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五十六章 这不就是国际大协作吗

    “实际的表示,什么意思?”

    韩江月有些弄不懂冯啸辰的意思。冯啸辰愿意出手给她帮忙,这让她心里又踏实了几分,她知道冯啸辰的能量是远比宁默要大得多的。但在她的预期中,冯啸辰能够给她和新液压出几个好主意,提一些经营上的思路,就很不错了,可冯啸辰却说要有一些实际的表示,这是指什么呢?

    冯啸辰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递给韩江月,说道:“你先看看这个,对了,请余科长和何师傅一起看看,看咱们新液压目前的技术能不能拿下。”

    “什么东西?”

    余淳安和何桂华两个闻声地凑了过来。韩江月打开冯啸辰递给她的信封,从里面抽出几张传真纸,上面赫然是几个工件的三视图。

    余淳安见多识广,脱口而出,道:“这个,不是工程机械上用的液压杆吗?”

    “没错,就是液压杆。”何桂华也认出来了,他看了看图上的参数,说道:“咱们厂做这个东西没有任何问题,过去咱们就做过类似的东西,现在咱们引进了美国的技术,做这个就更不成问题了。”

    冯啸辰看着余淳安,问道:“余科长,你估摸一下,这样一套液压杆,咱们厂的生产成本会是多少?”

    冯啸辰几年前在新液压的时候,余淳安是生产科的副科长,所以冯啸辰习惯于称他为科长,其实现在余淳安已经是副厂长了。听冯啸辰问起来,余淳安皱着眉头在心里算了算,说道:“如果是单件生产,一套大概是1200元左右,这是只包含了材料、电费、工时在内的,如果要加上管理成本,还会更高一些。如果是批量生产,一次生产100根以上,有希望把成本控制在900元之内。”

    “一年2000套,每套价格不超过1000元,咱们接不接?”冯啸辰问道。

    “当然接!”余淳安不假思索地应道,“如果是2000套,咱们的成本还能再低一些。按每套定价1000块钱计算,我们起码有200块钱的利润,这还是扣掉工资之外的。2000套,足够养活全厂职工了,而且还有40万的利润,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啊!”

    韩江月也是懂行的人,她看过了图纸,知道余淳安的计算大致是正确的,当然,细到十位、个位这样的成本核算,就不是站在这里能够做得出来的了。她抬头看着冯啸辰,问道:“冯处长,这是哪来的业务,还有,这件事能确定吗?”

    冯啸辰道:“这是南江省辰宇工程机械公司的订单,他们一直都在找液压件供应商。前天宁默他们跟我说起新液压的事情,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他们的总经理打了个电话,这份图纸就是他传给我的。他说了,如果新液压能够接受这样的订货价格,在质量和交货时间上有保证,他们可以先和新液压签一个2000套的订单。”

    “太好了!小冯,你这下可救了我们厂了!”余淳安兴奋地说道,他又转头对韩江月说道:“小韩,这个订单咱们一定得接下来,有了这个订单,你的竞聘承诺就实现了,咱们厂也就有救了。”

    韩江月笑着点点头,道:“那是肯定的,冯处长一片好心帮咱们拉来的订单,咱们怎么能拒绝呢?过完年我就亲自到南江省去,把他们的人请过来实地考察一下咱们的生产条件。冯处长,真的很感谢你,这真是一份太贵重的礼物了。”

    “我哥们还有啥说的,那就叫个仗义!”宁默腆着肚子吹嘘道。

    徐新坤不懂技术,刚才也插不上话,现在听大家说完,他才上前来,握着冯啸辰的手,说道:“小冯,你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说老实话,小韩把身家都压上来了,要承包新液压,我还真担心一时找不到业务呢。咱们厂子里自己的事情,怎么都好办,可业务是在人家那里的,光我们自己努力也没用啊。”

    冯啸辰看看韩江月,发现她脸上虽然也带着几分兴奋,但并不像徐新坤、余淳安他们那样激动,他心念一动,笑着说道:“徐书记,你可别这样说。其实我也就是锦上添花而已,就算我不提供这个信息,韩厂长对于业务方面肯定也是胸有成竹的,是不是这样,韩厂长?”

