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七十三章 老阮急眼了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王瑞东像是二八月的猫一样上蹿下跳,给自己认识的关系户打电话,向侯军杰以及其他人许下各种好处,还动员了公司里有点能量的人和他一起折腾。在他想来,全福公司在会安多少也算是有点影响力的,与方方面面都有一些关系,摆平一个供电问题不在话下。

    可谁曾想,侯军杰接到的是一个死命令,他除非不想干了,否则哪敢违背省里下的调度令。王瑞东能够找到的人,没有一个能和省电力局搭上话的。其实就算能够搭上话也是枉然,因为省里接到的是来自于部里的意思,那是王瑞东把脖子仰成180度都看不到的高度。

    “瑞东,不行了,这事必须向阮总汇报了。咱们得罪了人,越早解决越主动,拖的时间长了,只怕阮总都解决不了了。”梁辰哭丧着脸向王瑞东建议道。

    “怕什么,我就不信这个姓冯的真能够断我们一辈子的电!”王瑞东咆哮道,“难道他就不回京城去了吗?”

    梁辰苦笑道:“瑞东,人家干嘛不回京城去?他家让电力局断了咱们的电,只要他不松口,电力局就不会给我们送电。万一他把这事忘了,咱们除了关门可就没别的路走了。”

    “忘了?这么大的事,他能忘了?”王瑞东惊愕道。

    梁辰反问道:“瑞东,你觉得这件事对于冯处长来说很大吗?他如果真的忘了,咱们连求人家手下留情的机会都没了。”

    梁辰这话可真不是危言耸听,现实中这种事情并不稀罕。“有关部门”有时候心血来潮,会下一道指令,要求下属单位如何如何做。事后,这个有关部门可能就把这事给忘了,或者是当初下通知的人调走了,而这道指令将会长期地保持下去,于是下属就年复一年地做着这件事,而上级则莫名其妙地看着下属这样做,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相传,欧洲某国有一名炮兵军官初次到作战部队去任职时,发现每门炮的旁边都有一名站立着的士兵,此人在整个发射过程中没有任何任务。军官大惑不解,向士兵询问,士兵称这是操典要求,至于他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谁也说不清楚。军官进行了大量考证,最终发现,这条要求还是从马挽火炮的年代里遗留下来的,那个站立在火炮旁边的士兵,其实是负责牵马的人。时过境迁,火炮已经改为汽车牵引了,而操典的要求却没有修改,于是这个士兵就这样傻傻地站着,十几年时间都没有人琢磨过他站在那干嘛。

    回到全福公司这件事情上,如果冯啸辰一直惦记着这家公司,那还是全福公司的运气。如果冯啸辰抬腿走了,然后把此事忘个一干二净,则针对全福公司的停电令就会天长地久地维持下去,然后侯军杰可能会调走或者退休,而继任者根本不知道这条禁令是为了什么,但他还会继续地执行下去。

    真是这样,全福公司除了关门,恐怕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听梁辰说得这么严重,再加上一整天求告无门带来的恐惧感,王瑞东再也不敢向阮福根隐瞒,他把电话打到了浦江,刚刚动过手术,还在医院里等着伤口愈合的阮福根一听此事,就急眼了:

    “你说什么,供电局停了咱们的电,而且说会一直停下去?”

    “我问过侯军杰了,他说这是省里要求的,他也没办法。”王瑞东说道。

    “是什么原因,他说了吗?”

    “他没说……,呃,他只是问我有没有得罪人。”

    “那你得罪人没有?”

    “没有……吧,就是京城来了两个人,让董哥叫我去跟他们谈了点事,当时谈得有点不太愉快……”

    “京城来的人?他们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

    “是重装办的,就是那个冯处长……”

    “冯处长!”阮福根腾地一下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他是在外科的护士办公室接这个电话的,旁边几名护士见状,都赶紧上前阻拦,提醒他手术之后不能这样激烈运动。阮福根哪里还听得进护士们说什么,他把电话听筒攥得几乎要变形了,用会安方言大声地喝道:“瑞东,你怎么得罪冯处长了,你一点都不能隐瞒,马上跟我说明白!”

