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齐橙

第四百七十五章 画风变得太快

    “内田先生,我已经和王助理联系上了,他马上就会带他们公司的总工程师和财务部长一块过来,我们可以草签一个合作意向。然后去考察他们的生产条件,再决定正式协议的细节。”

    在会安市最高档的宾馆里,郭培元笑吟吟地向内田悠以及另外两名池谷制作所的技术人员通报道。他们几个人是昨天晚上赶到会安来的,郭培元给王瑞东打了电话,约好今天过来签约。

    “这个消息,你有没有透露给海化设和其他几家企业?”内田悠问道。

    郭培元笑道:“那是肯定的。现在他们都在等着内田先生与全福公司签约的消息,一旦我们这边签约成功,他们就会联合向重装办提出修改或者废止工时定额标准的要求,我想,重装办的那些干部脸色一定会是非常精彩的。”

    “不能亲自看到他们的表情,实在是非常遗憾啊。”内田悠幸灾乐祸地说道。

    “没关系,内田先生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回京城之后,可以专门去重装办拜访一次,届时你就能够看到他们的表情了。”郭培元凑趣道。

    几个人都哈哈地笑了起来,正在此时,房门被敲响了。郭培元向众人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走到门边,拉开了房门。

    房门外站着的,正是王瑞东。他的脸看起来似乎比郭培元上次见他的时候稍微胖了一点点,不过郭培元对此并没有特别在意。在王瑞东的身边,一左一右跟着两条汉子,看起来孔武有力的样子。郭培元想起王瑞东说要带总工程师和财务部长过来,想必就是这俩人了,他心中暗笑,真不愧是乡镇企业,连总工程师看起来都像个打手似的。

    “王老弟,快请进来吧,内田先生已经等你很久了。”郭培元与王瑞东亲热地握了一下手,然后便把他和他的随员一起让进了屋子。

    内田悠住的这个房间颇为宽敞,坐下六七个人还不嫌挤。王瑞东在郭培元的引导下,与内田悠握了一下手,互致了问候,当然,他们之间的沟通只能通过郭培元做翻译,王瑞东的一些粗鲁话经过郭培元的过滤之后,传到内田悠的耳朵里就显得文雅多了。

    “王先生,按照上次你和郭先生初步商定的报价标准,池谷制作所有意与贵公司进行深入的合作,聘请贵公司作为池谷制作所部分辅机设备的分包制造商,这件事有什么变化没有?”内田悠首先问道。

    王瑞东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嘛,没什么问题。不过,我有点事得先问一下郭哥。郭哥,咱们能不能到你房间去说说?”

    郭培元不明就里,以为王瑞东是打算增加一点什么条件,不便直接向内田悠说,要与他先沟通一下。他向内田悠叽哩咕噜说了几句,内田悠点点头,郭培元于是站起身来,对王瑞东说道:“那好吧,咱们先到我房间去说说。”

    两个人离开内田悠的房间,王瑞东带来的两名随从自然也不便呆下去,与他们俩一块出了门,来到郭培元的房间里。郭培元关上门,笑着对王瑞东问道:“王老弟,怎么,有什么变故吗,为什么要单独跟我说?”

    王瑞东的心思却似乎并不在业务上,他东张西望地在房间的桌上、床上乱瞧一气,似乎在找什么东西。郭培元有些诧异,问道:“王老弟,你看啥呢?”

    王瑞东道:“咦,你上次不是说要给我带新杂志的吗?怎么我没看到。”

    郭培元好悬没有被一口气给憋死,你个熊孩子,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居然还要想这件事。可这毕竟是他答应过王瑞东的事,加上一会签约还得哄着王瑞东,所以他也不便发作,只是用眼睛扫了一下另外两个人,意思是提醒王瑞东要注意一点影响。

    王瑞东看出了郭培元的暗示,他不经意地挥挥手道:“他们俩都是跟我姐夫很多年的,非常可靠。”

    “可是,你的杂志……”郭培元没往下说,等着王瑞东自己领悟。王瑞东带的这俩人岁数都有30多了,想必不是那种胡闹的人。如果郭培元这个时候拿出小杂志送给王瑞东,让这俩下属有何感想呢?

