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七十二章 章先生不会犯这个错

    众人一齐笑罢,章九成拿出烟盒,自己先取了一支烟点上,又向三位客人示意了一下。三个人自然是摆手谢过,章九成也不勉强,他收起烟盒,自顾自地吸了口烟,吐出一口烟雾,然后才对冯啸辰说道:“好了,年轻人,你夸奖了我这么多,现在也该说说你的来意了吧?”

    冯啸辰知道对方这种表现是在向他显示一种亲近感,如果是严肃的商业谈判,章九成就不会这样大大咧咧地抽烟了。章九成越是这样表现,冯啸辰就越需要显出庄重,这就是别人给脸和自己要脸的区别了。他坐直了身体,说道:

    “我们这次来拜访章先生,正因为仰慕章先生的投资眼光。不瞒章先生,我和杨经理正在筹备一个新的投资项目,需要的资金额度比较大,超出了我们现有资金的范围,所以准备从港岛的资本市场上筹集一些资金。我们第一个就想到了章先生,因为我们相信,如果整个港岛只有一个人能够看到我们项目的潜力,那么这个人就非章先生莫属了。”

    章九成微微一笑,说道:“如此说来,如果我对你们的项目不看好,那就属于缺乏投资眼光了?”

    冯啸辰点点头,道:“没错,看不到我们项目前景的投资家,的确是缺乏投资眼光的。不过,我们坚信,谁都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唯有章先生是不会犯这个错的。”

    章九成依然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说道:“听你这样一说,我倒真得认真听一下你们的设想了。年轻人,你能把你们的投资计划向我介绍一下吗?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投资项目,能够让你们有如此强的自信。”

    冯啸辰道:“我们想建立一家全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公司。”

    “全中国最大?有意思,听你刚才所说,你们这家公司似乎是私人投资的,并非国营企业?”章九成问道。

    “正是如此。”冯啸辰道。

    章九成道:“私人投资的企业,怎么可能做成全中国最大呢?大陆现在虽然也在鼓励私人办企业,但据我所知,大陆的私人企业,现在都集中在轻工业上,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小塑料厂、小五金厂、小印刷厂,个别做家电的,也基本上是以手工操作为主,和国营大厂完全无法相比。你们一开头就打算做工程机械这样的重工业,而且目标还是做成全中国最大,你觉得有可能吗?”

    冯啸辰道:“章先生有所不知,大陆目前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力度还会不断加强,最迟不晚于今年年底,中央就会出台更大的改革措施,届时对于民营经济的约束将会进一步放松,民营经济进入重工业领域将不再是什么问题。”

    “即便如此,你又有什么理由相信你能够做得比国营企业更好呢?”章九成继续问道。

    冯啸辰道:“事在人为吧?工程机械的入门门槛并不高,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是完全能够进入这一领域的。至于后续的竞争,完全取决于管理者的能力和企业的技术实力。从能力上说,我的总经理杨海帆先生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而我本人,恕我自夸一句,应当是一位非常有眼光的战略家。我们这个组合,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哈哈,我姑且相信这一点吧。”章九成笑着说道。冯啸辰与杨海帆的能力如何,当然不是在眼下就能够判断出来的,所以章九成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去和冯啸辰计较这个。作为一名依靠冒险而起家的投资家,他对于冯啸辰刚才所表现出来的胆略颇有几分欣赏。

    他也接触过不少大陆来的国企领导人,其中不乏阅历深厚、头脑睿智之人,但要说到胆略,却很少有人能够与冯啸辰相比。仅凭这一点,章九成就能够隐隐地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说不定真的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

    其实,是否敢于冒险,正是国营企业领导人和民营企业家之间的一个重要区别。国企是属于国家的,国企领导只是国企的管理者,没有权力拿着国企的前途去冒险。即便是有个别国企领导有冒险精神,他的上级也不会允许他擅自行事。民营企业的情况就不同了,一个企业家可以把自己的身家全部砸上去博一个机会,失败了大不了重新再来,别人也无话可说。

