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一个胖子闪亮登场

    听到吕攀的话,台上台下的干部和工人都沉默了。凭心而论,吕攀的这个建议是合理的,这几年来,许多企业都在搞承包、组阁,其中确有一些如“乔厂长”那样大刀阔斧搞改革,让企业蒸蒸日上的,但同时也有一大批只会放嘴炮,最终把企业拖入深渊的。远的不说,主席台上那位曾经风光无限的厂长焦荣林,不就是一个嘴炮大王吗?

    如果当初让焦荣林签一个军令状,再押上一笔钱,规定搞不好企业就滚蛋赔钱,或许他能够做得更谨慎一些吧?最起码,在企业出现亏损之后,大家不会干瞪眼而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韩江月对于吕攀的发难并不觉得意外,她看向吕攀,微微笑道:“吕攀,军令状我肯定会签的,如果我无法做到让新液压扭亏,我自动下台。你说的保证金,我也可以交出来,而且不瞒你说,我早就准备好了钱,不过这些钱并不是押金,而是打算以我个人的名义借给厂里作为流动资金。未来如果厂子有了盈利,我就收回这些钱。如果厂子依然亏损,我这些钱就不要了。”

    “好!”

    台下有人大声地喝起彩来,这才叫破釜沉舟,这才是真心想为新液压几百职工做事的样子。也许韩江月承包新液压的确有自己的私心,也许是想通过承包赚到钱,但她能够压上自己的身家,带着大家一起干,大家还有什么可说的?像这样的承包者,就算未来从企业的盈利中提走十万、二十万,大家也心甘情愿。

    涉及到自身利益的事情,工人们的脑子是非常快的,所有的人都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也从韩江月的表态中感觉到了她的决心。正如韩江月说的,大家不懒、不笨,只要有决心去做,凭什么赚不到钱呢?

    掌声稀稀拉拉地响了起来,很快就连成了一片。有些人为了凑趣,拼命地拍着巴掌,让登场的掌声一波接着一波,越来越响,几乎到震耳欲聋的程度了。

    “鼓什么掌!你们现在忙着鼓什么掌!”

    吕攀急眼了,他抄起放在张培面前的一个麦克风,大声地喝止着众人,然后瞪着血红的眼睛对韩江月喊道:

    “好啊,韩江月,你说得好听,你的钱呢?承包这么大一个厂子,你怎么也得拿出五千……不,起码也得拿出五万块钱来吧!”

    掌声在吕攀的咆哮声中渐渐弱下来了,何桂华站在台下对吕攀骂道:“吕攀,你捣什么乱?你一张嘴就是五万块钱,现在谁能拿得出这么多钱?你这不是故意刁难吗?”

    吕攀讥讽道:“拿不出来,还说什么借给厂里当流动资金,莫非韩厂长就准备拿出50块钱来做抵押吗?”

    何桂华有待再说点别的,韩江月向他做了个手势,让他稍安勿躁,然后对吕攀说道:“不就是五万块钱吗?我答应了,过完春节,我就把钱交到厂里的财务,一分钱也不会少,大家都可以去见证。”

    “过完春节?哼哼,那就等着过完春节再选厂长呗,现在起什么哄?”吕攀阴阳怪气地说道。

    徐新坤问道:“吕攀,你是什么意思?”

    吕攀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啊,韩厂长不是说准备了钱吗?那就把钱拿出来,什么时候拿出来,什么时候算数,现在红口白牙这么一说,谁信啊。”

    “不就是五万块钱吗?你等着,我现在就拿给你!”

    一个声音突兀地在台下响了起来,众人定睛看时,只见一个200多斤的胖子身手敏捷地攀着主席台的边缘蹿到了台上。随后,台下另有一个长得颇为俊俏的小伙子把一个鼓鼓囊囊的手提包给他递了上去。那胖子拎着手提包径直走到张培等人面前,拉开拉链,把手提包兜底一翻,就见一堆长条肥皂大小的方块劈里啪啦地落在桌子上,还有几块蹦跶着掉到了地上。

    “钱!”

    “全是钱啊!”

    “我的妈呀,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钱啊!”

    全场的人都傻眼了。这个胖子以及台下那个小伙,大家都从来不曾见过,可他们就以如此拉风的形象闪亮登场了。整整五十叠大团结砸在桌面上,无论是声音效果还是视觉效果,都堪称是惊天动地。

    “你你你……你是谁呀!”

