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六十三章 必须步调一致

    新阳二化机。

    厂长奚生贵坐在办公桌前,饶有兴趣地翻看着一本散发着油墨香味的小册子,嘻嘻笑着与副厂长邓宗白聊着这件新鲜事:

    “《承接外包合同标准工时定额计算手册》,老邓,你别说,重装办这班子人还真能够折腾的,居然弄出这么一个东西来。你说,这日本人真的会找咱们来做外包吗?”奚生贵问道。

    邓宗白道:“我上星期去重装办开会的时候,听罗翔飞说的那个意思,没准还真有点戏呢。对了,我还打听过了,这件事是那个叫冯啸辰的小年轻给整出来的。那家伙的活动能力,我可是见识过的,好家伙,当初在日本的时候,把我们一帮老家伙都给玩得死死的。”

    “我不是听说他已经离开重装办了吗?好像是到哪读研究生去了。”

    “是在社科院读研究生,跟的还是著名经济学家沈荣儒,这一毕业出来,可就了不得了。不过,罗翔飞一直把他当心腹看,重装办有点什么大事小情的,都会叫他出来掺和呢。”

    “能掺和也好啊。”奚生贵随口应了一声,又把话头扯回了原来的主题,说道:“老邓,我刚才粗略翻了一下,这个计算手册上的工时计算,比咱们平常的算法高了三四倍呢。我记得我们造一个200立米的球罐,焊接工时是按3800计算的,每工时是2元,合起来工时费大概是12000元。按这个手册上的计算,焊接工时翻了一番多,是8000工时,每工时8元,也多了一倍多,合起来工时费就得70000块钱了,这不是坑日本人吗?”

    邓宗白笑道:“重装办的意思就是如此啊。现在日本国内的人工非常贵,他们一个工时得4000日元,合60多块钱人民币呢,咱们按8块8给他们报价,还是便宜多了。至于工时翻了一番,重装办也有解释,他们说咱们工人的工作强度大,一小时抵人家两小时,所以工时数量要多报一些。”

    奚生贵道:“一个罐子,光是焊接工时就7万块钱,这不是把日本人当冤大头了吗?依我说,别说7万块,3万块钱我都乐意干,这简直就是白拣的钱嘛。”

    邓宗白赞同道:“谁说不是呢。我在京城开会的时候,和湖西、海东那边的老时、老马都聊过这个问题,他们说了,就是1万块钱,他们也会接。现在各家厂子都开工不足,能赚回工资就行了,哪还敢想什么赚大钱的事情。”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咱们开价这么高,万一日本人不干怎么办?”奚生贵道,“依我说,差不多就行了,马马虎虎报个2万、3万的,不也比现在亏损要强得多?”

    邓宗白道:“这就是重装办找各家企业去开会的原因所在了。罗翔飞给大家分析过了,说日本国内目前劳动力成本过高,加上日元升值对日本产品出口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所以日本企业迫切需要寻找海外代工。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日本人求着咱们,咱们当然应当报个高价了。”

    “可是,咱们报了高价,万一别的厂子搞名堂,报个低价,咱们不就傻眼了吗?”奚生贵道。

    邓宗白道:“罗翔飞在会上强调了,各家企业必须严格按照这个手册的计算方法来报价,不允许私下与外方议价。他还说,这是纪律,谁如果违反了,要严肃处理。”

    “娘的,重装办这帮鳖孙子现在还真牛起来了。”奚生贵骂了一句。

    “唉,是啊,自从老程出事之后,现在谁敢跟重装办呲牙啊。”邓宗白长叹道。

    邓宗白说的老程,是原北方化工机械厂的厂长程元定,因为在分包大化肥设备时出现了质量事故,而程元定倚老卖老,与重装办叫板,结果被重装办使了个阴招,不但免了他的厂长职务,还因为查出其他违法乱纪的事情,把他送进了监狱。此事一出,装备行业里的厂长经理们都觉得毛骨悚然,在遇到重装办交代的事情时,多少都带上了几分谨慎。

    “这件事和上次分包国内那五套化肥设备的情况一样,都是纳入国家重点推进的工作范围的。罗翔飞说了,咱们这次是抱团出海,必须步调一致,不能被外国人各个击破。”邓宗白转述着会议上的要求。

