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三十六章 马尔可夫链

    小情侣之间的打闹,是典型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个人打闹了一阵,把身体里积攒多日的那些荷尔蒙释放掉了,这才觉得肚子空空,而厨房里鸡汤的香味愈发地浓郁了。

    “鸡腿你吃,翅膀我吃。”

    杜晓迪睡了一觉起来,精神抖擞,执行起了女主人的职责。她从厨房把炖好的鸡连锅一起端出来,放在院子当中的小饭桌上,又盛好了饭,然后与冯啸辰面对面地坐下,开始享受丰盛的晚餐。

    相处日久,杜晓迪在冯啸辰面前已经没有了过去那种羞怯的感觉,代之以一种自然的亲近感。以1985年的标准来看,冯啸辰是个颇具后现代风格的男人,年少多金,风流倜傥,懂得关心人,尤其是擅长于照顾女人,而且不抽烟不喝酒,在时下的小伙子里是极其罕见的。杜晓迪旧日的女伴以及现在的研究生同学谁不称道杜晓迪有眼光,运气好,能够钓到这样一只金龟婿。

    “你刚才在写什么呢?”

    啃着香喷喷的鸡翅膀,杜晓迪随口向冯啸辰问道。她记得自己刚睡起来的时候,看到冯啸辰在院子里写东西,而且似乎写了很多张纸的样子,便好奇地问道。

    “我在给你写程序啊。”冯啸辰答道。

    “写程序?”杜晓迪觉得有些意外,她本来还以为冯啸辰是在写他自己的东西,甚至可能是在写社科院的作业,谁曾想居然是在帮她写程序。

    “写什么程序,是我那个焊接热过程的算法程序吗?”杜晓迪问道。

    “是啊。”

    “你连这个都懂?”

    “机械的这点事情,本来就是相通的嘛。”冯啸辰略带得意地说道。学机械的人,可不是单单学点什么曲轴传动就够的,材料学也是机械专业的重要课程之一,甚至是比机械原理更重要的课程。杜晓迪研究的焊接热过程,冯啸辰过去也接触过一些,刚才杜晓迪睡觉的时候,冯啸辰从她房间把她找来的资料粗略看了一遍,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又加深了不少,所以也就有能力帮她设计算法了。

    “你又不是专业学机械的。再说,你那点知识不是跟爷爷学的吗,爷爷去世的时候,还没有计算机吧,你怎么会懂数值模拟的算法?”杜晓迪质疑道。说起冯啸辰的长辈时,她已经习惯于把“你”字给省略掉了,“你爷爷”变成“爷爷”,这其中的味道就大不相同了。

    杜晓迪当然知道冯啸辰在机械方面的技术功底很好,可再好也应当有个限度吧?数值模拟的技术,听蔡兴泉说在国外也是刚刚开始热起来的,此前应用并不广泛,而且连蔡兴泉等一干工业大学教授对此也是一知半解,基本上是依葫芦画瓢,而杜晓迪他们这帮学生就画得更离谱了。冯啸辰过去如何,杜晓迪不知道,但至少在过去这一年多时间里,杜晓迪并没有看到冯啸辰花多少精力看工科方面的专业书,他凭什么就会懂这些东西呢?

    “你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的。”冯啸辰也知道自己的金手指不好解释,蒙一蒙外人也就罢了,杜晓迪是他的枕边人呃,好吧,其实是未来的枕边人,这些事要瞒过她还真不太容易。既然瞒不过去,又不能说什么穿越之类的事情,那就只有往天才上推了。

    “那我看看天才是怎么做的。”

    杜晓迪说着,拿抹布擦了擦手上的油迹,从旁边把刚才冯啸辰写的东西拿了过来,在手上翻看着。冯啸辰此前答应帮她联系计算机的机时,让她不用再琢磨着费心费力地解那些其实根本解不开的方程,这只是让她稍稍轻松了一些,有关模拟算法的问题,依然是她的一块心病。现在又听说冯啸辰连算法都在帮她写,她自然是迫不及待地要看一看的。

    “这个方程是什么意思啊……蔡老师给我们讲数值模拟,不是这样讲的,也没有这样的方程。”

    杜晓迪看了一会冯啸辰列的公式,就有些懵了。算法其实就是一套公式,然后再把公式变成计算机程序,让计算机照着运算。冯啸辰要给杜晓迪设计算法,自然要先列公式的,而且有些数值模拟的算法,他还是前一世学的,搁了许多年没用,现在要拿出来,总得自己再回忆一下。杜晓迪现在看到的,就是冯啸辰写的算法,与蔡兴泉教过她的算法相比,差别岂止在天壤之间。

