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一十七章 技术交流

    这样做合适吗?

    冯啸辰自己也在问着自己。

    从道德上说,这些潜规则当然是不对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犯罪行为。比如刚才说的那位柳平矿长,为了一己之私而拒绝罗冶的产品,包成明如果要想从他这里取得突破,只能是帮他解决女儿出国留学的事情。不管包成明用的手段和名义如何,其实质都是一种商业贿赂,这是有悖原则的。

    但是,这就是时下的社会风气,冯啸辰有什么办法去改变它吗?如果罗冶要爱惜羽毛,拒绝接受这种潜规则,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自卸车滞销,最终损失的是国家的利益。

    当然,如果有人去揭发柳平的问题,再由上级部门给景泉铁矿换上一个心底无私的新矿长,或许也能够打破这个僵局。但冯啸辰和龙建平心里都明白,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柳平的所作所为依然是在原则范围内的,他拒绝国产自卸车的理由完全可以说得冠冕堂皇,不会给人抓住任何把柄。就算冯啸辰智计百出,能够找到柳平的一个差错,把他赶下台去,要想换一个完全没有私心杂念的新领导,也很困难。

    冯啸辰与沈荣儒探讨计划经济得失的时候,曾经谈到过有关利益主体的问题。计划经济的基础是所有参与经济活动的主体没有利益之争,大家能够服从于一个共同的利益。而在现实中,这种大公无私的状态是不存在的,或者按照马恩的理论来说,人类还没有发展到大公无私的时代,在这个时候非要假装看不到各个主体自身的利益诉求,只能是自欺欺人。

    国家提出要搞商品经济,从农业的承包制,发展到工业企业的承包制,其实就是承认私利的存在。在拥有道德洁癖的人看来,这简直就是礼崩乐坏,是一种堕落,但其实,这不过是国家抛弃了不切实际的假象,开始正视现实而已。

    这些道理,冯啸辰懂,龙建平他们也懂,甚至罗翔飞、孟凡泽这些上层的官员也懂,只是大家有时候不便公开说出来而已。但具体到做经营决策的时候,如果再这样说些冠冕堂皇的大话,那就是掩耳盗铃了,于事无补。

    想到此,冯啸辰微微一笑,说道:“龙厂长,我听说现在有些企业已经在搞绩效承包制,比如企业里的销售人员,根据销售业绩是可以拿到一定比例提成的,不知道咱们罗冶有没有这样做?”

    “这个……”龙建平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道:“我们也有类似的规定。”

    冯啸辰道:“哦,既然如此,那龙厂长觉得合适吗?”

    龙建平也笑了,冯啸辰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但至少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很显然,冯啸辰也在顾忌自己的身份,不便于直接表态,人家是来给罗冶帮忙的,龙建平当然无法强迫冯啸辰明确地说出自己的意见,能够有一个这样的表示,已经是不错了。

    “既然是这样,那么包总,还有冯处长,我们厂里再商议一下这件事情,然后再给包总答复,你们看如何?”龙建平说道。

    “好的好的,各位领导请便。”包成明笑呵呵地应道。

    龙建平又吩咐王伟龙道:“小王,要不你给冯处长和包总安排一下,看看到附近什么地方去走走。咱们罗丘也是历史文化名城,有些名胜古迹,冯处长和包总好不容易来一趟,带他们去走走吧。”

    冯啸辰连忙摆手,道:“这个就不必了。如果方便的话,我倒是想到车间去看看,罗冶这一年多引进的新技术,我还没有见识过呢,想去学习学习。”

    龙建平知道冯啸辰的脾气,点点头道:“这样也好,我听小王和陈工都说过,冯处长也是个技术权威,能够去指导一下我们的工作也好。包总,你有什么安排呢?”

    包成明道:“我对技术不太懂,不过如果合适,我也想去车间开开眼界。未来可能涉及到要向客户介绍罗冶的技术实力之类的事情,我事先接触一下也是好的。”

    就这样,王伟龙带着冯啸辰、包成明二人前往车间,去参观自卸车的生产过程。一干厂领导则闭门磋商,讨论与包成明的辰宇信息公司合作的事情。其间的各种口水自不必细说,等冯啸辰他们结束了参观回到招待所的时候,销售处长简福民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了。简福民带给包成明一个回答:罗冶已经同意了与辰宇信息公司的合作,辰宇信息公司可以凭借自己的关系为罗冶推销自卸车,每销售一台,按合同金额的4%获得佣金。

    “冯处长,还是你有眼界啊,信息果然是最值钱的。我只是让业务员随便搜集的一些信息,现在就能够卖出大钱了。”

    简福民离开之后,包成明关上房门,激动地向冯啸辰说道。

    冯啸辰道:“怎么,老包,你有把握把他们的车卖出去?”

