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七十章 需要什么样的承诺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张国栋正在琢磨着司强是不是来抓自己的,冯啸辰便冷不丁来了一句要请他回南江。这个“请”字可是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后世说请人喝茶,一般就不是什么好话,……当然,被互联网毁掉的好词可不止是喝茶这一个了。

    “小冯,你……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张伯伯我……有点听不懂啊。”

    张国栋磕磕巴巴地说道,他倒是想显得从容一点,无奈牙齿不听使唤,咯咯咯地上下磕碰着,像是着了凉一般。

    也不怪张国栋胆小,实在是当年的运动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他现在已经有些像是惊弓之鸟了。近些年大陆的改革开放,他也是一直关注着的。从理性上说,他有些相信政策已经与过去不同了,那个年代不会重现。但一个安全部门的官员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再加上这个不请自来的故人后代,由不得他不产生一些不好的联想。

    看到张国栋脸色不对劲,冯啸辰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司强却是看出了张国栋的心思,他笑了笑,说道:“张教授,您别误会,我今天陪小冯处长过来,是以私人身份过来的。小冯是我的朋友,他今天来拜访你,也完全是私人拜访,没有其他意思。”

    “呃……”冯啸辰这才明白了刚才张国栋的表现,他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要说起来,这也算是一个冷幽默吧。

    “张伯伯,强哥说得对,今天他只是以私人身份过来的,主要是给我和海帆当个司机而已。我请您回南江,是我和海帆的私事。”冯啸辰想到司强此前和他约定称呼的事情,暗暗感叹对方经验丰富。倒是自己说话没有遮拦,差点把老爷子给吓出个好歹来。

    张国栋不放心看看司强,见他一脸和善的样子,心里算是踏实了一点。他转头向冯啸辰问道:“小冯,你请我回南江,有什么私事?”

    冯啸辰先把辰宇轴承公司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他说的版本是晏乐琴投资买下了德国菲洛公司,又以菲洛公司的名义回国合资建厂。张国栋没有怀疑,因为这个故事还是颇为合理的,甚至比冯啸辰自己赚钱开了公司更具有合理性。

    介绍完轴承公司,冯啸辰接着便把打算建一家工程机械公司的想法和盘托出,这一回,张国栋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了,眼睛里也闪出了一些光芒。

    “你们想搞工程机械?”张国栋问道。

    “是的,我们判断,国内未来几十年将是基础建设的高潮期,工程机械市场一定会是非常兴盛的。”冯啸辰答道。

    “可是,据我了解,大陆目前的工程机械企业已经有不少了。我当年离开的时候,全国就有50多家骨干企业,还有400多家一般企业。这几年,我零星地看过一些大陆的资料,那些骨干企业现在都还存在,一般企业已经发展到上千家了。产品方面,也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体系,国外有的产品,国内基本上也都有,你们想进入这个行业,恐怕不是太容易吧?”张国栋说道。

    冯啸辰与杨海帆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一些兴奋之色。请张国栋加盟的事情,冯啸辰此前是与杨海帆商量过的,杨海帆对于张国栋的技术水平不太了解,只是担心他一直在学校里教书,不见得有多少行业知识。现在听张国栋一说,杨海帆多了几分信心,张国栋声称自己只是零星地看过一些资料,但他报出来的数据,却与杨海帆自己了解到的差不多少,这就说明这位老先生一直都在关注国内的行业动态,这的确是一名总工程师应当具备的素质。

    “张伯伯,您说的非常对。”冯啸辰道,“目前国内建筑工程行业有统计的企业是1053家,其中骨干企业66家,主要都是当年建立起来的那批企业。不过,除了那些骨干企业之外,其他的企业规模都非常小,年产量多则千吨左右,少则一两百吨的也很常见,并不足以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

    此外,因为前些年的运动,国内的工程机械技术水平普通不高,除了少数近年来引进的技术之外,行业的平均技术水平只相当于欧美60年代初期的水平。国内的主流工程机械产品在作业效率、操纵性、舒适性、安全性、可靠性、维修性能等方面,与国外都有很大的差距,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张国栋点了点头,即是赞同冯啸辰的观点,又是对故人后代能够有这样的眼光感到欣慰。他说道:“你们能够看到这一点,倒的确是不错。那么,你们过来找我,又是什么想法呢?”

