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人砸场子了

    “哈哈哈哈,我明白,我明白,我只是跟罗主任开个玩笑而已。”

    冷柄国变脸堪比翻书,他嘿嘿笑着,把刚才的抱怨全给否定了,转而说道:“罗主任说得对,我们的技术都是国家花了大量外汇引进进来的,是属于国家的。别说是有偿转让的时候交一点管理费,就算是国家要求我们无偿转让,我们也是义不容辞啊,咱们过去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孟凡泽道:“过去咱们提倡发扬风格,一个厂子的技术是大家共同的。我记得那时候哪个厂子里开发出了新技术,我们部里就会组织一个现场交流会,让全国各地的企业都去取经。这种取经不光是无偿,有技术的企业还要负责兄弟单位的接待,让大家吃好喝好,心情愉快地学习。”

    罗翔飞道:“这种方式也不宜提倡。这样搞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不愿意花力气去搞新技术,等着吃现成的。过去咱们搞计划经济,不强调企业的经济效益,这样做倒也无所谓。现在各家企业都在提经济效益了,再这样无偿占有别人开发出来的技术,而且还是在有可能成为别人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这样做就不现实了。

    事实上,前两年我们也组织过几个现场技术交流会,效果非常不好,有技术的企业不愿意把真正压箱底的技术拿出来交流,只是拿一些价值不大的技术敷衍一下,这种交流就没什么意义了。”

    “呵呵,企业也有企业的难处嘛。”冷柄国尴尬地笑着应道。罗翔飞说的那种不肯把好技术拿出来交流的企业,就包括了林北重机在内,为这事,重装办和林北重机还是扯过皮的。

    “我们要搞商品经济,那就按商品经济的规律办事,不要再搞一大二公那一套。这次的交流活动,我看就非常好,既促进了技术交流,又让交流的双方都得到了实惠,这就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做法。”孟凡泽总结道,他是当惯了大领导的,一说话就能够高屋建瓴,归纳出几点重要意义。在场的众人都点头称唯,纷纷表示要把老部长的指示深入贯彻下去。

    众人又扯了点闲事,孟凡泽站起身,正待离开,就见重装办协作处的副处长王根基匆匆忙忙地从会场上走了过来,他的脚步很重,脸上还带着几分气愤的神色,让在场众人都不禁把目光投向了他的身上。

    “小王,出什么事情了?”罗翔飞首先问道。

    “真是气死我了!太没素质了!”王根基怒气冲冲地说道,他一边说,一边用目光在桌子上逡巡着,冯啸辰猜出了他的意思,连忙把一杯没人喝过的茶水递到了他的手上。王根基果然是渴急了要喝水,接过杯子,咕咚咕咚地一气把水喝干,这才又恨恨地补充了一句:“还特喵的是什么专家,我看就是小冯说过的那种烧砖的砖家而已。”

    “呃,这怎么还有我什么事啊?”冯啸辰只觉得有点无端中枪的憋屈感。“砖家”这个说法,的确是他教给王根基的,二人在背后没少用这种蔑称嘀咕过一些名不符实的专家学者。不过,当着孟凡泽、罗翔飞的面,王根基把这话说出来,就让冯啸辰有点脸上挂不住了,唉,早知道这个二世祖说话口无遮拦,自己应当少在他面前说些怪话才是。

    王根基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他一向是个大嘴巴,也不太顾忌是不是有领导在场。听到冯啸辰接话,他把眼一瞪,说道:“怎么就没你什么事了?我问你,高磊是不是你们社科院的专家,他在会场上瞎咧咧,怎么就跟你没关系了?”

    “高磊?”

    听王根基说起这个名字,众人都是一愕。能够有资格跟孟凡泽老爷子聊天的,都不是没见识的人,高磊这个名字在时下如日中天,大家岂能不知道?

