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六十七章 赚钱真的很容易

    “这就成了?”

    离开项目经理部,来到外面的大街上,宁默用不敢相信的口吻向冯啸辰问了一句。

    “成了,有什么问题吗?”冯啸辰淡定地应道。

    “5000平米,28块钱一平,我的妈呀,这……这我们得赚多少钱啊!”宁默激动得说话都结巴了,如果不是冯啸辰反复叮嘱他要保持克制,他这会早就要在街上手舞足蹈起来了。

    冯啸辰列出了10万平米或者3万平米的优惠条件,超出王经理所需要的范围。正如王经理自己所说,这幢写字楼并不是什么高档写字楼,这些装饰石材只是用于一些重要的场所,总共也就是区区5000平米而已。

    冯啸辰先是装出为难的样子,继而又颇为仗义地表示可以把王经理的订单和别人的订单合并起来,以便让他能够享受到每平米28元的优惠价。让利2元钱的结果,就是王经理对冯啸辰充满了好感,声称回头会向其他建筑同行推荐他们的石材。

    王经理不知道的是,冷水石材厂销售这批石材的批发价是每平米20元,量大甚至还可以再优惠到16元。如果没有冯啸辰做的宣传册,按每平米20元销售,恐怕都会有些困难,因为国内其他石材厂的石材价格也就在这个水平上。但王经理看到宣传册之后,本能地把冷水石材与国内其他石材当成了两件不同的事情,冯啸辰开出一个天价,他也毫无还价的意识。

    “5000平米,每平米28块钱,总共就是14万。咱们可以提两成,胖子,那就是每人一万四啊!咱们发了!”赵阳飞快地计算着自己的所得,越算越是兴奋。在依川卖出去300多平米,他和宁默二人共提了1200元的提成,就觉得是赚了大钱了。冯啸辰一出手,就是5000平米的业务,落到赵阳头上,能够拿到14000元的提成款,结婚需要的“48条腿”和“三转一响”都能置办齐了。

    宁默摆了摆手,道:“赵阳,账不是这样算的。这批石材是咱冯哥们替咱们卖出去的,提成得三家平分。总数不是28000吗?先拿1万出来还给啸辰,那是他垫的钱。剩下18000,咱们3个人每人6000。”

    “对对对,应该是三个人一起分。”赵阳赶紧附和道。14000元转眼间就少了8000,他的心疼得都要滴血了。但宁默说得对,冯啸辰前期垫了1万元,需要从提成款中扣掉。至于余下的钱,不分一份给冯啸辰也说不过去,毕竟这一单是冯啸辰做成的,换成他和宁默两个,哪能做得这么漂亮。

    冯啸辰笑道:“你们俩不是想做一单就散伙了吧?这才刚开张,你们就忙着分钱了,着什么急呢?”

    “哥们,你是啥意思?”宁默问道。

    冯啸辰道:“王经理这边已经拿下了。不过,要想稳住他这个业务,你们恐怕还得考虑一些其他的手段。现在很多单位做业务都是有回扣的,回头赵阳私下里去和王经理再见一次,听听他的意思。如果他有这方面的想法,你们可以考虑给他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二的回扣,这钱从你们俩的提成里出,不需要走厂里的账,明白吗?”

    “这……”赵阳有些迟疑了,如果是千分之二的回扣,那就是2000多块钱了,还要从他们俩的提成里出,这又是一笔损失啊。

    宁默这会已经有些理解冯啸辰的意思了,他对赵阳说道:

    “赵阳,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听人说过,现在很多乡镇企业做业务的时候都给对方回扣的,咱们冷水矿的采购员都拿过别人的回扣。如果咱们舍不得这点回扣,冯哥们帮咱们谈下的这个业务,恐怕就是一锤子买卖了。

    我看出来了,这个姓王的做完这个工程以后,肯定还要做其他工程,你算算看,如果他能够再给咱们一个订单,这几千块钱的回扣不就收回来了吗?”

    “我明白了,可为什么要让我去办这事呢?”赵阳苦着脸问道。

    冯啸辰道:“我不可能一直陪着你们去谈业务,以后业务得你们俩去谈。胖子是业务经理,要代表厂子的形象,不太适合直接去送回扣。赵阳你不做,还指望谁做?”

