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三百九十八章 坦白从宽

    “边厂长,我听人说,这一次的事情很大,弄不好我会被判刑的。”

    “华菊仙,你瞎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

    “真的,大家都这样说。”

    “这是谣言,不要相信!”

    “边厂长,我如果被判刑,会判多少年啊?”

    “怎么可能会判刑呢?法律没这样的规定嘛。”

    “我判刑倒不要紧,可我家小军和小兵就麻烦了,他们政审都通不过……”

    “华菊仙,我跟你说了100遍了,判刑是谣言,不要信!”

    “边厂长,我想撤回我那份材料,这件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情。我也不要厂里给我补贴了,这钱我拿着不踏实。”

    “华菊仙,你不要胡思乱想,别说你不会被判刑,就算真的被判刑了,厂里也不会不管你的。”

    “边厂长,这么说,我真的会被判刑?”

    “我说了,不会!!!”

    “可你刚才说会的……”

    “不会!!!”

    “边厂长,我求求你……”

    “滚!”

    边广连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他都快要被华菊仙给逼疯了。从一早来上班,华菊仙就堵在他的办公室里,翻来覆去就是说着自己会不会被判刑的事情。边广连一开始还有耐心跟她解释,为了能够解释得有效,他又换了几种不同的解释方法,结果就在华菊仙的脑袋里造成了混乱。这种混乱让华菊仙感到边广连肯定是在骗她,而她被骗的结果将是很悲惨的。

    边广连当初选华菊仙来背这个黑锅,是看中了她头脑比较简单,稍微给点好处就能让她就范。可现在看起来,选择这个头脑简单的人实在是他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头脑越简单的人就越偏执,一旦认准了一件事情,谁也无法改变她的想法。

    “老边,情况不太对啊。”

    华菊仙前脚刚走,管人事的副厂长蒋新乐后脚便进了边广连的办公室,他手里捧着一个水杯,显得悠然自得的样子,但眉头却是锁着,像是有什么难事一般。

    “我听到一些群众的反映,好像厂子里出了谣言,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我担心会出乱子啊。”蒋新乐说道。

    “这谣言是从哪传出来的?”边广连问道,他也是厂里的一员,像这样的谣言,他岂能听不到。最开始,他只是付之一笑,觉得不过是少数人庸人自扰而已。让华菊仙闹过一阵,又听蒋新乐提起此事,他才有些不踏实了。

    蒋新乐道:“现在议论纷纷,也说不清是从哪开始的。我听说,那几个被安排承担责任的中层干部,好像也有些动摇了。”

    “这不,华菊仙刚走,她想改口。”边广连指着桌上自己给华菊仙倒的茶水,苦笑着说道。

    “这绝对不行。”蒋新乐道,“她如果一改口,事情就麻烦了。咱们自己提交的调查报告,连最关键的人物都出错了,这不是送上门去的把柄吗?”

    “嗯嗯,我马上安排人去稳住她,绝对不能让她改口。”边广连道,说罢,他又恨恨地嘟囔了一声:“特喵的,这些京城来的人,到底是想干什么,不把咱们厂折腾黄了,他们就不乐意是不是?”

    蒋新乐道:“我倒是觉得,咱们太轻敌了。这次的事情可真不算小,最关键的是,直接给了重装办一个耳光,人家咽不下这口气啊。现在咱们光推了一个临时工出来,人家能接受得了吗?”

    “……”边广连的脸有些变色了,“老蒋,您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

    蒋新乐幽幽地说道:“老边,咱们都是老同事了,有些事情……唉,说句难听的,我是分管人事的,生产的事怎么也追究不到我的头上,你可是管生产的,就难说罗。”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蒋新乐把话说到这个程度,边广连岂能听不出其中的暗示。如果这件事情要追究到厂领导一级,那么有资格承担责任的,不外乎边广连和程元定两个。要保程元定,就意味着边广连要去背黑锅。边广连如果想明哲保身,就得把程元定供出去。此前边广连让华菊仙去背黑锅,那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事情,他没有丝毫压力。可现在要让他去背锅,他可得掂量掂量了。

    “老蒋,谢了,我会注意的。”边广连压低了声音,向蒋新乐说道。

    华菊仙出了边广连的办公室,转身就往党委副书记卓惠珍的办公室去了。卓惠珍是管工会妇联的,在厂里颇有一些知音姐姐的盛名,华菊仙六神无主,自然要找卓惠珍给她拿个主意。

    “卓姐,我可活不下去了!”

