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八十一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听到冯啸辰的抱怨,冯舒怡忍不住便在他手臂上拍了一掌。德国女人的力气大,冯舒怡这一巴掌虽然在最后一刻收了点力度,还是把冯啸辰给拍得鬼哭狼嚎起来。

    “婶子,怎么还打人啊!”冯啸辰逃出两步,捂着胳膊抗议道。

    “你真是太贪心了,用你们中国话怎么说的,叫作人心不足什么的……”冯舒怡斥道。

    “人心不足蛇吞象。”杨海帆笑着替她补全了这句俗语。

    冯啸辰也咧嘴笑了,冯舒怡这话说得真没错,5000美元一台二手滚齿机,的确是便宜到家了,他居然还在扯废钢价格,实在是不地道。

    其实,德国人也不傻,哪里不知道二手设备的价值。一台二手滚齿机,翻修一下还能用,找到合适的买家,三五万美元的价格肯定是能够卖得出去的。之所以向冯舒怡开价五千,说到底图的是把所有的废钢一并打包卖掉。一家废弃的工厂,除了机床之外,还有大量的其他废旧钢材,比如车间的钢结构,历年生产积压下来的废旧材料,还有那些没有翻修价值的废设备,要拆解和搬运都是很麻烦的事情。

    德国的人工成本高,环保要求也高,废旧钢材的处理成本不低,如果能够找到一家企业,愿意把这些麻烦事都揽过去,原来的业主也不介意把那些能用的旧设备卖个低价,就权当地雇人干活的费用了。一台旧设备能够卖三五万美元,也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要找到合适的买主,也不太容易,从这个意义上说,打包销售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冯舒怡是当律师的,过去也接过一些工业企业产权转让之类的业务,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有些了解。这一次,冯啸辰原本是让她帮忙联系采购二手设备,她却存了个心眼,没有直接说买二手设备的事情,而是声称自己的侄子是来采购废钢的,把对方的心理底线直接就拉到废钢的价位上了,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与对方谈价。

    这家名叫哈根兄弟公司的企业,是一家有着60多年历史的机械制造企业,两年前因为各种原因而破产了。公司的最后一任哈根总裁一心想找个下家把企业的旧设备卖出去,以便拿着这些钱去乡下养老。但时下欧洲正值制造业转型时期,传统制造业已经衰落,新型制造业的生产流程和工艺与传统制造业不同,哈根公司的旧设备很难找到买主,除非是当成废钢卖给金属回收公司,可这样一来,价格就卖不上去了。

    冯舒怡找的中间商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在双方之间进行了斡旋,最后谈下来整个厂子所有设备加上废铁的交易价格是180万美元。买方还要额外承担拆卸所有设备和钢结构、并且把这些废品全部处理掉的费用。

    “180万美元,太值了。”

    接过冯舒怡递给自己的设备清单,看着上面那些设备型号、技术参数和使用年限等资料,冯啸辰有一种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的感觉。这可不是一个馅饼,而是用180万美元能够买到的馅饼,是一片馅饼的海洋。

    一台高精度卧式车床,哪怕是二手的,起码也能值10万美元,在这里的报价只要1万美元;一台外圆磨床,价值是一两万美元,而这里的报价才1500美元。至于那些机床上的辅件,什么夹具、量具之类,都是打包计价的,分摊下来,一把卡尺也就是几个美元而已。德国工厂里用的卡尺,能是金南市场上卖的那种山寨货吗?就算是二手卡尺,那也是德国卡尺啊,就是不知道会不会附着几个油纸包啥的。

    “婶子,你太伟大了,这180万,花得太值了!”

    冯啸辰几乎有一种要抱着婶子亲一口的冲动,无奈中国人还是比较含蓄的,他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举动,虽然冯舒怡平时没事也会反撩他几下的。

    冯舒怡得意地笑了,她早就知道这桩生意肯定会让冯啸辰满意的,她故意在事先没有和冯啸辰商量,也是想让他感到惊喜。涉及到二手机械装备收购的问题,当然不是冯舒怡这个律师能够定下来的。在谈判过程中,她找了好几位懂行的朋友来帮忙,最后连晏乐琴都亲自出马了,对各种设备的价值进行了充分评估,还参考了欧洲市场上二手设备的交易情况。最终确定的这个价格,对老哈根来说多少有些心疼,但他也知道,自己实在很难再找到这么好的买主了。有些买家可能会愿意出高价买其中的一两台设备,但要卖够180万美元,他恐怕得等上十年八年。

