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九十四章 原来是临时工惹的祸

    山北省奎固市。

    北方化工机械厂的厂部会议室里,阴云密布。十几位厂领导以及一些重要处室的一把手围坐在会议桌旁,正在听副厂长边广连介绍这一次分馏塔质量事故的情况以及善后处理方案。厂长程元定坐在中间位置,脸色铁青,一根接一根地抽着香烟。他吸烟的力气很大,几乎每吸一口就能够让香烟燃掉一半,似乎是这香烟得罪了他,让他恨不得食之而后快。

    “青东省那边,程厂长带着我们几个去了一趟,基本上已经说好了,对方答应不会追究工期延误的事情,愿意与秋间会社就建设工期问题签一个补充协议,放弃相应的赔偿权利。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国家重装办方面咬住不放。从日本引进大化肥成套设备,是由国家装备进出口公司负责的,如果重装办不松口,装备进出口公司方面也不会松口,届时就算青东省经委同意放弃赔偿要求,进出口公司方面也是不会同意的。”边广连说道。

    “这个重装办有什么权力找咱们的麻烦?”党委书记萧金生不满地嘀咕道,“他们只是业务指导部门,跟咱们根本就没有上下级关系,狗拿耗子,他们管得着吗?”

    副书记卓惠珍道:“当初咱们厂和重装办是签过一个质量保证书的,现在他们就是拿着这个保证书来刁难咱们。依我说,当初就不该签这个东西,人家就是设好了圈套,等着咱们往里跳呢。”

    听卓惠珍说起保证书的事情,一干领导们都偷眼去看程元定,想看看他如何反应。保证书是程元定去签的,当时厂子里对此也有一些争议,无奈程元定在厂里说一不二,大家也不敢公然反对,所以最终就签下来了。当然,在这一次的事件之前,大家对于这个保证书也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总觉得就是一个形式而已。谁料想重装办居然还把它当真了,非要北化机照着保证书上的条款承担责任不可。

    程元定从场上的气氛就知道大家都在偷窥他,也知道卓惠珍说那番话是在给他拉仇恨。他和卓惠珍素有矛盾,只是因为双方级别差不多,卓惠珍管的是工会、妇联这些群众团体,与他这个厂长的交集不多,所以二人一直保持着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现在生产这方面出了问题,卓惠珍当然会乐于出来踩几脚的,即使不能把程元定给踩死,至少也能恶心恶心他吧。

    娘的,等到这件事过去,看老子不收拾收拾你。

    程元定在心里暗暗骂着。现在正是他走背字的事情,他还分不出精力来对付卓惠珍,所以也只能先给对方记笔小账了。

    “保证书这个事情,当时也是没办法。”边广连替程元定解释道,“重装办提出来,如果不签保证书,就不能承担设备分包任务。这一次的设备分包,是带着技术转让的,对于提高咱们厂的技术水平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才不得不签了这个保证书,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呢?”

    “既然签了保证书,那就应当严格执行嘛,怎么会出这么大的漏子呢?”卓惠珍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她看着边广连说道:“老边,我是搞政工的,不管你们生产那一摊。这一次的质量问题,是因为咱们厂的技术实力不够呢,还是因为某些领导不重视产品质量,导致出现了严重问题呢?我想,这个问题是需要搞清楚的,谁的责任就由谁来负责嘛,大家说是不是?”

    “这件事,生产处和质检处已经调查清楚了,是仓库保管员华菊仙工作态度不认真,把43号焊丝错放到了75号焊丝的箱子里,然后当成75号焊丝发给了车间。电焊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43号焊丝,造成了这起事故。”边广连说道。

    此言一出,场上顿时出现了一段很诡异的沉默,一些人的脸上显出轻微的愕然,另外一些人则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能够有资格参加这个会议的,可都是人精,哪能品不出这其中的味道。

    “华菊仙,就是那个临时工?呵呵……”卓惠珍看看众人,重重地冷笑了两声,可惜没有获得回应,她看着边广连,说道:“老边,这就是你们调查的结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一个临时工来担了所有的责任,这样的事情,你也相信?”

