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七十四章 过几年我就要回去的

    冯啸辰和杨海帆等不及章九成做出决策,在港岛又盘桓了几日之后,便启程前往欧洲了。他们到的第一站,自然是德国首都波恩,那里也算是冯啸辰的大本营之一了。

    走出波恩机场,迎面走过来三个年轻人。两个男孩子正是在德国求学的冯凌宇和冯林涛兄弟,另外一个黑眼睛、金色头发的姑娘,就是冯啸辰的混血堂妹冯文茹了。几年前冯啸辰第一次见到冯文茹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12岁的小萝莉,而此时已经出脱成了一个身材高挑,散发着青春魅力的大姑娘,与母亲冯舒怡的气质颇有一些相似。

    看到冯啸辰拉着行李箱出来,两个堂弟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冯文茹已经一下子扑上前去,亲亲热热地和冯啸辰来了一个西方式的拥抱,然后看着冯啸辰那一脸尴尬的样子,格格地笑了起来。

    “哥哥,欢迎你到德国来。”冯文茹像个大人一般地说道。

    这时候,冯凌宇和冯林涛俩人也已经走过来了。这二人都在桐川的辰宇轴承公司呆过,和杨海帆也认识,此时分别向冯啸辰和杨海帆打了招呼,然后便接过他们手里的行李,引着他们往停车场走去。

    冯林涛性格略为内向一些,加上与冯啸辰不算太熟悉,因此与杨海帆走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向杨海帆介绍着德国这边的情况。冯凌宇和冯文茹二人则一左一右地把冯啸辰夹在中间,抢着与冯啸辰说话。

    “奶奶在家里给你们做饭,让我们三个来接你们。”冯凌宇说道。

    “我本来要上学的,不过奶奶专门让我请了假来接你们,她怕凌宇走错了路。”冯文茹道,这一年多时间,冯凌宇和冯林涛俩人都住在她家里,三个孩子岁数差不多少,现在已经混得很熟了。冯文茹是独生女,一直都很孤独,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三个堂哥,而且其中还有两个住在她家,能够陪她一起玩,让她每天都觉得开心无比。

    被堂妹鄙视了,冯凌宇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他争辩道:“我明明认识路好不好,是你非要来的。……真是的,每次我和林涛出去,她都像个小跟屁虫一样地跟着。”

    后面一句话,冯凌宇是低声向冯啸辰嘟哝的,这就是小男孩的情商问题了,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说话便有些口无遮拦。冯文茹的中文水平可不差,虽然没有听得太清楚,但她也能明白冯凌宇说了什么,她瞪起眼睛对冯凌宇质问道:“凌宇,是我非要跟着你一起出去吗?上次你去给那个什么克林娜买礼物,为什么要拉着我去给你当参谋呢?”

    听到冯文茹说起什么克林娜,冯凌宇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冯啸辰原本还没在意,见弟弟如此表现,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他觉得有些惊讶,又觉得有些好笑,这个老弟今年刚满20岁,倒正是年少慕艾的时候。欧洲又是比较开放的地方,相比传统思想还比较严重的中国国内,这里的女孩子热情奔放,无拘无束,冯凌宇定力不足,被人俘虏了也并不奇怪。

    不过,如果弟弟真的泡了一个德国姑娘,不知道父母会有什么感想。奶奶想必是不会说啥的,毕竟有冯华这个先例,娶个洋妞在这个家庭也算是有传统了。

    “什么情况,凌宇,你这动作也太快了吧?”冯啸辰不无揶揄地向冯凌宇说道。

    “其实没那么回事,是文茹瞎说呢。”冯凌宇闪烁其词地辩解道,“其实克林娜只是我在技工学校里的同学而已,是普通同学……”

    “普通同学你就给人家买礼物了?”

    “是……是她过生日,我觉得送件礼物比较礼貌一些……”

    “是吗?可是你为了给这位普通同学买礼物,把攒了三个月零花钱都用掉了,这怎么解释?”冯文茹可不会放过这个揭露冯凌宇的机会。女孩子之间都是天然的竞争对象,尽管冯凌宇只是冯文茹的堂哥,但冯文茹还是对任何试图接近冯凌宇的女孩子有着一种本能的敌意,这算不算是小姑子对潜在嫂子的挑剔呢?

