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五十五章 幕后黑手

    领导祝贺,小韩表态,群众鼓掌,吕攀傻叉……这些过程自不必说了。张培强打着笑脸应付完整个流程,带着自己的随员以及被免了职的焦荣林匆匆而去。

    依着宁默的想法,焦荣林是前任厂长,也是应当留下来接受审计的。不过,徐新坤打了个圆场,说焦荣林毕竟是过去由机械厅派下来的干部,新液压无权扣留他,还是让他离开更合适。至于说未来审计时发现焦荣林有经济问题,提请机械厅来处理他也不迟。

    至于吕攀和其他几个在厂里捞过油水的中层干部,徐新坤就不客气了,直接吩咐保卫科将他们软禁起来。这个年代里还不太讲法制,每个厂子自己都是能够执行一些私法的,保卫科抓着赌博的职工关几天禁闭是常有的事,你想讲理都找不着地方讲。

    工人们也三五成群地离开了,一边走一边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韩江月就任新厂长的事情,给大家的冲击不小,可大家聊得更多的,却是那个秘密出现的胖子。大家一致认为,这个胖子一定出自于一个了不起的家庭,唯一的悬念就是他父亲到底是港岛首富还是开国元勋,首富派和元勋派为此还差点老拳相见了。

    看着众人都离开了,韩江月的竞选班底这才凑上前来,一边向韩江月表示祝贺,一边开始打量着宁默、赵阳二人,等着韩江月给大家一个解释。

    “这是小宁,是……”

    韩江月刚说到一半,宁默打断了她的话,眉飞色舞地说道:“小韩,先别急,我们这趟来还有一个哥们呢,我告诉你,我这个哥们可了不得了,我和小赵刚才说的那些,都是他教的。他说他不方便露面,躲在吉普车里等着呢,我这就叫他过来……咦,这不,他进来了!”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从大礼堂门外又走进来一个年轻人,脸上笑吟吟的,颇有一些人畜无害的样子。看到众人,他抬起手笑着招呼道:

    “大家好,徐书记,余科长,何师傅,小韩,咱们又见面了!”

    “小冯!”

    “冯处长!”

    几个人一齐失声喊了出来,宁默满脸堆笑地正准备给大家介绍,听到双方打招呼的声音,不由变了脸色:“怎么,你们……都认识?”

    说话间,冯啸辰已经来到了众人面前,他挨个地与徐新坤等人握着手,而众人则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说着问候的话:

    “原来是你在背后指挥啊,我说小宁他们提的三条要求怎么这么高明呢!”

    “哈哈,冯处长出手,果然是非同凡响,当即就把吕攀他们弄懵了!”

    “小冯,多亏你了,你又帮了我们新液压一回啊!”

    对于这些夸奖,冯啸辰只是摆手谦虚,倒是旁边的宁默郁闷到了极点。尼玛,有没有搞错,出钱的人是我,上台砸钱的是我,在台上滔滔不绝提条件的人也是我,这个小冯藏头藏尾的,这个时候才出来,怎么一下子就把我的戏份给抢了?他不就是比我苗条一点吗,你们凭什么歧视胖纸呢!

    原来,那天宁默接到韩江月的求助电话之后,便无心在冷水矿呆下去了。他知道韩江月正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而且还会有许多未知的障碍,他必须赶到塘阜去,哪怕帮不上韩江月什么忙,出点钱,再出个肩膀啥的,还是能够做到的。

    他叫上了死党赵阳,从银行提了五万块钱便出发了。在买火车票的时候,赵阳灵机一动,建议宁默先去一趟京城,反正他们到明州去也是要路过京城的。到京城的目的,是去找一趟冯啸辰,向他问计。在赵阳心里,这个世界上他谁都不服,就服冯啸辰一个人。

    听到赵阳的建议,宁默大为赞同。他对冯啸辰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在他看来,韩江月承包新液压这件事,向谁请教都不如向冯啸辰请教更为有效,冯啸辰是那种智计百出的人,有他出主意,韩江月的事情就毫无悬念了。

    直到这个时候,宁默都不知道韩江月与冯啸辰其实是老相识了,甚至于韩江月此前还对冯啸辰有过那么一点点的“意思”。在鹏城的时候,宁默与韩江月聊过彼此过去的生活,也都提起过冯啸辰的事情,只是阴差阳错地都没有说起这个名字。宁默提到冯啸辰的时候,说的是“我那哥们”,而韩江月则是说曾经有过一个外单位的处长如何如何。