    听到冯啸辰点了自己的名字,韩江月笑了笑,说道:“哪有什么胸有成竹啊,只是有一些想法罢了。冯处长帮我们联系到了订单,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我的一些想法也就不用太急着去试了,能够考虑得更周全一些。”

    这番话,其实就是坐实了冯啸辰说她胸有成竹的猜测。换成在其他人面前,韩江月并不会如此直率地把这一点说出来,但对于冯啸辰,她的想法就不同了。她不想给冯啸辰留下一个自己只能倚仗他帮忙的印象,她想让冯啸辰知道,自己是完全可以独立把新液压做起来的。冯啸辰的好意,她会接受,但冯啸辰的怜悯,她可不需要。

    “韩厂长的想法,肯定是更好的,能说出来让我学习学习吗?”冯啸辰问道。

    “是啊,小韩,你还有什么业务上的打算,趁着现在跟大家一起说说吧。你现在已经是厂长了,有想法就可以实施了。”徐新坤也劝道。

    韩江月道:“其实我的想法也不成熟,就是这两天临时想到的,还没来得及推敲呢。正好,冯处长是中央的领导,见多识广,也帮我参谋参谋吧。”

    “哪里哪里,我是来向韩厂长学习的。”冯啸辰假意地客气道。

    何桂华有些听不下去了,他瞪着两个年轻人道:“你们俩是怎么回事?什么冯处长、韩厂长的,像原来那样叫小冯和小韩不好吗?你看人家小宁就不搞这些虚的,年纪轻轻,搞得像个官僚一样,我可不喜欢。”

    “可是,师傅,是你先管小冯叫冯处长的。”韩江月狡辩道。

    宁默则敲着边鼓道:“是啊是啊,小韩,跟咱们哥们不用太客气,什么处长不处长的,这是我哥们!”

    这样一打岔,韩江月此前故意端着的矜持倒是放下了,她说道:“小冯帮我们联系的这个业务,真的挺重要的,如果能够谈下来,一过完年,咱们就有活干了,这样对于鼓舞大家的信心能起到特别好的作用。我原先的想法,是准备过完年之后去一趟鹏城,争取能够到港岛去,从港岛拉一些业务过来,不过,这也就是试试看,不像小冯帮咱们联系的业务这样确定。”

    “去港岛拉业务?”冯啸辰有些奇怪,“你为什么首先想到的是去港岛拉业务,而不是在国内市场开拓业务呢?”

    韩江月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新液压过去的产品一直是面向国内的,前两年偶尔有一些产品卖到国外去,主要也是面向东南亚市场,规模并不大。但最近两年,国内市场发生了变化,装备制造企业的日子普遍都不好过,很多我们的传统用户也陷入了停工停产的状态,我们作为配件企业,怎么可能打得开市场呢?当然,你刚刚介绍的那家辰宇工程机械公司可能是例外,我过去没有注意过这家企业。”

    “辰宇公司的情况的确有些特殊。”冯啸辰敷衍了一句,然后继续问道:“那么,你觉得港岛那边就能够有业务吗?”

    韩江月道:“港岛本身可能不会有太多的业务,那边搞电子和轻工业的比较多,机械工业不算多。我只是想通过港岛去与西方国家取得联系,接他们的订单。”

    “接西方的订单?你详细说说。”冯啸辰眼前一亮,觉得自己似乎是抓住了一点什么。

    韩江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这个问题我也不确定。不过,我因为此前在港资的鸿运包装机械公司当高管,对于市场方面的事情多少了解一些。其实,我就职的这家鸿运公司,虽然也制造包装机械的整机,但更多的时候是帮西方大品牌做配套,有时候是一套成套设备中不太重要的部分辅机,有时候甚至就是设备里的一些配件。

    港岛企业在机械工业方面技术不如欧洲国家,品牌上也缺乏竞争力,主要优势就是劳动力便宜,尤其是到鹏城来开厂之后,劳动力成本优势就更明显了。西方的成套设备利润主要是在主机和品牌上,辅机以及配件没有太大的利润,他们一般都是分包出去的。

    我考虑了一下,新液压是做配件的,咱们中国的机械整机竞争力也不行,所以市场不大。但如果我们像鸿运公司那样,去给西方企业做配套,哪怕价格低一些,因为我们的劳动力成本低,还是会有利润的。”

    “你这不就是国际大协作的思路了吗?”

    冯啸辰脱口而出。他突然想到,高磊说的国际大协作这个理念,其实还是有点价值的。从国家战略的层面来说,它是存在问题的。但如果放到具体企业的层面,还真有那么几乎道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