    吕攀是第一个恢复了语言能力的,他结结巴巴地指着那胖子问道。刚才的那份嚣张已经不复存在了,这个年代的五万块钱,堪比后世的五千万。见了五千万块钱还能够控制住膝盖的人,也算是威武不能屈了。

    胖子用温柔的目光瞟了韩江月一眼,然后转过头,凛然地对吕攀说道:“小爷我姓宁,宁默,我是……韩总的私人保镖。”

    “我叫赵阳,我是韩总的私人司机!”台下那个小伙也爬上来了,站在那里学着宁默的语气宣布道。

    全场再次哗然。原来只听韩江月自己说在鹏城当了个什么港资企业的副总经理,这事是真是假也不好说,另外,那家港资企业到底多大规模也不一定,没准就是一个小门面呢?可这会大家有了真实的感觉了,私人保镖,私人司机,这是寻常人能雇得起的吗?你说这俩年轻人是韩江月雇来的托儿,好啊,你雇一个能够砸出50叠大团结的托儿给我看看!

    徐新坤也懵圈了,宁默、赵阳二人的出现,完全是在预定的剧情之外的,看韩江月的惊愕的表情,显然她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徐新坤几步走到韩江月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小韩,这是怎么回事,你认识他们俩吗?”

    韩江月愣愣地点了点头,脸上蓦然有了一些红晕,她低声说道:“我认识,他们是我在鹏城认识的朋友……其实,我一开始就打算向那个胖,呃,向那个宁默借钱的。他是开公司的,有点钱。”

    “那么,他拿出来的这些钱,算不算数?”

    “算数。”

    “这是五万块钱呢,你能负担得起吗?”

    “没问题,他的钱……呃,反正是没关系的。”

    “那就好!”徐新坤马上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拿过韩江月面前的麦克风,对着全场职工大声说道:

    “同志们,各位师傅们,大家已经看到了,小韩不但承诺了要带领咱们厂走出困境,而且以自己的名义借到了钱,作为咱们厂的流动资金。大家想想看,如果小韩不是真心为了咱们厂的繁荣,她有必要这样做吗?对于这样一位勇于承担责任的同志,大家还有什么不放心吗?”

    “放心!”台下的人齐声喊道。

    “那么,我宣布,现在投票开始,同意韩江月同志承包新民液压工具厂的职工同志,请举手!”

    “刷”地一声,台下竖起了如林的手臂,少数几个不想举手的人,在身边其他同事异样的眼光下,也犹犹豫豫地举起了手。

    “手放下。现在请不赞成韩江月同志承包的人举手,大家数一数,反对的人有哪些!”徐新坤又说道,后面一句话,就是红果果的威胁了。刚才的支持率粗看过去也得在九成五以上了,他就不信还有人敢冒天下之大韪,在这个时候公然投反对票。

    果然,包括台上的吕攀等人在内,都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举手表示反对,吕攀能够做的,就是把头扭开,假装是在研究大礼堂的建筑结构,不敢接徐新坤的话了。

    徐新坤满意地看看全场,然后走到张培的面前,说道:“张主任,我以新民液压工具厂书记的身份,向县经委汇报。我厂职工全票通过,支持韩江月同志承包新民液压工具厂,担任厂长,请县经委批准。”

    这叫啥,这就是逼宫啊!

    职工全票通过,你县经委还能不同意吗?你说不同意也可以,那你给大家把工资发了,把医药费报了。你特喵啥都保证不了,我们选个厂长出来自救,你有什么资格反对?

    张培只能挤出一些僵硬的笑容,站起来,说道:“既然是全厂职工的共同意愿,县经委当然是不会反对的。不过,具体任命的事情,还有具体的承包条款,还得请示县领导以及省市两级经委的领导,我不能独专。”

    “我们希望在明天之内就得到答复,因为我们需要马上开展生产,一天也不能等了。”徐新坤逼迫道。

    “这个嘛,我会尽力的……”张培说道,他向韩江月递了一个示好的表情,说道:“不过,小韩同志得到全厂职工的支持,这是一件值得可喜的事情,我谨代表我自己,向韩江月同志表示祝贺。如果未来上级领导同意大家选举的结果,县经委希望韩江月同志能够坚守所做出的承诺,兢兢业业工作,带领全厂职工走向胜利。”

    韩江月点了点头,正待说点什么,只见宁默把手一抬,对张培说道:

    “别急,刚才我听大家叫你张主任,我想提一个问题,韩总已经向全厂职工以及你们县领导做了承诺,还拿出了这些保证金。我想问问,你们县能够给韩总什么条件?新液压厂是一个大家都不想接的烂摊子,韩总勇挑重担,帮着你们县领导解决困难,你们就没有一点表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