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七十二章 得罪谁了

    以冯啸辰的人脉加上王根基的背景,要收拾一个地级市里的一家乡镇企业,能找出100种不同的方法。董岩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着急上火地去向冯啸辰报信,因为他知道在事情出来之前解决,远要比在事后承受冯啸辰的愤怒要好得多。王瑞东的确是个被惯坏的熊孩子,因为阮福根有点钱,又挺护着他这个小舅子,所以王瑞东几乎没吃过什么亏,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自己的姐夫还牛的人。

    不过,真到要给全福公司一点教训的时候,冯啸辰又犹豫了。把全福机械公司整得生不如死,对他来说并不困难,但因此而带来的负面影响却是他不得不考虑的。这是因为阮福根和全福公司都是重装办当年树起来的典型,现在如果受到严惩,丢的依然是重装办的面子,冯啸辰算是知道啥叫投鼠忌器了。

    王根基一时气恼之下,也想过要把全福公司摆成十八般姿势狠狠地虐待一番,但让冯啸辰点拨了一句之后,也明白这件事不能这样做。他用宾馆的电话联系了一下在京城的朋友,如此这般地一说,那边的人当即就表态了,不就是一家乡镇企业吗,这辈子他们也别指望用电了。

    王瑞东在宾馆被冯啸辰威胁了一句,当时有些气闷,出了宾馆,看看阳光明媚的街市,他的心情立马就好起来了。不就是威胁吗,小爷也不是厦大的,怕你做甚。他悠哉悠哉地回到公司,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咦,平时这个时候公司应当是挺喧闹的,这会怎么会这么安静呢?

    “瑞东,停电了,你快跟供电所那边联系一下吧。咱们有两台南江省的设备,急着要交货呢,不能再拖了。”梁辰迎上前来,急匆匆地对王瑞东说道。

    “停电了,不会吧?”王瑞东有些错愕。时下全国的电力供应都很紧张,会安是个小地方,停电可谓是家常便饭。不过,阮福根每年都要到供电所去走好几趟,好烟好酒成箱地送过去,换到了一个不停电的承诺。除非是整个会安都没电了,全福公司才会停电,其他时候,拉闸限电这种事情一向都是与全福公司无缘的。

    王瑞东到了办公室,拨通了供电所的电话。接电话的是所长侯军杰,王瑞东和他也是老熟人了,在酒桌上拼酒就拼过不下十几回,见面都是以兄弟相称的。

    “侯哥,我是瑞东啊,我打听一下,我们公司怎么停电了?”王瑞东轻松地问道,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觉得停电这件事有什么异常。

    听筒里传来侯军杰的声音,那声音里带着一丝慌乱,但粗线条的王瑞东并没有听出来。侯军杰支吾着说道:“瑞东啊,你是说你们公司停电的事情吧?嗯嗯,主要是你们那边的变压器出了一点问题,我正在安排人检修呢。”

    “哦,原来是这样。”王瑞东放心了,变压器出故障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修一修就好了,他说道,“那拜托侯哥让你们那边的人动作快点,我们公司还急着要生产呢。”

    “我会交代他们的。”侯军杰应道。

    “那好,那就谢谢侯哥了……”王瑞东随口说着,就准备挂电话了。

    “瑞东!”电话听筒里又响起了一声呼唤。

    王瑞东把听筒又拿回耳边,奇怪地问道:“怎么,侯哥,还有其他事情吗?”

    “那个……瑞东,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得罪人了?”侯军杰怯怯地问道。

    “得罪人?没有啊。”王瑞东想当然地应道。他想了一圈,也没想起公司得罪了谁。至于刚才在宾馆里与冯啸辰的那番对话,王瑞东选择性地遗忘了。在他想来,冯啸辰是京城来的官员,与会安能有什么关系?侯军杰要问的事情,肯定与冯啸辰是无关的。

    侯军杰咧了咧嘴,没法说什么了。电力部门是条条管理的,就在刚才,省电力局给他下了一个调度令,指名道姓要求立即切断全福机械公司的电力供应,在有进一步的通知之前不得恢复供电。这种调度令用后世的眼光来看,绝对是不合规的,但在时下却非常普遍。电老虎这个词可不是随便说说的,电力部门想收拾谁,那是连一分钟都不会耽搁,而且是精确定位,不惜误伤。

    收到省里的调度令,侯军杰就知道,全福公司肯定是得罪人了,而且得罪得挺狠,被得罪的对象也是颇有来头的。他能够做的,就是给王瑞东一个提示,至于王瑞东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侯军杰就管不着了,这是神仙打架的事情,关他一个小小的供电所长何干。

