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二十二章 正直的坏人

    从理论上推翻国际大协作理论,这是冯啸辰给罗翔飞出的主意。

    国际大协作理论,在80年代中后期很流行,一段时间里在媒体上几乎有刷屏的感觉,让人觉得国际大协作就是普适真理了,哪个国家不照着这个理论去做,就是自绝于世界潮流。

    罗翔飞对于这个理论,只是本能地不信任。以他多年从事经济管理的经验,觉得这样的观点是不靠谱的。但搞国际大协作理论的高磊是社科院的研究员,理论功底深厚,写出来的文章旁证博引,尤其是大量使用当前最热门的“亚洲四小龙”的数据来作为佐证,看上去颇为严谨的样子,以罗翔飞在经济学上的造诣,要批驳这个理论还真是有些吃力。

    按照国际大协作理论,整个世界是一个大的产业链条,发达国家负责搞装备工业,发展中国家搞点劳动密集型产业就可以了。亚洲四小龙都是靠着“大进大出”的出口加工工业发家的,人家不搞什么大化肥、大乙烯,可日子过得比中国好,全世界都认为它们是经济奇迹,罗翔飞又有什么理由去怀疑呢?

    如果按着这个理论去做,那么重装办就的确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搞什么重大装备,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可罗翔飞坚持着一个信念,那就是中国必须有自己的装备工业,否则就会受制于人。不过,这个信念在时下也是显得比较陈腐的,中美都建交了,正处于蜜月期,你怕什么“受制于人”呢?

    冯啸辰是有后世经历的人,罗翔飞凭着直觉形成的观念,冯啸辰是有事实作为佐证的。但问题在于,他没法拿出美欧制裁中国、苏联解体、亚洲经济危机这样一些事件来证明国际大协作理论的错误,要防止这个理论祸害中国的装备工业建设,他必须找出理论上的支撑,这一点,凭着他的经济学功底,是难以办到的。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学术思想的传播问题。国际大协作理论已经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在媒体上占据着话语权,冯啸辰的观点再正确,得不到传播也是枉然。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是相信菠菜补铁的,你说一百遍菠菜不补铁也没用。

    带着这样的想法,冯啸辰说服吴仕灿在规划处立了一个新的项目,就是所谓装备工业发展战略研究问题,这个项目的初期经费是2万元,用于资助相关的学术研究,也包括参加学术研讨会的费用。照着吴仕灿的想法,课题研究应当尊重科学,不可预设前提,不管研究出来的结果是什么,都是可以得到资助的。但冯啸辰直接否定了这个观点,他提出,所有接受资助的学者,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国际大协作理论是错误的。如果你不支持这个结论,那么对不起,本基金不会给你支持。

    “小冯,这不是弄虚作假吗?”吴仕灿对于冯啸辰的主张感到十分惊愕,结论都已经有了,还搞个啥研究,这不就是忽悠吗?

    “老吴,你以为国外那么多基金会支持的项目,都是客观的?”冯啸辰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吴仕灿道。

    冯啸辰道:“客观就见鬼了。光美国就有数以百计的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方面的研究基金,这些基金都是面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学术支持的。但是,并非所有的学者都能够获得资助,只有观点符合美国利益的那些学者,才能够得到资助。

    比如说,你的观点是贸易自由化,拒绝贸易保护,那么美国人就会给你大笔的资助。但如果你的观点是发展中国家应当保护自己的幼稚产业,避免被发达国家蚕食,那么对不起,你自己研究去吧,美国人是不会给你一分钱的。”

    “可是,贸易自由和贸易保护,总有一个正确的结论吧?如果本身结论是错误的,就算得到资助,又有什么用呢?”吴仕灿争辩道。

    冯啸辰笑道:“老吴啊,你这就是一个科学家的思维了。把铁放进硫酸里,会发生什么反应,这是有正确结论的。但贸易自由和贸易保护谁对谁错,怎么可能会有正确结论呢?比如说,我们援助埃塞俄比亚建一座工厂,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是好事,这是国际主义精神的表现。”

    “可我认为这是坏事。”

    “为什么呢?”

