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六十六章 找他们试试

    听郭培元和马伟祥已经聊到实质性的问题了,李志伟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一般,一拍脑袋,满脸歉意地站起来,对马伟祥说道:“马厂长,你瞧我这脑子,区分局那边还有一个各企业保卫部门负责人的会呢,我得赶过去。”

    马伟祥当然知道李志伟的意思,他瞪了李志伟一眼,道:“这是你的本职工作,你怎么都能忘了?还不快去!”

    “好的好的,我马上去。郭先生,不好意思,我就不陪你和马厂长聊了。”李志伟向郭培元道着歉,然后便向外走。

    出了门,见马伟祥的小秘书正守在门外,李志伟向她叮嘱道:“小张,记住,马厂长在和郭先生谈重要的事情,不能让外人打搅,你没事也别进去,知道吗?”

    “知道了,李处长!”小秘书乖巧地应道。

    屋里,看着李志伟离开,马伟祥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在沙发上坐得更惬意一些,然后拖着长腔说道:“郭先生,啊不,这样叫太生份了,我称你一句老郭吧。我说老郭,咱们也别兜圈子了,你说说看,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识到郭培元不过是一个掮客,马伟祥当然就不会再跟他客气了。不管怎么说,马伟祥也是一家国营大厂的厂长,郭培元不过是一个从企业里辞职出来的小技术员,干点替日本人拉皮条的事情,有什么身份地位可言?若不是郭培元事先就送了礼物,而且他说的事情也算是马伟祥关心的事,马伟祥甚至都不会有兴趣和他再聊下来了。

    郭培元的架子是因人而异的,在那些艳羡他的人面前,他自然就有架子可端。但如马伟祥这样直接扫他面子了,他也只能认栽。他悻悻地笑着,说道:“马厂长叫我老郭就好。不瞒马厂长说,我这次来拜访马厂长,是受了日本池谷制作制销售总监内田悠先生的委托,来和你商量一下外包业务报价的事情。其实我们心里都是很明白的,现在你们用的这个工时定额标准,就是专门用来坑日本人的,照着你们正常的报价,工时费连一半都到不了,甚至有20%就不错了。马厂长,你说是不是这样?”

    “那又如何呢?”马伟祥不置可否。

    郭培元道:“做生意,总得讲个诚信吧?人家日本人好心好意地跑到中国来,给咱们送业务,咱们还这样漫天要价,说不过去啊。”

    “日本人好心?”马伟祥冷笑道,“他们好心个屁,我们海东省引进一套大化肥,他们生生报了3个亿的价,一个爬合成塔用的楼梯都敢报出好几万,这特喵就是几根钢筋焊出来的东西,我们自己造连1000块钱都用不了,他们算什么好心?”

    “这……”郭培元被噎住了,日本人黑心,这是但凡与日本企业合作过的人都知道的事情,郭培元自己成天帮日本企业拉关系,又岂能不清楚这一点呢?他从别人那里听说,马伟祥这家伙贪心、跋扈、官僚,可没想到他居然也仇日。你自己就不是一个好人,你有什么资格仇日呢?

    可马伟祥就是这样,郭培元也没办法,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往下说:“马厂长,人家有技术,赚点利润也是应该的,谁让咱们落后呢?我是想说,咱们这样对日本人报价,人家也不傻,能看不出来吗?万一人家一不高兴,不找咱们做外包了,咱们岂不是落个一场空了?”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马伟祥这些天担心的也是这事。他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京城的领导帮我们分析过了,就算我们的工时定额报得高一些,相比日本人的劳动力成本还是低得多的,日本人不可能不找我们做分包。反过来,如果我们报了个低价,那才叫吃亏了呢。”

    “可是,日本人凭什么就找你们海化设呢?”郭培元意味深长地说道。

    “什么意思?”

    “我是说,如果别家企业报的价比你们低,那你们岂不就拿不到业务了?”

    “谁能比我们价格低?”马伟祥反问道,“重装办发了通知,要求各家企业必须严格按照标准报价,谁敢报低价,就会受到纪律处分。在这一点上,大家的分寸是一样的。”

    郭培元道:“我是说,如果呢?”

    马伟祥道:“如果有别家敢降价,那我们自然也会跟着降,这有什么可说的?”

