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和你父亲以兄弟相称

    “阿莫,是谁啊?”

    随着声音,一位头发花白、腰板挺直的老者从里间屋走了出来。他走到门边,伸手抚了抚小姑娘的头发,看着门外的几个人,问道:“你们几位是来找我的吗?”

    “外公,他们说他们是从大陆南江省来的,不过,只有两个是,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名叫阿莫的那小姑娘像邀功似地向外公报告着自己打探到的情报,同时用亮晶晶的大眼睛在三个人身上来回逡巡着,想找出谁是被排除在冯啸辰介绍的“两位南江晚辈”之外的第三者。

    “南江省?你们是南江省来的!”老人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您是张国栋先生吗?”冯啸辰问道。

    “是我。”老人答道。

    冯啸辰向对方深躬了一躬,然后说道:“晚辈冯啸辰,是南江省冶金厅子弟,拜见张爷爷。”

    张国栋愣了一下,旋即用手指着冯啸辰,用猜测的口吻问道:“你说你姓冯,是冶金厅的,那么冯维仁先生是你的……”

    “他是我爷爷。”冯啸辰答道。

    “你是冯老的孙子!”张国栋的眼睛里一下就闪出了泪花,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拉住冯啸辰的胳膊,便往屋子里拽,一边拽还一边招呼着:“快进来,快进来,还有你们二位,也都赶紧进来吧。”

    三个人随着张国栋进了屋,来到狭小的客厅里。张国栋一边招呼众人在一张小小的沙发上坐下,一边喊着阿莫进里间去拿凳子。看着小姑娘跑前跑后乐呵呵的样子,张国栋笑着向众人介绍道:“这是我外孙女,大名叫刘青莉,小名叫阿莫,今年8岁了,这孩子就喜欢热闹,家里来个客人就乐得像过年似的。”

    众人分别坐下,冯啸辰把杨海帆和司强二人也都介绍给了张国栋,张国栋向他们各自寒暄了两句,便又急不可待地向冯啸辰问道:“小冯啊,你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来了?是你爷爷让你来找我的吗?他老人家身体好吗?”

    “我爷爷已经去世了。”冯啸辰道,他接着便简单地把冯维仁那些年的情况向张国栋做了个介绍。张国栋听罢,唏嘘不已,还掏出手帕拭了拭眼泪,显然是颇为伤感的样子。

    “冯老是我的老师,我一直是对他执弟子礼的。”张国栋道,“小冯,你叫我张伯伯就好。我认识你爸爸冯立,当年我们也是以兄弟相称的。冯老对我有恩,如果不是冯老,我恐怕早就没命了。”

    这位张国栋,来头可不小。解放前,他在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留学,学的是机械工程专业。新中国成立后,他和当年的许多留学生一样,选择了回国报效。因为是南江省人,他被安排在南江省机械厅工作,与冯维仁有过很长的一段交集。那时候,冯维仁已经是国内知名的机械权威,而张国栋是个20来岁的小年轻,虽然教育背景不错,但经验远远不及,冯维仁给过他很多的指点。他称冯维仁是他的老师,也正因为此。

    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冯维仁与张国栋的关系亦师亦友,张国栋也经常到冯家去做客,因此与冯啸辰的父亲冯立关系也不错。细说起来,张国栋甚至还见过幼年时候的冯啸辰和冯凌宇小哥俩,只是冯啸辰对于这位伯伯并没有任何的印象。

    运动年代里,张国栋因为家庭出身以及留学背景,受到了冲击。与冯维仁不同的是,张国栋平时喜欢说点牢骚怪话,被革命群众记了黑档案,因此遭受的打击更为严重,照他刚才的话说,连生命安全都受到了威胁。

    无奈何,张国栋只好向冯维仁求助。冯维仁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帮张国栋联系到了一个去南方出差的机会,张国栋便利用这个机会,带着夫人和女儿偷渡到了港岛,并在这里滞留了下来。因为这件事,冯维仁还受了一些牵连,这一点张国栋是能够想象得出的。

    张国栋临走之前,冯维仁告诉了他几个人名,都是冯维仁过去认识的同行,当时在港岛的几所大学里任教。张国栋到港岛之后,就是借助这些人的关系,谋到了一个教职,这才养活了一家人,并且在十几年后得以以教授的身份退休。

    冯啸辰在家的时候,偶尔也曾听爷爷和父母聊起过张国栋这个人,长辈们有时候还会猜测一下张国栋的现状,说不知是死是活,而如果还活着,又是混得怎么样,等等。因为港岛那边与大陆少有信息往来,而且张国栋是逃港人员,存在着政治问题,不敢与家人联系,这一断音讯,就是十多年时间了。

