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三十三章 谁的企业

    国家从60年代初开始建设的三线工业,最多的时候曾经拥有了全国三分之一的工业制造能力,而且是相对比较高端的制造能力。这样一个以准备战争为目的的庞大体系,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年代里,必然面临着转型的选择。当年建设三线工业的时候,为了满足备战要求,大多数企业都遵循了“进山、分散、进洞”的原则,布局在交通不便、生活条件恶劣的内地山区。随着社会的开放,人们越来越追求生活的舒适,光靠奉献精神来维持三线职工队伍的稳定已经不可能,三线企业要么大幅度提高职工的待遇,要么离开山区搬迁到城市,否则将是难以为继的。

    如此规模的一批企业,要进行转型和搬迁,压力是非常大的。国家专门成立了三线转型工作办公室,负责协调这件事。董老就是这个办公室的顾问之一,而且是说话比较有份量的顾问。他聘请冯啸辰担任顾问,这个顾问自然无法与他那个顾问相比,但也仍然是有资格出谋划策的角色。

    董老早就听孟凡泽说起过冯啸辰的神奇,这一次,他在青东省调研,听说冯啸辰在东翔厂,便专程赶过来,让顾建华做掩护,与冯啸辰进行了一次正面接触。接触的结果,让董老颇为满意,冯啸辰所表现出来的机敏和稳重,与孟凡泽向董老介绍过的情况完全吻合,这让董老对冯啸辰有了信心。

    当然,冯啸辰给东翔厂支的这个招,到底有没有作用,董老还是要看一看的,只有看到结果,才能证明冯啸辰并非夸夸其谈之辈。要说服一家东部的工程机械企业与远在西部山区的军工企业合作,这其中还是有些难度的。如果冯啸辰能够把这件事做成,董老不介意未来给他压更重的担子。

    压担子这个词,在行政体系里是有特殊含义的,它其实就是领导要提拔你的意思。领导看好一个下属,不能直接对他说:你不错,我要重用你了。这样说未免有些轻佻,领导是不能轻佻的。于是,就换成了压担子这个说法,听起来像是在惩罚对方,或谁知道有多少人哭着喊着要求这种“惩罚”呢?

    对于董老的安排,冯啸辰欣然应允。前一世,他在重装办工作的时候,中国的三线工业转型已经完成,该变成民用企业的,早就转过来了。依然承担军工任务的企业,则因为国家军工的复兴,而专注于军工,与民用工业没有太多瓜葛了。这一世,他正好经历了三线工业转型的时期,这是重大装备研制工作中出现的一个新变数。

    在考察东翔厂的过程中,冯啸辰深深地意识到,三线工业可以成为国家装备制造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三线企业拥有大批先进设备,尤其是民用工业体系中缺乏的重型设备和精密设备。三线企业还拥有大批优秀的工人,这些人的价值甚至比那些设备还要高。

    他提出让东翔厂和辰宇工程机械公司合作,只是开发三线工业资源的一个尝试而已。通过这个尝试,他可以积累起一些经验,了解三线工业转型中存在的障碍。未来,他希望促成更多三线企业与装备制造企业的合作,相信这座富矿的开采能够给国内的装备制造业带来新的生机。

    董老让他参加三线转型办公室的工作,正中了他的下怀。有了这个身份,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接触更多的三线企业,发掘出它们的优势,再拿着这些优势去与装备制造企业合作,实现双赢。

    从顾建华家出来,走到没人的地方,冯飞急不可待地对冯啸辰问道:“啸辰,你说能够帮我们厂联系上一家工程机械企业,你真的有这个把握吗?”

    冯啸辰笑道:“当然有。二叔,董老都这么相信我,你居然反而不相信我,这算怎么回事?我这个侄子是亲的吗?”

    冯飞没有在意冯啸辰的调侃,他说道:“董老那是爱护你,不愿意打击你的积极性。你知道和地方企业合作有多麻烦吗?万一人家对我们不感兴趣怎么办?还有,你说的价格,万一人家不同意怎么办?就像你说的那个伞齿轮,你怎么能肯定人家愿意出30元呢?”