    “我想请您去给我们公司当总工程师。”冯啸辰直言不讳地说道。

    “总工程师?”张国栋又是一愣,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司强。

    司强心中叫苦,张国栋这个眼神,分明就是想询问一下他自己回大陆是否安全。司强作为安全部门的官员,在没有得到授权之前,怎么能给他这个承诺呢?司强能够保证自己此行不是来抓张国栋的,也就是说,他能够承诺张国栋在港岛的安全。但要说冯啸辰把张国栋请回大陆去,大陆方面是否不会追究他当年逃港的事情,司强就不敢说了,毕竟这不是他能做主的事情。

    冯啸辰这回已经学乖了,看到张国栋的表现,他呵呵笑道:“张伯伯,您不会是在担心回去之后的安全吧?您放心,现在政策已经放开了,您当年出走,也是迫不得已,这一点组织上肯定是能理解的。您这些年虽然身在港岛,但却能够洁身自好,没有与敌对势力发生瓜葛,这就充分证明了您对国家的忠诚,您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其实,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情,倒也无所谓……”张国栋不好意思地辩解着,“我这么大岁数了,也该叶落归根了,就算是回去再被批斗几回,又有何妨?我是担心我这样回去,会连累其他的朋友,尤其是连累到小冯你。当年我逃出来,是冯老帮的忙,冯老想必也受了不少牵连,我不能再对不起他的后人了。”

    他这话,只能说是半真半假。怕连累冯啸辰,当然也是真的,但要说对于自己的安危没有任何考虑,那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冯啸辰也没有去揭露他的谎言,只是问道:“张伯伯,您需要什么样的承诺,才敢放心大胆地回去?”

    “这个嘛……”张国栋有些语塞了,这样的条件,他能随便提吗?

    “省政府的邀请函,可以吗?”

    “这个……”

    “煤炭部的孟部长您听说过吗,如果是他的口头承诺呢?”

    “孟部长,你还能让他说话?”

    “孟部长算是我的忘年交吧,他对于海外人士回归,一向是非常欢迎的。这件事如果他知道的,肯定愿意亲自给您一个承诺。”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没有任何担心了。”张国栋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轻松下来。省政府能够给他发一个邀请函,至少就说明了官方不再追究他的往事。而孟部长其人,他在离开大陆之前也是见过的,知道孟凡泽是工业战线上的一位老领导,颇有威望。如果他能够做一个承诺,哪怕只是口头承诺,张国栋回去的安全系数也就能提高五成以上了。

    “张教授,其实您不用担心这些的。”

    听冯啸辰说到这个程度,司强也不好再装哑巴了。冯啸辰让他陪着来见张国栋,其实就是想利用一下他的身份,给张国栋吃一颗定心丸。他没有得到上级的授权不假,但这种政策的问题,他做点解释还是可以的。

    “具体到您个人的情况,我不太了解,也不能给您什么承诺。不过,当年因为各种原因滞留在港岛的内地人,我们接触过不少,有一些人也已经回大陆去了,据我所知,他们并没有受到什么追查。”司强字斟句酌地说道,话里的暗示意味已经很强了。

    “那就好,那就好!”张国栋道,“其实我们这些人,骨子里都是爱国的。否则建国之初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抛弃国外的优越生活条件,毅然回来参加建设?当年跑出来,也是因为运动的原因,现在国家搞改革开放,只要不再折腾,我愿意回去。我今年60岁了,还能干几年,我要把过去没有贡献给国家的精力,全部贡献出来。”

    “这么说,咱们可以一言为定了?”冯啸辰喜滋滋地说道。

    “一言为定。”张国栋认真地说道。

    冯啸辰道:“张伯伯,我会尽快联系内地的同志,请南江省政府给您做一个政治鉴定,再把鉴定书给您寄来。另外,孟部长那边,我也会和他联系,肯定不会让您悬着一颗心回去的。不过,在这些手续办完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想麻烦您老帮我一个忙。港岛的银行家章九成先生,您认识吗,能不能想法给我引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