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五十一章 我们给她出点难题

    从一开始,徐新坤就把希望都寄托在县经委的同意上。承包一家企业这样的事情,牵到的因素太多了,其中不能摆到台面上讲的事情就有一大堆。焦荣林本人只是个书呆子,不懂得搞人际关系,但他任用的那帮人是懂行的,没事往县里“走动”得不少,县里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找个人把焦荣林给换掉了。

    当然,如果李惠东以省经委的名义,正式下一个函,要求塘阜经委这样做,张培肯定是得服从的。不过,韩江月说了,李惠东只能以自己的名义,口头打个招呼,而不会有实质的帮助,这就意味着韩江月要想承包新液压,必须自己去想办法。

    徐新坤一直对焦荣林有看法,但又想不出有谁能够取代焦荣林,所以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厂子一天天衰败,而无能为力。韩江月提出自己来承包新液压,徐新坤看到了希望。在他想来,即便韩江月的能力稍有不足,加上自己、余淳安以及其他一些人的帮衬,至少也不会比焦荣林做得更差。韩江月如果能够当上厂长,最起码能够把吕攀等一干蛆虫换掉,大家好好干活,最不济也能做到保证工资足额发放吧?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徐新坤就开始琢磨着如何做了。他不认为自己能够说服县经委,即使县经委找不出理由反对,拖上一年半载也是正常的。徐新坤是行伍出身,有勇有谋,当年扳倒贺永新就是靠着兵行险招,这一回,他打算再来一次。

    今天到县经委之前,徐新坤就已经想好了,不管张培同意不同意,他回厂之后都会马上通知召开全厂工人大会,推选韩江月接替焦荣林担任厂长。等到投票结果出来,他就以书记的名义拿着这些结果去找上级说理。县经委敢不答应,他就找市经委、省经委、机械厅,总得搅得天翻地覆才行。民意这种东西,越往上面走就越值钱,如果省经委知道全厂90%的工人要求撤换焦荣林,焦荣林就算有天大的靠山,也只能滚蛋,没人会冒着违背民意的风险去保他。

    徐新坤这样一说,张培也明白他的想法了。作为一厂的书记,徐新坤有权力召开全厂大会的,也有权力举行对厂长的信任投票。这种投票,如果是县经委发起或者认可的,那么任何结果都可以作为县经委的成绩。而如果是县经委反对或者无视的,一旦出现负面的结果,县经委就会非常被动,届时就等着各级领导来追责吧。

    想到此,张培只得应允了:“徐书记,既然工人同志们有这样的要求,那我们当然是要支持的。我向县领导请示一下,恐怕还得请示一下市经委和省经委的意见,如果上级领导都支持这件事,那咱们就定在后天来召开这个竞选会吧。”

    装配车间原来那个小韩想承包新液压厂了!

    一个惊人的消息迅速地在新液压的干部工人之中传播开来,一时间在沉闷的厂子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太好了,焦荣林终于能够滚蛋了!”

    “小韩那姑娘我了解,挺实诚的一个人,没准真能把咱们厂救活呢?”

    “小韩怎么样我不管,随便找个人也比焦荣林强!”

    “听说她有背景,机械厅原来那个李厅长,是她爸。”

    “这怎么可能,李厅长姓李,她姓韩,怎么可能是父女呢?没准是李厅长的外甥女吧?”

    “你们知道吗,小韩在鹏城一家港资企业里当副总经理呢,这次是放弃了一个月好几万的工资回来当厂长的。”

    “一个月好几万?我草,那回来干什么?”

    “没准想捞得更多呢……”

    “就咱们厂这个鸟样,能捞到什么?”

    “管他呢,反正厂子也这样了,换个人还能坏到哪去?”

    “……”

    韩江月、徐新坤等人也没闲着,从经委一回来,他们便展开了广泛的游说。他们向自己熟悉的同事介绍韩江月在鹏城的事迹,分析新液压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原因,提出种种让新液压走出困境的思路。徐新坤、余淳安、何桂华等人在厂里都素有正直的名望,经他们的嘴说出来的事情,让人很容易相信。新液压已经困顿日久,大家都在盼望着能够出现转机,别说是韩江月这样一个大家还算熟悉的人,就算是一个陌生人,对于大家来说,也不啻于一根救命稻草了。

    当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惶惶不安的人也是有的,那就是在新液压衰败的过程中捞足了好处的吕攀之流。对于他们来说,新液压虽然是一头已经瘦垮的骆驼,但身上还是能够刮下来不少血肉,他们可不希望有其他人染指自己的饕餮盛宴。