    高磊所以出名,就因为他提出了一个叫作“国际大协作”的理论,得到了一部分领导同志以及理论界的追捧,使他几乎要跻身于国师的行列了。

    中国的改革开放,其中有一条就是全面地学习国际先进经验。而在国人所能看到的先进经验中,亚洲四小龙无疑是最让人羡慕和崇拜的。韩国、新加坡、中国的香港和台湾,在几十年前经济都不怎么样,和中国大陆也就是伯仲之间。可人家抓住了六七十年代国际产业转移的机遇,趁着中国大陆轰轰烈烈搞“继续革命”之机,迅速地发展起来,混到了人均GDP好几千美元的水平上,与人均才200多美元的中国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了。

    这个年代还不时兴批评什么GDP崇拜,大家都是光明正大、心情愉快地崇拜着GDP的。不像后世大家都吃饱了饭,开始追求不丹、尼泊尔那种穷得掉渣却据说“心灵纯洁”的生活。美国、欧洲、日本都是GDP高达一两万美元的发达国家,中国觉得这些国家的模式有些可望而不可及。亚洲四小龙比中国富裕的程度有限,加上起步的时间也比较近,属于一个可追赶的目标,因此,研究亚洲四小龙成为时下的热门。

    高磊就是研究亚洲四小龙成功经验的权威,他发现,这四小龙的特点都是依靠“大进大出”的出口加工业起家,然后在某几个产品领域中做到最佳,从而占据了国际产业链的一个环节。这些国家都没有完整的装备制造业,他们的装备几乎全部来自于西方发达国家,他们所做的,就是利用这些装备搞劳动密集型产业,做一些来料加工、装配之类的事情,再把产品销往西方,赚取加工费用。虽然这听起来有些给人打工的感觉,但人家就是凭着这样的产业富裕起来了,人均GDP甩出中国好几条街,你能不服?

    基于这样的认识,高磊提出了他的国际大协作理论,认为中国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搞“两头在外”,也就是设备和原料从外面购入,产品向外面销售,中国自己集中力量只做加工这一个环节。因为这个模式的核心是把中国融入国际产业链,所以得名叫“国际大协作理论”。

    国际大协作理论是以亚洲四小龙为蓝本提出来的,在中国的一些沿海开放城市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不少搞“两头在外”的企业经营业绩非常好,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外汇,本企业也得到了丰厚的利润。因为这样一些事例,一些领导,尤其是地方省市的领导对于这个理论颇为推崇,纷纷提出本行业、本地区也要搞国际大协作,要与国际接轨。高磊作为这个理论的创始人,自然也就成了名人。

    关于高磊其人以及他的国际大协作理论,冯啸辰与罗翔飞是交换过意见的,差不多整个重装办对于他都颇为不屑,觉得他的那套理论与重装办的实践完全对不上号。冯啸辰还专门从吴仕灿那里申请了一个课题,组织社科院的同学批判国际大协作理论,社科院的学生中间也有支持高磊的,双方这几个月争论得非常厉害,也得出了不少颇有见地的观点。

    冯啸辰不知道高磊怎么会跑到这个展会上来,更不知道他是如何把王根基给得罪了。他笑着说道:“老王,你别乱咬人好不好,高教授是高教授,我是我,他惹了你,你凭什么对我发脾气啊。”

    “我不是冲你发脾气,我实在是,特喵的,那姓高的根本就是一个傻叉!”王根基一句京骂出口,让在场的人脸上都有些窘色了。

    “小王,孟部长还在这里呢,你说话注意点影响!”罗翔飞把脸沉下来,对王根基斥道。他是王根基的领导,在这个时候是必须要说话的。

    孟凡泽倒并不在意,他也是认识王根基的,主要是与王根基的父辈有些交情,他对王根基说道:“小王,高教授怎么得罪你了,你给大家说说看吧。”

    王根基骂了一句脏话,又被罗翔飞给斥责了一句,脑子倒是冷静下来了,他向众人抱歉地笑了笑,然后说道:“这个高教授,是跟着计委的领导一起来的,我正好在会场上做接待,就陪着他们一起参观了。计委的领导对于我们这个交流会评价挺高,可这个姓高的……呃,我是说这位高教授,好像从一开始就惦记着要找茬,看啥都不顺眼,风言风语地,如果不是看到有领导在,我早抽丫……我是说,我早就跟他理论理论了。”

    “他是怎么说的?”罗翔飞皱起了眉头。这次交流会涉及到的大企业很多,规格挺高,计委的领导同志来捧场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高磊是当下的热门学者,没准计委领导就带着他一起来了。

    以高磊一贯的立场,对于这种交流会有一些不同意见,倒也不奇怪,但当着计委领导的面风言风语,这就有砸场子的意思了,也难怪王根基会恼火。你有啥意见,私下跟展会的主办方说说也就罢了,这样当面砸场子,真把重装办当成Hello_Kitty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