    冯啸辰无语了,他提醒道:“我说,丫头,咱们能不能先吃完饭再看。专门炖只鸡给你补补身体,你才吃了几口啊。”

    “嗯嗯,我差不多吃饱了,一会再喝点汤就行了……”杜晓迪敷衍着说道,她眼睛片刻不离冯啸辰写的那几张纸,还变本加厉地拿了支笔,在一张空白纸上做起了简要的推导,以帮助自己更好地理解冯啸辰的思路。

    要不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电焊技师呢,的确有非凡之处啊,冯啸辰在心里感慨道。

    在一次次的接触中,冯啸辰早已经感受到杜晓迪的执着精神了。据说,由机械部派往日本培训的那21个电焊工里,最用功的就是杜晓迪,而最终学习成绩最好的也同样是她。杜晓迪也就是小时候因为家庭原因耽误了上学,否则以她的勤奋精神,加上聪明的天赋,这会恐怕也早就是清北的博士了吧。

    “算了,还是我给你讲讲吧。”冯啸辰认输了,他扔下啃光了肉的鸡骨头,也拿抹布擦了擦手,然后把凳子挪到杜晓迪那一侧,开始给她讲解了起来:

    “我们需要先根据工件的材料属性,建立一个非平衡可数马尔可夫链,对于由此马尔可夫链形成的一个有向图来说,有这样的边角条件……我们假定从x出发的下一个状态等可能地取其任意一个相邻向量,则下一个状态为y的概率可以这样表述……”

    冯啸辰是已经推导过一遍公式的,再说起来就没什么障碍了。杜晓迪这一年多跟在蔡兴泉身边摸爬滚打,也算是有一定的基础了,冯啸辰说的东西,她大致能够听懂个七八分的样子。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她也不客气,让冯啸辰给她反复地讲解,直到明白为止。

    冯啸辰其实也是有意想看看杜晓迪的能耐,说心里话,杜晓迪虽然是他推荐给蔡兴泉的,但他也仅仅是知道杜晓迪电焊水平高超,涉及到物理、数学之类的理论研究能力如何,他就没底了。

    在讲述的过程中,他一直在观察着杜晓迪的反应,虽然有不少地方杜晓迪还有些听不明白,但光是听懂的那些,就已经足以让冯啸辰觉得心惊了。

    一年多以前,杜晓迪还只是一个初中学历的电焊工而已,而一年多以后的今天,杜晓迪居然能够听得懂马尔可夫链,能够理解二次最优化的概念,这是什么样的奇迹啊。

    “都明白了?”

    把算法全部讲解完了之后,冯啸辰看着杜晓迪问道。

    杜晓迪脸上有一些兴奋之色,她浅笑着说道:“也不是特别明白,不过关键的环节我大致清楚了,等晚上我再好好看看你写的算法,应当是没问题的。我觉得你说的这套算法,比蔡老师教我们的更好用呢,他那些方法挺麻烦的,迭代的次数比你这个要多得多。”

    “那是当然,冯处长出品,必是最优。”冯啸辰又吹起了牛皮,他当然也是有底气吹牛的,他说的这些算法,都是超前于这个时代的,而且能够沿用到新世纪去,可见其生命力。

    “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学来的?我怎么没见你看过这方面的书啊?”杜晓迪问道。

    冯啸辰道:“当然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就像你说的,爷爷去世的那个时代,国内计算机还很少,爷爷自己也不懂数值模拟。不过,他教过我高等数学,想当年,哥也是刷过一整本吉尔多维奇的,做个寻常的数学分析,不是跟玩儿似的吗?”

    “又吹,又吹!”杜晓迪抿着嘴乐道,她其实还是挺喜欢看冯啸辰吹牛的样子的,这是一种另类的酷,相比在脖子上挂20多斤金链子扮酷的“社会人”,冯啸辰这种腹有诗书的酷更让人迷醉。

    “你好好消化一下这套算法吧,弄懂了这些,你起码能够比你的同行领先10年以上。”冯啸辰道。

    杜晓迪道:“你这也吹得太离谱了,这些东西肯定是你从哪看来的。不过,我相信蔡老师肯定没有看到过,我们其他的那些老师和师兄、师姐们也没看过。明天我就去向蔡老师说一下,他肯定会很感兴趣的。”

    “可是,如果他问你这些方法是从哪来的,你怎么回答?”冯啸辰担心地问道。

    杜晓迪笑道:“我就说是你发明的呗,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吗?”

    “呃,好吧,刚才的话,全是幻觉。”冯啸辰支吾道,“这样吧,如果老蔡问起来,你就说我是在一本不知名的书上看到的,现在那本书已经找不着了,不知道是在经委的资料室里,还是在煤炭研究所的资料室里。总之,它已经永远不可能找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