    唉,老阮去浦江做个手术,这个王瑞东就闹出这么多妖蛾子来,还真是不给老阮省心啊,自己如果有这么一个小舅子,非得……呃,也非得跪了不可。

    侯军杰在心里发着感慨,然后善意地在电话里又暗示了一句:“瑞东,那什么……你们那个变压器,修起来可能有点麻烦,说不定会停上几天电呢。”

    “停几天?”王瑞东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了,机械厂的活全都是得用机器干的,一停电就啥都干不了了。停上几天电,厂子得亏多少钱啊?更何况,梁辰不是说还有南江的两台设备要急着完工吗,哪能容得停几天的电。

    “喂,侯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弟有什么做得不好,你直说就是嘛!”王瑞东急吼吼地说道。修个变压器要几天,你侯军杰哄鬼呢,这分明就是某种套路啊。

    侯军杰叹了口气,道:“瑞东,瞧你这话说的,又不是你侯哥要跟你过不去,唉,你再到公司问问吧,看看是不是得罪谁了。”

    说完这些,他便把电话给挂了。那头王瑞东这回算是明白过来了,合着这停电和变压器啥的根本就没有关系,侯军杰说得很明白了,这是公司得罪了人,有人存心报复呢。

    “辰子,辰子!”王瑞东在办公室里喊了起来。

    梁辰一头撞进来,问道:“瑞东,什么事?”

    “我问你,咱们公司这几天得罪谁没有?”

    “没有啊……”

    “是不是给哪个部门送礼的时候,不小心漏了谁?”

    “这更不可能了,现在又不是年节,咱们也没给谁送礼啊。……瑞东,你是说,咱们这里停电,是有人要整咱们?”梁辰终于听懂了王瑞东的意思,不由得脸色有些发绿。公司过去也不是没遇过类似的情况,乡镇企业是弱势群体,遇上哪个部门过来敲诈敲诈,实在是太寻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以往遇到这种事,都有阮福根去负责摆平,这两年,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大,阮福根在市里有了一些地位,一般的小单位就不敢随便来刁难了,像这种上来就直接掐电的事情,更是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侯军杰说,咱们停电的原因是这边的变压器要检修,同时还说检修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得好几天。”王瑞东把自己听到的情况向梁辰说道。

    “那就是有人要跟我们过不去了。”梁辰道,“瑞东,老侯有没有说是谁要整咱们?”

    “他没说,只是让我回忆有没有得罪人。”

    “咱们没有得罪谁呀,呃,除了……”

    “除了什么?”

    “重装办啊。”梁辰提醒道。

    “重装办?就是那个小处长?”王瑞东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尼玛啊,自己刚刚从宾馆出来好不好,这厮居然就能把自己公司的电给掐了,这是多大仇啊。他蓦然想起了临别时冯啸辰的那句威胁:

    离了国家,你啥都不是!

    可不是吗,自己有钱,有设备,有工人,可是自己不能发电啊。电闸是握在国家手里的,人家想停你的电就停你的电,有种你拿锉刀生产去!除了电,国家能够拿捏你的地方还多得很呢,设备运输要不要走铁路?货款要不要走银行?客户联系要不要用电话?自己这个企业能够经营,是建立在所有这些服务体系之上的,离了国家,自己能蹦跶多远?

    不行,自己得再问问,这个姓冯的到底想怎么干。王瑞东抄起电话,拨到了董岩的家里。董岩也是刚刚从冯啸辰那里回来,接到王瑞东的电话,他冷笑道:“瑞东,你刚才不是跟人家冯处长放了狠话吗,现在知道厉害了?”

    “董哥,这事真是那姓冯的干的?”王瑞东求证道。

    董岩反问道:“你觉得呢?”

    王瑞东把牙咬得格格响:“这姓冯的不是京城来的干部吗,怎么做事跟个流氓一样?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把我们的电给断了,这算个什么事?”

    董岩道:“人家没有跟你好好说吗?是你自己说国家的事情跟你没关系,现在知道了吧,没有电,你能玩出什么花来?”

    “董哥,你有没有听那个姓冯的说,他打算停我们多久的电?”

    “这个可真不好说。他们打电话叫人家去办事的时候,对方倒是说了一句……”

    “说啥?”

    “他说你们公司这辈子也别想用上电了。”

    咕咚一声,王瑞东就栽倒了。

    姓冯的,你特喵也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