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三十二章 董老的支持

    “认识一下,我叫董云峰。”

    看到冯家叔侄那惊愕的样子,董老笑呵呵地曝出了自己的身份,他说道:“小冯硕士可能没听说过我,不过小冯工程师对我的名字应当不会陌生吧?”

    “呃,原来您就是董部长!”冯飞满脸窘色,“对不起,董部长,我一直知道您的名字,不过从来没有见过您。”

    董老道:“这不怪你,要怪就得怪我太官僚了。东翔厂我来了也有六七次了,可是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一直没有机会和普通职工见面谈谈。小冯工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

    见冯啸辰有些茫然的样子,冯飞少不得要向冯啸辰介绍一下董老其人。正如冯啸辰猜到的那样,董云峰,也就是眼前这位董老,是一位开国老将军,长期分管国防科研工作,曾担任过装备部长,在军工领域里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他时下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在军工战线上的发言权依然是很大的。他扬言要让科工委把东翔厂的领导班子换掉,可真不算是什么大话了。

    “小冯硕士,你没听过我的名字,我可是听说过你的大名的,甚至可以说,是久仰大名啊。”董老显然很享受这种蒙人的感觉,他笑着说道:“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听说你的大名的?”

    “董老,您就别拿我开心了。”冯啸辰苦着脸应道,听完冯飞的介绍,冯啸辰也想起了有关董云峰的一些事情。董云峰一直是负责国防工业的,与民用工业这边的联系不多,所以冯啸辰对他并不熟悉。不过,不熟归不熟,一位开国将军,冯啸辰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呢?他在国防工业上有什么建树,冯啸辰或许不清楚,但老将军当年南征北战的丰功伟绩,冯啸辰是有所耳闻的。

    听这么一位老将军说对自己久仰大名,这和此前听吴苏阳说久仰大名可是两个不同性质的事情。冯啸辰再托大,也不敢欣然接受这个恭维了。

    “董老,您是大领导,高瞻远瞩,各个行业的事情都瞒不过您的眼睛,想必经委这边也有您的老部下,您是不是听他们说的?”冯啸辰试探着问道。

    “我可不是听经委的同志说的。”董老道,“我是听另外一个人说的。这个人过去的确是我的部下,我在部队当连长的时候,他是我的排长。我在部队当团长的时候,他是营长。对了,他叫孟凡泽。”

    “孟部长!”这回轮到冯啸辰震惊了,这位董老居然是孟凡泽的老上司,而且从一个当团长另一个当营长这种关系来看,二人的交往应当是很密切的。一个地方上的退休副部长,向军工系统里退休的部长推荐他这样一个小年轻,这个推荐的份量可真不轻。孟凡泽对冯啸辰的欣赏,冯啸辰一向是知道的。他也能够猜得出,孟凡泽如果要向董老推荐自己,会说到什么样的程度,难怪董老一开始就对他如此重视。

    “原来董老是孟部长的老领导,我真是眼拙了。”冯啸辰恭恭敬敬地说道。

    “老孟刚跟我说起你的时候,我还真不相信呢。一个才20出头的小年轻,一个初中生……嗯嗯,对了,老孟倒是说你在读研究生,不过你这个研究生,听说是拿一个副处长的职务换来的哦。”董老说道。

    冯啸辰尴尬道:“董老对我真是研究得太透彻了,其实我真的就是一个初中生而已,是孟部长对我错爱了。”

    “没有错爱,完全没有错爱。”董老道,“刚才和你聊了一会,我就知道老孟为什么欣赏你了。头脑清楚,思想开放,有分寸,懂进退,还有,就冲你刚才画的这张图,你的技术底子非常扎实啊,老顾,你说是不是?”

    顾建华点头道:“没错,这张图虽然是随手画的,但明显是有多年搞设计的底子,技术指标信手拈来,我们厂里很多30来岁、40来岁的工程师也不见得有这样的功底呢。”

    冯飞道:“我也不想到啸辰的画图功底有这么好。上次他跟我说,他是跟着我父亲,也就是他爷爷学的,我觉得他最多是学个皮毛而已,没想到还学得真的有点模样了。”

    冯飞的父亲是老工程师冯维仁,这一点顾建华是知道的,董云峰也从孟凡泽那里听说过这件事,所以冯飞说的这些情况,并不足以让二人觉得惊奇。大家又夸奖了冯啸辰几句之后,董云峰扯回话头,说道:

    “小冯工,小冯硕士,你们俩现在也不算是外人了,有些事情你们也可以听听,不过暂时不要外传。我这次到东翔厂来,其实就是来做调查的。这一年多来,三线企业的情况非常不妙,一些企业转产民品之后,原来的业务都扔掉了,人才队伍也散了。有些企业虽然还没有转民品,但领导也是五心不定,和咱们东翔厂的情况差不多。

    刚才小冯硕士谈的想法,我非常赞同。国家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工作上,军工要暂时承受一些委屈,这是咱们国家的无奈选择,从国家目前的经济实力来看,这个政策是没有问题的。但军工订货减少了,并不意味着军工科研就要放弃。科研是百年大计,现在放弃了,将来要重新捡起来,就困难了。”

    冯啸辰插话道:“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咱们应当提出这样一个思路,就是只研制,不装备。我看过国外的资料,国外现在流行提全寿命周期这个概念,在武器开发的全寿命周期里,研制成本只占总成本的5%至8%,装备和后期的维护费用才是大头。咱们如果只研制而不装备,需要的投入就很少了,国家是完全能够承受得起的。就算国家不出钱,使用民品生产的利润来维持科研投入,也是能够做到的。”

    “你说的这个,有资料吗?”董老敏感地问道。

    “有……吧。”冯啸辰迟疑着回答道,全寿命周期这个概念,在后世挺流行的,冯啸辰不确信目前是不是已经有人提出来了。他说看过国外资料,其实是个虚指,真实的情况是他在后世带来的知识。现在董老找他要资料,他还真有些犯难了。

    “是不是你过去看过的资料,现在找不到了?”董老听出了冯啸辰的意思,问道。

    “是这样……”

    “没关系,你只要把你知道的情况整理一下出来就可以了,不一定需要找到原始的出处。”

    “这倒是完全没有问题,我回京城之后就能够整理出来。”冯啸辰这回答应得非常爽快,要找原始资料不容易,但要让他把这套理论编出来并不困难。至于说到具体的数据,军工方面的公开资料原本也没有什么详细数据,他提出理论之后,国内的军工部门拿着实践资料对一下,具体数据就出来了。

    “只研制,不装备,或者多研制,少装备,这都是很好的提法。”董老点头道,“三线企业目前的情况,需要大力整顿。咱们有些企业领导,习惯于照着上级的要求去做事,没有任何一点应变和创新的能力,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适合再做管理工作了。要让这些人下去,换一些有开拓精神的干部上来。”

    “我觉得小冯硕士这种干部就非常有开拓精神。”顾建华评论道。

    董老看着冯啸辰,笑道:“小冯硕士,你有没有兴趣到东翔厂来?直接当厂长恐怕不现实,不过当一个常务副厂长,我看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个……还是免了吧。”冯啸辰暴汗了。自己是来帮忙的,结果当上了常务副厂长,这算个啥事?后世说炒股炒成了股东,炒房炒成了房东,就是指这个情况吧?

    “啸辰还是太年轻了,担不起这样的重任。”冯飞在旁边说道。他是对侄子真的没有信心,生怕侄子真的当了副厂长,大家会戳他冯飞的脊梁骨的。

    董老道:“年轻怕什么?战争年代里,像小冯硕士这样年龄的师长、团长都不少见。像郑利生他们这些人,就是年龄太大了,思想都僵化了。”

    冯啸辰拍马屁道:“董老您的年龄更大,可您的思想一点也不僵化啊。”

    “哈哈,是吗?”董老笑得很开心,他说道:“这样吧,关于找一家工程机械公司来合作的事情,我做个主,委托小冯硕士全权负责联系,如果对方有意向,就请对方到厂里来,和厂里具体商谈技术要求、合作方式、费用等等。厂里的班子,我回京城之后就向科工委提出建议,换一个有活力的新班子上来。小冯硕士,你不愿意当这里的常务副厂长,我也不勉强你,不过,我聘请你担任国家三线工业转型办公室的顾问,你不会拒绝吧?”

    “不敢,董老有吩咐,我自是责无旁贷。”冯啸辰毫不忸怩地应道。

    董老道:“你在社科院好好学习,等你毕业了,我和老孟一起,推荐你到更重要的部门去。像你这样有能力、有担当的年轻人,理应挑起更重的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