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二十九章 只要产品好就有人掏钱

    几年前,冯飞到京城去出差,跟冯啸辰说起东翔厂位于大山沟里,物资供应紧张,职工的生活条件很差,但那时候他所表现出来的情绪还是非常积极的,带着一些献身国防事业的自豪感。那一次,冯飞还曾说过,厂里有些人因为不愿意吃苦,托关系走后门调动到条件更好的单位去,这些人在厂子里是被人瞧不起的,大家都视他们为逃兵。

    可这一回,情况完全变了。冯啸辰在厂里走动的时候,经常听到有人谈论调动工作的事情。对于那些找到了门路的人,大家都不无羡慕,再没有过去那种鄙夷的心态。要说起来,其实东翔厂的生活条件比前几年已经大有改观了,建了不少新房子,周围也兴起了几个农贸市场,买肉不再成为一件难事。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反而没有了热情,这就不能不让人深思了。

    “过去,大家有理想,觉得自己是在为国家做贡献,虽然生活苦一点,但内心是很自豪的。这一年多来,厂领导向大家传达的精神是军工要为经济建设让路,给人的感觉是国家不再需要我们了,大家的气也就泄了,人心思动,也就是难免的了。”

    顾建华说道,他是对着冯啸辰说这番话的,但冯啸辰却能够感觉到,他似乎是在说给董老听的。

    果然,不等冯啸辰回应,董老先接过顾建华的话头,说道:“谁说国家不需要军工了?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咱们不能没有独立自主的国防工业。三线企业目前需要进行一些调整,这不假,但要说我们国家就彻底不搞军工了,我第一个就不答应。”

    “有这种观点的人可不少呢。”冯啸辰道,“有些人不单是认为中国不需要搞军工,甚至觉得中国根本就不需要搞重工业,搞搞出口加工业,像香港、台湾那样搞‘大进大出’,就完全可以了。我们重装办的工作,也同样面临着危机呢。”

    “这就是矫枉过正了。”董老评价道,“咱们过去一味重视军工,一味发展重工业,忽视了人民群众的生活需要,忽视了轻工业具有积累资金的作用,这当然是不对的。可一下子来个180度的大转弯,说军工就不搞了,甚至重工业都不搞了,这就是要打白旗投降了。在这个世界上,你没有自己的军事工业,没有自己的重工业,说话就没有底气,就只能是任人宰割。”

    冯飞道:“可是,董老,顾老,国家的调整政策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光凭咱们这几个人,恐怕也改变不了吧?另外,国家提出暂时压缩军工,保障经济建设,我个人觉得这个策略也是有道理的。就像刚才啸辰说的,咱们东翔机械厂的装备条件这么好,比地方上的企业要好得多。如果这些装备能够用在国家的经济建设上,对提高咱们国家的经济实力,也应当是很有帮助的吧。”

    董老点点头道:“压缩军工的决策是中央做出的,这个决策并没有错。但具体到如何压缩,像东翔厂这样的三线企业应当如何转型,是一个复杂的课题,中央也是鼓励各部门积极探索的。这不,咱们这里还有社科院的硕士呢,小冯硕士,你能不能给我们大家说说看,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

    见董老直接点了自己的名字,冯啸辰微微一笑,说道:“我现在还没有一个很成熟的想法,只有这些天在厂里调研产生的一些感受,在这里向董老和顾老汇报一下吧。

    首先,我赞成董老以及我二叔的意见,压缩军工这个决策,本身是没有错的。苏联就是把过多的资源投入到了军工生产上,导致国内的消费品供应紧张,人民群众有很大的怨言。当前的美苏争霸,看起来苏联是略占上风,但从民心来看,苏联百姓对政府很不满意,国内崇拜西方的风气很盛,这种状况如果不能有效地扭转,发生演变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小冯硕士这个观点很有价值。中央领导同志在内部会议上也谈到过这一点,指出如果我们不能改善人民生活,人民是会抛弃我们的。”董老用沉重的语气说道。

    冯啸辰汗了一个,看来这位董老真不是普通人啊,随随便便就能够引用内部会议上的话,估计也是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吧?董老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冯啸辰一时也难以对得上号,不知道董老到底是何许人也。不过,从董老的言谈中,冯啸辰能够感觉得出,他是一个头脑很清楚、思想颇为开放的老人,在他面前,冯啸辰是不用隐瞒什么的。

