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公事还是私事

    郑利生和彭小桐还算熟悉,他拨通长途电话,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便开始打听起冯啸辰的来历。谁曾想,彭小桐自己对于冯啸辰的来历也是知之不详,只知道是司长的老领导推荐过来的一个人,据说还挺能干。当然,“能干”这个评价的伸缩性是很大的,有时候甚至可以理解成一种委婉的差评,就像你不便于评论一个人长得丑的时候,就可以说他显得很健康……

    彭处长的司长的老领导介绍过来的人,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优点就是“能干”,这就是郑利生从电话里得到的印象。带着这个印象,他笑容可掬地捧着旅行杯来到了小会议室,亲切接见了冯啸辰。

    “这位就是冯硕士吧?真是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啊。”

    郑利生毫不吝惜地用上了两个褒奖词,反正夸人也不需要成本。

    “郑厂长过奖了,我只是一个小学生而已。”冯啸辰不卑不亢地应道。他这一次扯的虎皮足够大,不用担心东翔厂的人炸毛。在此前,他还想着要低调一些行事,见东翔厂如此怠慢自己,他的性子也被惹发了,要知道,冯处长也是有脾气的。

    “冯工,你有个很了不起的侄子啊,我听说他和科工委的领导都很熟悉呢。”郑利生又向冯飞说道,话里带着点想探探口风的意味。

    冯飞虽然心里有气,在领导面前还是比较老实的,他说道:“唉,什么了不起,他这个人就喜欢瞎交际,听他爸说,他在南江的时候就结交了很多狐朋狗友的,成天惹事生非。”

    此言一出,大家脸色都有些僵了。冯飞也是在冯啸辰面前当长辈当惯了,觉得自家的孩子怎么贬损都无所谓。他却没意识到,人家郑利生说冯啸辰认识科工委的领导,冯飞却说什么冯啸辰喜欢结交狐朋狗友,这岂不是把科工委的领导给骂了?可郑利生又知道,冯飞此言绝对是无心,如果自己板起脸去追究,反而是越抹越黑了。这番话,让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这就是传说中不会聊天的那种人,一张嘴就能够把天给聊死了。

    “哈哈,冯工说笑了,冯硕士这么优秀的人才,肯定是很受领导欣赏的。来来来,大家都坐下聊吧,冯硕士刚才说彭处长还有一些指示,他要向咱们传达一下,这不,郑厂长也抽空过来了,大家一起听听吧。”

    万佳伟打着圆场,把冯飞的话给揭过去了。

    双方分别落座,因为人数不多,所以大家也没有如谈判那样面对面坐着,而是就着会议桌的一个角,坐成了一个半圆形。郑利生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说道:“冯硕士,刚才老万说你带来了彭处长的指示,你是不是给我们传达一下?”

    冯啸辰笑道:“其实也不能算是什么指示吧?小桐处长请我吃饭,听说我要到青东来看我叔叔,他就让我顺便了解一下东翔厂的情况,以便回去向他汇报一下。对东翔厂这边,小桐处长还是非常关心的,他说目前国家在调整建设重心,未来十几年内,军工企业的发展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希望各家企业积极应对,既要保证国家的军工水平不与国外拉开差距,又要改善职工的生活,这方面的工作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冯硕士这趟来我们东翔厂,……就是为了看望你叔叔?”郑利生试探着问道。

    “是啊,我叔叔在青东工作了20多年,我还一次都没来看望过他呢。这一次,也是我父亲专门叮嘱我过来看看。”冯啸辰说道。

    万佳伟一愕,转头看着冯飞,问道:“冯工,你原先说……”

    冯飞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唉,郑厂长,万厂长,是我搞错了。啸辰在电话里说是科工委让他过来看看,我还以为他是公差,到了这里我才知道,他主要是来看我的。我前面没搞清楚情况,用了厂里的车去办了私事,回头我会把汽油费补交给财务处的。”

    东翔厂地处深山,有时候职工的亲属来探亲,或者职工因私事外出,都是可以请厂里派车接送的,但当事人需要支付一些汽油费。这次东翔厂派车去接冯啸辰,原本是按照公事来安排的,但厂里的怠慢让冯飞这个泥人也犯了点土性子,就着冯啸辰的话头,冯飞便把交汽油费的话说出来了,这就是赌气的意思了。

    “这是什么话!”万佳伟急眼了,“冯工,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冯硕士到咱们厂来考察,有科工委开的介绍信,当然是公事,厂里派个车还不是应该的吗?”