    看到冯凌宇已经无地自容,冯啸辰呵呵一笑,没有再纠缠这件事,而是转头对冯文茹说道:“文茹,你很了解女孩子喜欢什么东西吗?如果是这样,回头抽时间带那位杨大哥去逛逛商场好不好,他也正急着要给他的女朋友买礼物呢。”

    “是吗?他的女朋友很漂亮吗?”冯文茹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她低声地向冯啸辰问道。

    “很漂亮……嗯,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认识她的。杨大哥打算追的女朋友就是陈姐姐,陈抒涵,你去南江的时候,不是最喜欢她吗?”冯啸辰说道。去年晏乐琴带着冯华一家人回国省亲,在南江的时候,接待是由陈抒涵负责的。陈抒涵做得一手好菜,待人接物的态度又热情,在征服了冯文茹的肠胃的同时,也征服了她的心。

    听说杨海帆正打算追求陈抒涵,冯文茹一下子对杨海帆就有了好感,这就是爱屋及乌了。她拼命地点着头,道:“好的好的,我一定会带着他去给陈姐姐买最好的礼物。”

    一行人说笑着,来到了停在停车场的一辆奔驰越野车前。冯凌宇介绍说,这是他和冯林涛到德国之后,晏乐琴专门让冯华买来的,是一辆二手车,不过车况还非常好。在补习学校里学习文化课程的同时,冯凌宇和冯林涛都去驾校学了车,目前也勉强算是老司机了,今天就是冯林涛开着车到机场来接他们的。

    “美女豪车,这可是男人的梦想啊。林涛,你有没有在德国相中一个什么金发美女?”

    车子开出机场,驶上公路,坐在前排的冯啸辰对着正在开车的冯林涛调侃道。

    冯林涛微微一笑,道:“我可没有凌宇那么受人欢迎,在补习学校里,就没几个人认识我。”

    “Mein_Gott!”冯凌宇在后排来了句德语,说道:“林涛,你在学校里已经是无人不知的学神了,我听克林娜说,全校起码有一半的女生想和你发展友谊,只是你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而已。”

    冯林涛的脸也有些红了,估计冯凌宇说的这事他也知道。他讷讷地说道:“过几年我就要回去的,现在去招惹她们干什么?”

    “你打算回去?”冯啸辰问道,“在德国生活不好吗?”

    冯林涛道:“当然不是,德国的生活太好了,比昂西强多了,和我们厂比,更是天上和地下的区别吧。”

    冯林涛说的“我们厂”,自然是指他从小长大的青东省东翔机械厂,而昂西市则是东翔机械厂所在地的地区首府。东翔机械厂位于大山深处,离昂西市还有上百公里的车程,生活条件十分恶劣。几年前,冯林涛的父亲冯飞到京城去出差,冯啸辰还专门给他弄了些肉票,让他能够买些肉制品回去改善一下生活。从昂西那样的地方跑到波恩来学习,冯林涛的确有一种一步踏入天堂的感觉。

    “既然德国这么好,你为什么还想回去呢?”冯啸辰问道。

    冯林涛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个回答,便反问道:“哥,你不是也拒绝了奶奶让你来德国学习的安排吗?”

    “那是因为……”冯啸辰下意识地想解释一句,话到嘴边又收回去了。几年前,他在德国第一次见到晏乐琴时,与晏乐琴有过一段对话。那时候晏乐琴想让他来德国学习,既而移民德国。他婉言谢绝了,说出来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冯维仁的未竟事业,需要由他们这些孙辈去实现。

    这段轶事,估计晏乐琴也向冯凌宇、冯林涛兄弟俩说起过,目的则是教育他们要向哥哥学习,保持一份爱国心。冯林涛刚才的这个回答,不过是用冯啸辰说过的理由来回答冯啸辰的问题而已。

    “凌宇,你的打算呢?”

    冯啸辰又把头转过去看着后排的冯凌宇,问道。

    冯凌宇颇有西方范儿地耸耸肩膀,说道:“哥哥大人,你放心吧,我过几年也会回去的,这不也是你一直教育我的吗?奶奶担心我贪图德国的享受,天天跟我讲爷爷的故事,还有你的故事,我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我想过了,如果我敢提出留在德国不回去,奶奶肯定会拿棍子打折我的腿的。”

    “这么说,你自己并不想回去?”冯啸辰逼问道。他知道冯凌宇一向油腔滑调,能够这么快就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在德国泡上了个姑娘,这也足以证明他的本事了。

    冯啸辰倒也没觉得冯凌宇想留在德国有什么不好,他并不是那种爱国爱到偏执的人,对于别人做出各种选择都是很宽容的。在他看来,冯凌宇即使想留在德国生活,也无可厚非,这是个人的价值观问题。当然,如果有人为了能够留在国外而不惜出卖国家利益,那又另当别论了,汉奸在任何年代都是应当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