    奚生贵点点头道:“这倒也是对的。这几年因为咱们自相竞争,让外国人占了不少便宜。国家计委和国家经委联合通报批评的‘生丝大战’,不就是这种情况吗?好端端的出口拳头产品,愣是自己人和自己人竞价,最后便宜了小鬼子。搁着我是上级的领导,也会看不下去的。”

    邓宗白道:“没错,这次会上,罗翔飞专门提到了生丝大战的事情,还说咱们不能当败家子,哪家企业敢于违反统一部署,重装办一定要严查到底。”

    奚生贵道:“希望重装办能够说到做到吧。现在不少部属企业都下放给省里了,如果人家和省里说好了,为了抢业务,跟日本人降点价,我看罗翔飞也鞭长莫及,不一定能够处分得了。不过,咱们还是先老实一点,不要单独跟日本人妥协,省得成了出头鸟。如果别的企业降价了,重装办又奈何他们不得,咱们也就跟着降吧。”

    “明白,我会时刻保持关注的。”邓宗白表态道。

    类似于这样的对话,在其他企业也都进行过了。慑于重装办的淫威,大多数企业都采取了观望的态度,不敢违背重装办的统一安排。面对着前来洽谈分包业务的日商,企业领导们都是面露苦笑,声称在价格的问题上自己做不了主,需要请示上级。

    那本标准工时定额计算手册也没瞒过日本人的眼睛,不过在那本手册的第一页上,就印着这样一段话:“为促进对外承接分包业务的顺利开展,展现我国企业的国际主义精神,打击随意哄抬工时定额、坑害外商的行为,特制订本标准。”这话说得冠冕堂皇,还真是让人揪不住辫子。

    米内隆吉曾因此事前往重装办兴师问罪,问重装办是否组建了价格同盟。重装办的工作人员满脸都是无辜,解释道:“我们都是为外商着想的,如果没有这个标准,大家乱报价,岂不是哄抬价格了?”

    “可是,你们这是约定了一个不合理的价格。”米内隆吉恼道。

    “不是啊,我们规定的价格是进行过严格测算的,我们要求各家企业不得超过这个价格水平随便向外方报价,这不正是为你们外商着想吗?”对方睁着清纯的眼睛,明目张胆地说着瞎话。

    “那么,如果有哪家企业愿意在这个价格之下与我们合作,你们会不会干涉呢?”米内隆吉问道。

    工作人员很认真地回答道:“米内副总裁,我们这个手册里的工时计算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如果企业低于这样的工时定额与你们合作,肯定存在着欺骗现象,我希望你们能够及时举报,以便我们进行检查,并加以严肃处理。”

    “内田君,我们回去吧,完全没必要和中国人再讨论下去。”

    在日本厂商下榻的酒店里,碰了一鼻子灰的米内隆吉气呼呼地对内田悠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中国人显然是从生丝大战中汲取了教训,开始约束各企业自相残杀了。从他接触过的企业来看,各家企业对于这个重装办似乎还是有一些敬畏的,都不敢和重装办唱对台戏,这样一来,他们这些日本厂商还有什么利润可赚呢?

    内田悠没有像米内隆吉那样激动,他悠哉悠哉地说道:“米内副总裁,你不要总是这么性急嘛。我看过中国人编的这个工时手册了,即使按上面的计算方法,咱们的分包价格依然是在可接受的范围内的,你为什么要这样恼火呢?”

    “我气愤的是中国人的这种伎俩!”米内隆吉道,“他们居然能够以政府的名义要求各家企业组成价格联盟,向我们报高价,这在西方世界里是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是会受到惩处的。”

    “可这是在中国呀。”内田悠反驳道,“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国家,有什么正当或者不正当的竞争可言呢?”

    米内隆吉瞪着内田悠,说道:“内田君,我们从日本出来的时候,你是说过的,说我们要尽量地分化中国企业,可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你说的分化吗?”

    内田悠笑得很从容,他招呼着米内隆吉坐下,说道:“米内副总裁,对付中国人,我们还是需要有一些耐心的,另外就是需要有一些技巧。发脾气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那你说说,你打算怎么解决问题?”

    “别着急,办法会有的。”内田悠说道,他话音未落,就听到房门被轻轻叩响了。他微微一笑,站起身前去开门,一边走一边对米内隆吉说道:“米内副总裁,你看,我的办法来了,让我们一起见见我的中国客人吧。”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