    “老卓,这个时候就别再纠缠细节了。”萧金生开口了。事情是怎么回事,他当然是很清楚的,让华菊仙这个临时工来顶缸,也是厂子里处理同类事情的惯例。临时工的好处,在于随时都可以开除,只要私底下给一些补偿,让他们担再大的责任也无妨。如果换成一个正式工,事情就麻烦了,人家端得好好的铁饭碗,凭什么要替你背黑锅?什么样的经济补偿能够抵得上一个国企的编制呢?

    卓惠珍想利用这件事来恶心程元定,萧金生当然也是知道的。换成其他时候,他会乐于看到卓惠珍和程元定斗起来,他再在旁边打打圆场,显示一下存在。但这一回的事情有点大,外敌当前,再这样内斗就不合适了。

    “让华菊仙来承担这个责任,还是比较合适的。群众对她也早有反映,说她工作不够认真,经常在上班时候打毛衣,发材料经常发错。这一次犯下这么大的错误,应当直接予以开除,以严肃纪律。”萧金生沉声说道。

    “开除华菊仙是肯定的。”管人事的副厂长蒋新乐道,“不过,刚才卓书记说得也对,这么大的事情,光处理一个临时工肯定交代不过去的。其他相关人员也应当处理几个,尤其是需要有一两个中层干部,这样也显得我们的态度比较认真嘛。”

    萧金生道:“生产处、质检处、材料科、容器车间,这几个单位都要对这件事情负责任。处理的力度可以稍微大一点。要向被处理的同志做好解释工作,告诉他们这是为厂里分忧,等到过一段时间,厂里还可以恢复他们的职务。”

    边广连点头道:“萧书记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生产处的老张,质检处的老李,容器车间的老刘,他们都同意接受处理。我跟他们说了,这一次的事情比较大,如果认真地查下去,他们的责任也是跑不掉的。主动出来承担责任,和等着厂里查出来再处理,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哈,原来你们还没有认真查下去呢?”卓惠珍又逮着了边广连话里的漏洞,讥讽地说道。

    边广连白了卓惠珍一眼,却也不敢和她缠斗。这一回的事情,完全是生产上的事,就算是上头派人下来查个天翻地覆,也碍不着卓惠珍什么事。这厮完全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自己和她计较下去,那是包输不赢的。

    “除了中层干部这边,厂领导也应当有个态度。”边广连自顾自地说道,“我考虑过了,我是管生产的副厂长,出了质量问题,我责无旁贷。我准备向上级做认真的检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引咎辞职。”

    “这倒不至于。”萧金生道,“说破大天去,也就是用错了一箱子焊丝的事情,还能追究到厂领导这个层次上?你做个检讨是应该的,也算是表示了一个态度嘛。但引咎辞职之类的,就不必提了。这样一提,倒显得咱们像是有多理亏似的。我跟大家说,上头那些人,也是会挑软柿子捏的,咱们显得太软了,人家就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就像那个保证书,当初咱们如果坚持不签,其实他们也奈何我们不得,难道国家能全靠一群农民去搞大化肥?”

    最后一句话,就有些诛心了,相当于又借机黑了程元定一次。萧金生顾全大局不假,但不利用这个机会黑一黑程元定,也对不起他这么多年的阅历了。

    听到边广连已经说完了处理方案,萧金生也表示了赞同,程元定把手里的烟蒂狠狠地按在烟灰缸里,抬起头来,看着众人,阴恻恻地说道:

    “这件事情,就照边厂长说的方案办。在这件事里受了委屈的同志,未来厂里一定会给予补偿的。我说一句,国家重装办有些人一直想跟咱们过不去,这一次机会他们肯定是不会放过的。但只要咱们团结一心,统一口径,他们就奈何我们不得,我就不相信他们有胆量让北化机真的破产。

    我知道有些人心里有其他的想法,想看我老程倒霉。等到事情过去,大家愿意怎么说,哪怕是站在厂部楼下骂我祖宗八代,我都不管。但这一次,如果有谁敢出卖厂子的利益,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他就是与全厂4000多职工为敌,我程元定绝对不会轻饶他!”

    说到这里,他用鹰隼一般的目光环视了会议室一周,所有被他的目光扫中的人,都赶紧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以示自己是大大的良民。只有卓惠珍把头偏向了一边,却也不敢再说什么风凉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