    王瑞东却是毫不领情,大大咧咧地说道:“没事,郭哥,你带来了就给我吧,我怕等会又忘了。说实话,自从看完上次那一本,我再看什么大众电影的封面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呃,好吧……”郭培元败了,他真觉得自己所托非人,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不是这样一个脑子里缺根筋的熊孩子,换个其他人,能有那么好说话吗?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是先把他稳住吧,等签完约,自己就再也不跟这家伙打交道了。

    想到此,郭培元走到衣柜前,拉开门,把自己的行李箱提了出来,随后便从行李箱里拿出来好几本杂志,封面上都是有着不可描述的图片的。王瑞东迫不及待地接过来,翻了几下,然后递到身边的同伴手里。那俩同伴接过杂志看了几页,然后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人把脸一沉,大声喊道:“郭培元,你运输贩卖H色杂志,人赃俱在,现在被拘留了!”

    没等郭培元回过味来,另外一人上前一步,早从兜里掏出了手铐,咔擦一下就把郭培元给铐上了。

    “怎么回事?王老弟,这是怎么回事?”郭培元彻底懵圈了,这画风变得太快啊,我们京城人怎么就跟不上你们乡下小地方的节奏了捏!

    先前那人说道:“郭培元,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根据会安群众举报,你贩卖H色杂志,毒害青少年,现在人证、物证都有了,你还有什么说的?带走!”

    “什么贩卖H色杂志?我到会安来,是带日本人来和全福公司签合同的。”郭培元挣扎着嚷道,接着又向王瑞东喊道:“王老弟,王总,你倒是向警察解释一下啊!”

    王瑞东呵呵一笑,说道:“傻叉,我跟那帮日本人有什么合同可签的?国家都下发了工时定额标准,我凭什么给日本人降价?除非他们照着重装办的工时来跟我谈,否则从哪来的,再滚回哪去。”

    “可是,你上次不是这样说的!”郭培元怒道。

    王瑞东笑道:“那是因为我看到你有H色杂志,我要举报你这个罪犯啊。上次没有公安在场,我就算举报了也没人相信。这一回我带着李队长和张警官便衣过来查证,你还真就傻呵呵地上套了,怨谁?”

    “你是因为要举报我贩卖H色杂志?”郭培元欲哭无泪,“这不可能啊,我把日本人都带过来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少废话了,带走吧。”那俩便衣警察有些不耐烦了,推着郭培元就往外走。郭培元一边反抗,一边嚷道:“你们不能带我走,那边还有三位外宾等着我给他们安排呢!”

    “这事你就别管了。”一名警察说道。

    “对了,外宾想干嘛就干嘛去吧,你管不着了。”王瑞东得意地说道,随手从字纸篓里拣了张废纸,团巴团巴便塞进了郭培元的嘴里。

    一个警察诧异道:“王总,你塞他嘴干什么?”

    王瑞东道:“省得他在走廊里喊,让那几个日本人听见。”

    郭培元一听更急了,他拼命地喊着“啊唔!啊唔!”,可惜嘴里被塞了东西,叫也叫不出太大声音,而宾馆的门和墙隔音一向都是非常不错的,这就意味着他再怎么叫嚷,也无法让关在屋里等他的内田悠等人察觉到。

    两名警察挟着郭培元出了门,果然没有惊动内田悠等人,便直接下了楼,把郭培元塞进了警车。郭培元只觉得天昏地暗,他在心里问候着阮福根的岳母和老婆,同时也预祝王瑞东将来生孩子没有**。

    尼玛的王瑞东,你太缺德了,你敢说你当初要那两份杂志就是为了向警察举报吗?咦,不对,刚才你在警察面前说你只拿了一本杂志,合着你还瞒下了一本,你看我一会会不会向警察告发这件事,让你鸡飞蛋打!

    不提郭培元如何愤怒得感天动地,内田悠一行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也没见郭培元他们回来,心里不禁起了疑心。内田悠出了房门,来到郭培元的房间门口,叩了叩门,屋里却没有任何的回音。内田悠又加重了几分力气,屋里还是一片静寂。

    内田悠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背后升腾起来,他分明记得郭培元是与王瑞东到他自己房间去私聊某件事情的,可为什么王瑞东一去不回,连郭培元都无影无踪了。就算是他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别的地方谈,至少郭培元也应当会向自己知会一声吧?难道,这次会安之行是郭培元给自己安排的仙人跳?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这种奇异的失踪呢?

    可是,玩仙人跳也总得有个目的吧?对方是图财还是图别的呢?内田悠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自己的……

    “两位,出了一点奇怪的事情,郭先生和王先生同时失踪了,没有留下任何音讯。我感觉,这其中可能有诈。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我建议我们马上返回京城去!”

    内田悠回到屋里,对自己的同伴们说道。