    宁默做石材生意,冯啸辰给他出过启动资金。石材生意红火起来之后,宁默提出过要给冯啸辰分红,被冯啸辰婉拒了。这两年,宁默与冯啸辰一直都有信件和电话往来,宁默要在京城找到冯啸辰的家,倒并不困难。

    冯啸辰在自家的小四合院里接待了宁默一行,听宁默说起自己正在追求的女友想承包一家名叫新民液压工具厂的亏损企业,冯啸辰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结果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韩江月。

    冯啸辰没有说破自己与韩江月的交情,倒是把杜晓迪叫出来向宁默和赵阳展示了一番。他想到,未来宁默肯定是会知道他与韩江月的过去的,现在晒一晒自己的漂亮女友,能够消除宁默可能的顾虑。再好的朋友,涉及到这种事都是会很纠结的。

    因为知道是韩江月的事情,再加上宁默这份交情,冯啸辰自然就不便袖手旁观了。他打电话给包成明,让包成明给他找找有关新液压的资料。包成明这几年的经营还真没白费,他在数据库里检索了一下,便把新液压的经营情况以及有关焦荣林、吕攀等人的八卦都给找出来了。包成明现在已经在京城开了分公司,他让手下把这些资料整理好,打印出来,专程给冯啸辰送了过来。

    掌握了一手资料之后,冯啸辰对于韩江月承包新液压的事情便有底了。听说新液压马上要举行厂长竞聘演讲,冯啸辰主动提出陪着宁默、赵阳前往明州,去给韩江月撑腰,同时也便于随机处置各种意外情况。春节前的车票很难买,冯啸辰索性开上了从林北重机办事处借的吉普车,和赵阳换着当司机,一路不停地赶往塘阜,终于抢在竞聘开始之前到达了新液压。

    冯啸辰在新液压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很多人都认识他,所以他不便在竞聘会上露面。这场竞聘是韩江月的个人专场,宁默、赵阳上去给她当个陪衬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冯啸辰出现,难免会抢了韩江月的风头,对于韩江月未来的施政不利的。因此,他借口把出风头的机会让给宁默,自己躲在吉普车里,倒是美美地睡了一觉。至于宁默他们提的三个要求,自然是出自于冯啸辰的设计,这也不必细说了。

    冯啸辰与徐新坤等人打完招呼,最后才来到了韩江月的面前。他伸出手去,笑着说道:“韩厂长,祝贺你啊。”

    “谢谢冯处长。”韩江月只觉得百感交集,许多话想说却又说不出口。看到冯啸辰与宁默一同出现,她已经猜出了许多事情,很显然,宁默一直在她面前叨叨的“我那哥们”,正是曾经让自己心动过的这个年轻处长。不过,时过境迁,两年前冯啸辰就说过已经有了女朋友,现在想必孩子都能……呃,打酱油似乎还早了一点吧。

    想到此处,她忍不住转头去看宁默,却见胖子正满脸委屈地看着她,她嫣然一笑,走上前,一把扯住宁默的袖子,把他拉到冯啸辰面前,说道:“小宁,原来你一直都和冯处长认识呢,你以前怎么没跟我说过呢?”

    “我说过的……”宁默有些腼腆地说道,韩江月的这个表现,让他颇为受用。这显然是在正式宣布她与宁默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而其他人,包括这位冯处长在内,都不过是外人。

    冯哥们的女朋友长得也挺漂亮的,而且和冯哥们的父母也都见过了,冯哥们应当不会对我家小韩有什么意图吧?小韩和冯哥们原来就认识,不过,既然她管冯哥们叫冯处长,想必关系也是一般。冯哥们是京城的干部,不会对这种小地方的人感兴趣的,对不对?

    宁默在心里给自己找着理由,他傻笑着对冯啸辰说道:“哥们,原来你早就认识我家小韩啊,在京城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呢?”

    冯啸辰笑道:“这不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

    “惊喜是够惊喜的,嘿嘿,哥们,以后小韩的事情,你得多帮忙才是。”

    韩江月瞪了宁默一眼,说道:“胖子,你说啥呢?冯处长日理万机,能够陪着你们跑一趟明州,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打算怎么麻烦人家?”

    “小韩,可千万别这样说。”冯啸辰道,“我对新液压也是有感情的,我和徐书记、余科长、何师傅他们,也都是忘年之交,就算不看在你和小宁的份上,新液压的事情我也不能不管的。”

    “胖子和小赵他们提的三个要求,是你帮他们总结的吧?这三个要求,就是帮了我的忙了。”韩江月说道。

    冯啸辰嘿嘿一笑,道:“这算啥,韩厂长新官上任,我总得有点实际的表示吧?光出几个主意,实在是太寒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