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八十四章 付点小费

    这桩业务,很快就谈成了。冯啸辰觉得自己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来永嘉同样觉得自己占到了便宜。来永嘉的那些工人本来就是要来德国的。来这么一趟,每个人都要花掉上千美元的机票钱,如果能够从冯啸辰这里得到补偿,那岂不就意味着大家的机票都是白拣来的吗?

    至于说装卸队在德国多呆两个月时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来永嘉手下的装卸队有好几百人,留20个人在德国干活,不会影响到国内的事情。工人们肯定是更乐于在德国工作的,因为出国就有出国津贴,比在国内出差的标准要高得多。呆两个月时间,每个人的补贴都够买一台德国彩电带回家了,这样的好事,谁会拒绝呢?

    来永嘉通过长途电话,就此事向公司做了一个汇报。他还特别强调,这件事有前重装办的冯啸辰处长作为中间人,需要聘请装卸队帮忙的这家企业,也是在重装办的关怀下建立起来的。正如来永嘉向冯啸辰说起过的那样,公司领导层听说对方能够支付劳务费,而且标准也与目前国内向国外派遣劳务的标准一致,便很痛快地答应了。这么一件事情,对于冯啸辰他们来说是大事,对于乐城乙烯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情。

    次日,冯啸辰和杨海帆带着来永嘉的几个随从人员去了哈根工厂,这几个人都是过去跟着来永嘉看守过乐城江边货场的,都是干装卸出身。未来的拆解工作,也是要由他们负责的。这一干人到了哈根工厂,用专业眼光审视了一番之后,表示20个人一个半月时间完成全部的拆解和装运工作毫无困难。至于说大型机械,根本就用不上,他们弄点木头支个架子,再挂上葫芦吊,就足够替代大型吊车了。

    “我们主要看中的就是这些机器设备,这是绝对不能有磕碰的。车间里这些钢结构件,如果能够回收利用是最好的,实在不行,那就切割开,运回国内炼钢用。”杨海帆向装卸队长王庆辉说道。

    “炼钢?”50岁出头,瘦得像条干鱼一般的王庆辉瞪起眼睛看着杨海帆,怒道:“这么好的钢梁,拿去炼钢?有这么败家的吗?”

    “呃……”杨海帆被噎了个够呛。说老实话,他也觉得这些钢梁之类的东西挺有用的,如果是在国内,这样的旧钢梁拆解下来,马上就可以用在其他的建筑物上。不过,这几年和冯啸辰在一起混,冯啸辰身上那种21世纪带来的奢侈作风多少也对杨海帆造成了一些影响,所以他才会说出拿去炼钢这样的话。要知道,哈根是把这些东西当成废钢卖给他们的。

    “王队长,如果要完整地拆下来,工作量会比较大吧?我担心会影响进度啊。”杨海帆好心好意地提醒道。

    王庆辉不以为然地说道:“能增加多少工作量啊?大家加个班,也就够了。我们这些当工人的,就看不得别人糟蹋东西。过去我们跟着来总接收乙烯设备的时候,那些设备包装箱上的钉子,我们都要一个一个撬下来。如果是撬弯了,还得再锤直了,那都是能用的东西啊。

    小杨经理,我跟你说,这德国人的东西,还真是比我们的好,就说这钢梁吧,人家的钢材都比咱们的钢材好得多。这样一根梁,有两吨多重吧,如果拿去当废钢,也就能抵个五百来块钱,可是当成钢梁用,值四五千块呢。你说说看,一进一出就是四千来块钱,我们加个班算个啥?”

    “可是,我们跟来总约定的,就是20个人一个半月的时间,我怕会耽误进度。”杨海帆说道。

    王庆辉道:“这事你就甭管了,我保证一个半月拆完运走,不就行了?这几个车间的东西,都是宝贝,我们保证一样都不会浪费掉。”

    “这……”杨海帆不知道说啥好了。王庆辉的表现,让他很是感动,又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人家是拿工资给自己干活的,其实只要照着他们的要求把厂房拆掉,把设备和废钢运走,就完全可以了。可王庆辉却凭着一个老工人的本能,表示要把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都回收起来。这种情况下,杨海帆不作出一点表示,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啸辰,你看这事……”杨海帆把头转向冯啸辰,等着他拿主意。

    冯啸辰微微一笑,把跟着他们一块来的李涛拉到了一边,低声地说道:“李秘书,有件事我不太方便直接问来总,想私下问问你,你看行吗?”

