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四十五章 暮气沉沉

    “新液压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在韩江月的家里,李惠东听完女儿介绍的有关新液压的情况,沉默了片刻,心情沉重地说道:

    “他们那个新厂长叫焦荣林,是通过岗位竞聘的方式上任的。那时候,省里提倡干部队伍年轻化、知识化,新液压当时是由书记徐新坤代理厂长,他年龄偏大,而且没有学历,不符合年轻化的要求,因此机械厅安排他退居二线,然后通过竞聘的方式,选拔一位年轻并且有学历的同志担任新液压的厂长。”

    “我知道那种竞聘。”韩江月撇着嘴说道,“我在乐城经委的时候,他们也搞过竞聘,就是找一帮人去讲自己的施政纲领,谁说得好,就让谁当厂长,而且还可以自己任命中层干部,叫作组阁。”

    “唉,都是跟国外学的嘛。”李惠东不无自嘲地说道。他那时候就是机械厅的厅长,这件事他算是主要负责人。想到那会大家都心血来潮地要照抄国外竞选和组阁的方式,最终是画虎不成反类其犬,他实在也有些惭愧。

    “然后呢?”

    “然后,这个焦荣林通过他的演讲,击败了其他竞聘者,被任命为新液压的厂长。他上台后,搞了一系列的改革,任用了一批和他一样能说会道的中层干部。厂子里几乎是每天都有新的改革措施,却是越改越乱。本来新液压的产品已经有了一些基础,国内市场销售情况还比较乐观。让焦荣林折腾了两年,产品质量也不行了,售后服务更是差劲,经营越来越差,就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了。”

    “弄成这样,难道就没人负责吗?”韩江月恼道。

    李惠东道:“谁负责?我这个原机械厅厅长来负责吗?”

    “你也有责任。”韩江月道,“不过,这个焦荣林肯定是首当其冲。”

    李惠东叹道:“他也是为了改革,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塘阜县经委去调查过,焦荣林并没有什么经济上的问题,新液压所以严重亏损,一是因为他在经营上犯了一些错误,第二就是国家政策的影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那么,新液压就这样垮下去了?你们也不想想办法把它重新振作起来?”韩江月问道。

    李惠东道:“怎么不想?但光想有什么用?要改变新液压的状况,需要有得力的干部,还要有资金投入。新液压现在欠了银行上百万元,要想让新液压重新恢复生产,首先要把这些欠款还清,否则银行根本不愿意提供新的贷款,没有资金,凭空怎么能够做起来?”

    “省里不能提供一些资金吗?”

    “可省里并不只有一个新液压啊。”李惠东道,“比新液压更重要的企业还有一大批,资金,合适的领导干部,都是问题。如果没有合适的人,就算有资金投入,最终也是打了水漂,像这样的教训,咱们省里已经有过十几个了。”

    “可是,听说厂子里现在情况特别糟糕。还有我师傅,岁数这么大了,得了哮喘病,听说连药都买不起,我听了心里真的很不好受。”韩江月红着眼圈说道。她毕竟曾在乐城经委工作过一段时间,对于体制内的情况也是比较了解的。李惠东讲的道理,她也能听懂,而且知道李惠东是对的。她唯一过不去的坎,就是觉得新液压是自己的娘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无法接受。

    “唉,这就是改革的代价啊。”李惠东说着不着调的话。其实,他又何尝不为类似于新液压这样的企业揪心呢?韩江月的难受,更多的还只是从感情上出发的,李惠东则是站在一个省经委主任的高度来思考这件事的。这些企业都是省里的资源,看着一家家企业陷入亏损,而且找不出让它们起死回生的手段,李惠东能不忧心吗?