    有些重大的投资行为,可能需要忍耐五年、十年,才能够看到效果。如果是国企,在这种不确定的方向上花费若干年时间去探索,上级部门早就要出手干预了,企业领导可能根本等不到投资产生结果,就会被撤职或者调离,而新上来的领导则会果断地放弃这个方向。民营企业的领导人没有上级“婆婆”管着,能够随心所欲,只要自己意志坚定,就能够守着一个方向十年八年地做下去,直到产生结果的那一天。

    可以这样说,有些事情在国企中办不成,到了私企却能够办成,这是典型的“体制问题”。其实,根本没必要纠结于是国企好还是私企好,二者各有各的优势,专注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章九成不是经济学家,想不到太深的层次,他只是凭着自己的投资直觉,觉得冯啸辰的话有几分道理而已。

    “再说技术。张伯伯已经答应随我们回大陆,担任我们工程机械公司的总工程师,张伯伯的技术水平,章先生应当是能够信任的吧?有他主持全局,我们的产品一定能够拥有技术的领先优势,从而在众多的同行中脱颖而出。”冯啸辰继续说道。

    “惭愧。”

    听冯啸辰说到自己,张国栋脸上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其中有自矜,也有兴奋,还有几分羞涩,他向章九成说道:“章先生,我已经答应小冯了,准备随他回大陆去,去尽一点绵薄之力。说出来你或许不相信,小冯的技术眼光,远在我之上。这两天,他跟我讲了不少技术上的设想,让我听了觉得茅塞顿开。如果这些设想都能够实现,我有把握说,我们这家企业的技术,非但能够在大陆企业中独占鳌头,即便是对上美国、欧洲、日本的同行,也是不惶多让的。”

    “老张,你说什么?这个年轻人的技术眼光,居然会在你之上?”章九成瞪圆了眼睛,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与张国栋合作多年,章九成对于张国栋的性格和人品都是非常了解的。他知道,张国栋是个直性子的人,否则也不至于在当年因逞口舌之快而惹出麻烦,不得不远走天涯。在港岛这些年,张国栋稍微学得谨慎了一些,不会再乱说话了,但要让他昧着良心说瞎话,那也万万办不到的。

    这也就意味着,张国栋刚才所说的那些,应当是真实可信的。而如果这些话属实,那么这个冯啸辰就实在太令人吃惊了。张国栋的技术水平如何,章九成是非常清楚的,在机械领域里绝对算是一个权威了,尤其是技术眼光,更是比那些纯粹在书斋里厮混的教授们要强得多。而张国栋居然称冯啸辰在技术比他更有眼光,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呢?

    在过去几天里,冯啸辰的确与张国栋进行过认真的技术交流,张国栋一开始是带着老师指导学生,甚至可以说是内行指导外行的心态来进行交流的。以他的想法,如果冯啸辰虚心一些,再稍微有点基础,自己也不妨给他讲几堂工程机械的入门课,让他多少有点这方面的常识。

    谁曾想,二人一交谈起来,张国栋就被惊住了。冯啸辰在机械方面的造诣,丝毫也不比张国栋差,甚至在很多地方还让张国栋感到难以望其项背。张国栋搞了一辈子的机械,基本功当然比冯啸辰要扎实得多。但冯啸辰是21世纪的机械专业博士,后来在重装办工作的时候,又接触到了许多顶尖的机械技术,论知识的新颖以及眼界的开阔,都不是张国栋这样一个老人能够相比的。

    具体到工程机械的设计上,冯啸辰毫不客气地把后来几十年国际上出现过的新设计、新工艺等等都向张国栋描述了一遍。这些新技术,外行人可能听不出什么妙处,但张国栋一听就能够想到是怎么回事。他越听越觉得惊心动魄,恨不得纳头便拜,请冯啸辰给他当老师了。

    有了这样一番洗脑式的交流,张国栋便死心塌地地答应去为冯啸辰效力了。冯啸辰明确说了,他说的那些设想,仅仅是自己开的脑洞,具体如何实现,需要张国栋这个总工程师去完成。想到有这么多精妙绝伦的想法等着自己去验证,张国栋恨不得马上就返回大陆去开始工作。

    如果说在此前答应带冯啸辰去见章九成,主要是出于报答冯维仁对自己的救命之恩,那么在经过与冯啸辰的技术交流之后,张国栋这样做就已经是心甘情愿了。他认定冯啸辰的设想是能够成功的,他也希望能够帮助冯啸辰去实现这样的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