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三十章 与地方企业合作

    “顾老,您说的有难度,是指什么呢?是没有好的设想吗?”冯啸辰问道。

    顾建华摇摇头,说道:“设想是有的,但武器开发这种事情,不是光有一个设想就够的。开发一种火炮,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没有钱,一切都是空谈啊。”

    冯啸辰追问道:“您说的大量的资金投入,这个金额大概是多少呢?”

    “金额嘛,就取决于想开发什么样的武器了。过去我们在原有的型号基础上做升级换代,有个几十万、上百万,也就够了。但如果要开发一种新型的火炮,那就要命了,几千万扔进去都听不到一个响呢。”顾建华咂着舌头说道。

    “几千万都不够?”冯啸辰觉得有些意外,但细细一想,似乎也是有道理的。武器开发如果那么容易,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军火贸易了。像咱们的南亚邻国,好歹也是第二人口大国,可武器却是“万国牌”,自己啥都玩不转,说到底,不就是因为武器开发有门槛吗?

    “如果要花到几千万这样的级别,那还真有点不好办。”冯啸辰也犯难了。他原本想,如果只是几百万的投入,他完全可以想办法给东翔厂找到。待东翔厂开发出新产品,打开国际市场,就能够形成良性循环,目前的困难也就不复存在了。可如果几千万都不够,那么这件事就得从长计议了。几千万的投入,必然意味着若干年的研制周期,指望靠卖武器来帮助东翔厂复兴,恐怕有点远水解不了近渴。

    “我听人说,小冯硕士一向足智多谋,不管什么样的困难,在你手上都能够迎刃而解。东翔厂目前的问题,你就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董老悠悠地说道。

    冯啸辰愕然道:“您这是听谁说的?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

    董老道:“我也有我的耳报神的。老顾,你一直在军工系统工作,又呆在青东这样一个地方,恐怕不知道我们这位小冯硕士的本事吧?我给你讲个简单的例子,你就知道了。国家经委,那是有实权的部门吧?可他们有几百职工子弟长期待业,解决不了工作问题。结果呢,是咱们小冯硕士出了一个主意,让经委办了一个管理咨询公司,一下子就把这些子弟都给安置进去了。现在这家咨询公司的业务非常红火,在国内小有名气呢。”

    “啸辰,这是真的?”冯飞看着冯啸辰,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冯啸辰过去倒是跟冯飞讲过一些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但没有说得太详细,冯飞又本能地觉得侄子只是一个小年轻,不可能有太大的作为,所以对冯啸辰说的事情都打了点折扣。可谁知道,冯啸辰在向冯飞讲述的时候,本身就是打了折扣的,这样一个折扣再加一个折扣,冯啸辰在冯飞心目中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光环了。现在听董老这样一说,冯飞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侄子,没准还真的有几把刷子呢。

    冯啸辰苦笑了,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董老是何许人也,可人家却对他了解得清清楚楚,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他讷讷地说道:“董老说的这件事情,其实也是机缘巧合,不能完全算是我的功劳。”

    这话就是变相地承认了董老所言不虚,冯飞和顾建华顿时都来了情绪。顾建华说道:“原来小冯硕士还有这样的能耐,怪不得冯飞要专门把他从京城请到青东来。小冯硕士,听说你在厂子里也考察了好几天了,你说说看,对我们厂现在的处境,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冯啸辰道:“办法倒是有一些,不过,还有一些障碍,我没想好怎么克服。”

    “既然有办法,那就说出来大家一块讨论讨论吧。还有,你说的障碍是什么,我们这两个老头,说不定还能给你出出主意呢。”董老说道。他说两个老头,自然是指他自己以及顾建华,不过,冯啸辰隐隐觉得,董老的意思应当更侧重于他自己,这位老先生说话很霸气,估计是有些来头的,说不定也是来帮东翔厂找出路的。

    “最大的障碍,就是厂领导的决心问题。”冯啸辰说道,“我感觉,东翔厂的领导有些五心不定,左顾右盼,还存着等国家出面扶持的心态。这种心态如果不消除,恐怕是很难有所建树的。”