    “现在的问题是,你必须找到人把这些设备拆卸出来,尤其是要把原来的车间拆解掉,并且把拆下来的废钢运走,这样老哈根才能把工厂的土地卖掉。我找人评估过,拆解这些设备,需要40个工人干3个月的时间,人工成本估计要20万美元。”

    冯舒怡冷静地向冯啸辰提醒道。

    “40个工人干3个月就需要20万美元?这么贵?”杨海帆失声道,他是当经理出身的,算人力成本非常擅长。他想到,按每人每月80块钱的工资标准计算,40个人3个月,也就是1万人民币而已,怎么在德国就需要20万美元了?

    “这是最起码的价格,因为拆卸这些厂房是重体力劳动,工资标准是很高的。”冯舒怡道,“除了人工成本之外,还需要租用各种施工设备,粗略计算,也需要5万美元以上。”

    “不就是拆几间厂房吗,用得着施工设备?”杨海帆不愤地说道,“如果是在中国,我随便找一个工程队,啥设备也用不着,一个月就干完了,而且还花不了这么多钱。”

    “可你们是在德国,德国的人工成本是很高的。”冯舒怡道。

    “如果我们从中国派一只工程队过来呢?”冯啸辰问道。

    “从中国派工程队过来?”冯舒怡一愣,“啸辰,你没跟我开玩笑吧?这么远的路,派工程队过来?”

    冯啸辰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过脑子,只是因为不愤德国的高昂人工费用,说了一句气话而已。被冯舒怡一问,他倒反而认真思考起来了,想了一小会,他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说道:

    “这还真是一个好主意呢,从中国派20个工人过来,加上往返的路费,恐怕都比在德国请人要便宜。你刚才说需要40个人干3个月的时间,我估摸着,如果换成中国工人,20个人干2个月就完成了。”

    “完全有可能。”杨海帆附和道,“佩曼在桐川的时候,就跟我说过,我们的工人干活比德国工人要勤奋得多,德国人干3天的活,中国人花1天就干完了。如果从中国国内找20个人过来,一个人一个月给200块钱,2个月也不到1万块钱。再算上在德国的生活费、往返的路费,最多有3万美元就足够了。”

    冯舒怡看看冯啸辰,又看看杨海帆,说道:“你们真的打算从中国派工人过来?”

    “必须的!”冯啸辰这会已经把事情都想明白了,越想越觉得还是从中国派人过来更合适。人工成本还只是他考虑的一个方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工作态度上的差异。既然要拆解一座德国的旧工厂,那么任何一点值钱的东西都得回收利用。比如说车间里的旧电缆、电器开关、针头线脑之类,运回中国去都是能用的。中国工人见着这些东西,肯定会当成宝贝,小心轻放。而换成财大气粗的德国工人,恐怕就没有这种心态了。

    “可是,要派工人过来,签证的问题怎么解决?”杨海帆开始思考起操作层面的问题了。在时下的中国,出国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派工人出国的事,当然也是有的,不过那都是由国家出面组织的,杨海帆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做。

    这方面的问题,冯舒怡却是比较熟悉的,她想了想,说道:“这事并不困难,我们可以以菲洛公司的名义来做这件事,就说是菲洛公司要收购哈根公司,需要使用一批有经验的工程人员,而这些人员将从中国聘请。有了菲洛公司的邀请函,再找德国在中国的领事馆办签证,就比较容易了。”

    “好,就这么办!”冯啸辰点头应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杨海帆把话说了一半,看看冯舒怡,又把后面的话咽回去了。

    冯舒怡诧异道:“杨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

    杨海帆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刚才只是在想,既然我们派了工人过来,花了那么多路费,是不是可以……”

    冯舒怡一下子就明白了,不禁笑了起来,道:“哈哈,你是不是想说,希望我帮你们再联系几家旧企业,让你的工人把它们也一起拆掉运回中国去?”

    杨海帆脸有点红,说道:“冯夫人,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不过嘛……”

    “难怪啸辰要选你做合伙人,你和啸辰一样,都是人心不足象吞蛇。”冯舒怡现学现卖,却把一句俗语给说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