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同学

    京城。

    月坛北小街的一个小院子里,坐落着两幢苏式风格的四层楼房。社科院经济战略研究所,就设在其中的一座楼上,占了一层半的面积。后世的冯啸辰也曾到这里来拜访过,不过那时候办公楼已经经历过几轮修缮,虽然外表看上去仍如时下这样朴素厚重,但走廊里已经铺上了防滑的瓷砖,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空调,一些办公室甚至还有指纹识别的门锁。

    与后世相比,现在这座办公楼里的陈设只能用寒酸二字来描述,走廊上偶尔走过的人也都穿着有些显旧的服装,脸上带着岁月留下的沧桑之色,与后世的农民工没什么两样。但冯啸辰却知道,这些人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后世赫赫有名的经济学家,他们的名字都是会频繁出现在各种书籍上的。

    “你就是冯啸辰?看起来比档案上要老成得多嘛,我还一直担心你岁数太小,生活不能自理呢。”

    在战略所的行政办公室里,教务秘书兼生活秘书刘雅惠验过冯啸辰的报到证,又上下打量了冯啸辰一番,笑吟吟地评论道。

    刘雅惠是京城机关单位里很典型的那种中年大妈,在单位上工作了好几十年,上上下下的人头都熟悉,一副热心肠,说话口无遮拦。她早就看过冯啸辰的档案,知道这个新生是23岁,说起来也不算是小孩子了。不过,她的思维被冯啸辰档案中的“学历”一栏给带偏了,总觉得冯啸辰就是一个初中生,那自然就是图样图森破的那一类了。

    “我14岁就到知青点当知青去了,生活自理方面没什么问题。”冯啸辰也笑着回答道。刘雅惠说的这个“生活自理”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解了,不过冯啸辰并不打算予以纠正。

    冯啸辰的自我介绍让刘雅惠顿生了怜悯之心,她摇头叹息道:“才14岁就去当知青了?啧啧啧,真不容易,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还好吧,周围的其他人都挺照顾我的。”冯啸辰道。

    “嗯嗯,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嘛!”刘雅惠发了一句不着调的议论,随即又说道:“没关系的,在战略所上学,有什么生活上的事情就来找我,我会给你们安排好的。对了,我还专门安排了一位年纪大一点的同志和你同宿舍,他叫啥来着……对了,叫王振斌,是国家计委的一位处长,今年40岁了,60年代的大学生,是你们班的老大哥。”

    “是吗,那可太好了,我可以向老大哥多多学习。”冯啸辰敷衍着说道。对于这种热心大妈,你必须要随时附和她的话,让她觉得你又谦虚又谨慎,是一个可教育好的孩子,这样未来她就会对你百般照顾。反之,如果你对她的话不理不睬,甚至流露出厌烦情绪,你就会进入她的黑名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弄得你狼狈不堪。冯啸辰前一世的单位里就有这样的大妈,他是很擅长于与这种人打交道的。

    果然,冯啸辰的态度让刘雅惠颇为高兴,她说道:“小冯啊,你有这样的态度就非常好。我看过了,咱们所这一届的6个学生里,你是学历最低的,只有初中文凭。不过不要紧,只要你有努力学习的精神,迎头赶上没什么困难。你的导师是沈老师吧?他是一个好人,所里的人都知道沈老师的脾气特别好,对学生也特别好,你算是找对人了。”

    “是啊是啊,经委的领导安排我来学习的时候,也说了这一点。”

    “来吧,我带你到宿舍去,顺便给你介绍一下战略所的情况。”

    刘大妈的好意,是冯啸辰无法推辞的,他只能乖乖地拎着自己行李卷,跟在刘雅惠的身后,下了办公楼,来到对面的那幢楼上。

    这幢楼被称为教学楼,其中一、二两层是教室、会议室、仓库等,三、四两层则是学生宿舍,以及年轻老师的宿舍。

    月坛北小街的这个小院子里一共有三个研究所,每年招收的研究生也就是20来人,因此宿舍颇为宽裕。学生都是两人一间,每人配有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柜子和一个书架,这样的条件,甚至比一些单位里的单身职工都要好得多。

    冯啸辰在京城有住处,但按照研究所的规定,研究生是必须住校的,在入学通知上也明显写了要带行李来报到。冯啸辰找人侧面打听过,知道研究所在这方面管得不算太严,平时也没人会去查寑。一般来说,一年级的时候因为有不少课程,所以学生大多数时候还是住在所里比较方便。到了二、三年级,没有什么课程的时候,学生如果愿意回家去住,也是无妨的。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不要太张扬,你违反规定回家去住,还发个朋友圈显摆,那就是作死了。就算所里不找你麻烦,院里的领导能饶得了你吗?