    “可是,如果马厂长这边能有一个降价的意思,别家跟着一块降,那么是不是重装办那边也就没办法了?法不责众嘛。”郭培元继续引诱着。

    马伟祥呵呵一笑:“我说老郭,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你也不懂吗?我老马今年都是快退休的人了,我去当这个出头鸟干什么?我图个啥呀。”

    “内田先生答应,如果马厂长这边能够率先降价,降下去的这部分,内田先生愿意拿出5%来作为马厂长的辛苦费。”郭培元抛出了最关键的诱饵。

    “5%?”马伟祥眼睛一亮。这次日本化工设备厂商到中国来找代工,带来的业务都是以千万元人民币计算的。如果落到海化设手里有200万,那5%就是整整10万元,这可是一笔大钱啊。马伟祥是个比较守规则的企业领导,平时也就是收受一点客户的礼品,金钱的贿赂他是不敢收的。这就使得他虽然看起来比别人富裕一些,家里好烟好酒不断,工资基本可以不用,但距离拥有10万元巨款还差得很远。

    给日本人降点价,其实并没有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因为即便是降了价,海化设还是有利润的,而且利润还比较高。在时下,厂子能够不亏损都是一种功劳,他能够为厂子赚到利润,谁又能够说长道短呢?在这个前提下,拿点回扣,似乎也不能算是违法吧?现在拿回扣的领导也不是自己一个,社会风气使然,自己有必要装清高吗?

    不过,虽然有这样的想法,马伟祥脑子里还是保留了一丝清明,确切地说,是看到别人被蛇咬了之后,他自己心里留下的阴影。这个阴影,就是一年多以前程元定落马的事件,当时大家也觉得不过就是出了个质量事故,又没有什么人身伤亡,上级能怎么办呢?可就大家打赌程元定是会被罚酒三杯还是罚酒五杯的时候,传来的消息却是程元定被抓了,随后便是判刑。

    这一下可把大家的酒都给吓醒了。尼玛,重装办这也太狠了吧?明明是国家的事情,犯得着下这样的狠手吗?与其他同行聊起此事的时候,大家的观点不尽相同,有人说程元定过去自己不检点,还敢挑战上级的权威,这是自己作死,也有人说这体现出了国家推行一个政策时候的决心,程元定就是那只吓猴的鸡。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上级的指示,尤其是来自于重装办的指示,是不能随随便便应付的。这一次重装办要求各家企业统一报价,大家没怎么呲牙,也是源于此。

    当然,大家愿意执行这个政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如果政策的执行是成功的,各家企业都能够从中获得额外的利润。简单地说,就是这件事对大家都有好处。人家拿刀逼着你接受一件对你有好处的事情,你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郭培元给马伟祥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如果海化设能够答应降低一些价格,就有可能单独拿到日本的外包业务,马伟祥自己也能拿到一笔回扣。而如果海化设坚持按重装办的要求做,日本人是有可能会拂袖而去的,到时候可就是芝麻西瓜全丢了。

    “这件事,瞒不过重装办那些人的。”马伟祥思考了一下之后,放弃了答应郭培元要求的念头,钱是好东西,可总得自己有命花吧?

    “老郭,你去问问其他企业吧,如果别人那里敢降价,我就敢跟着降。如果别人那里不敢降,我也没这个胆。”

    “马厂长,不瞒你说,我这些天已经跑了不少家了,大家都是这个说法。其实,我觉得觉得吧,大家约好了一起降价不就行了?”郭培元有些灰心,但还是做着最后的努力。

    马伟祥道:“我和那些企业的厂长都通过电话了,大家的态度是一样的,都不想当这个出头鸟。我们这些企业,都是国有企业,头顶上的乌纱帽是归上级管着的,谁敢跟上级顶着干啊,除非是……”

    说到这里,他向郭培元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郭培元心念一动,追问道:“马厂长,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你是说,如果不是国企,就无所谓了?”

    “那是当然,不是国企,谁还在乎你上头怎么说?那些乡镇企业不都是由厂长说了算的,谁管得了他们?”马伟祥说道。

    郭培元试探着问道:“可是,马厂长,人家池谷制作所可不是要买什么玩具之类的,乡镇企业干得了压力容器这种活吗?”

    马伟祥冷笑道:“老郭,你这就外行了。当年咱们国家从日本引进大化肥设备的时候,我们海东省有一家乡镇企业,就因为积极承揽分包业务,得到过重装办的表扬呢。你想谈这件事,为什么不去找他们试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