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二十五章 遭到冷落

    “你说的,也有道理。”

    冯飞点点头,并没有显出气馁的样子。显然,冯啸辰说的这些理由,他也是知道的,或许是他自己想过,或许是厂子里集体论证过,现在听冯啸辰再说一遍,不过是强化了他的认知而已。

    “还有就是搞电风扇,这个东西我们过去就搞过,是小规模地生产过一批,发给职工当福利的。我们的电风扇外观不算太好看,不过质量是很好的,用20年也不会坏。”

    “可是老百姓买电风扇首先要看的就是外观,质量倒在其次。也许现在大家还比较穷,想着一台电风扇要用20年,可等到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谁会把一台电风扇用上20年呢?”

    “压力锅怎么样?这个对材料和加工精度要求都是很高的,我们比较擅长。”

    “有点大材小用了吧?”

    “是啊,大家也觉得有些委屈了……”冯飞老老实实地承认道。

    冯啸辰道:“二叔,你也别急吧。你刚才只是那么随便地跟我说了一下,我也不了解你们的具体情况,包括技术实力能达到什么程度,所以仓促间也没法给你们出什么主意。我想抽时间到你们厂子去看一看,你觉得怎么样?”

    “你要去看一看?”冯飞有些犹豫,“啸辰,我们是军工企业,是有些密级的。你如果去我们家属区转转,倒是无妨。但如果你想看生产过程,呃,需要有证明才行。”

    “证明好办吧?”冯啸辰不在意地说道,“二叔,你说说看,需要什么部门的证明,我去开一个就是了。”

    冯啸辰敢说这话,自然是有自己的底气。他在重装办工作了几年,其实也算是接触过国家核心技术的人了。林重、罗冶这些企业,也都有军品生产任务,有一些车间是保密的。冯啸辰去这些企业考察的时候,就曾经让重装办出具过证明,也接受过非常严格的政审,属于有资格接触某些密级信息的人。

    有关这件事情,冯啸辰没有去找罗翔飞,而是找了孟凡泽,请他帮忙。东翔机械厂的事情,不算是重装办系统的工作,找罗翔飞帮忙不太合适。孟凡泽是工业系统的老人,与科工委方面关系不错,请他出面是没有问题的。

    孟凡泽听说此事,果然颇为上心。他打了几个电话,找到了在科工委系统工作的一些老部下,让他们对冯啸辰大开绿灯。科工委此时正挠头于三线企业的转型问题,听说有这么一个让孟凡泽都赞赏有加的地方干部愿意去为东翔机械厂找出路,他们还求之不得。在进行了必要的审查之后,给冯啸辰开出了介绍信,同意冯啸辰前往东翔机械厂进行参观考察,名义上则说是社科院的学生进行专业实习,这样也显得低调一些。

    冯啸辰办这些手续也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冯飞等不及,便提前回去了。冯啸辰拿到介绍信,坐上火车来到青东省的昂西市,而东翔机械厂还在昂西市外100多公里的大山里。冯飞从厂里要了辆吉普车,到昂西火车站来接冯啸辰,同来的除了司机之外还有一位与冯飞岁数差不多的干部,据冯飞介绍,此人是厂生产处的副处长,名叫吴苏阳。

    “你就是小冯同志吧?久仰久仰啊!”

    吴苏阳是个看上去颇为和善的人,一见面便主动与冯啸辰握手,并且极其热情地打着招呼。

    “吴处长客气了,您是前辈,我哪敢当什么久仰啊。”冯啸辰恭敬地答道,他把吴苏阳说的久仰当成了一种客套,但即便是客套,自己一个晚辈也实在不足以让对方仰视了。

    谁曾想,吴苏阳却是很认真地解释道:“小冯同志,你肯定觉得我说久仰大名是虚伪了吧?其实,你的大名我真的是早就知道的,不单是我,我们整个东翔机械厂,差不多有一半的干部职工都知道你的大名呢。”

    “不会吧?”冯啸辰只觉得汗如雨下,要说他在装备系统里有点小名气,那是不假,但知道他的,不外乎是一些企业里的领导,因为他干过的那些事情,都属于上层建筑的事情,与普通工人的关系不是特别大。东翔机械厂是军工系统的,与地方上的装备工业系统隔着一层,吴苏阳居然说全厂有一半干部职工都知道冯啸辰的大名,而且还不是开玩笑,这就让冯啸辰不胜惶恐了。

    冯飞在旁边讷讷地解释了:“啸辰,老吴说的是你上次帮我弄肉票的事情。好家伙,那次我们几个同事从京城背回来100多斤肉制品,把全厂都轰动了,大家都说我有个好侄子,在京城这样的地方都这么有能量,能够一下子弄到100斤肉票。”