    “你实在心里不好受,就给你师傅寄点钱吧,帮他解决一点实际困难。”李惠东给女儿出着主意。他知道女儿现在工资高,拿出一两百块钱去帮助一下往日的师傅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的事情,而一两百块钱对于一家亏损企业里的困难职工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了。

    韩江月点点头,道:“我是这样打算的。不过,我得先去塘阜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徐书记现在是退居二线,应当还能发挥点作用的,为什么厂子到这样一个地步,他就不出来说句话。”

    李惠东道:“他也有他的难处吧,焦荣林组阁是塘阜县经委批准的,徐新坤也不能怎么说。不过,你也没必要专门跑趟塘阜吧,这都快过年了,你难得回明州来一趟,新液压的事情也不是你能够改变的,你还是给你师傅寄点钱就好了。”

    韩江月却是坚决地摇着头说:“不,爸,我必须要去看看。新液压是我技校毕业以后工作的第一个地方,我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啦。”

    李惠东妥协了,说道:“也好吧,去看看也行,省得你回了鹏城还惦记着。我给你安排个车,你快去快回。”

    第二天,李惠东找了一家下属企业,要了辆吉普车,送韩江月去塘阜县。省城到县城当然也有长途车,但一来坐长途车太过辛苦,二来韩江月随身带了一些准备送给师傅何桂华的钱,坐长途车就不太安全了。时下虽然经过了两轮“严打”,但社会治安仍然有点乱,车匪路霸并不是随便说说的,一个女孩子带着数量不菲的钱坐长途汽车是有危险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李惠东的确有这样的特权,如果没有能够随时从下属企业借到车的特权,上述所有的困难都不成其为困难。

    “小王,你去县城找个地方吃点饭吧,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在这里等我就行。”

    吉普车开进新液压的厂区,韩江月在办公楼前下了车,对司机小王吩咐道。

    “好的,韩科长,我去吃点东西就回来,你啥时候办完事了,咱们就啥时候走。”小王乖巧地答应着。今天出车的时候,他的领导只告诉他说坐车的是乐城经委的一位科长,至于还有什么背景,就不是他这个小司机该关心的了。他只知道自己的领导对于这位韩科长也是颇为恭敬的,所以他也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打发走了司机和吉普车,韩江月这才有暇认真观察一下阔别几年的新液压。几年不见,新液压的确发生了不少变化,办公楼前面建了停自行车的棚子,围墙边上的公共厕所也翻建过,显得高档了一些,但所有这些变化都没有能够掩盖住一个词,那就是“衰败”。

    韩江月当年在新液压的时候,厂子里的建筑物虽然不怎么豪华雄伟,但起码是整洁、完好的。道路两边的树木每到秋季就会刷上齐腰高的白灰,煞是好看。地面每天都有清洁工负责打扫,每周还有全厂性的大扫除,基本上没有什么卫生“死角”。所有这些细节,都会让人感觉到厂子是生机勃勃的,人们的精神面貌也同样积极向上。

    而现在,韩江月感觉到的是一种沉沉的暮气,放眼看去,到处是枯枝败叶,建筑物的窗台上落着厚厚的尘土,有些窗户的玻璃破了,也只是拿木板或者厚纸板挡一下而已,让人觉得在里面办公的工作人员根本就没打算长期地呆下去。至于走在路上的工人和干部,就更没法看了,明明是过几天就要过年,可没有几个人是穿着新衣裳的,脸上那灰扑扑的神情,透着几分凋零,几分无奈。

    “咦,是小韩吗?”

    终于有人注意到了韩江月这个不速之客,也许是因为她的衣服显得过于光鲜,在这个破败的厂区里有些格格不入,从而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韩江月循声看去,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那也是她在装配车间的老同事,叫邹苏林。韩江月几步走上前去,向邹苏林微微鞠了躬,说道:“邹师傅,我提前给你拜年了。”

    “哎哎,新年好,新年好。”邹苏林连声地应着,脸上的笑容很是真诚。韩江月在新液压的老工人中间形象很不错,大家都觉得这个女孩子踏实、肯干,技术也过硬,属于“比较争气”的那类年轻人。

    “小韩,你怎么到塘阜来了?我听说,你不是在鹏城那边的港资企业里工作吗,收入挺不错的吧?”邹苏林如一切熟人见面时候一样地打听着韩江月的近况。

    “收入还好吧。”韩江月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带的旅行袋里拿出两包早已准备好的大前门香烟,塞到邹苏林的手里,说道:“邹师傅,我来得匆忙,也不方便带啥东西,这两包烟,就算是我孝敬你的。”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邹苏林半推半就地接过了烟,然后说道:“小韩,你还没吃饭吧,要不到家里去随便吃点吧?不过,我可得提前说好,……唉,厂子现在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到我家里去,可真没啥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