    到了这个时候,王瑞东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他先前觉得这个冯处长年纪轻轻,估计也多大本事,谁知道人家的本事大得无与伦比,自家的姐夫对他如此恭敬,看来是真有几分道理。

    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颠三倒四地向阮福根说了一遍,阮福根只觉得四肢发凉,差点就要昏倒了。他下令道:“跟那些日本人签合同的事情,你不许擅自做主,等我回去再说。还有,这两天你不许再折腾,老老实实呆在公司里,哪也不许去!”

    “是!”王瑞东道,接着又问了一句:“可是,姐夫,你不是还要再住十几天才能出院吗,万一日本人来了怎么办?”

    “这事你别管了,实在不行,装病,装病会不会?”阮福根交代道。

    挂断王瑞东的电话,阮福根迅速地又给董岩打了电话。董岩听到阮福根的声音,连声念佛,然后便把事情向阮福根又说了一遍。他了解的情况又比王瑞东要多了一些,尤其是知道了冯啸辰那边的态度。全部介绍完了之后,董岩说道:“老阮,既然你已经通知王瑞东不能和日本人签约了,那我就去跟冯处长说说,让他先把公司的电恢复了。你能动了之后再点回来,说不定还能赶上冯处长在会安的时候呢。”

    “不用了!”阮福根叹道,“老董,这件事情上,我估计冯处长也生我的气了,没准他觉得我是躲在幕后策划的。公司生产的事情现在已经顾不上了,这时候请冯处长恢复公司的电,我没这么大的面子。这样吧,我马上就赶回会安去,向冯处长当面请罪。他如果不原谅我,我这家公司就只能关门了,我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吧。”

    “你现在回来?”董岩惊道,“你不是你刚做完手术吗,这个时候医生能让你下地?”

    阮福根道:“一条贱命,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让瑞东管公司的事情,是犯了大错,这个时候我不回去怎么行?”

    董岩也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是什么情景,只能说道:“那你多加小心吧。”

    听阮福根说要出院,他老婆王美娟先急了,待知道是弟弟王瑞东闹出了事端,王美娟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没有了主意。阮福根叫来了医生,再三说明自己家里出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赶回去。医生黑着脸劝了几句,最后也只能妥协了,只是要求阮福根不能下地,只能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走。

    就这样,阮福根紧急买了一个轮椅,让老婆推着上了火车,回到省城建陆。接着又砸了一大笔钱,从建陆租到一辆汽车,载着他回到了会安。他来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王瑞东给他打电话之后的次日下午了,尽管累得脸色苍白,他还是勒令王瑞东、梁辰二人推着他,来到了冯啸辰住的宾馆。

    “阮总,你怎么来了,你这是……”

    见到憔悴不堪的阮福根坐在轮椅上,出现在自己面前,冯啸辰也是吓了一跳。他掐指算了一下,知道阮福根应当是刚刚做完手术,现在根本还不到能够下地出门的时候,他肯定是因为担心公司的事情才赶回来的。

    “瑞东,你过来!”

    阮福根没有理会冯啸辰的招呼,他向自己身后喊了一声。王瑞东垂着头走到阮福根面前,只见阮福根扬起手来,啪啪就是两记耳光,结结实实地搧在王瑞东的脸上。冯啸辰看得真切,这可不是刘备摔孩子,阮福根是种田出身,手上有一把子力气,这两巴掌搧过去,王瑞东的脸以看得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嘴角也冒出了鲜血。

    “姐夫!”王瑞东想到了阮福根会责罚自己,却没想到他下手会这么狠。阮福根的两巴掌出手如电,等王瑞东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像是被烙铁烙过一般地剧疼。他捂着脸退后半步,委屈地喊了一声,眼泪已经吧嗒吧嗒掉下来了。这其中有因为挨打的缘故,还有就是觉得在冯啸辰面前折了面子,羞愧相当。

    “你给我跪下!”阮福根用手指着王瑞东,大声喝道。在他这样做的时候,他的眼角余光一直注视着冯啸辰,想看看对方有什么反应。

    冯啸辰像是看戏一般,老神在在,一声不吭。王瑞东愣了一下,终于面朝着冯啸辰这边,乖乖地跪了下来。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自己混到这步田地,也就别再装什么大尾巴狼了。

    “冯处长,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公司交给瑞东去管,出了这样的事情,还麻烦你从京城跑过来处理,我实在是有愧啊。”

    阮福根转过头来,向冯啸辰说道。

    冯啸辰微微一笑,说道:“阮总,这是哪里话。还有,王总这是什么意思,我可受不起这份大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