    包成明点点头道:“我说的那17家大型露天矿,我们都有资料。有几家的情况我们了解得比较深入,我觉得很有把握能够和他们的矿务局局长、矿长之类的领导联系上。多的不敢说,一年十几台车我还是有把握的,这就是六七十万的佣金收入了。就算是扣掉一半作为成本,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冯啸辰道:“老包,我事先提醒你一下,搞业务公关可以,但要注意点分寸。国家还是有法律的,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

    包成明点头不迭。他在客户面前能够装得像个人物,在冯啸辰面前则是唯唯诺诺的。这一方面是因为冯啸辰是他的老板,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知道冯啸辰的宏观把握能力远在他之上,他那两下子能够骗得过客户,在冯啸辰这里就不够看了。

    冯啸辰道:“我知道现在有些乡镇企业做生意的时候是不择手段的,送钱甚至送美女的情况都有。时下的社会风气就是如此,我也没法说什么。但咱们的企业是要着眼于成为百年老店的,不要给自己留下这些污点。介于法律之外的一些事情,我们可以做。但违法的事情绝对不能碰,这是原则。”

    “冯处长放心吧,这个问题老姚早就跟我说起过,他说我们现在都是在冯处长的领导下工作,要考虑影响的。”包成明说道。

    冯啸辰笑笑,说道:“别说是在我领导下,咱们是合作伙伴,而且事情主要是你们在做,我只是提一些建议罢了。”

    “冯处长是掌舵的,我和老姚这些人是摇撸的。老话说得好,火车跑得快,全靠头来带,冯处长就是我们的火车头嘛。”包成明不愧是在机关里厮混多年的,恭维话一张嘴就来,毫无生涩的感觉。

    冯啸辰也是无奈,他摆摆手,岔开了话题,问道:“对了,老包,今天在车间看罗冶的生产,我觉得你好像有些想法,只是碍着王伟龙他们在场,没有说出来,现在可以说说了吧?”

    听冯啸辰这样问,包成明收起了刚才的说笑嘴脸,认真地说道:“的确,我刚才在车间里的确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只是因为还没有和冯处长你商量,所以不便直接说出来。冯处长,你觉得,我们除了帮罗冶推销自卸车之外,如果帮他们促成其他的一些业务,是不是也可以收他们的佣金呢?”

    “其他业务,什么业务?”冯啸辰一时没反应过来。

    “技术啊!”包成明压低声音道,“罗冶从美国引进了这么多技术,这些技术都是国内很多企业不具备的。罗冶如果愿意把这些技术转给其他企业,这些企业肯定愿意出钱的。

    比如说吧,那位叫陈邦鹏的总工介绍说,他们引进了轴承滚珠的表面淬火工艺,是达到国外80年代初期技术水平的。这项技术我们金南那些小轴承厂也能用得上,如果能够把这项技术转让给他们,他们生产的轴承质量就能够上一个很大的台阶,价钱也能卖得高出几成。让他们出点钱来学这项技术,他们肯定愿意的。”

    “你确信?”冯啸辰问道。

    包成明道:“冯处长,我虽然不是搞技术出身,可这些年和姚伟强这些人混在一起,也多多少少接触过一些技术上的事情。像滚珠表面淬火这事,我还是懂的。罗冶引进的这种叫作表面感应淬火工艺,现在国内只有几家大厂子搞过,金南那些小厂子根本就不懂这个。如果罗冶肯教,他们肯定愿意学的。”

    冯啸辰心念一动,问道:“老包,你的意思是说,哪些企业掌握哪些技术,你们也关注过?”

    包成明得意地笑道:“冯处长,你不是说什么样的信息都要搜集吗?我手上有一个技术情报部,就是专门搜集技术资料的。各家企业有什么样的独门技术,只要公开宣传过,我们都会记录下来。不过,很多企业把自己的技术瞒得很深,我们就不一定能够了解到了。”

    冯啸辰道:“你这个想法非常好。不过,这些技术都是国家花了很大的成本引进进来的,由我们这样一家民营的信息公司去帮助推销,不太合适。这样吧,老包,你也别忙着回浦江了,跟我先去一趟京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