天,到现在一片石材都没卖动。宁默在冯啸辰面前如此吹牛,让赵阳听着都有些害臊的感觉。

    “你们的眼光不错,鹏城是个很不错的市场。在这里投资的很多是港商,他们对优质装饰材料的需求很大,市场肯定比你们依川要大得多。十万八万不算什么很大的目标,做得好了,一年卖出去几百万也是可能的。”冯啸辰替宁默分析道。

    宁默更加得意了,他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赵阳,说道:“小赵,你听到没有,咱冯哥们也这样说了,你不相信我,总得相信他吧?”

    赵阳苦笑一声,对冯啸辰说道:“小冯,你的分析可能没错,可问题在于,我和胖子到鹏城都已经半个来月了,到现在还没开张呢。在依川卖石材赚的那点钱,都搭进去变成路费和住宿费了。再卖不出去一块石头,我们俩就只能靠讨饭走回临河去了。”

    “你说啥呢!”宁默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新琦成公司的那个林总,不是说了对咱们的石材感兴趣吗,咱们再和他聊几回,估计就能成了。”

    “人家是跟咱们客气好不好,他哪说要买咱们的石材了?”赵阳呛声道。他是女朋友的人,业绩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后半生的性福,不能像宁默那样没心没肺。刚赚到依川那600多块钱提成的时候,女友与他的关系立马升温了好几百度,让他觉得自己都快要融化了。可这一段时间没能开张,600块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他能够想象得出女友得知这个消息会有什么样的表情。那双美眸中透出的寒光,穿过几千公里依然能够让赵阳在这个南方城市都感到冰凉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