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六十八章 有晚辈来访

    “你们的车坏了,是什么地方坏了?”宁默直勾勾地盯着姑娘,问道。

    “听司机说,可能是火花塞出问题了,打不着火。”那姑娘含糊地答道,她并不懂汽车维修,所以也说不出个名堂来。

    那辆抛锚的汽车就停在他们旁边,司机正在努力地打着火,试图让车子动起来。赵阳侧耳听了听,说道:“应该不是火花塞的问题,可能是分电器烧了吧。”

    “你能修吗?”宁默用手一捅赵阳,急切地问道。

    赵阳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宁默,又扭头看了一眼那姑娘,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他点点头道:“倒是可以试试。”

    “你会修汽车?”姑娘又惊又喜地问道。

    不等赵阳说话,宁默便替他回答道:“同志,你可别小看我们小赵,他爸就是我们冷水矿汽车队的,修车是把好手,小赵从小跟他爸学修车,技术好着呢。对了,同志,你怎么称呼,是哪个单位的?”

    “我……”姑娘一愣,下意识地回答道,“我叫韩江月,我们单位叫鸿运包装机械公司,是一家港资的企业……”

    冯啸辰如果在场,自会认识,这位姑娘正是他到鹏城之后一直想偶遇的红颜故知韩江月。这个世界上就有这么多的阴差阳错,冯啸辰前脚刚走,韩江月就堪堪地出现了。冯啸辰与她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只留下了一个死胖子看着姑娘犯起了花痴。

    韩江月听从冯啸辰的建议,从乐城经委辞职,来到鹏城,几经周折,进了一家港资的机械厂,依然做她的老本行装配钳工。凭着精湛的技术、出众的悟性,尤其是对待工作的热情,韩江月很快赢得了港方老板的青睐,从一名普通工人被提拔成了车间主管。老板是位年逾花甲的老人,早年也是当工人出身的,对于韩江月这种愿意勤勤恳恳做事的年轻工人非常爱惜,他甚至还扬言,半年之内将会让她担任主管生产的副总经理,充分发挥她的才能。

    韩江月一直没有与冯啸辰联系,是因为她心里憋着一股劲,想先做出一番成绩,再去与冯啸辰相见。她并不知道这几天冯啸辰就在鹏城,而且每天都在大街上瞪圆了眼睛寻找她的身影。刚才这会,她是坐厂子里的卡车去拉货物,车子就在这附近抛了锚。她下车到路边找人帮忙推车,宁默那硕大无朋的体型自然是最能吸引目标的,因此韩江月第一个便找上了他们俩。

    “我叫宁默,他叫赵阳,我们是临河省冷水铁矿的,被单位派到鹏城来做业务,刚来不久,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咱们认识一下吧,以后说不定还要请小韩同志多帮忙呢。”宁默流利地说着。他突然发现,自己跟着冯啸辰跑了几天,嘴皮子比过去利索多了,不但会推销石材,还学会了推销自己……

    这段发生在鹏城的狗血剧情,冯啸辰是直到几年后才知道的。此时的他,已经在旅行社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与杨海帆一道,通过边检通道,来到了港岛。

    “是冯处长吧?我叫司强,在港岛的通讯社工作,和平是我的好朋友,他让我来接你们的。”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汉子迎上前来,热情地向冯啸辰打着招呼,顺便又向杨海帆也点了点头。

    “司处长,你好,早听张处长介绍过你,这次来港岛,还要多麻烦你呢。”冯啸辰笑呵呵地与对方握了握手,接着又把杨海帆介绍给了对方。

    “走吧,咱们到车上去,边走边聊。”司强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停车场,对二人说道。

    司强的公开身份是国内某通讯社驻港岛的一名处级干部,真实身份则是安全部门的官员,不过这个真实身份也是半公开的秘密,只是大家都不会点破罢了。安全部门的那些秘密人员,冯啸辰是接触不到的。

    冯啸辰此次到港岛来,有一些事情要做,需要有人协助。他没有在港岛的关系,只能请张和平帮忙。张和平现在与冯啸辰也算是朋友了,尤其是有过在乐城并肩作战的经历之后,二人的交情又上了一个台阶。听到冯啸辰的要求,张和平便向他介绍了自己在港岛的同事,也就是眼前的这位司强。在此前,冯啸辰与司强已经通过电话,向司强详细谈过自己在港岛的安排,其中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请司强出面的。

    “你要的资料,都在这个信封里。”

