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零一章 不是这样的

    把沈荣儒请出来吓唬人,是冯啸辰的无奈之举。

    面对北化机布置的攻守同盟,他只能利用人员的恐惧心理去进行分化瓦解。华菊仙是个普通临时工,她最大的软肋就是两个孩子的前途,所以冯啸辰放出风声,说华菊仙这次惹了大事,孩子的前程也会受到影响,果不其然,华菊仙一下子就是崩溃了。

    对康水明这些人,冯啸辰要故伎重演,但一时还找不出他们害怕的事情,于是就把沈荣儒推上了前台,并把他的身份浮夸了一通。沈荣儒的确是那种能够与中央领导谈笑风生的人,但要说他会直接找中央领导去告康水明他们这样一群普通工人的黑状,那就天大的笑话了。可是,康水明他们并不了解这些事情,别说沈荣儒被中央领导称过老师,就算他只是给中央领导沏过茶,这个身份也足够让他们害怕了。

    “各位师傅,大家不用紧张,我这次到北化机来呢,主要是来做一些研究的。请各位到这里来,是想了解一些有关分馏塔焊接过程中的问题。我本人是学经济学的,不懂工业技术,我的这位学生小冯同志,接触过一些工业上的事情,所以我就委托他来向大家发问了。”

    沈荣儒做了一个简单的开场白,然后便把说话权交给了冯啸辰。

    “各位师傅,大家刚才已经听沈教授说了,我们是来做一些研究的,未来的研究报告,可能会直接作为内参送到中央领导那里去。所以,请大家一定要严肃地对待这次谈话,不能说假话,否则的话,那就是欺骗中央领导了。”冯啸辰一改此前那温和的神情,沉着脸向众人警告道。他分明看到,坐在对面的那些电焊工脸色也都变了,有好几个人的腿已经在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中间有谁参加那座分馏塔的焊接工作?”冯啸辰问道。坐在一旁的祁瑞仓和丁士宽二人各自摊着一本工作日记,在飞快地记录着。没办法,这二位也是学经济出身,对于工业技术了解不多,如果让他们来问话,肯定是问不下去的,于是他们就只能当当会议记录了。

    电焊工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康水明替大家回答道:“冯同志,我们这里每个人都参加了焊接工作,各人完成的工作量不一样,在台账上都有记录。”

    “嗯,是这份台账吧?”冯啸辰扬起一份资料,向康水明晃了一下。康水明认得那正是他们班组的工作台账,封面上还有他的签名,便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在焊接之前,你们有没有看过工艺文件?”

    “看过。”

    “是否充分了解文件上的内容?”

    “是的。”

    二人一问一答,不觉便谈过了十几个问题。冯啸辰翻开从北化机带来的工艺文件,选出其中一段念了一遍,然后问道:“康师傅,工艺文件上说明这些编号的焊接作业需要使用75号焊丝,你们是否清楚?”

    康水明心中一凛,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自己的工友们,众人也都用复杂的目光看着他。他迟疑了一下,慢吞吞地回答道:“当然……是清楚的。”

    “75号焊丝和43号焊丝之间的区别,你们了解吗?”

    “这个倒是不太了解。”

    “那么从操作规程上说,用43号焊丝替代75号焊丝,是不是允许?”

    “这当然不允许。”康水明知道这些问题都非常犀利,他的每一个回答都可能是在向一个深坑里前进,但事到如今,他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一句一句地回答着,不知道对方会在什么时候提出什么致命的问题。

    “然而,根据秋间会社的检测,北化机提供的这座分馏塔,指定的这些焊缝都是使用43号焊丝焊接的,违反了工艺要求,你们如何解释呢?”冯啸辰盯着康水明的眼睛问道。

    康水明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他挪开目光,支吾着说道:“这是因为仓库发错了材料,我们去领75号焊丝,结果仓库送来的是43号焊丝,这两种焊丝看起来差不多少,所以我们就弄错了。”

    “是吗,大家都没看出区别来?”冯啸辰把目光转向众人,冷笑着问道。

    “没有!”

    “我们怎么看得出来?”

    “这两种焊丝本来就差不多嘛……”

    众人纷纷回答道,不过所有的回答都有些犹豫不决,显然是底气不太足。

    冯啸辰呵呵笑道:“不会吧,你们各位都是有经验的电焊工,康师傅有30多年的工龄,李师傅也是行业里排得上号的电焊技师,你们就算从外观上看不出焊丝的差异,只要一打着火,焊上一条焊缝,还能分辨不出两种焊丝的不同?”