    一进屋,华菊仙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开了:“那箱子焊丝的事情,根本就和我无关,是边厂长找我,让我把责任担下来。他还说,现在给我一个开除处分,等调查组走了,给我换个更好的位置,工资也可以提一级。可谁知道,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人家都说,我起码要判20年的刑,而且我家小军小兵也上不成大学了,政审就通不过。卓姐啊,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没法活了!”

    “你说什么,那焊丝的事情跟你没关系?”卓惠珍眼睛一亮。

    “可不是跟我没关系吗?我再糊涂,也做了这么多年保管员,材料型号哪能看错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

    “我……我一时糊涂啊,听了边广连这个混蛋的……,卓姐,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卓惠珍心里犹豫起来了,这么狠的料,如果曝给调查组,程元定恐怕得挨一个大处分吧?边广连就更别说了,欺骗组织可是严重错误,撤职也最起码的事情。可是,这个料由她去曝,合适吗?

    “菊仙啊,这个事情是生产上的事,我也不太了解,所以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我们党的政策一向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个人犯了点错误不要紧,只要向组织说清楚,组织是会给予保护的。相反,如果和某些人串通一气,欺骗组织,一旦事情暴露,处理会是非常重的哦。”卓惠珍说道。

    华菊仙脸色煞白,问道:“卓姐,你是说,我应该去向京城来的那些领导说清楚?”

    “我可没这样说。”卓惠珍拿起桌上的一张报纸,把目光投到了报纸上,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只是向你介绍了一下党的政策,具体到这件事,我说了我不了解情况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是不是?”

    “我明白了。”华菊仙这一回倒是一点就透,她从木沙发上站起来,拢了拢头发,毅然决然地走出了卓惠珍的办公室。

    卓惠珍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把看报纸的姿势又保持了几秒钟,这才一跃而起,先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然后冲到窗口,借着窗帘的保护向楼下看去。这时候,华菊仙已经走出了厂部的办公楼,向着调查组住的招待所的方向大步走去。

    “什么,你来自首?”

    华菊仙闯进调查组的临时办公室里,把徐晓娟给吓了一跳。坐在一旁的王根基却是欣喜若狂,他真没想到自己只是跟着冯啸辰去几家餐馆造了点谣言,就起到了这么好的效果。

    “领导,我交代,我全交代!”华菊仙扑上前去,拉住了徐晓娟的衣袖,只差咕咚一声跪下了。

    “大姐,你别急,来来,你坐下慢慢说!”徐晓娟把华菊仙扶着坐下,然后喊来了左锋等人,开始听华菊仙讲述。

    “什么?你说你根本没有发错焊丝,车间来领料的时候,领的就是43号焊丝?”

    “可不是吗,我再糊涂,也知道焊丝和焊丝不一样,如果他们领的是75号,我怎么会发43号呢?到时候材料账对不上,我拿什么去赔啊?”

    “可是,车间明明需要75号焊丝,他们为什么要领43号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库房里没有75号焊丝了吧?”

    “库房没有75号焊丝?”

    “对啊,我们厂好像还是去年的时候用过75号焊丝,用完以后就没有再采购了。43号焊丝倒是有很多,所以这一段时间的生产,用的都是43号焊丝。”

    “你有证据吗?”

    “当然有,……呃,是过去有,现在没有了。前几天,厂里说你们要来查这件事情,边厂长就让我把仓库的账给重新做了一遍,进库单、出库单什么都是后来填的。”

    “你说的边厂长,是边广连厂长吗?”

    “就是他,我们厂就一个边厂长。”

    “也就是说,是边广连厂长指使你做假记录,而且还做伪证,把责任都揽到了你的头上?”

    “是啊是啊,就是边厂长让我做的。我哪想得到会被判刑啊,领导,我这算是坦白了吧,你们别判我的刑好不好?我求你们了……”

    华菊仙说到此处,又祭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看家本事,看那意思,如果徐晓娟不给她一个准信,她就得满地撒泼打滚了。

    “判刑?判什么刑……”徐晓娟被弄懵了,好端端地调查质量事故,谁说要判华菊仙的刑了?

    王根基赶紧接过话头,向华菊仙说道:

    “华大姐,你这种态度很好,符合坦白从宽的规定。只要你能够勇于揭发,我向你保证,肯定不会判你的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