    三个人上了司强开来的车,司强发动车辆,驶上道路,然后用手指了指后座上的一个大信封,向冯啸辰说道。

    冯啸辰拿过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叠纸,翻了翻,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司处长,真是太感谢你了,真想不到你们的效率这么高。”

    “哈哈,也算你运气,你要找的人恰好是我们关注过的,所以找起来并不费力。”司强笑道,说完,又问道:“冯处长,你看咱们现在怎么安排,是先去宾馆住下,还是先去找人。”

    冯啸辰不假思索地说道:“先找人吧,不把这件事情办妥,后面的事都没法安排了。”

    “好,那我们就先去找人。”司强道,接着又说道:“对了,冯处长,既然是去找人,咱们把称呼换一换吧,你别叫我司处长了,我比你年纪大一点,就托个大,你叫我一句强哥吧。”

    “没问题啊,你本来就是哥嘛。”冯啸辰道,“不过,为什么是叫强哥,不是叫司哥呢?……呃,好像的确不妥。”

    司强哈哈笑道:“本来你叫我一句老司也可以的,可这样一来,我就占你的便宜了。这边的同志们都不叫我的姓,年纪轻的称我强哥,年纪大的叫我一句大强,这也是港岛这边的习惯叫法了。”

    南方人的发音里,“司”和“师”是分不清的,老司有可能被误会为老师,这就是司强说占了冯啸辰便宜的原因。同样,司哥也容易被听成是师哥,冯啸辰可不希望自己变成二师兄。这样一想,叫一句强哥的确是最合适的,而且也的确显得有些港岛范儿。

    商量好称呼的问题,三个人又聊起了一些闲话,顺便看着街景。杨海帆是第一次来港岛,看着一切都觉得新鲜。冯啸辰前一世自然是经常到港岛来的,但这一世也同样是第一次来,对于80年代的港岛同样有些新鲜感。以时下内地人的眼光来看,港岛的确是繁荣富庶,满眼是灯红酒绿,让人目不暇接。

    汽车钻进一条小巷,停在一幢单元楼前。三个人下了车,司强用手指了指一个单元门,说道:“张教授就住在这个单元,508室,正常的话,他这个时候应当就在家里。”

    “走吧,咱们去拜访一下。”冯啸辰说道。

    司强点点头,没有提出质疑。张和平拜托他给冯啸辰帮忙的时候,就说过一切听从冯啸辰的安排,当然,这是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安全部门的人做事原本也就是不拘一格的,不管什么样的怪事,他们都能够从容应对,不至于像其他一些部门的人那样大惊小怪,凡事都要问个究竟。

    三个人进了门,顺着狭窄的楼梯向楼上走。杨海帆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港岛这边的居住条件也这么差吗?张教授不是大学教授吗,怎么也住在这么简陋的房子里。”

    司强答道:“这不奇怪啊,港岛也就是这十几年发展得快,但因为土地不足,居住条件是非常差的。这边的人一个月的工资抵得上内地一年的工资,可要论住房条件,还比不上那些稍微好一点的内地企业呢。”

    “如果是这样,我就有信心了。”杨海帆笑着说道,“啸辰说要来请张教授去帮忙,我还担心我们出不起价钱呢。现在看起来,我们虽然付不起高薪,起码我们可以给他分大房子啊。”

    一席话说得三个人一齐笑了起来。司强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冯啸辰让他打听这位张教授是存着要聘他去内地帮忙的念头,心里不禁有些不以为然。从港岛请一位教授回内地去工作,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薪水是多少且不说,内地的生活环境哪有港岛好,人家哪里会愿意回去吃这个苦。

    正想着,已经来到了五楼。他们顺着楼道找到了508室的门牌,冯啸辰抬手敲响了房门。

    “谁呀!”

    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在屋里响起来,说的却是粤语。

    “请问,张国栋先生是住在这里吗?”冯啸辰隔着门问道,他不懂粤语,只能说普通话了,希望屋里的人能够听懂吧。

    门开了,出现在冯啸辰面前的,是一个七八岁上下的小萝莉,长得粉粉团团的,煞是可爱。她仰着头看了看门外的三个人,用带着一些港味的普通话问道:“你们是谁啊?是我外公的学生吗?”

    “你是张先生的外孙女吗?”冯啸辰露出一个怪叔叔的微笑,说道:“麻烦向你外公通报一句,说有两位大陆南江省的晚辈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