    “这个很难,呃……”

    李焊工随口回答了一句,没等说完就卡住了。他突然想起了一事,不由得脸色骤变。与此同时,其他电焊工也都陆续反应过来了,脸上都露出了愕然的神色。

    尼玛呀,合着这帮京城来的领导是在这等着我们呢!刚才那个傻乎乎的什么王建国,分明就是人家派出的“托儿”好不好,我们被他的激将法骗了,说自己只要一看电弧光就能分辨得出焊丝的型号。一伙人试了半天,现在说分不清焊丝型号的差异,这不是当面撒谎吗?

    “怎么,不说了?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你们不是很能干的吗?”冯啸辰把眼睛一立,气势汹汹地喝问道。

    “太不像话了!”王根基也狐假虎威地一拍桌子,转头对沈荣儒道:“沈教授,您看到了吧,这些工人就是这样欺上瞒下的,他们明知焊丝型号不同,却故意不说出来,这就是有意拆国家的墙角,破坏社会主义建设!”

    “王处长……”祁瑞仓听不下去了,咱们不带这样上纲上线的好不好?

    “祁同学!”冯啸辰大声地打断了祁瑞仓的话,说道:“我知道你心肠软,但你不用替他们说情,这一次的损失如此重大,任何人说情都没用。沈教授,这种明目张胆欺骗国家、欺骗领导、欺骗中央的行为,您一定要向中央进行汇报,要严厉地惩处!”

    “我明白,我会这样做的……”沈荣儒哭笑不得。他当然知道冯啸辰和王根基都是在演戏,看着眼前这群工人吓得脸如土色的样子,他也有些于心不忍。但他明白,这个时候只要稍稍松一下口,对方就会反应过来,届时冯啸辰他们布的局就满盘皆输了。

    唉,谁让我招了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关门弟子呢,那就陪他疯一回好了,真是晚节不保啊。

    沈荣儒在心里哀叹道。

    他们这样一番做作,还真起了作用,电焊工们一下子都慌神了,哪里还有余暇去分析冯啸辰话里的漏洞。欺骗国家、欺骗领导、欺骗中央,这些大帽子可是会砸死人的,大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而且这一回的事情还真的和他们无关,他们有什么必要去背这个黑锅呢?

    侯彩云首先就扛不住了,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地说道:“领导,不是这样的,我们都是被厂长骗的!”

    “彩云!”康水明喊了一声,想制止徒弟的曝料。

    侯彩云既然已经开了口,就断没有再否认的可能。她对康水明说道:“师傅,咱们也帮边广连他们瞒着了,到时候他们没事,咱们都坐牢去了。”

    说罢,她又转向冯啸辰,像是怕被别人抢了话头一般,一口气都不歇地说道:

    “领导,那个43号焊丝,分明就是生产处让我们用的,厂里压根就没有75号焊丝。我们在烧电焊的时候都知道用的是43号焊丝,根本不是仓库弄错了。”

    “是这样吗,康师傅?”

    听到侯彩云揭开了内幕,冯啸辰心里踏实了。他收起刚才那凶恶的嘴脸,对康水明淡淡地问道。

    康水明像是被抽掉了元气一般,颓然地点点头,道:“彩云说的都是真的,从一开始,生产处就是通知我们用43号焊丝。我们看过日本拿过来的原始工艺文件,上面说的是75号焊丝。我们还问过生产处是不是弄错了,生产处说,两种焊丝差不多,厂里积压了不少43号焊丝,赶紧用完了才好重新采购。”

    “可是你们向调查组递交的情况说明上并不是这样写的。”冯啸辰道。

    康水明道:“那都是边厂长让我那样写的,他说让华菊仙一个人担责任就好了,如果说是生产处的责任,对厂里的影响太大。我也是出于为厂子考虑的想法,所以才欺骗了各位领导。这都是我的错,和他们几个没有关系。”

    “康师傅,你也是为我们好,这怎么能怪你呢?”侯彩云辩解道。

    郭建新道:“领导,这事不能怨康师傅,那都是程元定和边广连他们的事。你们是不知道,这个程元定非常霸道,在厂里搞一言堂,说一不二。他让康师傅这样编,康师傅哪敢不照着做?如果不照着他的话做,他明天就会让康师傅到三产公司去坐冷板凳的。”

    “就是,程元定可厉害了!”

    “我们现在说了实话,回头肯定会被他报复!”

    “领导,你们一定要把程元定撤掉,要不我们就没有活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