    冯啸辰是在冶金局资料室查资料的时候,偶然发现张国栋的名字的。那时候,冯啸辰受罗翔飞的指派,查阅学术期刊,准备做一份关于露天矿设备的情报综述。在一篇港岛理工大学的论文上,冯啸辰看到了张国栋这个名字,写的内容是有关矿山机械方面的,与他知道的那个张国栋情况相符。

    在当时,冯啸辰并没有打算与这位张国栋联系,只是把它当成一桩八卦,稍稍关心了一下,在随后还曾经向父母说起过。父亲冯立因此而又给他讲了一些张国栋的轶事,最后的总结是:像这样一个逃港人员,最好不要去联系,以免惹上政治麻烦。

    冯啸辰再次想起张国栋,是因为起了要搞工程机械的心思。国内搞工程机械的企业并不算少,他的企业要想脱颖而出,必须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张国栋,这位老伯可是个机械大牛,看他到港岛之后搞的专业,恰好就是工程机械。冯啸辰读过张国栋的论文,发现他提出了不少后世得到过验证的新思路,只是眼下没受到大家的关注而已。

    冯啸辰的打算是,把这位大牛请过来当个总工程师,自己再给他提供一些后世的思想。以张国栋的能耐,不难举一反三,设计出几种有竞争力的好产品。

    当然,请张国栋加盟,还有其他的原因,那就是要利用他在港岛攒下的人脉,来帮冯啸辰达到其他的一些目的。

    起了这个念头之后,冯啸辰便托张和平帮他调查张国栋其人。张和平把这件事交给了司强,而刚才司强在车上提供给冯啸辰的,就是他们调查的结果。根据司强提供的资料,这个张国栋的确就是当年从南江省逃出来的那个张国栋,这些年一直在港岛工作。司强的资料还显示,张国栋虽是逃港人员,但在港岛期间并未与任何敌对势力接触过,也没有干过反动的事情,这就意味着要请他回大陆去工作,并没有太多的障碍。

    逃港这个经历,在当年是挺恶劣的政治问题,但到80年代之后,逐渐就被淡化了。冯立不了解政策走向,担心与张国栋接触会带来麻烦,冯啸辰却是非常清楚,请张国栋回大陆不会有任何问题,甚至还有可能得到“有关部门”的赞赏,列为什么引进海外爱国人才的重要典型。

    “我父亲经常在家里说起您呢。”

    听张国栋说起冯立,冯啸辰笑道:“他说您特别爱吃炒年糕,每次都要吃得消化不良,可过后还是忍不住嘴馋。”

    “哈哈,他还真记得这事呢?”张国栋爽朗地大笑起来,他乡遇故知,最让人兴奋的就是说起陈年往事。有些事情在当年觉得就是一些琐事,时隔20年再提,就充满了温馨,让人觉得心暖,同时又忍不住落泪。

    聊了一会家常,张国栋对于冯啸辰的身份已经确信无疑,而且还说了几件冯啸辰小时候尿床之类的事情,让大家又笑了一通。笑罢,张国栋问起了冯啸辰的来意:

    “对了,小冯,你现在在哪工作,到港岛是来出差的吗?这二位是你同事吧?”

    冯啸辰坐正身体,郑重地说道:“张伯伯,您不问,我也正打算向您汇报一下呢。我这几年在国家经委重大装备办公室工作,是综合处的副处长。不过,上个月我已经从单位辞职了,单位要送我到社科院去读硕士研究生。”

    “是吗?那可太好了!”张国栋赞道,“了不起啊,年纪轻轻就在国家经委当了副处长,现在又要去深造,以后肯定前途无量,冯老在天上也应当也会觉得欣慰的。”

    冯啸辰笑了笑,算是谢过了张国栋的表扬,接着又介绍了杨海帆和司强的身份。杨海帆是辰宇轴承公司的总经理,这一点并没有让张国栋觉得惊讶,毕竟港岛这个地方并不缺乏总经理的头衔。司强是某通讯社的处长,这个身份则是把张国栋给吓了一跳,作为一名从大陆逃过来的人员,他岂能不知道某通讯社在港岛的真实背景,一时间,他差点以为冯啸辰带着司强过来,是要抓他回去归案的。

    “晚辈这次来港岛,主要目的就是来拜访张伯伯的,我想请张伯伯回南江去,不知道张伯伯是否有这样的打算。”

    冯啸辰的话一出口,张国栋的脸就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