    冯啸辰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道:“郑厂长,万厂长,我这里做个检讨。我和小桐处长吃饭的时候,漏了这么一个意思,小桐处长怕我在厂里活动不方便,非要给我开个介绍信不可,结果还闹出这么一个误会来。”

    郑利生笑道:“哈哈,怎么会是误会呢?彭处长不是也托你了解一下厂里的情况吗,这不就是公事吗?依我看,你就公事私事一起办,有空就到厂里走走,想看什么随便看,这样回去以后也能够把这边的情况向彭处长介绍一下,你看怎么样?”

    这就属于话赶话,郑利生和万佳伟都没多想什么,只是顺着冯家叔侄的话往下说,不知不觉就说过头了。冯啸辰前面一口咬定自己此行的目的只是探望冯飞,是私事,就是为了逼着郑利生把事情往公事上引,这样未来冯啸辰要做什么,郑利生就没法阻挠了,否则就是自己打嘴巴。

    如果冯啸辰一开始就说自己是来给东翔厂帮忙的,以东翔厂这一干领导的作派,没准会一推六二五,敷衍一通,弄得像是冯啸辰上赶着要给人家帮忙一样。现在关系反过来了,是郑利生求着冯啸辰来了解厂里的情况,冯啸辰反而可以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当然,冯啸辰这样做也存在另一种风险,那就是郑利生并不接茬,你说是私事,那就是私事好了,别来烦厂里。如果是那样,冯啸辰也不在乎,东翔厂的死活,与他何干?实在不行,他动动自己的关系,把叔叔和婶子调出来,离开这个没前途的厂子,也就罢了。改革之后的几十年间,破产倒闭的国企岂止十万八万,东翔厂这样的情况,冯啸辰如果插不上手,也就算了。

    “既然是这样……”冯啸辰拖了个长腔,然后看看冯飞,说道:“二叔,既然郑厂长、万厂长都这样说,那我就不好总呆在家里陪着您和婶子了,您看呢?”

    冯飞哪能有什么看法,厂长都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侄子刚才的话似乎也有一些深意,他脑子转得慢,想不透这中间的关节,只能点着头道:“那是应该的,啸辰,既然郑厂长和万厂长都这样说了,你当然是要以公事为重。你不是说那个什么处长还让你了解一下厂里的情况吗?人家给你开了介绍信,你总不能啥事都不干吧。”

    冯啸辰道:“嗯嗯,那好。郑厂长,如果是这样,那回头我可能要到厂子里走走,找一些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聊聊,学习学习。对了,虽然我带着科工委的介绍信来的,但如果是什么不允许我看的地方,或者不允许我接触的人,郑厂长尽管说,我肯定不会去接触的。”

    “科工委都开了介绍信,还能有什么不能接触的,冯硕士,你想看什么,想了解什么,尽管提出来。只是你看到的、听到的有些东西,不宜在外面说出去,这是保密要求,我想彭处长应当也是跟你提过的吧?”

    “保密要求我是知道的,这一点郑厂长请放心吧。”

    “哈哈,我一直都很放心的。”

    简单的会见过后,冯飞称冯啸辰刚下火车,还得去放行李和洗漱,便先带着冯啸辰回家去了。万佳伟再三表示冯啸辰可以住在招待所,但被冯啸辰婉拒了。这一回,万佳伟的邀请其实是真诚的,而冯啸辰的拒绝也同样是真诚的,招待所的条件虽好,但他来了东翔厂,不住二叔家里也是很失礼的。

    送走冯家叔侄,并交代他们晚饭时候到小食堂去赴接见宴,随后万佳伟便跟着郑利生到了厂长办公室。一进门,郑利生便皱着眉头说道:“老万,我怎么觉得,咱们好像是上套了?”

    “上什么套?”万佳伟诧异道。

    郑利生道:“这个冯啸辰,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来看叔叔的,看叔叔他去科工委开介绍信干什么?原本咱们是说好糊弄糊弄他就算了,结果现在成了咱们哭着喊着求他调查咱们厂的情况,我觉得有哪弄岔了。”

    “那……”万佳伟也愣了,想想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他问道:“既然是这样,那咱们还让他去调查吗?”

    郑利生懊恼道:“咱们话都说出口了,还能往回收吗?彭小桐说了,这个冯啸辰是有背景的,咱们如果出尔反尔,回头他回去歪歪嘴,谁知道会把话传成啥样。这样吧,你还是给他安排一下,他想看啥,就让他看,反正咱们厂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咱们的错,而是国家的政策导致的,他还能说咱们啥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