    “其实,我也认为像咱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尤其是与西方还存在着意识形态上的差异,没有独立自主的国防工业,是非常危险和被动的。所以,我觉得像东翔厂这样的三线企业,不能放弃军工主业,哪怕是现在没有订货,科研和生产能力还是要继续保留下去的。一种军事装备的研制,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如果现在不进行研究,等到世界形势发生变化,我们面临战争威胁的时候,再进行研究就来不及了。”

    “说得好!”顾建华拍手称道,“我现在最担心的,也是我们厂把武器研制的事情荒废了。现在郑利生他们一天到晚想的就是转产民品,对武器研制毫无兴趣,技术处那边的工作也都放弃了。这样扔上几年,我们过去几十年形成的技术积累,就完全付之东流了。”

    “现在厂里的技术力量如何?”董老问道。

    冯飞回答道:“目前还好,不过青黄不接的情况比较严重,另外就是有一些技术人员正在联系调动,准备调到地方企业去,或者到学校去教书。如果这些人走了,厂里的研制体系就要出现短板了。”

    “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董老霸气地说道,这口气可丝毫不像是一个已经离休的老人,倒像是仍然在职的某一级领导一般。

    冯啸辰道:“我倒是觉得,有些人不愿意留下来,我们强迫他们留下,也是没用的,强拧的瓜不甜。咱们国家的政策肯定是越来越开放的,我们拿行政命令卡着人家不让离开,这不符合时代要求。”

    “可是,我们技术处的人员是有分工的,有搞炮管的,有搞炮闩的,有搞弹道的,各人分管一摊。如果某个领域的几个人都离开了,我们的技术体系就不完整了。”冯飞解释道。

    冯啸辰道:“二叔,你说的这个情况,我前两天去技术处调研的时候,也了解过了。这两年,因为国家的军工订货少,技术处这边已经没有太多的事情做了,有些技术人员想离开,也是觉得自己的专长无法发挥。我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就必须重新启动研究项目,通过项目来聚拢人心,也通过项目来培养年轻人才。这就叫作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通过项目来培养人,这是一个好办法。可是,现在国家中断了军工科研项目,我们想通过项目来培养人也做不到啊。”顾建华道。

    冯啸辰道:“这就需要东翔厂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自筹资金来进行研究。”

    冯飞道:“啸辰,你越说越想当然了。现在我们厂连自身生存都成问题,你还想着让厂里自筹资金来搞武器研制,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冯啸辰道:“二叔,这并不矛盾啊。东翔厂的自身生存问题肯定是要解决的,而这个解决方案不能仅仅满足于让东翔厂能够生存下去,还应当让东翔厂获得发展的能力。否则,仅仅是维持生计,是无法唤起全厂职工的信心和热情的。东翔厂是军工企业,主业必须是军工装备。

    此外,武器研制本身也是能够产生出效益的,我和厂里的一些技术人员谈过,咱们厂的产品已经严重老化了,这也是订货不足的重要原因。如果我们能够开发出新的,有竞争力的拳头产品,又何愁没有订货呢?”

    冯飞道:“啸辰,这个问题你就不懂了。国家提出让军队忍耐,近期内肯定不会让军队大规模换装的。就算咱们有了拳头产品,军队没有钱,怎么可能有订货呢?”

    “谁说咱们的产品一定要卖给国内呢?”冯啸辰笑呵呵地反问道。

    “……”冯飞一下子就哑了,他看着冯啸辰,不知说啥好了。

    还是董老见多识广,听冯啸辰说出那句话,他眉毛一扬,说道:“怎么,小冯硕士,你是说咱们可以向国外卖火炮吗?”

    冯啸辰点点头,道:“正是如此。咱们国家目前在压缩军备,但世界上正在打仗或者准备打仗的国家还有很多,而且其中不乏中东的油霸国家。只要咱们的产品好,还愁他们不掏钱吗?”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董老道,他转头向顾建华问道:“老顾,你觉得呢?”

    顾建华皱了皱眉头,说道:“前两年,倒是有几个中东国家的代表到厂里来走过,也表示了想从中国购买火炮的意思。但他们在看过我们的产品之后,就没有继续谈下去了。说到底,还是我们的产品太过于陈旧了。刚才小冯硕士说只要产品好,就不愁别人不掏钱。可是,要开发一个好产品,实在是有难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