    “因为这家企业名叫辰宇工程机械公司。”冯啸辰简单地回答道。

    “辰宇……你是说,这家企业也是……”冯飞不知道说啥了。

    辰宇轴承公司的事情,冯飞是知道的,因为冯林涛也在那里实习过。冯啸辰对外宣称这家企业是晏乐琴从德国引进的一家合资企业,但冯飞是自家人,自然知道这家企业并不是什么引进企业,而是由冯啸辰主持建立起来的。

    由于冯啸辰叮嘱晏乐琴和冯华夫妇不要透露自己出售专利技术的事情,所以冯飞并不知道冯啸辰的第一桶金来自何处。不过,他也知道这家企业不是晏乐琴出的钱,而是冯啸辰自己筹集到的钱。这件事,晏乐琴是肯定要向冯飞说明的,否则冯飞就会怪她一碗水端不平了。

    闲着没事的时候,冯飞也会与夫人曹靖敏聊起这事,分析冯啸辰是如何筹集到这么多钱的,讨论的结果自然是没有任何结果。不过,从冯林涛那里,冯飞了解到辰宇轴承公司的经营状况非常好,利润很高。冯飞于是猜测,可能是冯啸辰通过自己在重装办结识的关系,从什么地方贷到了款,成立了这家公司,然后又利用公司的盈利偿还了贷款,这样一想,似乎也就合理了。

    没等冯飞把辰宇轴承公司的事情想明白,冯啸辰突然又抛出一个辰宇工程机械公司。工程机械可不是标准件那种小东西,没有一定的资金是做不起来的。而这么大规模的资金,冯啸辰又是如何弄到的呢?

    “我去年到了一趟港岛,说服了港岛的大金融家章九成,从他手里融到了1亿5000万港币。后来,我又靠这1亿5000万港币,通过德国的三叔从德国银行里贷到2000万美元。”冯啸辰看出了冯飞的疑惑,坦然地向冯飞解释道。

    冯飞惊得木木讷讷:“1亿5000万港币,2000万美元……啸辰,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这件事,你爸爸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冯啸辰道,说罢,他又补充了一句,道:“不过他是事后才知道的。”

    “看起来,我们真的是老了。”冯飞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疯狂了。”

    冯啸辰笑道:“二叔,你不用担心。我这个投资计划,向章九成说过,他是认同的。后来,我又向三叔和奶奶也说过,他们也认同。工程机械未来的市场肯定是不可限量的,这个项目稳赚不赔,唯一的悬念就是赚多少的问题。”

    “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冯飞道,他是搞技术的,不太懂经营管理,既然人家大金融家都愿意投资,说明这个项目应当是没啥问题的。

    “可是,啸辰,这样一来,你的公司会不会吃亏啊?我是说,你开出这么高的价格让我们厂来代工,是不是吃亏了?”

    明白了冯啸辰所说的合作伙伴就是冯啸辰自己的工程机械公司之后,冯飞不再担心公司与东翔厂合作的可能性,转而开始担心冯啸辰自己会不会吃亏了。前面冯啸辰开出来那么优惠的条件,冯飞觉得这是冯啸辰在牺牲自己,以照顾东翔厂。

    冯啸辰把自己的考虑向冯飞简单介绍了一下,说明这是一个双赢的选择,接着又叮嘱冯飞不要张扬。有关辰宇公司与冯啸辰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具体到东翔机械厂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恐怕就更没人清楚了。只要冯飞不说出去,谁能想到这一节呢?

    “我当然不会说出去。”冯飞应道,接着,他又想起一事,说道:“啸辰,听董老的意思,他是有意培养你的,未来你的事业发展,恐怕会比你在重装办的时候还要好。你作为一个国家干部,在外面还开着这么大的一个公司,恐怕不符合规定吧?”

    冯啸辰道:“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了。辰宇公司目前是挂在我爸妈名下的,我的名字不会出现。未来等凌宇、林涛他们回来,我想把一部分转移到他们的名下。”

    “你说什么,你要把公司的一部分转移到林涛的名下?”冯飞敏感地抓住了与自己相关的问题,而忽略了冯啸辰还提到了冯凌宇的名字。

    冯啸辰道:“没错。我是这样想的,未来我还想在体制内工作,不可能同时担任一家大型私有企业的所有者。现在我可以让我爸妈代管,未来这家企业肯定要交到我两个弟弟手里去的。”

    “你交给凌宇就好了,林涛那边就不必了吧……”冯飞言不由衷地说道。

    冯啸辰笑道:“二叔,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这一代也没几个人,加上德国的堂妹舒怡,总共也就是四个人,还分什么彼此?我在德国的时候,已经跟凌宇、林涛都说好了,我让他们好好学技术,未来回国来,各自管一家大企业。我相信,咱们冯家的孩子都是了不起的,个个都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