    “第一,工业造成了污染,破坏了当地的环境;第二,工业使当地人民的生活受到了影响,当地的牧民变成了工人,不再能够享受田园牧歌般的生活了;第三……”

    “打住打住!”吴仕灿恼道,“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牧民变成工人,他们的收入起码能增加三倍,怎么会是坏事呢?”

    “但他们失去了快乐啊。”冯啸辰道。

    “收入高了……怎么会不快乐呢?”吴仕灿彻底懵了。

    冯啸辰叹了口气,没有经历过互联网洗脑的老一代人,还真无法理解这种梗。后世的互联网上,多少人觉得能喝上香甜可口的恒河水就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批判点工业化的毛病只能算是被洗脑洗得不彻底的那帮了。

    不过,被冯啸辰这样教育了一番,吴仕灿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文科的研究和理工科的研究是不同的,后者讲究的是理论上的严谨,前者主要在乎谁的嗓门大。时下高磊的国际大协作理论风头正劲,而且直接威胁到了重装办的生存。吴仕灿作为铁杆的工业党,对于这种理论也是非常不感冒的。冯啸辰要找人去批驳这种理论,哪怕是手段上略显卑鄙,吴仕灿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了。

    就这样,冯啸辰带着任务回到了社科院,准备招兵买马,组织一帮人去批驳国际大协作理论。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要培养一批“五毛党”,专门负责引导舆论。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他首先找到了本班的这几位同学,如果他们愿意参与,他是很乐意给大家创造一点赚钱机会的。写几篇文章就能够月入200元,这比去帮计委资料室整理图书不是强得多吗?

    “我倒是愿意参与这个课题。”丁士宽沉吟着说道,“我不是看中了小冯说的劳务费,而是我自己对于国际大协作理论就有一些怀疑。我认为,大国与小国在发展战略上应当是有所区别的,亚洲四小龙都是小的经济体,在他们那里成功的经验,不一定适合于中国这样一个10亿人口的大国。我一直都想在理论上推敲一下国际大协作理论的缺陷,只是缺乏一个机会,现在既然……”

    说到这里,他自嘲地一笑,说道:“小冯愿意花钱来资助这个研究,我能够把研究和赚钱结合在一起,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也参加。”谢克力举了一下手,说道:“关于国际大协作理论,我看了一些文章,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不过,小丁的观点,我也认同,或许这个理论里面的确有一些不适合中国国情的地方,需要去认真研究一下。再说,老幺给出的条件,实在让人没法拒绝啊,一个月200块钱的劳务费,啧啧啧,这简直抵得上一个外资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了。”

    “小谢,你就这样为五斗米折腰了?”祁瑞仓没好气地问道。

    谢克力满脸尴尬,道:“唉,老祁,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对象天天催着我结婚,可我手里哪有钱来结婚?说句不怕你们笑话的话,只要有人愿意给我钱,让我说啥观点都没事,这个国际大协作理论,难道就真的没一点缺陷?”

    “老祁,你是什么想法?”冯啸辰把头转向祁瑞仓,问道。

    其实,对于班上这三位同学的学术观点,冯啸辰是早就清楚的。丁士宽思想比较正统,虽然学习了许多西方经济理论,但他却一直认为中国的现行制度是有其优越性的,拒绝经济全盘自由化的观点。可以这样说,丁士宽原本就是反对国际大协作理论的,给他一个机会,他肯定愿意加盟进来。

    谢克力是个很滑头的人,他没有自己的价值观,基本上是跟着风头转。时下经济自由化的观念比较流行,所以他平常经常挂在嘴上说的,也都是一些经济自由化的观点。照理说,他应当是会拒绝冯啸辰的邀请的,因为国际大协作的理论基础就是经济自由主义。冯啸辰觉得,谢克力有可能会愿意与自己合作,原因自然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但冯啸辰仍然没料到,谢克力会把话说得如此直白。仅凭这一点,谢克力的人品就不算是坏到极致了,要知道,后世那些拿钱替人说话的叫兽们在耍学术流氓的时候,多少还是会掩饰一下的。

    至于祁瑞仓,冯啸辰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不会接受这项任务,因为祁瑞仓是一个很坚定的经济自由主义者,而且他对于学术是有敬畏之心的。如果说经济自由主义者是坏人的话,祁瑞仓至少是一个正直的坏人。

    正直的坏人,也是值得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