    “呃……”冯啸辰这回是真的尴尬了。冯飞说的事情,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次冯飞去京城出差,约冯啸辰见面,顺口说起想在京城买些肉制品的事情,说没有肉票买不了太多。冯啸辰找了刘燕萍帮忙,给冯飞弄到了100斤肉制品的批条,想不到居然在这个山沟三线厂里创下了如此的名声。

    “那次老冯回来,给我分了三斤香肠,我们家吃了整整一年呢。我一直说,要找机会感谢感谢你,这不,机会就来了嘛。”吴苏阳呵呵笑着说道。

    这种话,当然就是客套的成分多于实际含义了。吴苏阳是受厂里的指派来迎接冯啸辰的,见面当然要说点热情的话。如果把冯啸辰换成一个年高德昭的老领导,吴苏阳自可以找到许多理由来恭维对方,但冯啸辰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大家能够想到的有关他的事迹,莫过于几年前他帮冯飞弄到的那100斤肉票,吴苏阳因此也就没话找话,拿这件事来当个说辞了。

    因为从昂西市区到东翔厂的车程要三四个小时,大家只能先在昂西市区吃完饭才出发。吴苏阳放了话,说要感谢当年那三斤香肠的情谊,但到最后结账买单的时候,还是让冯啸辰抢了先。吴苏阳的确是做出姿态要去付账的,冯飞一把把他拽住了,说冯啸辰是晚辈,让冯啸辰付账即可。吴苏阳假装挣不开冯飞的拖拽,便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冯啸辰的宴请。

    吃过饭,趁着司机去给车加水,吴苏阳去上厕所的间隙,冯飞有些抱歉地对冯啸辰说道:“啸辰,刚才让你破费了,饭费是多少,一会你告诉我,我回去以后给你钱。”

    冯啸辰笑道:“二叔,你说啥呢,我是晚辈,请二叔你和你的同事请顿饭是应该的。”

    冯飞道:“你毕竟是来帮我们厂的嘛,唉,厂子里也真是……”

    这声叹息,里面的含义很多。厂子答应派车来接冯啸辰,但却只派了一个生产处的副处长随车来接,而没有派厂领导出面,这显然就是不把冯啸辰当一回事了。从东翔厂到昂西来办事,中午是必须在昂西吃饭的,所以到昂西来办事的人员,都可以回去报销2元钱的误餐费,这是指自己吃饭的支出。但从道理上说,吴苏阳是来接冯啸辰,而冯啸辰又是来帮厂子找市场的,这算是公事,吴苏阳完全应该用公款请冯啸辰吃饭。他刚才一直争着要去买单,却始终说是个人名义,这就说明厂领导没有给吴苏阳这个授权,这其中的意味,又不免让人有所遐想了。

    “你的往返车票,厂里是同意报销的。厂里还说,你如果要住招待所,也是免费。不过,你婶子说,既然来了,还是住家里方便吧,反正林涛的房间也是空着。”冯飞向冯啸辰说道。

    冯啸辰也感受到了这些问题,他知道自己的年龄和资历都是硬伤,估计冯飞回来向厂领导汇报的时候,厂领导直接把他当成一个来骗吃骗玩的社会青年了。也就是因为科工委事先向东翔厂打过招呼,说有这么一个人会拿着介绍信过来考察,厂里才答应给报销车费,并做出了安排食宿的口头承诺。厂里故意不让吴苏阳用公款请冯啸辰在昂西吃饭,其实是在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冯啸辰别打算向厂里提各种要求,你巧立名目来探亲旅游也就罢了,还指望厂里给你好吃好喝,想得美吧!

    “唉,二叔,我现在知道你们厂为什么会混得这么惨了。”冯啸辰无奈地向冯飞说道。

    冯飞也是满心郁闷,他有些后悔请侄子来青东了。他也是关心则乱,看到厂子不景气,就想找人来帮忙,却没想到厂领导对于他侄子根本就看不上。这几年,冯啸辰做了不少挺漂亮的事情,有了个部委里的副处长职务,现在又是社科院的研究生,冯飞对他也不免要高看几眼的。现在见冯啸辰受到冷遇,他觉得很对不起侄子,同时对厂里的领导也生出了几分怨怼。

    “啸辰,要不,你在我家里住两天就走吧,这火车票,咱们也不要厂里报销了。他们看不起人,咱们也别上赶着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冯飞试探着向冯啸辰建议道。他不知道冯啸辰是不是已经生出了甩手不干的想法,如果真是那样,那冯飞就决定不去报销火车票了。现在他好歹也是一个有海外关系的人,一张火车票还是承担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