    “焦厂长,你听到消息没有?徐新坤想夺你的权。”

    吕攀来到焦荣林的家里,向他通风报信道。

    焦荣林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说道:“我听说了,是一个什么从鹏城回来的女人吧,徐新坤只是帮她造势而已。有人夺权是好事啊,我向经委打过好几次报告,想要调走,经委都不批,现在好了,有人接手,我正好回省里去了。”

    焦荣林说的可都是心里话,他当年通过竞聘到新液压来当厂长,是带着刷资历的念头来的,想做出一番成绩,然后回省里去谋求提升。这两年,他重用的吕攀等人在厂里上下其手,捞了不少钱,也向他进贡了一些,对此他都笑纳了。但天地良心,他当厂长真的不是为了自己发财,至少可以说,首要目的不是为了发财。

    后来厂子垮了,他想通过成绩获得晋升的希望破灭了,他便萌生了去意。但塘阜经委方面哪会轻易地放他走,他们需要有人守着新液压,维持住新液压的稳定。焦荣林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田里的稻草人,虽然啥也干不了,但至少是个象征物吧。

    听说徐新坤找了个原来装配车间的青工出来竞选厂长,焦荣林第一个想法就是徐新坤自己想夺权,韩江月不过是个傀儡而已。但焦荣林对此事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希望韩江月能够竞选成功,这样他自己就解脱了,可以回省里的原单位去,远离新液压的是是非非。

    吕攀为什么反对韩江月竞选,焦荣林也是心知肚明的。当初他从金工车间把这个能说会道的小年轻提拔起来当助理,是他在新液压犯的最大的错误。但木已成舟,自己约的那啥,含着泪也得打完。他不会站出来指证吕攀损公肥私,他只希望自己在新液压所做的事情就这样揭过去,谁也别再纠缠了。

    “小吕,我觉得累了,新液压这副担子,有人愿意挑,我是很高兴的。新厂长上来,也许能够给厂子带来一些新面貌,你们应该高兴才是。”焦荣林说道。

    “什么新面貌!”吕攀不屑地说道,“那个韩江月,我过去是打过交道的,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技术上还过得去,可哪懂什么叫企业管理啊。我琢磨着,她就是徐老头推出来的幌子,肯定是徐老头觉得我们吃香的喝辣的,眼馋了,想跟咱们抢呢。”

    焦荣林脸色微变,说道:“小吕,你说什么呢!什么叫吃香的喝辣的?我们的所做所为,不都是为了厂子的经营吗?”

    “对对对,咱们辛辛苦苦,不都是为了厂子吗?”吕攀赶紧改口,他在自己那帮哥们面前说顺了嘴,忘了眼前这位厂长可是喜欢立牌坊的。

    焦荣林知道吕攀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也懒得去计较,只是说道:“这件事情,经委的张主任给我打过电话了,他征求我的意见,我是表示坚决支持的。小吕,你也不用劝我,我是不会再呆在这个厂长的位置上的。”

    “焦厂长,就算你想辞职,也不能让韩江月这个小丫头接班啊。”吕攀说道。

    “那让谁接?”焦荣林下意识地问道。

    “比如说……我呢?”吕攀挺了挺胸膛,想显出一个高大的样子。无奈猥琐惯了的人,再怎么装也装不出凛然之色,倒显得像是电影里的汉奸一般。

    “你?”焦荣林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有想到,吕攀居然还有这样的野心。尼玛呀,谁不知道你一向是干活嫌累,吃饭嫌少,要论搞歪门邪道,全厂无人能敌,但要说经营管理,你吕攀知道这四个字怎么写吗?

    “小吕,你觉得你在厂里的名望够吗?”焦荣林在震惊之余,好心好意地提醒道。

    “厂里的人对我有些误解,可是焦厂长你是知道我的能力的。”吕攀忸怩地说道。

    是我对你有些误解,而厂里的人是知道你的不堪的……焦荣林在心里嘀咕道,嘴上却不便说出来。他说道:“这一次,徐书记向经委提出来,要搞全厂竞聘,由工人投票决定谁来当厂长,我说了是不算的。”

    吕攀嘿嘿冷笑道:“徐老头不就是想推那个韩江月出来吗,如果我们给她出点难题,她不就干不成了?到时候,你再向经委推荐我,经委就会答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