    “郑利生一直想调回浦江去工作,所以不愿意改变现状,生怕搞的动作太大,组织上不同意他中途离开。至于余忠平,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现在也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小冯硕士说他们五心不定,这个评价没错。”董老说道。他说的余忠平,是东翔厂的党委书记,冯啸辰与他也曾见过一面,印象中是个成天笑眯眯,和蔼可亲的老爷爷,董老说他其实是在等着退休,不愿意多生事端,应当是真实情况。

    冯飞道:“就因为厂长、书记都没有心思琢磨厂子的事情,大家才会人心思动。这个问题不解决,东翔厂的确是没有前途的。”

    董老摆摆手,道:“这个问题我们回头再说。小冯硕士,你还没有说完呢?如果领导这个障碍解除了,你打算怎么让东翔厂起死回生?”

    冯啸辰道:“我的看法是这样的。东翔厂是咱们国家重要的火炮生产厂,有几十年积累,绝对不能轻易放弃火炮的研发和制造能力。而目前国家提出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工作上,军工订货的减少是大势所趋,不可能改变的。

    鉴于此,东翔厂必须要考虑开展民品生产的问题,但要强调的是,东翔厂只是开展民品生产,而不是完全地转产民品。军工生产依然是东翔厂的重要方面,东翔厂必须用民品生产的收益,来维持军工科研,并保证军工生产能力不受到损害。”

    “这个提法不错。”董老赞道,“我们还没到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时候,这么大的一个军工系统,不能完全放弃。现在有些军工企业搞民品生产,是建立在完全抛弃军工生产能力的基础上的,看起来钱是赚了一些,但原来的军工积累全部扔掉了,未来也无法再捡起来。关于这一点,我向科工委的领导也提出过质疑,科工委现在也在考虑如何兼顾民品和军工两种能力的问题,也就是小冯硕士刚才所提的问题。”

    “太荣幸了,原来我的想法与董老不谋而合了。”冯啸辰笑道。

    顾建华道:“英雄所见略同嘛,小冯硕士能够和董老想到一块去,可见的确是才华出众啊。”

    “顾老谬赞了。”冯啸辰谦虚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东翔厂有很强的科研能力,精密制造方面更是实力非凡。这几天,我想到过一个不错的项目,如果能够做成,东翔厂2000多职工的工资、奖金都有保障了,而且一年至少还能有1000万以上的利润,用于军工科研。我建议,东翔厂应当马上立项开始研制下一代火炮,最好是面向出口型的,这样未来可以从国外获得研究资金。有一个这样的项目,就能够聚拢人心,同时还能够培养人才,保持科研能力不发生退化。”

    “你说的不错的方向,是什么?不会是让我们去造压力锅吧?”顾建华问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当然不是,我是想为东翔厂找一家合作伙伴,双方共同生产工程机械。大家都知道的,咱们国家现在正在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工程机械的需求是会不断上升的。搞工程机械,远比生产压力锅更有前途。”

    “工程机械?”

    顾建华和冯飞都愣了,这是一个他们从未考虑过的方向。冯飞抢先对冯啸辰说道:“啸辰,你怎么会想到让我们厂去搞工程机械呢?这方面我们没有任何的基础,基本上是两眼一抹黑啊。”

    冯啸辰道:“二叔,我说的是找人合作,不是让东翔厂自己生产。我们可以找一家工程机械企业,由他们负责设计、组装、销售,我们东翔厂只是承担一部分生产任务。我观察了东翔厂的技术状况和生产能力,觉得搞工程机械是最合适的。

    工程机械需要涉及到一些耐磨、耐热的材料,而东翔厂在这方面是有长处的,咱们把处理炮管的工艺用来处理挖掘机的挖斗,简直就是大材小用了。此外,工程机械中的传动部分要求很高的加工精度,寻常的地方企业在这方面能力不足,而东翔厂恰好有这样的能力。

    我的想法是,东翔厂专注于这些特殊部件的生产,或者更直接地说,就是给地方企业当配件供应商。我测算过,初期按年产1万套配件计算,每套的产值算是5000元,利润率只要达到50%,就有2500万元的利润。东翔厂一年的工资加上其他生活支出,有800万元就足够了。这样一来,每年就有1700万的可支配资金,可以用于军工研发。”

    “有这么大的营业额?”冯飞吃惊了,“啸辰,你真的能够联系到这样的工程机械企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