    李涛愣了一下,点点头道:“你问吧,不过我可不一定了解情况。”

    “刚才你也听到了,王队长说他们可以加加班,把一些能利用的废料回收起来。我想问问,他们这样加班,公司方面会不会给他们付加班费?”冯啸辰问道。

    “这……”李涛有些犹豫了,想了想才说道:“这个恐怕有点难,因为公司和你们签的协议里没有这条规定,最多就是到最后给大家发点奖金吧。”

    冯啸辰也早料到是这种情况,他笑呵呵地继续问道:“那如果是我们这方给工人们单独发点加班费,不包含在付给乙烯石化的劳务费里,算不算违反原则?”

    李涛更是窘了,冯啸辰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有心不回答吧,又觉得冯啸辰与来永嘉的私交不错,自己身为来永嘉的秘书,摆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恐怕以后来永嘉知道了也会责备他的。他又想了一下,含糊地说道:“这种事情,过去我听说也有过。从原则上说,当然是不允许的,不过嘛……冯处长如果去问来总,估计他也不会直接同意的。”

    这话就说得比较艺术了,所谓“不会直接同意”,潜台词自然就是会间接同意了。事实上,哪个单位都不会允许职工去干私活挣钱,但哪个单位都免不了这种事。说到底,这事就是民不举、官不究,你私底下这样干,谁也不会说啥,领导也是装着没看见。可你要拿到桌子上去征求领导的意见,领导当然要表示反对。

    冯啸辰也算是在体制内浸淫多年的人,对于这些事情自然是很清楚的。他所以要向李涛求证一下,就是想知道来永嘉的态度如何,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对他冯啸辰产生反感。现在听李涛这个口气,来永嘉并不是那种迂腐不化的人,冯啸辰如果能够给他的手下谋点利益,估计来永嘉会偷着乐的。

    “那我就明白了,谢谢李秘书。”

    冯啸辰向李涛道了谢,然后走到王庆辉等人的身边,说道:“各位师傅,刚才王队长跟我们小杨经理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替德方感谢大家的敬业精神。有一个情况,我想向大家通报一下,德方关于这次拆解厂房的工作,有一个额外的政策,那就是如果装卸工人能够在不影响进度的前提下,对一些废品进行回收,他们将按回收物品折值的2%发放奖励。

    比如说,刚才王队长说这根大梁如果完整拆解下来,能够值5000块钱,而当成废钢则只值500块钱,中间这4500元的差价,德方会拿出2%,也就是90块钱作为奖金。”

    “还有奖金?”几个装卸工的眼睛都亮了,原本是出于一种心疼东西的心态,承诺会把有用的东西都回收利用起来,想不到对方还能付给奖金,这可就是意外之喜了。

    “冯处长,这奖金也是算在劳务费里,统一付给公司的吗?”王庆辉问道。他已经在心里打着算盘,如果对方付了奖金,自己身为队长,应当向公司争取一下,让公司从这笔奖金里提出一个比例,作为工人们的加班费。这个比例嘛,最好能够到20%以上,实在不行,10%也不错了。

    一根梁能够提90块钱,10%就是9块钱,也就是两三个人多干个把小时的事情而已,能累到哪去?

    谁料想,冯啸辰却是摇摇头,道:“不是的,这些奖金不会付给乐城石化,而是直接付给工人的,这是德国人的规定,相当于餐馆里给服务员的小费。”

    “直接付给我们?”

    这一回,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原本想着能够帮公司再多创造一点收入,自己拿个小头,也挺不错的。谁知道人家说的是这些钱都归工人所有,那就意味着拆一根梁能够赚到90块钱,天啊,抢钱也没这么容易啊!

    冯啸辰说的小费这个概念,大家是懂的。外国电影里看过,而且前几年有外国专家到公司去,也给为他们服务的食堂工作人员、招待所服务员等付过小费。公司倒是规定这些小费必须上交,可规定是规定,私下里拿了又有谁知道呢?自己帮着德国人拆一个工厂,自愿多干点活,帮人家省下一些材料,人家付笔小费,好像也是说得通的。这些钱,你不说,我也不说,公司想必也不会知道吧?

    王庆辉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李涛,却见李涛不知啥时候已经蹓跶到一台设备边上去了,正在饶有兴趣地研究着铭牌上的外国字。王庆辉立马就明白了:这件事冯处长肯定跟李秘书说过了,而李秘书明显表现出不想掺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