    赵阳这才点点头,道:“好,那就由我去办吧,我这可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呢。”

    “一回生,二回熟,慢慢你就会了。”冯啸辰道。他有心想向赵阳传授一些技巧,无奈这种事情他自己也不精通。前一世的他是个有实权的干部,但一直洁身自好,从来没有拿过别人的好处,所以对于这种事情还真不了解。幸好时下还是市场化的初期,这种事情不多,大家也都是生手,相信赵阳自己摸索摸索,总是能够找出门道的。

    “哥们,下一步咱们怎么办?”宁默问道。

    “当然是再找下一家了。”冯啸辰道,“胖子,谈判的技巧你差不多掌握了吧?要不下一家就由你主谈,我给你敲敲边鼓就好了。”

    宁默连连摆手道:“还是你来吧,我怕我说不好,把一个大单子给丢了。就说刚才这个王经理的5000平米,如果是我去谈,肯定得黄,这一损失可就是好几万块钱呢。”

    冯啸辰道:“你想多了,鹏城这么多建筑项目,你们还愁拿不到订单吗?趁着我这几天还在鹏城,可以陪你们走走,你们要多练习练习。丢一两个订单没啥了不起的,其实你们冷水石材厂也没有那么多残次品可以卖的吧?”

    “这倒也是……”宁默咧开大嘴笑了起来。他还真是想多了,以鹏城的建筑规模,冷水石材厂哪怕是把出口任务停了,也满足不了这么多的需求,所以他根本不用担心丢掉订单的事情。要说丢订单,他和赵阳前些天跑的那些客户,都已经损失掉了,因为他在人家面前说了自己的产品是残次品,还报了一个非常低的价格,现在显然无法再回头去谈。既然前面已经损失了这么多业务机会,再丢几个又有何妨呢?

    在随后的几天里,冯啸辰便陪着宁默一行在鹏城到处跑,倒是把鹏城的建筑工地给看了个遍,算是把考察建筑工程机械的事情顺手给办了。宁默努力模仿着冯啸辰的作派,挨家挨户地推销自己的石材,居然也谈下了几单,合计有一万多平米,按提成来算,他和赵阳每人名下已经有了好几万的收入。

    当然,这些收入目前还只停留在账面上。他们与客户签订完合同之后,客户会向冷水矿的账户支付一笔预付款,然后石材厂发货,客户收验完毕,再支付余款,整个过程下来也得几个月了。冯啸辰明确地向宁默和赵阳表示,自己除了收回那1万元的垫资之外,分文不取,不参与他们的提成分配。

    “老冯,你这就是不拿我们俩当哥们了。”宁默抱怨地说道,“没有你帮忙,我们哪能赚到这么多钱。哥们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共当,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最后还一分钱提成都不要,我和赵阳成什么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正站在下榻的招待所楼下,等着冯啸辰约的出租车。旅行社已经帮冯啸辰和杨海帆把赴港通行证以及欧洲签证办好了,他们俩即将启程出关,前往港岛。在这几天时间里,宁默和赵阳犹如脱胎换骨,已经由原来那两个生涩的青工,变成了两个精明的推销员。宁默爱吹牛的老毛病又重新发作了,一天到晚牛烘烘地声称要赚足100万,然后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宁百万”,像小时候听过的故事里那些活不过三集的土财主一般。

    “胖子,赵阳,你们就别跟我争了。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哥俩的那点提成款,我还真看不上。”冯啸辰笑呵呵地说道,“我这趟出去,是打算引进一套工程机械的生产技术,从推土机和挖掘机开始。你们俩如果有心,帮我多交一些建筑业的朋友,未来我的产品推销,就指望你们了。”

    “老冯的气魄,就是比我们大多了。”宁默感慨道,“我们还在小打小闹,赚万儿八千的,老冯这是准备一年赚好几百万了吧?”

    “呵呵,差不多吧。”冯啸辰笑道,其实他的小目标是一年赚到一个亿,但这话肯定不能向宁默他们说起,万一传出去,可就后患无穷了。

    “那好吧,既然老冯你这么仗义,我们哥俩也就不说啥了。一句话,以后有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地方,只要言语一声,我们哥俩如果不替你两肋插刀,我们就是王八养的。”宁默毫不吝啬地发了一句誓言。

    冯啸辰拍拍宁默的肩膀,道:“没问题,以后我肯定会请你们帮忙的。”

    冯啸辰和杨海帆离开了,宁默、赵阳二人目送着出租车远去,这才转身往招待所里走。刚走两步,忽听身后有人喊了一句:“麻烦二位,我们的车坏了,你们能帮我们推下车吗?”

    宁默回头一看,眼睛不由得直了。只见他身后站着的,是一位20刚出头的姑娘,穿一身蓝布工装,齐耳的短发,面庞姣好,眼波流动,如一汪清水一般。宁默觉得自己像是陷进了那汪水里,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