    刘雅惠领着冯啸辰,一路喋喋不休地介绍着各种情况,很快来到了分配给冯啸辰的宿舍门前。宿舍的门虚掩着,显示出里面已经有人了。刘雅惠站在门外喊了一声:“小王,小王,和你同宿舍的小冯同志来了。”

    话音未落,门便被拉开了,一个40岁上下、衣装整齐,带着很鲜明机关干部特征的中年人出现在他们俩面前。中年人先向刘雅惠打了个招呼,随后便把目光转向冯啸辰,伸出手热情地说道:“你就是冯啸辰同志吧?欢迎欢迎。我叫王振斌,原来在国家计委工作。早听刘老师说过,和我同宿舍的是个年轻同志。我岁数大了,脑子笨,学东西慢,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帮助呢。”

    冯啸辰与对方握了一下手,说道:“王大哥客气了,刚才刘老师已经跟我说过了,我是咱们班上学历最低的,只有初中毕业的文化。王大哥是60年代的大学生,水平高,以后学业上的事情,我还要请王大哥多多帮助呢。”

    王振斌道:“哪里哪里,我学的那些东西,早就落伍了,你们年轻人的知识面广,要多帮助我才是。”

    听到二人互相吹捧,刘雅惠在一旁叫好道:“哈哈,你们俩这个态度可真是太好了,都很谦虚,以后你们就互相帮助吧。小王,我把小冯交给你了,你在生活上要好好照顾他。我还有其他事情,就先走了。”

    “刘老师再见!”

    “谢谢刘老师!”

    看着刘雅惠走开,王振斌伸手接过冯啸辰手里的行李,把他让进了屋子,然后指着靠窗的一张床,说道:“小冯,你睡这张床怎么样?如果你不习惯,咱们换换也可以。”

    一个房间里放两张床,靠窗的位置无疑是更好的,光线更充足,同时也不像门边的床位那样喧闹。王振斌来得比冯啸辰早,却占了靠门的床,把好位置留给了后来的舍友,这一个小细节让冯啸辰对他顿生了几分好感。王振斌事先是知道冯啸辰的情况的,无论是从资历上说,还是从行政级别上说,王振斌都比冯啸辰更高,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样低调行事,也反映出了王振斌处事的态度。

    “王大哥,你岁数比我大,还是你睡窗边吧,我睡靠门的位置。”冯啸辰客气道。

    王振斌便明白冯啸辰看懂了自己释放的善意,他笑着说道:“不必了,我睡得沉,靠门边也无所谓。”

    “这怎么合适呢?”冯啸辰装出为难的样子说道。

    “没事,能够住一块是缘份,你就别计较这些了。对了,你也别一口一个大哥的,你还是叫我老王吧。”王振斌帮冯啸辰把行李放到靠窗那张床上,乐呵呵地说道。

    “叫你老王八?这样不太合适吧,这不是骂人吗?”冯啸辰眨巴着眼睛说道。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怎么会是骂人……”王振斌一开始还没发现自己的语病,不过,当他发现冯啸辰的脸上露出一个调侃的神情时,不禁愕了一下,随后便反应过来了,哈哈笑道:“哈哈,看不出来,你这个小冯还挺损的,我不一留神就着了你的道了。”

    “是你自己说的嘛,我可啥也没啥呀。”冯啸辰装作委屈的样子说道。

    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开过,两个人立马就熟悉起来了。王振斌原本还担心冯啸辰过于年轻,不太好相处。因为像冯啸辰这种年轻人,要么是少年得志,看不起年纪大的同学,要么就是自惭资历太浅,在他这个有资历的官员面前显得局促。现在看来,冯啸辰的表现堪称是不卑不亢,一方面对王振斌挺尊重,另一方面又并不怯场,还能够很轻松地跟他开玩笑。这样王振斌的两个担忧就都打消了。王振斌的家也在京城,但按照规定,他也得在宿舍里住上一段时间,有一个开朗机智的舍友当然是很愉快的事情了。

    “小冯,你先铺下床,拾掇拾掇,一会咱们一块出去吃饭。咱们班6个同学,昨天已经到了5个,你是最后一个,也是班上的老幺。大家已经商量好了,等你一到,咱们就出去小聚一下,庆祝咱们战略所84级硕士班正式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